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從無限回來后我成了學霸最新章節、從無限回來后我成了學霸某片葉子、從無限回來后我成了學霸全文閱讀、從無限回來后我成了學霸txt下載、從無限回來后我成了學霸免費閱讀、從無限回來后我成了學霸某片葉子

某片葉子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末世農場系統、從無限回來后我成了學霸、

。 一個小時后,南升等人進入密室。

密室裡面的女子,有人臉上嬌羞欲死,有人對林天成怒目圓瞪。還有一些人,因為資色平平,沒有在解約儀式當中發揮作用,心裡感到有些不平衡,表情悻悻。

南中雲見娜娜泫然欲泣模樣,立即上前摟住娜娜肩膀,「娜娜。」

娜娜嚶嚀一聲,撲在南中雲懷中,輕聲抽泣。

南升皺眉,「哭哭啼啼像什麼東西,都下去吧。」

在一群女子離開后,南升用緊張中略帶幾分期盼的目光看著林天成,「子安,解約儀式成功了嗎?」

林天成將手中戒指取下來放在桌子上面,點了點頭,「過程還算順利,這枚空間戒指,現在已經是無主之物。」

南升問,「既有解約,肯定也有締結契約吧?」

林天成道,「不錯。因為解約儀式的參與者,都是南家的女子,所以,任何南家男子,只需要將自己的一滴鮮血滴在這枚戒指上面,戒指就能認主。當然了,由於空間戒指剛剛和我解除契約,所以,它認主差不多需要三天時間。」

聽到林天成說滴血契約,南升心裡正高興,但聽到林天成說需要三天時間,心裡又涼了一截。

只是,南升也知道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他點了點頭,「可以理解。那麼,接下來我們就立下字據,清點南家的資源。當然有一點我還需要說清楚,由於這枚空間戒指是你偶然得到,難保不是有主之物,一旦有人找上門來,又能提供證據,南家肯定要原物歸還。你也必須把所有從南家帶走的資源完璧歸趙。」

林天成道,「本當如此。締結契約的儀式你們已經知道了,解約儀式也不複雜,事後你們可以詢問參與解約儀式的人。」

接下來,林天成開始清點南家的修鍊資源。

在林天成的吩咐下,早就在南家大院門外等候的大貨車,駛入南家院內。

雖然空間戒指已經屬於南家了,但看見南家多年積累的修鍊資源,被一樣樣搬進大貨車裡面,南升等人還是感覺到心在滴血。

這些資源,可是南家發展傳承的資本啊!

等到所有資源統統裝車,林天成也在字據上面,簽字按下手印。雙方交易完畢。

林天成道,「南家主,我要親自送這些資源回李家。如果沒有其他事情,我就先告辭了。」

南升笑了笑,「子安,李家和南家素有來往,你大老遠來一趟申市,是我南家的貴客,要是讓別人知道你來也匆匆去也匆匆,肯定要說我南家不知禮數,你爺爺知道了都會怪我。這樣,你在南家小住幾天,有任何需求只管開口。」

林天成臉色微沉,「什麼意思?」

南升道,「沒什麼意思,就是希望子安能夠小住幾天,順便商討一下誅賊的下一步行動。」

林天成道,「南家主這是要等到三天之後,空間戒指正式認你為主,才能讓我離開吧?這樣是不是有些不妥?」

南中雲反駁,「有什麼不妥的?南家的資源你已經到手了。」

林天成露出好笑的表情,「南家的資源我拿到了,空間戒指你們沒有拿到?如果說你們一定要把我留下來保證交易成功,那我是不是也要讓南中雲去李家做人質,以免你們半路把資源劫走?」

南升道,「子安,言重了。我們確實沒有那個意思。」

林天成冷哼一聲,「如果你們不放心,字據上面再加一條,一周之內,雙方都可以提出來交易無條件作廢,無需給對方任何補償。」

南中雲點了點頭,林天成這個提議,確實能保萬無一失。

南升就有些為難了。

他知道,空間戒指是真的確鑿無疑,之所以會放心不下,不過是因為這場交易南家上當不起。

林天成的提議雖然合理,但如果空間戒指是真的,林天成又單方面提出交易作廢,便意味著到手的鴨子飛了。

不行!

萬一這件事情讓李如龍知道了,李如龍肯定會反悔的!

經過一番慎重思考,南升還是拒絕了林天成的提議。

他笑道,「子安,以我們兩家的交情關係,我當然是相信你的。我留你暫住幾天,確實是想好好招待一下你。但你說的不錯,這麼多重要的資源,確實需要你親自護送。」

林天成對南升拱手,「多謝理解。」

林天成上車后,和南家人揮手告別,在南升等人的目送下離開。

等到林天成一走,南升的臉色就變的及其凝重起來,他掃視了下南笑川等人,沉聲道,「隔牆有耳,接下來,任何人不得再說』空間戒指』這四個字,如果一定要說,就用』蓮子羹』代替。」

眾人紛紛點頭。

南升又道,「還有,今天發生的事情,任何人都不許泄露半點風聲,否則的話,當叛賊斬殺。」

南笑川道,「我提議,從現在開始,所有知情者相互監督,在老祖雲遊沒有歸來之前,任何人都不許離開南家,如果有萬不得已的事情一定要離開,也要三人以上同行,絕對不可單獨行動。」

南升贊,「妙!」

坐在車上,林天成臉上露出幾分自若的笑意。

貨車上面,可是南家所有的修鍊資源啊,等到南升發現空間戒指根本沒用,恐怕會攜南家所有化勁高手去李家,倘若李子安沒有出現,又會是什麼樣的一個結果?

更可怕的是,他還以李子安的身份,在南家那麼多女人身上充了電,包括不少在南家地位很高的女人。

只是,那麼多人,林天成一起都沒有充到10個電,總電量上升到了27個。

稍稍遺憾的是,林天成這次沒有見到自己的便宜兒子南飛——雖然說南飛是因為腦子出了問題才叫林天成爸爸,但這並不能否認南飛對林天成的情感。更不能否認南飛在蕭家大院幫林天成的事實。

僅僅是這樣嗎?

還不夠!

林天成的目光,看向京城方向。

李家,我也要來了!

…… 「阿寒姑娘是體內的氣出了問題嗎?」霍衛也升起了好奇心。

單武老人指了指躺在床上的少女解釋道:

「你們昨天晚上看到的發生在芒山集的那場屠殺本質上是鮮卑鬼巫舉行的一場儀式。」

「儀式?就像今天這個引氣術一樣嗎?」

「是的,任何不藉助封緘物的法術施展都需要像我今天這樣準備含有氣的事物,以及一些相應的口訣和儀式。我們中原練氣士絕大部分時候都會選擇我們所說的靈物作為材料,但是鮮卑鬼巫不同,他們那種繼承自匈奴人的施法方式都是靠獻祭活物作為祭品完成施法,一些更加詭異的一儀式法術還會以活人作為祭品,那些活人體內蘊含的氣就是施法的核心要素。」

「這位小姑娘就是在那種提取死人體內氣的儀式中呆了太久,導致體內氣機紊亂,應該還有一些其它外氣入侵,現在我用引氣術幫她疏導體內氣機,大概兩日就能恢復了。」

霍衛聽了連連點頭,單武老人的說法他比較認同。

「好了,我們先出去,現在我們都幫不上什麼忙了。」單武老人笑了笑說。

「好。」霍衛和山山姑娘一起應聲然後各自走出了房門。

來到門前秦陽此時正一臉擔憂的靠在牆上,一見三人出來他連忙問:

「單仙師……阿寒她沒問題吧?」

「秦鏢頭放心,阿寒姑娘只是體內氣機紊亂加之外氣入體需要外力幫助梳理體內氣機而已,現在施法已經完畢,稍等兩日應該就好了。」單武老人認真回答。

秦陽聽得心頭一松,連忙躬身感謝。

「好了,秦鏢頭你先不要進房去,阿寒姑娘此時需要單獨休息如果有其它人進入恐怕會影響法術的運轉。」單武老人提醒。

「好!好!我肯定不會進去。」秦陽連連點頭,「我就在這門口站著,誰敢進去我就打誰!」

囑咐好秦陽,單武老人也就不再停留帶著山山姑娘和霍衛朝樓下走去,可就在三人走到樓梯口的時候,三人才發現好久沒露面的老闆娘就站在樓梯口等著他們,而且就在老闆娘身側一左一右的各站著一個人。老闆娘左手邊那個人霍衛一眼就認出了出來是他的二哥丹純,右手邊卻是一個一身褐色罩袍的男人。

「喲,三位仙師這麼快就出來啦?我還以為要等好半天呢?」老闆娘語調陰陽怪氣的。

霍衛自然明白老闆娘是在調侃自己,他呵呵一笑走上前去:

「不知道老闆娘這是有什麼事?」

「不是我有事,是你這位二哥和這位先生有事找你。」老闆娘笑了笑然後說。

丹純聽到老闆娘的話也是憨笑兩聲就湊到霍衛身邊,他輕輕扯了扯霍衛的衣袖小聲嘀咕道:

「阿衛,給你說個好消息,徐大哥那邊很快就要放出來了。」

「放出來?」霍衛一愣,「怎麼回事?」

「城外不是有雜胡嗎?郡……郡君召集囚犯去做苦力,像徐大哥這種小事兒說是只要表現好久能出獄。」丹純看起來真的很開心,「之前大哥在獄中我不好隨意亂跑,現在就要放出來了我就可以隨意走動了,指不定還能像你那樣出城去打探那些鮮卑人的消息呢。」

霍衛點點頭倒是不甚在意雖然丹純又一次展現了他奇特的腦迴路,在他看來徐揚放出來是遲早的事,現在能提前一點也不是很重要,相反他現在更在意一些其它的事,比如成為練氣士比如眼前這個身穿褐色罩袍的男人。

「這位……這位兄弟不知道如何稱呼?」霍衛出聲發問。

身穿褐色罩袍的年輕人抬起頭露出一張略顯成熟滄桑的面孔,他看見霍衛微微點了點頭:

「小霍先生,郡君有請。」

「郡君?」霍衛有些驚訝。

「對,郡君同時還邀請了您的同伴,包括兩位方唐山的仙師以及秦陽先生。」這個穿褐色罩袍的男人微笑道。

單武老人面無表情的打量了一番這個褐色罩袍的男人人,語氣平和的開口:

「我和秦鏢頭恐怕沒有辦法現在去見郡君,如果郡君有急事可以讓山山和小霍兄弟去一趟。」

褐色罩袍的男人看起來對於單武老人的話有所準備臉上絲毫看不出變化,只是接著說:

「仙師如果抽不出空來,讓小霍先生和另一位仙師一起去也是可以的。」

霍衛側頭看了一眼面無表情的山山姑娘,他心想這種事自己說了好像也不算,然後便眼觀鼻鼻觀心一言不發。

場間居然就這樣陷入了沉默中,就在一陣尷尬的讓人渾身起毛的安靜后,一直沒有說話的山山姑娘似乎剛剛意識到這件事要自己說了算這才開口:

「可以,我也想再見見崔郡守。」

褐色罩袍男人點點頭,然後說:

「那就麻煩這位仙師了。」

說著他就一臉微笑的上前引路,一邊引路他還一邊介紹:

「山山仙師還有小霍先生可以直接叫我本名劉園,如果有什麼問題您兩位可以直接問我。」

霍衛跟著山山姑娘走出大門就看見一輛黑色馬車停在門口,褐色罩袍的男人引著兩人走上馬車,然後自己翻身上馬駕車就走。

「他是什麼人?」霍衛坐在馬車上問。

山山姑娘微微眯眼:

「是北軍的鷂子兵,這些鷂子兵個個都是武功好手,整個北軍都只有五百鷂子兵,這些鷂子兵不會上戰場只會處理一些江湖上的事。」

「那他們為什麼會在這裡?」霍衛皺起眉頭。

山山姑娘面無表情的靠在馬車上:

「北軍不遇上大事是不會出動鷂子兵的,而且剛剛我看了這個鷂子兵已經受傷啦,他的腹部挨了一刀。」

霍衛不明白山山姑娘是怎麼認定這個褐色罩袍的年輕人就是所謂的鷂子兵的,但是他還是很相信山山姑娘的判斷,既然這個褐色罩袍的年輕人就是所謂的鷂子兵,那麼此行肯定不會平靜。

……

馬車在大街上通行無阻,那些巡街的官差似乎根本沒有看見這輛黑色馬車一樣,故而很快霍衛跟著鷂子兵來到了城門下。

但是這一次他們沒有上城門,而是被這個自稱劉園的鷂子兵引到了城門下的一處狹窄官寺之內。

也就是在這座狹窄官寺內霍衛和山山姑娘見到了未著官服一身素衣的崔苗崔郡守。

「郡君。」霍衛當先一個上前拱手行禮。

「好啦,不必多禮,我未著官服來見二位也是以私人的方式想請二位幫我一忙。」崔郡守微笑著瞥了一眼旁邊站立不言的山山姑娘,隨後又重新把目光投向霍衛。

「對了,方唐山的單武仙師沒有來嗎?」崔郡守接著問。

「我師父有別的事需要處理。」山山姑娘冷冷的回道,「有什麼事我會代為轉告。」

「是這樣啊。」崔郡守笑容不變。

「郡君,不知道是何事?」霍衛問。

「小霍兄弟,這事是這樣的……」崔郡守嘆了一口氣然後用一種抱怨的語氣開始向霍衛訴苦。

原來就在今日早晨那些屯於城下的鮮卑人開始排列騎兵隊列準備攻城,其實在崔郡守看來這些只會騎馬殺人的鮮卑人並不值得畏懼,但是終究是要有一番惡戰他心中也有些戚戚然,可就在那些鮮卑騎兵剛剛完成隊列時一隊不過數百人的騎兵忽然從城東北方斜斜殺出,這隊騎兵並不著甲而是個個都帶著斗笠穿著黑色罩袍,就是北軍精銳鷂子兵。

這隊鷂子兵速度奇快,一瞬間就直接從側后發沖入了鮮卑人陣中,一時之間鮮卑人軍陣大亂,也是趁著這個機會城中立刻出兵接應兩面圍攻之下鮮卑人的第一波攻勢就直接被打退了。

霍衛在一旁認真聆聽,雖然他表面還是面無表情但是心裡他還是覺得有點奇怪,崔郡守講述的明明都是好事,為啥他要用抱怨的語氣來說這些呢?

不過很快霍衛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那些鷂子兵損失慘重,回到城裡時已經只剩下百餘人,而且他們帶來了一個消息。」說到此處崔郡守面色變得愈發凝重。

「之前送信的那位燕司馬比這些鷂子兵離開的早只知道北境長城被十萬鮮卑人包圍,而現在這些鷂子兵帶來的消息是北軍已經和那些鮮卑人在北境長城外多有交手,並且輸多勝少,甚至有幾處北境長城都幾經易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