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虎頓時呲牙咧嘴地倒吸了一口涼氣,硬撐著才沒一屁股坐在地上,心裡暗罵不已。

你小子,這不是明知故問呢,上回折騰的老子還不夠么?

「寧哥,寧哥,真不知道是您,都是誤會,誤會!」

大虎拿起一邊的租房協議,雙手捧到寧成面前賠笑道:「不敢了,我們再也不敢了,這就走,這就走!」

說著,沖自己三個兄弟一擠眼睛,四個人便轉身要離開。

「慢著,我讓你們走了嗎?」 十代掌門 寧成慢條斯理地說道。

「寧哥,你還有什麼事…..」大虎不由的縮了縮腿,摸了摸自己的屁股。

這傢伙,不會又想給自己打針吧?

劉強則是傻愣愣地站在一邊,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這一片是你們的地盤?」寧成抬手指了指。

大虎連連點頭:「是是,我們也是混口飯吃,很規矩的……」

「那好吧,我呢準備在這租房子開個蔬菜店,以後這店裡的治安就拜託各位了,好不好?」

寧成輕笑一聲說道。

大虎鬆了口氣:「當然當然,這是我們應該做的,寧哥你放心吧,我一定照顧周全,保證一個人也不放進來!哦不不不,是一個壞人也不放進來!」

說著,如釋重負地帶著自己三個兄弟,鑽進車子一溜煙地跑了。

「哎,你們的錢!」寧成揚著裝錢的袋子喊道,可黑普桑跑的更快了。

「大哥,錢不要了?」二虎有些心疼地咧著嘴問道。

大虎搖了搖頭:「都什麼時候了,還顧著錢?你忘了上回咱們吃虧的事情了么?」

「這小子,簡直是個魔鬼啊,沾不得!」

「那他說的治安問題乍辦?」開車的三虎不解地問道。

大虎生氣地給了他一個脖兒拐:「你是真虎啊,咱們不去了,自然治安就好了唄,這還用考慮?」

「對對,大哥英明,大哥英明!」

看著自己搬來的救兵,竟然沒發一槍一彈就不戰而逃,劉強的神色十分的精彩。

他畏縮著上前幾步,看著寧成吞吞吐吐地說道:「寧,寧哥,誤會,誤會……」

都這樣了,還爭個屁啊,劉強現在簡直想回去把包昆揍個半死。

你丫的,這是明坑老子啊。

這麼多人看著,以後讓我還怎麼在這一片兒混?

丟人啊,丟人丟到姥姥家了!

「滾!」寧成沒給劉強任何好臉色,直接下了逐客令。

這種人渣,見一次就得打一次。

劉強離開,圍觀人群紛紛散去。房東大姐則是有些畏懼看著寧成,畏縮道:「兄,兄弟,這房子你隨便用吧,我不要錢……」

「大姐你這是怎麼了,乍能不要錢呢?」寧成有些不明白了。

陶晶小臉一寒,挺著小胸脯說:「這你還不明白?我們這些良民百姓,惹不起你這種大哥級人物唄!」

「我去……」寧成無語,合著把自己當成了黑道老大啊?

霸道冥婚:鬼夫饒了我 話說你們見過我這麼英俊瀟洒溫柔體貼的黑道老大?

真是的!

「大姐你別誤會,我和他們這些人不是一夥的,只是以前揍過四虎一回,把這幫小子嚇怕了而已!」

寧成趕緊解釋,這要是傳出去自己是什麼黑道老大,那這蔬菜店還開個毛啊,誰敢上門買菜?

女房東半信半疑地和寧成簽了租房合同,然後打開手機收下了寧成轉來的房款,這才稍稍放了些心。

「兄弟,一樓美容院這些東西我全部搬走了,反正你也沒什麼用。二樓呢是我們原來住的地方,一些傢具家電給你留著吧,不用買新的,這年頭掙錢不容易,省一分是一分!」

寧成微笑著接受了女房東的好意,房子的事情這就定了下來。

接著就是裝修了,這個工作寧成交給了剛從美客隆生鮮部辭職的小姑娘陶晶,由她全權負責。大虎帶來的那十萬塊他直接甩給了陶晶,先用著不夠再說。

陶晶開始還有些不安,但是見寧成確實不像是什麼道上老大,也就慢慢地放下心來。

二次裝修,再加上是開菜店,所以也費不了什麼功夫,把牆面重新粉刷一下,購置一些貨架冷櫃、還有收銀機之類的東西,就基本上差不多了。

五天以後,一切完工大吉。

寧成看著粉飾一新的店鋪,滿意地點了點頭:「陶晶,乾的不錯!咱們選個日子就可以開張了!」

「老闆,我想請幾天假……」陶晶卻是一臉的愁容,吞吞吐吐地說道。

「請假?有什麼事嗎?」

「我爸這幾天身體又不好了,我想帶他到醫院檢查一下……」陶晶嘆了口氣。

「這個啊,你家在哪?我去看看!」

「你要去我家?這,這恐怕不太合適吧……」 「不合適?」寧成微微一愣。

然後馬上就明白了。

這個小美女陶晶,怕是對自己有什麼誤會吧。

我可只是想給你老爸看看病而已,你丫的動這麼多心思,不累么?

陶晶這時候也反應過來,自己好像有些反應過度啊。

「老闆,我是說你這麼忙,就別……」

陶晶連忙搖著手說道,小臉微紅。

寧成點點頭:「你爸得的是什麼病,我應該可以幫忙看一下!」

「老闆你還懂醫學?」陶晶的小嘴張的老大,簡直能塞進去兩根黃瓜。

「怎麼,不相信么,我可是有我們縣醫院的執業證的,可惜沒帶在身上,要不然可以讓你看看!」寧成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拍著胸脯說道。

「我……」陶晶有些發愣,看著寧成半晌沒有說話。

寧老闆你不會是在吹牛皮吧,想用這個來接近自己,然後泡我?

不過想想老爸一副愁苦的病容,陶晶心裡還是有些期許。

索性死馬當活馬醫吧,萬一寧成說的是真的呢?

「我爸得的是心臟病,心臟早搏。」

陶晶有些不安地說道。

其實這個病也不難治,安一個心臟起搏器就行。

只是這動輒幾萬塊的花銷,放在陶晶這個本來就困頓無比的家庭上面,就是個天文數字。

前幾年為了供陶晶上學,家裡所有值錢的東西幾乎全部賣出去了。

好不容易進了大學的校門,可是上學的費用又成了擺在父女二人面前的一個大難題。

為了給陶晶弄錢,她的父親打了好幾份零工,終於累的再次犯病,不得不呆在家裡休養。

「這個啊,應該沒問題,走吧,帶我上你家看看!」

寧成毫不猶豫地擺了擺手,用不容置疑的口氣說道。

陶晶咬著嘴唇怔了一下,邁著小碎步走在了前面。

細細的腰肢在風中左搖右擺,彷彿一枝春天的柳條。

「小晶啊,這是你男朋友吧,小夥子長的真精神!是你同學?」

陶晶住在一個大雜院里,迎面遇上一個胖乎乎的中年大嬸,上下打量著寧成問道。

陶晶俏臉一紅,小聲說道:「胖嬸你瞎說啥,這是我打工的老闆,來家裡看看!」

總裁大人非我不可 「哦,老闆啊,老闆好,老闆有錢!」

胖嬸狐疑地看著寧成的背影,撇了撇嘴哼道:「小妮子,裝什麼正形,一看就有一腿!」

進了家門,屋子裡一股濃重的中藥氣味,寧成不由掩住了鼻子。

一個瘦弱的中年男人無力地靠在床上,臉色蒼白,面容蕭索。

「爸,這是我打工的老闆,叫寧成,聽說您的病,過來看看!」陶晶介紹道。

陶父抬起眼皮看了看寧成,努力擠出一個笑容:「小寧啊,讓你見笑了,家裡這個樣子。小晶啊,快給寧成倒水喝!」

看的出來,這個中年人很是善良。

寧成擺手道:「陶叔叔,不急著喝水,我先給你瞧瞧病,等病好了再喝也不晚!」

陶父有些不以為然地看了看寧成,苦笑道:「小寧,叔叔謝謝你的好意,只是我這病,你恐怕是治不好的。省醫院的張主任說了,必須安裝心臟起搏器才行。我想好了,先這麼將就著吧,小晶上學要緊,我不能為了自己,耽誤了她的前程!」

「爸,你說什麼話,沒了你,我哪來的什麼前程?」

陶晶鼻子一酸,美目中珠淚滾滾,晶瑩一片。

貧賤人家百事哀啊。

寧成則是微笑著點點頭,從懷裡掏出一個針包來,放在桌上攤開,一排閃亮的銀針出現在陶晶父女面前。

「針炙?」這時候一個衣著華麗的年輕人從外面走進來,看著寧成皺眉說道:「你是哪來的野郎中,跑這裡來騙人了?陶晶,這中醫可是治不了大病的,你千萬要想清楚!」

「劉飛,這裡不歡迎你,我們家的事不用你管,出去!」

陶晶對這個叫劉飛的青年絲毫不加客氣,指著門外喝道。

劉飛毫不著惱,嘻嘻笑著,目光從陶晶高聳的胸前掃過,暗暗咽了口唾沫。

「小晶你這麼說可就見外了,咱們一個院里住了這麼長時間,哪是什麼關係啊,那是青梅竹巴兩小無猜啊!你家這情況,我是真心著急啊,怎麼樣,上回跟你說的事,考慮好了沒有?」

陶晶氣的小臉發白,嘴唇哆嗦著指著大門喝道:「劉飛你少做這種春秋大夢,想讓我做你女朋友,沒門!」

從小一起長大,陶晶怎麼會不知道劉飛是什麼德性?

好吃懶做不說,還一肚子花花腸子,就是不幹好事。

見陶家受難,不但不幫一把,反倒是落井下石,倒這事來要挾陶晶。

劉飛說的很明白,只要陶晶答應做他女朋友,就出錢幫陶父看病。

反正他們家現在有的是錢,隨便拿出幾萬塊來也不是問題。

可是他的如意算盤,在陶晶面前,卻吃了一個閉門羹。

「好啊好啊,陶晶,你就這麼頑固吧,有你哭的時候!」

劉飛跳著腳嚷道,腳下卻沒有絲毫要出去的意思。

「劉飛,你走吧!」陶父的臉色也很難看,一臉怒意地說道。

「真是兩塊臭石頭,硬的很!」劉飛扁了扁嘴,剛想再出聲諷刺幾句,卻感到一股大力傳來,不由自主地栽在門檻上,摔了一個狗啃泥。

「讓你走你就走,哪這麼多廢話?」寧成像是趕蒼蠅一樣揮了揮手,不以為然地說道。

「你!」劉飛從地上爬起來,有些不解地看著寧成,不明白自己剛才為什麼會腳下發軟。

但看著寧成的神色,他還是有些膽怯,悄悄地退了出去。

不知怎的,面對這個年輕人,劉飛心裡不由的生出一股子懼意來。

「陶叔叔你準備好,我先幫你扎幾針試試!」

寧成好整以暇地拈起一根銀針,手起針落,扎入了陶父的心口位置。

真氣十分小心緩慢地順著銀針的針尖,渡入到陶父的體內。

潤物無聲,滋養著他本來已經快要枯萎的經脈。

陶晶有些緊張地盯著不停顫動的銀針,手心裡滿是汗水。

她倒是湧上一絲希望來,盼著奇迹真的可以發生。

不大一會兒,陶父蒼白的臉上,湧上陣陣血色。

眼睛里也透出光彩來,喃喃地說道:「小晶,我怎麼感覺,舒服了好多?」 「神了,真是神了!小寧你這是從哪學的醫術?」

陶父抬了抬手臂,有些難以置信地問道。

剛才他是十分不相信寧成的,可是現在感受著身體上的變化,他不由的改變對寧成的看法。

以前那種動不動就心慌氣短的情況,現在竟然神奇地好了許多。

身上也感覺有力氣了,不再那麼動一動就出虛汗。

「是啊老闆,你可真是讓人不可思議!」陶晶緊緊抱著雙手,眼睛里滿是小星星地問道。

如果說剛才對付那個省城四虎,展現了寧成威猛的一面。那麼現在這番動作,就顯得寧成更加高深莫測了。

陶晶心裡不由湧上一種異樣的感覺,定定地看著寧成。

片刻之後她又想到了什麼,有些不安地問道:「老闆,你這出診費一定很貴的吧?我現在可付不起,不過你放心,我這就打個欠條,拿我的工資來抵!什麼時候抵清了,我就開始領工資!」

寧成哭笑不得地擺擺手:「得了得了,這話說的我跟惡霸地主一樣!舉手之勞而已,不費什麼事兒,你們不要放在心上!」

「那不成,滴水之恩必須湧泉相報,我們雖然是小門小戶,這些東西還是懂的!」

陶父堅持地說道,然後掙扎著從床上下來,鄭重地沖寧成鞠了一躬。

「小晶,一定要在寧老闆的店裡好好工作!」

陶晶點點頭:「爸你放心吧!」

陶父再次千恩萬謝,看著女兒送寧成出門,臉上泛起滿意的笑容。

這小子,要是做了自己的女婿,倒也不錯啊!

就是不知道他心裡是怎麼想的。

也保不齊人家這種有錢人,早就有了意中人呢。

閨女啊,你可得抓點緊!

「那個,老闆,這回真是謝謝你了,要不然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眼看著老爸的病情好轉,陶晶心裡久久壓著的一塊大石頭,終於落到地下,整個人也輕鬆了許多,少女的活力重新在她的身上煥發出來。

寧成擺擺手:「沒什麼,照今天這個樣子,再堅持治療幾天,叔叔的病就可以治好了!」

「老闆,問你個問題唄…..」陶晶臉上微紅,看著寧成吞吞吐吐地小聲說道。

寧成好奇地停下腳步。「什麼事?」

「你對我這麼好,是不是,是不是想泡我?」

陶晶終於鼓起勇氣,壯著膽子說出了壓在心裡的疑問。

寧成聽了這話就是一愣,然後臉上的表情十分怪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