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罡劍法,道家絕頂劍道神通,劍法看似有套路,實則套路無形,每一次修行,都能發現劍法招式完全不拘泥於固定的套路,而是按照天罡路數,時刻變化,無可琢磨。

所以,即便施展了一遍天罡劍法,第二遍再次用出,這劍法軌跡卻是已經完全不相同,進攻方向都不一樣。

看到陳浩這般,黑衣忍者卻是眼睛眯起,露出退縮之意。

繼續打,短時間內怕是難解難分,但是拖久了,對自己必然不利,畢竟對手可是還有倆幫手沒動呢,那倆幫手都掌握着非同一般的神通,一個不小心着道,就算毀了。

心中思動,黑衣忍者猛然蜷縮身體,一股白煙冒起。

陳浩目光一凝,感知四方,尋找忍者所在。

正看呢,突然轟隆一聲巨響,陳浩差點沒跌倒。

錯愕的轉身看去,陳浩就看到,那原本存在井口的地方,變成了一個大坑。

而原本存在於井底的古怪氣息,這會兒快速消退,很快就化作無形。

旋即,被古怪氣息覆蓋的村莊,就恢復了正常狀態,再也感覺不到絲毫的異常。

陳浩茫然的看向大坑,然後眼神一動,看向了站在坑邊的公雞。

察覺了陳浩的目光,公雞連忙道:“浩哥,我發誓,雖然我有大膽的想法,但是我還沒開始呢,它自己就炸開了,這真不關我的事。”

喵嗚!黑貓也叫了一聲,點頭爲公雞作保。

陳浩正要開口,系統的聲音突然響起。

叮咚:幽冥任務番外關完成,禁忌邪氣排除,陰女恢復,一年道行獎勵發放。 阿冪羅恢復了?

任務的信息讓陳浩一愣。

這傢伙難怪跑得這麼快,感情這井下面真的有對她很好的東西啊。

只是現在井……

陳浩來到大坑前,發現坑深五六米,最中間就是一個水渦,但是水渦之下,卻沒有了那古怪的氣息。

臥槽,這還怎麼整?

這不是公雞乾的?那是誰?難道是之前下去的瘋婆娘或者那幾個下去的普通人?

再說現在,阿冪羅怎麼回來,那個叫小剛,實際上叫**的的鬼魂,任務怎麼辦?

陳浩有些頭疼。

十年任務,不僅難,而且還特麼很古怪。

“浩哥,現在怎麼辦?”公雞弱弱的開口。

陳浩想了想道:“先留下來等,如果天亮之前還沒消息,咱們就走。”

公雞驚愕道:“那個小剛,不幫了嗎?”

陳浩沒好氣的道:“它自己突然跑走,完全不跟我商量,還怎麼幫?再說了,它有陰器護身,不一定有事。”

嘴裏說着,陳浩也四處打量了片刻,確定那個忍者真離開了,心中嘆息之餘,也有些驚奇。

這忍者是從哪裏冒出來的,而且實力真心不弱,這樣的強者,對於倭國來說也是寶貝啊,怎麼會派來華夏,這要是不小心丟了性命,豈不是損失太大了?

之後,陳浩就在坑邊點燃了一處篝火,默默的打坐等待。

公雞和黑貓陪伴兩旁。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在東方揭曉,天天逐漸明亮的時候,大坑內還是沒有什麼變化,就好像那爆炸,把那個什麼古怪的入口破滅了一樣!

陳浩無奈了。

入口都沒了,小剛也不見了,現在任務完全沒法做了。

也罷,都是緣分,緣來相聚,緣去人散。

正打算熄滅篝火離開。站在一處房屋頂上的公雞突然開口道:“浩哥,有人過來了。”

陳浩一愣。

意念感知,少時,果然發現有人向村子靠近。

等待片刻,那人就進了村子,向陳浩這邊走來。

距離近了,陳浩就看清楚了,但是看清楚,陳浩也悚然一驚。

這來人,是一個小年輕,揹着包,穿着運動裝,看起來有些疲倦。

而小年輕,長得和小剛一模一樣。

臥槽,這是什麼情況?

陳浩目瞪口呆,一時間腦子都有些空白。

小年輕看到陳浩,臉上一喜,急忙跑過來道:“哥,你好啊,我叫**,是個喜歡旅遊的人,昨天不小心迷路了,走了一夜纔來到這裏,麻煩請問一下,這村裏有什麼地方能借宿嗎?我可以付錢的。

陳浩聽的眉頭一挑。

連名字都是一模一樣。

陳浩沒說話,默默看着他。

被看的有些不自然,陳浩又不說話,**很尷尬的點點頭,然後繞過陳浩,繼續向其他地方走去。

不過在村中轉了一圈後,卻一個人都沒有發現,**似乎也不知道怎麼想的,他就進入了一家,然後就此居住了下來。

陳浩一直關注**的行爲,見到他選擇的人家,陳浩眉頭一挑,有些意外。

這一家,居然就是村子遇到的第一個老頭的家。

總裁的三嫁逃妻 “浩哥,這小子好古怪,他好像是活人,又好像不是。”這時候,公雞開口說話,語氣前所未有的認真和凝重。

陳浩道:“我也看出來了,他明顯有生人的氣息,魂魄也健全,但是總感覺很彆扭,有種他不是他的感覺。”

“那要不要,弄死他?”公雞問道。

陳浩沒好氣的道:“總想着打打殺殺,你以後不準看些亂七八糟的電影了。”

公雞道:“浩哥,話不能這麼說,你看這小子,明明是鬼魂,現在卻變成了活人,而且身上氣息古怪,明顯有問題,這樣不殺,等待何時?”

陳浩道:“別亂來,先看看再說,我總覺得,這傢伙的出現,不是沒有原因,或許能讓我們瞭解這裏的古怪。”

公雞沉默了。

這時候,黑貓突然喵嗚一聲,從陳浩懷中跳下來,向遠處跑去。

陳浩一愣:“這是幹什麼?”

公雞道:“貓姐說,有古怪發生。”

“古怪?”陳浩蹙眉。

整個村子都在他的感知下,如果有什麼發生,他能感知不到嗎?

不過黑貓這麼說,肯定有問題。

陳浩轉身,追上了去。

等停下後,陳浩就發現黑貓停留在一座井水邊,默默蹲着。

陳浩啞然失笑,還以爲是什麼呢,是一個井啊,這井……

“臥槽,這不是坑嗎?怎麼又變成井了?”這時,公雞驚呼起來,嚇了一跳的樣子。

陳浩疑惑道:“坑?哪有什麼坑,這就是井……嗯!”

話未說完,陳浩聲音頓住,臉上露出思考的神色。

說是井,但是內心之中卻有一種抗拒,似乎覺得,這裏就是坑,不是井。

但是眼見爲實,它就是井,怎麼就是坑了呢?

陳浩目光閃爍,猛然盤坐下來,平心靜氣。

慢慢的,一點點變得模糊的記憶又慢慢變得清晰起來。

入村,遇到老頭,瘋婆娘,死狗,七個年輕男子,忍者,井炸了!井……炸了!

陳浩猛然睜開眼睛,看向井口,倒吸冷氣。

麻痹,這裏就是坑,怎麼又恢復了!

而且這恢復的,完全沒有一絲感知,就好像自然而然,毫無波動一般。

可是這怎麼可能!

陳浩心驚肉跳,感覺遇到大麻煩了。

這村子真的有古怪,古怪的不是井中,而是整個村子都古怪。自己不經意間,連記憶都能被不知不覺的消磨掉,這簡直可怕啊!

心中一動,陳浩走到井邊,仔細打量,井口中,井水反射亮光,平靜無波,毫無異常。

沒有發現什麼,陳浩一轉身,飛奔而去。

少時,陳浩來到了老頭家。

昨天的老頭和他那被捆綁的妻子,已經消失不見,今天入住的是**。

村子這麼古怪,要找身體的**,本身卻出現在村子裏,它當初說是在山裏恢復過來,然後再遇到村子的。

可現在,它明顯是先遇到村子,而且還曾經進來過。

這傢伙,到底經歷了什麼。

陳浩心中念頭雜亂,來到了老頭家,二話不說,直接闖進來,推開了門。

他要找到**,好好問一問。

但是這一刻,房間內卻傳出了一聲女人尖叫。 進入房間內,陳浩就看到一個女孩**着身體,正在尋找衣服裹體。

一顧傾城:絕世女相 陳浩先是一驚轉身,隨後感覺不對勁,又轉過身去仔細看。

帝非良人 這一看,陳浩目光古怪了。

這女孩,正是那跳入井中的七個人之一,那個叫琪琪的女孩。

這尼瑪,你又是從哪裏冒出來的?而且還跑來了這裏!

“臥槽,你偷看我媳婦洗澡,我弄死你!”

就在這時,一聲怒吼響起,然後一個人衝向了陳浩。

陳浩反手就把這人推開,仔細一看,果然是**。

媳婦?你特麼的不是旅遊迷路了嗎?怎麼會這麼快就在村裏有了媳婦!

陳浩沒有廢話,直接上前,伸手揪住了**的衣領,把他提了起來。

“你還記得我嗎?”

陳浩看着**,認真問道。

**本來有些驚嚇,聞言瞪大眼睛:“你不是啞巴?”

陳浩冷冷道:“我問你,你還記得我嗎?”

**道:“我當然記得你,你是村裏的啞巴浩,我媳婦還說你……”

陳浩不等他說完,直接一巴掌打在他臉上,把**的話打得戛然而止。

“我不要聽廢話,我問你答,多說一句,剁了你。”陳浩冷冷看招**,語氣冰冷。

**本來被打的火冒三丈,聞言卻是手足冰涼,不敢反駁。

“你來村裏多久了?”

“五,五個多月。”**弱弱回答。

陳浩眉頭一挑,繼續道:“她是你媳婦?什麼時候認識,什麼時候結婚的?”

**道:“來的第三天就認識了啊,然後……”

**的話還沒說完,突然腦袋一低,昏迷了過去。

陳浩皺眉,正要伸手打他一巴掌,突然眼睛瞪大,仔細看着**。

昏迷狀態的**,似乎正在快速成長,頭髮長長又變短,身體都微微發胖了一些。

不僅僅是**,那個正在穿衣服的女孩琪琪也倒在地上,昏迷了過去,同樣的容貌和髮型都有細微的變化。

不多時,**又自動醒來,先是迷茫的四處看看,隨後就看到拎着自己的陳浩,一時間**似乎有些目瞪口呆。

“啞巴浩,你幹什麼?快放開我。”

陳浩沒有鬆手,而是就這麼看着**,問道:“我剛纔打你,你忘記了嗎?”

**錯愕:“你剛纔打我,你不是三個月前打我嗎?不過那都是誤會,我知道了,也不追究了,你還想怎麼樣?”

陳浩不說話了,深深的看了**一眼,放開他,轉身離開了房子。

重生之無悔人生 來到屋外,陳浩對公雞和黑貓道:“現在什麼都不要動,我們就先看着。”

黑貓和公雞一頭霧水,不過什麼也沒問,跟着陳浩來到了一處房屋上面,能夠俯視整個村子的動靜。

這時候,陳浩發現,村子裏的確不僅僅只有**和那個叫琪琪的女孩。

和琪琪一起的另外三男三女,這會兒也冒了出來,在村子各處活動,看起來就好像村子的村民一樣。

還有那條死狗,不對,如今這狗是活的,毛髮鮮亮,雖然不叫,但是卻大搖大擺的在村裏到處跑,跑的很歡樂。

不過觀看了許久,陳浩卻沒有發現瘋婆娘的身影。另外阿冪羅的身影也沒看到,這讓陳浩有些不解。

時間慢慢過去,很快就到了中午。

這時候,村子的變化黑貓和公雞看了,也是目瞪口呆。

原本的幾個年輕男女,這會兒都變了,變成了中老年模樣。

“浩哥,這是詭異!”公雞開口了,語氣肯定無比。

陳浩道:“我也覺得是詭異,但是詭異的根本是什麼,我根本找不到。”

喵嗚!黑貓叫了一聲。

公雞一愣,然後道:“浩哥,貓姐說,這詭異還沒形成,它還是初生形態。”

陳浩驚訝道:“初生形態,你的意思是,這詭異是昨天剛出現的嗎?”

黑貓點頭。

陳浩目光微動,開口道:“我記得書中記載,初成的詭異,都會有一個轉變的方向,一旦完成轉變,就會形成詭異根本。 皇帝大叔是帥哥 也就是說……”

陳浩面色一變,就往**所在的房子跑去。

來到了**的家。

這會兒**已經變成了老頭,當陳浩看到他的時候,驚駭的發現,**老了之後,和他剛來時候見到的老頭一模一樣。

而且院子內,同樣的浮現了很濃郁的藥味,屋內感知到了那個殘魂女人的氣息。

這是重演過去,還是詭異刻意的扭曲?

陳浩還沒開口,**卻是驚奇的道:“你是啞巴浩的孫子嗎?我記得你小時候可是很調皮的,沒想到一轉眼就長這麼大了!快進屋坐坐,我給你倒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