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罡步邁動,陳浩一拳狠狠的擊中了女人的臉。

女人居然不躲避,還嘲笑看着陳浩。

砰!

拳頭打在女人臉上,但是下一刻,陳浩一下子齜牙咧嘴,臉上露出痛苦之色。

喝過龍骨湯後,陳浩也算是經歷了一次洗髓伐骨,身體素質變強,力量也變大了幾倍。

一般情況下,別說一個女人,就是男人,陳浩也能一拳打個半死。

但是這一拳打在女人臉上,陳浩卻感覺像是打在了一堵牆上,而且這牆還是和鋼鐵一樣堅硬。一拳下去,女人的臉沒啥事,陳浩卻感覺手骨劇痛。

臥槽,這女人是鐵做的嗎!

陳浩心中震驚。

女人卻趁機一把抓住了陳浩的衣領。

陳浩大驚,急忙捶打女人的手,但是這一打,陳浩再次齜牙。

女人的手臂也像是鋼鐵一樣,硬的不行,陳浩打她,疼的反而是自己。

看到這一幕,黑貓怒了。

居然欺負我浩哥,當我不存在呢!

哇嗚一聲,黑貓衝了上去,貓爪揚起,對照女人就是狠狠一爪抓下。

撕拉!

女人的衣服破碎了,露出了遍佈身體的一條條傷痕。

這傷痕縱橫交錯,把原本白嫩的身體,破壞的讓人不忍目睹。

而黑貓的爪子抓下後,錯愕的發現,只是抓破了衣服,但是女人的皮膚,一點痕跡都沒有。

一愣之後,黑貓眼神一動,紅巾大刀浮現,化作十幾道飛刀,對照女人不斷的進攻。

但是,飛刀落在女人身上,卻發出了金鐵交錯的聲音,只有那白色衣服不斷的被撕拉割破,很快女人就暴露了大部分的上半身。

掙扎不脫,正準備凝聚雷球的陳浩,突然動作僵住,倒吸冷氣。

暴露了身體的女人,身上不僅僅是各種駭人的傷痕,她的胸部更是消失不見,只留下兩快醜陋的疤痕。

這尼瑪……真是受過虐待的啊! 莫少主的無憂小閨 女人的慘狀,讓陳浩有些不忍目睹,忍不住問道:“你這都是被男人傷的?”

白衣女子怨毒的看着陳浩,沒有回答。

陳浩繼續道:“要不這樣,咱們別打了,你說說你的故事,如果真被人傷了,我幫你報仇怎麼樣?然後你告訴我爲什麼要害我?”

白衣女子目光一頓,似乎有所意動。

但是隨後,白衣女子身上那強大的邪氣熊熊而起,讓白衣女子一聲厲叫,抓起陳浩,直接扔了出去。

身影一轉,輕巧落地,陳浩再看向白衣女子,眼神就變了。

剛纔白衣女子的變化,他全部看在眼中,看起來,白衣女子這麼可怕,並非是因爲自身,而是身上的邪氣,有種被操控的感覺。

陳浩目光閃爍,不再留手,身影一掠再次靠近,手中一顆雷球凝聚,臨身之後,直接一掌拍中女子。

噼啪!

二青 電光肆掠,蔓延女子全身。

但是讓陳浩意外的情況出現了。

面對身上蔓延的暴虐電光,女子無動於衷,神色淡定,看起來一點傷害都沒有。

陳浩下巴都要驚掉了!

這特麼還是第一次遇到不怕掌心雷的妖邪啊!這尼瑪,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你該死,男人都該死!”

女人的眼睛慢慢變紅,身上的邪氣也越來越強,隱隱約約,讓陳浩感覺整棟樓房都在顫抖。

不對,這女人就是被邪氣控制,越刺激,邪氣就越強!

陳浩看着女人,突然有些明悟過來。

隨後陳浩大喝一聲:“小黃,困住她。”

咯咯!

早就蓄勢待發的公雞聽到陳浩的話,張口就吐出一道光圈,閃電般飛向白衣女子。

面對掌心雷都無動於衷的白衣女子,感知到光圈的時候,面色大變,急忙閃避。

但是公雞的這門神通可沒有這麼簡單,除非修爲比它強的多,否則一旦鎖定,逃無可逃。

眼看光圈就要套下來,白衣女子身上一道虛影瞬間脫離,然後被光圈套住的白衣女子就癱倒在地。

陳浩沒有管白衣女子,腳步一掠,翻手間大桃木劍拿出,劍身亮起紅光,對着那脫離白衣女子的虛影一劍斬下。

薄少,戀愛請低調 可惜那虛影幻化虛無,消失無蹤,陳浩一劍落空。

緊接着,樓房出現了異變。牆壁扭曲,堵住了樓梯口,然後幾面牆不斷的擠壓,正在縮小空間。

陳浩感知四方,能夠發現邪惡的存在,卻無法判定方向,眉頭一皺。轉身來到白衣女子身邊。

此刻的白衣女子,身上的邪氣消失,徹底變成了普通人,就連氣息都弱了很多,看起來危在旦夕。

陳浩顧不得許多,把白衣女子抗在肩上,看了看已經擠壓到了很小空間的牆壁,冷哼一聲,手中的桃木劍瞬間變成了軒崽劍,直接對着一面牆壁衝過去,法力催動,劍身嗡鳴,一劍斬下,那牆壁頓時爆破,露出了一個洞口,但是牆壁之後,還有牆壁。

陳浩大聲道:“小黑,小黃,跟緊我。”

說完,陳浩寶劍開路,直線往前衝,把一面面牆壁打破,連續幾次之後,眼前豁然開朗,看到了黑暗的夜色。

不過這裏卻是二層樓上,陳浩沒有猶豫,直接跳了下去。

等陳浩和小黑小黃落地後,回身看去,那樓房又恢復了平靜,看起來沒有絲毫的變化,依然籠罩在陰邪氣息之中。

暗罵了一聲,陳浩跑到車邊,把昏迷的白衣女子放在車上,直接駕車離開。

直到遠離了樓房,陳浩才鬆了一口氣。

現在陳浩哪裏還不明白,自己是遇到詭異了。

這玩意屬於禁忌的一種,和妖魔鬼怪不同,是很特殊的存在,有些東西看起來弱小,可是一般的道法神通就是對它們無效,特別的煩人。

停車靠邊,陳浩回頭看向白衣女子。

她的氣息已經沒了,顯然被詭異附身,對身體傷害太大,詭異脫離,女子就承受不住了。

嘆息一聲,陳浩感知女子的魂魄。

很弱小,看起來就好像風中微弱的火苗,隨時都可能會熄滅。

陳浩急忙掏出一根靈香,點燃後,把香氣吹向女子。

受到靈香滋養,女子的魂魄總算穩定了一點,並且慢慢的凝聚起來。

少時,女子魂魄浮現而出。

“多謝大師救助。”女子魂魄看向陳浩,開口感謝。

陳浩道:“隨手之勞罷了,無需道謝,另外我想問問你,你怎麼和詭異纏上了?難道你不知道這樣一來,你將會生不如死?”

女子魂魄苦澀一笑:“我也不想,但是我無法脫身了。”

陳浩目光微動,開口道:“能和我說說你的事嗎?”

我在動漫里撿尸體 女子遲疑一下,慢慢說出了自己的故事。

原來女子叫周芸,今年二十八歲,是本省另外一個城市的居民。大學畢業後,周芸來在羊城工作,因爲她的大學男友就是本地人,二人談了好幾年,感情很穩定,男友對她也很好。讓周芸放棄了家裏的安排,毅然決定來羊城。

但是周芸完全沒想到,結婚前的男友和結婚後的老公,一下子變了模樣。

原本溫和謙虛的老公,慢慢的暴露了他獨特的愛好,他喜歡sm,並且還是深度愛好者。

開始的時候,因爲感覺新奇,周芸滿足了老公的要求,但是老公越來越變態,開始要求鞭打。

周芸當然不能容忍,可是她老公卻已經不容她拒絕了,幾次鞭打後,周芸滿身傷痕,心中驚恐害怕,想要離婚,但是被拒絕了,並且因爲她的決定,把自己送入了噩夢之中。

每天老公都會換着花樣折磨,終於有一次周芸想要逃跑,被老公抓住後,對她進行了慘無人道的傷害,把她的胸部切割了。

那一幕,周芸說着的時候,似乎想起了某些畫面,眼中滿是驚恐,魂魄都有些渙散的樣子。

陳浩連忙給它加持了更多的靈香氣息,這才確保穩定。

隨後陳浩問道:“那你老公,現在還活着嗎?”

周芸苦澀道:“我不知道,我是在之後一次他給我上藥的時候,偷襲了他,然後跑了出來,本來我想向人求助報警的,但是我遇到了一個人,他把我打暈了,等我醒來的時候,就看到了文姐姐”。 “文姐姐?”陳浩眼神一動,問道:“就是那個詭異嗎?”

周芸點了點頭:“文姐姐也是一個可憐的女人,當時那棟樓房剛剛建好,她的丈夫裝了新房,才舉辦了婚禮。這原本很美好,但是結婚當晚,文姐姐沒有落紅,然後她的丈夫質問她不是處女,欺騙了他的感情,並且爭執中,拿起暖瓶砸死了文姐姐,並且惡毒的把文姐姐碎屍,砌入了牆中。”

陳浩目瞪口呆。

這尼瑪,怎麼盡聽到這手段兇殘的人渣,還一個比一個狠。

不落紅怎麼了?不落紅就不是處女了,意外造成XX膜破損的情況多了去了,難道這也有錯了?即便不是處女,也用不着這樣吧!真有感情,還在乎這個?

不過聽到這裏,陳浩總算是明白爲什麼踏足樓房內,能夠感受到邪惡,卻怎麼也感知不到確切位置了,特麼整個樓房都是詭異啊,怎麼感知。

“也就是說,你那個文姐姐死後化作詭異,然後胡亂害人,報復男人對吧?”陳浩想起樓房內的十幾個男屍,開口問道。

周芸道:“這些男人,都是看到了文姐姐起了色心,心懷不軌,主動送上門來的,他們該死。”

陳浩笑了:“那我呢?我可沒有起色心,連她什麼樣都沒看清楚,爲什麼要害我?”

周芸道:“這是有人和文姐姐做了交易,要文姐姐把你留下。”

陳浩眉頭一挑:“什麼人?”

周芸搖頭道:“我不知道,這人一身黑袍,看不清楚,不過她是個女的,說只要能把你留下,就幫助文姐姐脫離樓房約束。”

陳浩面色一變。

這特麼不就是那個莫名其妙說龍骨是她放出去的那個黑袍女嗎?

臥槽,這混蛋想幹什麼?我特麼不去找龍骨,還得罪你了是吧,居然都開始策劃暗算我了!

陳浩那叫一個糟心啊!

這絕對是又憋屈又無語。

就是拒絕了一下而已,這不是還有道門和有關部門幫忙去找嗎?爲毛就糾纏我不放,還這麼惡毒!

呵呵,早知如此,當時見面就不該廢話,直接砍死最好。

心中給黑袍女記了一筆,陳浩看向周芸道:“好吧,這些就不說了,周小姐,你現在有什麼想法?”

周芸苦澀道:“之前遇到文姐姐,它說會幫我報仇,但是一直都沒有行動,後來我慢慢發現,我對文姐姐來說就是一個工具,我的仇恨和痛苦回憶,能夠讓它變得更強大,所以它不可能幫我報仇的。現在我也死了,還能怎麼辦?”

陳浩道:“死亡並不是結束,誰說死了就不能報仇了,不過這東西也不好說,如果你不願意,那我也不強求。”

周芸眼睛一亮,激動的道:“我可以報仇嗎?”

陳浩道:“應該說,你願意報仇嗎?”

周芸點頭,目光憤怒的道:“我要報仇,我要讓他體會和我一樣的痛苦,讓他知道,辜負我傷害我,是多麼愚蠢的行爲。”

“叮咚:殘魂周芸,一天怨魂,完成死願,獎勵一年道行。”

聽到系統的聲音,陳浩笑了。

說起來,如果不能激發任務,陳浩還真不一定幫忙,不是不同情,而是系統不給結果,那就說明周芸的話不一定全是真的。

自己是助鬼爲樂,而不是助鬼爲惡。

“那好,我們現在就去找渣男。”

駕車離開,半個小時後,陳浩來到了一棟房子前。

這房子是一棟三層樓房,雖然這裏不是羊城繁華地段,不過也算價值不菲,顯然渣男還挺有錢。

看到房子,周芸的眼中露出痛恨的眼神,咬牙切齒的道:“就是這裏,這個房子下有一個地下室,裏面和刑場一樣,有很多工具,當初要不是他給我上藥,讓我偷襲打暈,只怕我早就死在下面了。”

陳浩打量樓房一眼,眉頭一挑,道:“這家裏有兩個人呢!”

周芸一愣:“不對啊,他父親早亡,母親在鄉下,家裏應該就他一個纔對。”

陳浩道:“你進去看看不就清楚了。”

周芸眼中浮現一絲畏懼,弱弱的道:“我一個人去?”

陳浩笑道:“怎麼?你還想讓我一起啊?拜託,你現在是鬼了好不好,一般的凡人看不到你的。”

周芸語塞,剛死的她,還有些不習慣自己鬼的身份。

不過陳浩說得對,自己都死了,還怕什麼?

點點頭,周芸出了車,然後進入了房子內。

不多時,周芸又出來了,臉上有些驚恐:“大師,他又在折磨人,有個女的被他打的快死了。”

哎……

陳浩愣住。

這是又一個傻妹子上鉤了嗎?

“那你就出來了?”陳浩看向周芸。

周芸不知所措道:“那我該怎麼辦?”

陳浩嘴角一抽,無言以對。

你都被這麼折磨了,還被間接性的害死,居然完全沒有想過如何報復嗎?這女人性子太弱啊!

陳浩直接道:“看過鬼片嗎?知道鬼上身嗎?你雖然魂魄很弱,但是你身上還有詭異的殘留氣息,上身之後,能夠變得很強的,至少一般的普通男人肯定打不過你,還要我提醒嗎?”

周芸愣了愣,然後轉身再次進入房子。

這一次,它離開的時間就長了。

陳浩也不着急,慢慢等待。

十幾分鍾後,陳浩還沒有看到周芸,系統的聲音就響起。

“叮咚:殘魂周芸,一天怨魂,死願完成,一年道行獎勵發放。”

隨着聲音,陳浩就感知到自己多了一年的法力。

心中美滋滋的同時,陳浩也有些好奇。

這個周芸怎麼報復的?是sm對待,還是直接弄死?

正琢磨呢,周芸的魂魄從房子內出來了,臉上帶着快意的表情。

等周芸上了車,陳浩好奇的問道:“怎麼樣? 惹火萌妻:首席老公強制愛 弄死了嗎?”

周芸笑了,意外的看起來有些邪惡。

“弄死?那太便宜他了,我把他的老二切了,喂他吃了下去,然後把四肢打斷,又報了警。嗯,大師,麻煩把我的屍體送到房子內,等警察來了之後,他犯下的罪足以槍斃,在這段時間內,他就在痛苦中懺悔吧。”

陳浩:“……” 真是看不出來啊,這周芸明顯是性子柔弱的那種,發起狠來,卻是下手這麼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