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坐的地方離柵欄有五六米遠,側身對着張凡這邊,張凡看得相當真切,冰肌雪膚腮紅髮黑……甚至可以看得見她耳垂上摘下耳環后露出來的一隻小小的耳環眼兒!

。 第二天一早,顧相思便收拾了行李,誰也沒有告知的離開了這個曾經她生活了三年的家。

車子行駛在路上,透過車窗,顧相思回憶著在這個地方點點滴滴的一切,像是紀錄片般回映在自己的腦海。

時間總是過的飛快,轉眼間她已坐上了車,列車準時的出發,看着車子一點點的駛離,顧相思明白她是真真切切的離開了。

編輯完給自己父母的短訊,她便把手機關了機,合上眼,「傅景淮,再見…」

另一邊,遠在外地的傅景淮開會中竟覺得突然很不踏實,感覺總有事情會發生一樣。

果然,過了一會,傅景淮便接到顧相思父母的電話,詢問他顧相思去哪裏了。

得知她突然失蹤了,傅景淮一時有些難以接受,顧不得他人的勸阻,中午就定了返程的機票,傅景淮想不明白她為什麼會突然離開,所以只能自己回去親自去尋找答案。

傅景淮回到了他們的家,推開房門,無論是客廳廚房還是卧室都非常的整潔,可是卻看不到那抹熟悉的身影,他喚了一聲:「顧相思~」無人回應,只有這滿室的寂靜回答他,他呼喊的那個人,她不在。

傅景淮推開他們的卧室,坐在了床上,掏出手機,按下了呼叫鍵,最終那邊還是傳來「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的提示音,她這是想徹底斷了這段關係,連手機都關機了。

傅景淮打碎了杯子,他覺得他的心好像也被她偷走了一塊般,心情頓覺無比煩悶,一轉頭,赫然瞥見床頭櫃的第二層露出了空隙。

打開柜子,便能清晰的瞧見那張寫上了「離婚協議書」的紙張,顧相思的名字早已出現在簽字欄。

「好啊?!沒我的允許竟然敢一聲不吭的逃走!」傅景淮氣憤的將離婚協議書撕了個粉碎,立刻派人追查顧相思的行蹤。

可下一刻他就發現了信封,上面寫着傅景淮三個字,是給他的?傅景淮儘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緒,撕開了信封,是顧相思給他寫的信,上面寫着:

「傅景淮:

我考慮了很久了,還是做出了這個決定:我們離婚吧。

我知道你心底一直有個喜歡的人,也知道你其實想娶的人一直都不是我,是我霸佔這傅太太的位子太久了。

我…我知道她懷了你的孩子,我不希望因為我成為你的牽絆,我和你的這段婚姻,我已經浪費了你三年時間,我不能再自私了,所以,我們離婚吧…

我沒辦法當面和你說,我說不出口,只希望你以後能一直幸福吧

請允許我最後叫你一聲:景淮哥哥

——顧相思留。」

看完這封信,傅景淮不知道顧相思為何會做出這樣一個決定,曾經他是想着趕緊逃離這個婚姻,可是,他的這個念頭幾乎要打消了啊…怎麼會…

看到她在信里說「她」懷孕了」?莫非指的是段雅?聯想起那次她在醫院的異常,傅景淮像是突然察覺了什麼,推開了房門,驅向段雅的住所。

一進門,傅景淮便質問正在化妝的段雅,「聽說,你懷了我的孩子,是嗎?」

段雅聽到這話頓時心虛起來,「你在說什麼,景淮哥哥?」段雅心虛的發問。

「不知道?!」傅景淮冷冷的目光像是要殺了她一般,「是你讓她到醫院,趁着我拿葯的功夫,你和她說你懷了我的孩子,讓她識趣離開對嗎?」說着傅景淮的手便攀上了她的脖頸,掐住了她。

「景…淮…」段雅的困難的說,「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才…才騙她」

傅景淮鬆開了她的脖子,段雅跌倒在沙發上,「景淮哥哥…,難道你不愛我,卻愛上他了嗎?」段雅不甘心的追問。

傅景淮經她這麼一說,心裏這才看清自己的內心,為什麼他會衝動的跑回來,並且為了她質問自己自認為最愛的的人,看來,在自己的心裏終究還是留了一個她。肖寧面色沉了下來,他緊緊捏著拳頭。

陸言喻倒是嘴角噙著笑,彷彿並沒有會被拋下的生命危險,即使他如此虛弱,氣勢也不輸半分。

「這幾天在荒島上,我們兩個為了能夠活下去,常常相擁而眠,這麼冷的天,如果我們兩個不抱團取暖的話,還怎麼活下去,她當然會對我有……

《深情可曾動卿心》第九十五章脫險了 太陰星。

「哥哥,這是蟠桃?」

一個絕美的女子震驚的捂著小嘴,看著眼前的神物果實。

她對面的正是林一笑。

林一笑滿臉得意,「沒見過吧。」

「這是牧哥賞賜給我的,我養育天馬有功,牧哥很開心,就賞給了我蟠桃。」

嫦娥難掩愕然,「哥哥,你知不知道蟠桃是什麼。」

「那是凡人吃了可成仙的神物,即使下品蟠桃都可延壽三千年。」

何況,蟠桃在天庭更多的是象徵意義,那意味著你進入了天界仙神的圈子。

一個弼馬溫何德何能入得此圈,且現在可是還沒召開蟠桃會呢。

林一笑傲然,「你看清楚了,這可是九千年蟠桃。」

「不僅延壽九千年,更可使凡人立地成仙!」

嫦娥卻依然不信。

林一笑冷哼一聲,「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你能看不起我,不能看不起牧哥。」

「牧哥的神通和地位豈是你想象的到的。」

他滿是崇敬,「牧哥可是與哪吒三太子那等人物稱兄道弟,還被奉為大哥。」

「李天王都拿不下的下界妖王厲害吧,上天後也被牧哥折服。」

「武曲星君厲害吧,那可是三品大員,被牧哥狠狠揍了一頓,結果告到凌霄寶殿,牧哥不僅沒收到懲罰,還被玉帝看重,三次降旨賜下種種神物。」

「悄悄告訴你,那天河水軍的天蓬元帥,也曾被牧哥打過。」林一笑東張西望,鬼鬼祟祟的小聲補充。

嫦娥心驚,兄長在胡說什麼,那可是太乙金仙啊。

但她了解兄長,知道兄長不是胡言亂語之人。

「若不是你哥哥我是牧哥唯一的心腹,這蟠桃你見都見不到。」

嫦娥聽得半信半疑,她知道王牧是她們兄妹的大恩人,但上次兄長來看望,可不是這樣的。

雖然也崇敬,卻不至於狂熱到如此地步。

她心裡對王牧的好奇簡直到達巔峰。

「哥哥,好好給我講講弼馬溫大人的事情吧。」

林一笑立刻點頭,他也巴不得多讓妹妹了解王牧的故事,畢竟他心裡還有一點異樣的想法。

妹妹這麼美麗,往後說不定會惹出麻煩。

現在還決心留在太陰星,若遇危機,即使牧哥也是鞭長莫及。

只有對牧哥產生敬仰,去到牧哥身邊,牧哥才能及時保護她!

他暗下決心,開始講述起在他眼中,強大偉岸的王牧。

嫦娥的眼神也開始發亮,對王牧的了解也越來越多。

……

御馬監,剛剛適應盤古磨盤肉身法,王牧就看到哪吒直入殿中。

時隔數日,哪吒是第一次來此。

「大哥,這宅子還真不錯,規模比我家的都要好了。」

哪吒好奇的打量仙宅,他也才剛聽說了玉帝連續三次降旨的事情。

聽到連上等蟠桃都賜了三枚,哪吒更是嘖嘖出聲。

「在蟠桃宴上我才能得兩枚上等,大哥這待遇直逼四御帝君了。」

「又是宅子美女,又是仙酒仙丹,還有蟠桃,玉帝對大哥的心思看來很明顯。」

王牧不以為意,「那是你不去要,你若討要,玉帝還會吝惜幾枚蟠桃不成。」

這東西對頂尖仙神效果幾近於無,是真正的吃喝之物。

「不談玉帝,你不是閉關嗎,怎就出來了。」

提到這個,哪吒小臉頓時一苦。

「我那老爹又被安上差使了。」

算算時間,王牧頓時瞭然,看來天庭等不住要對付那猴子了。

果然,哪吒無奈道:「猴子下界也有段時間了,再不出征,只怕會惹下界群妖笑話。」

「不是怕,而是已經被笑話了。」

王牧直接肯定,自從猴子下界,他用天眼觀察過幾次花果山,那裡群妖匯聚,妖氣衝天。

而且這次匯聚花果山的除了牛魔王那幾個結拜兄弟外,還有浩浩蕩蕩的一大批妖族。

其中妖王也不在少數。

似乎猴子下界反天,在妖族中的聲望更上層樓,都是來維護猴子的。

畢竟,多少時間沒出過一個敢和天庭對著乾的妖族了。

所以,這次的出征花果山,比起上次可是要兇險很多。

王牧清楚的事情,哪吒也清楚。

但他很是自信,「那匯聚妖族,也就那幾個頂尖妖王可堪一戰,剩下的在我手中走不過一個回合。」

原本他不會如此自信乃至自大,但這次閉關所得實在驚人,他的修為已真正到達太乙金仙巔峰。

最重要的是對於大道有了思考。

別小看這一點思考,這就是踏上大羅之始,這一點思考的區別足夠將他和尋常太乙金仙巔峰區分開來。

即使是猴子,他自忖也不會再弱多少。

但王牧卻還是搖頭,在他的天眼下,哪吒的實力他清清楚楚。

若是尋常時候也就罷了,但現在的花果山沒那麼簡單。

想了想,他掏出一顆青色丹藥,正是當初第一次下界時所得保命神丹。

只是後來一直沒機會使用。

現在以他的實力,也無需再使用了。

「你拿著這個。」

哪吒好奇,大哥這可是第一次送他東西。

「大哥,這是什麼丹藥。」

王牧摸摸下巴,「這是一枚寶丹,效果嘛,大概你只要不死的透透的,應該都能救回來吧。」

系統介紹是這樣的,具體效果還得哪吒試驗。

哪吒無語且半信半疑,能對他都有如此神效的丹藥,太上老君那都只有九轉金丹吧。

但出於對王牧的信任,他還是欣喜收下。

他拍著胸脯,「大哥放心吧,哪吒定能凱旋而歸。」

他信心十足,封神之後,能讓他重視的戰役還沒幾次。

何況他的修為剛剛大進。

王牧點點頭,應該沒什麼事。

不過想到前幾日天眼在花果山的發現,他還是重點交代了一句。

「別以為自己就天下無敵了,那隻猴子背後不知有多少人看著。」

「你闡教弟子的身份,保命倒是足夠,就怕你惹到了那幕後之人,被煮成蓮藕湯了。」

哪吒疑惑,「猴子背後還有人?」

不過王牧已經無心回答,哪吒帶著疑惑離去。

經過王牧幾次的強調,他倒是起了幾分重視。

哪吒離去,王牧卻沒消停,他想起了上次天眼巡視花果山的發現。 李安安聽到這個消息很高興。

韓毅繼續說「我們現在要讓他相信是李崇出賣了他,他就會交代全部事。」警方之所以一直沒行動,就是想讓吳永覺得是李崇出賣了他。

李安安出聲「等全部交代了,你告訴我,我想把結果告訴鶴城,她不能再逃避了。」

「嗯,有消息告訴你,我現在在李家抓捕李崇。」

「等你好消息」。

李安安掛斷電話,原本想馬上給鶴城打個電話的,但是想想還是等等,把李崇抓住了,應該更加好。

她去了書房,褚逸辰和李程在談事,路過門口她似乎聽到了博藝橫名字,仔細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