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在他是一個萬古仙冥體,體質逆天,能勉強經得起,否則換成任何一個陣脈天師都要吃不消。

估計這個建築這座大陣的那位宗師也想不到數十萬年後,竟是一位萬古仙冥體來破陣。

轟!


不到一炷香的時間,陳天便完全康復,金色氣血如長龍般貫穿蒼穹,扶搖而上幾千丈,輝映寰宇,恐怖的氣血之力令許多天驕都變色。

“真是想不到,陳天居然這麼強。”

“也只是靈元境八重天而已,就這麼變態,簡直是妖孽。”

“一旦進入聖元境,這古星上還有誰能是他的對手?”

轟隆隆!

就在陳天剛療傷完,那道光幕忽然劇烈的顫抖起來,一股晦澀的氣機噴涌而出,將幾名陣脈師直接掀飛,若不是有青家強者援助,怕是已經形神俱滅了。

“陣眼已破!”

一位陣脈師激動的吼道,聲音夾雜着難以掩飾的激動和興奮。


這方大陣雖然不是他們攻破的,但也有他們的功勞,如今陣眼被打破,神帝古墓的真面目也即將出現在衆人眼前。

千丈高的光幕劇烈抖動,每一次抖動都有一道光芒沖霄而起,化作青煙彌散虛空。

刷!

無數道目光朝光幕內看去,一些人已經是蠢蠢欲動,準備隨時就衝入其中。

所有隱匿在虛空的人族至聖全部現身,屹立在虛空,如神魔般深不可測。

那光幕抖動的越發強烈。

轟!

又是一聲劇烈的轟響,光華逐漸的退去,那千丈的光幕變成了兩扇高有千丈的玄黑色大門,宛如荒古巨人,散發着恐怖的波動。

“神帝古墓就在這所大門後面,我以陣脈術感應到了這兩扇大門,並不容易打開。”

“嘖嘖,待老夫一掌劈開!”

一位至聖笑了,這是陰陽教的一位老者,有着聖元境七重天的修爲,非常的可怕。

轟!

陰陽教的至聖忽然爆發出可怕的威勢,除了聖元境修士外,所有人都在後退,避免被那恐怖的波動所波及。

人族至聖一擊,可毀天滅地,打爆星辰。

這位老者已經刻意收斂氣息,否則單憑這氣息,就能讓方圓萬里毀於一旦,那是至聖之威,無可匹敵。

這裏又是凡界,沒有陣紋阻擋,空間根本承受不住聖者修士的威壓。

所有的年輕至尊統統都在後退,但那刻骨的威壓還是傳了過來,有的人甚至承受不住當場爆體而亡,每個人的靈魂都在戰慄。

“喝!”

老者大喝,無盡虛空湮沒,他宛如神魔一般打出一擊,一條冰河自他手掌席捲而出,猶如魔龍咆哮,能冰凍萬物。

關鍵時刻,還是其他幾位至聖聯合出手,結成一方結界,避免氣機泄露出去。

轟隆!

方圓千里的溫度集聚驟降,彷彿來到了極寒之地,雪花飛舞,冰冷到了極點。

這一擊狠狠地打在那玄黑色的大門上。

空間爆碎,虛空坍塌,湮沒一切。

然而這橫掃諸天的一擊打在大門上卻沒有任何反應,黑色的大門閃爍着冰寒的幽光,巍然不動。

“什麼?”

這位老者大吃了一驚,他的全力一擊居然沒有絲毫效果,要知道這可是聖元境修士的一擊啊,若在域外,能打爆星辰。

“這兩扇大門很堅固,並非是神料鑄成,而是源自道則之力,是聖王的本源力量,雖然時隔數十萬年,卻也依舊非常堅固,至少也需要許多位至聖同時聯手才能打破。”

荒古青家的一位至聖雙目射出兩道神芒,仔細勘察後得出結論。


衆人皆是一震,怪不得這般堅固,原來是聖王的本源之力融匯了道則之力鑄造而成,陰陽教的聖者雖然強大,能打爆蒼穹,但也打不破這兩扇大門。

“道友,我來助你一臂之力!”

“我也來。”

“聖王的道則之力嗎?老夫也想領教了。”

這時,好幾位人族至聖出現,滔天威勢席捲九天十地。

年輕至尊們再一次後退,數位至聖聯手一擊,可以擊碎一切,半個南域都能打沉。

又有好幾位人族至聖聯手佈置了結界,以免殺伐之氣泄露出去。

轟!

轟!

一股股強橫的氣息瀰漫而開,如淵如獄,如浪如海,可怕的波動攜帶着能崩裂諸天的偉力四散而開,能打穿三千世界。

數位至聖同時出手,無盡虛空粉碎,空間崩裂,天地混沌,簡直能橫掃一切!

…… 轟!

一聲巨響,震得許多人耳膜發麻,那玄黑色大門轟然間破碎,化作齏粉,一束白光出現,照亮永恆。

“打開了!”

“真的打開了,那裏就是神帝古墓的遺穴!”

大門被擊穿,唯獨留下一道光門,白色光束就是從這道光門射出,足有萬丈長。

“走!”

“衝進去!”

一瞬間,各大派的人族至聖都動了,俱都闖了進去。

“快,我們也走!”

南域的年輕至尊齊動,也飛了進去。

“天兒,我們也進去吧,免得寶物被他們都搶光了。”

“好!”

陳天隨着幾位長老同時向光門內飛去。

轟!

就在這時,一道剛猛的拳意遮天蓋地,如山嶽一般襲殺而來,有着暴虐的殺氣和無邊的毀滅氣機。

“燕旭,你這是找死!”

陳天大怒,一拳擊出,化作一條金色巨龍吞噬而下,瞬間就將那道拳勁粉碎。

一旦進入這裏,那就是無休止的殺戮。

他們算是第一批進入古墓的修士,除了人族至聖之外都是各派的天驕,一旦激戰必然慘烈無比。

除了他們外,陳天相信還會有許多人進入。

雖然各派定了規矩,但是南域修士何止千萬,誰不想分得一杯羹?

恐怕不少人都會瘋狂的賭一把。

當進入光門之後,陳天只覺得四周白茫茫的一片,連方位都分不清,緊接着一股巨大的吸引力傳來,牽扯着他朝下方急速墜去。

“師叔,師伯!”

下落的速度非常快,只是眨眼間就已經落下千丈,但四周依舊白茫茫的,他試圖運轉真元脫離這股吸力,卻駭然發現根本不能控制自己的身體。

陳天的呼喊也沒有得到任何迴應,而剛剛甦醒不到一刻的摩寒又是沒有半點回應。

應該是踏入光門的那一刻所有人都走散了吧。

不知過了多久,或者一瞬間,也或者幾天幾夜過去了。

那充斥天地的白色光束終於消失,陳天發現終於能控制自己的身體了。

“媽的!”

砰!

他如一顆隕石一般,從高空中落下,狠狠砸在了地上,直接陷入了鬆軟的沙灘內。

“喝!”

陳天迅速起身,無邊氣血彌散而開,全神戒備四周。

“這裏是?!”

眼前的一幕讓他震撼,他降落的地方居然是一片無垠沙漠,大漠如雪,無邊無際,根本望不到盡頭。

這裏不是古墓遺穴嗎?

怎麼到了沙漠上?

狂風忽然襲來,登時天昏地暗,溫度極其悶熱,若是一個凡人來到這裏,只怕不出一時三刻就會完全變成一具乾屍。

陳天心中雖然震撼,卻也沒有放鬆警惕,眼中閃過一絲複雜的神色,環視着空寂蒼涼的沙海。

“神帝古墓裏的祕境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大,而且入口處有無數座標,將我們傳送到了各個地方。”

陳田心如電閃,猜到了事情的真相,他們年輕一代加上聖元境修士,足足幾千人,難道都被各自傳送到了不同的地方嗎?

若真的如此,那麼這個祕境簡直大的可怕,也就越發神祕和恐怖了。

神帝古墓的祕境小世界,誰知道這裏有什麼兇險。

陳天擡起頭,一輪暗紅色的烈日高掛蒼穹,吞吐着熾熱的溫度,每一粒沙都如火球一般滾燙。


“果然。”

陳天催動星辰之力,卻被一股神祕的力量給阻擋了,星辰之力根本無法傳遞進來。

“幸好我帶了不少老藥。”陳天不免慶幸,還好自己帶着空間儲戒,裏面有訊多的仙珍靈藥,這些全都是在九幽絕殺嶺採摘的。

在這裏任何意外都有可能發生,所以如果沒有足夠的儲備,恐怕在這裏根本活不過三天,哪怕是至聖也會有點吃不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