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供奉壓下的右手掌微微用力,又是幾道真元壓了下去。

「哼」

「哼~~~」

「哼~~~」

「哼~~~」



終於,大手印上傳過來的力量超過了死士首領等人的極限。

三十六個死士,都被大供奉的一招大手印全部壓了下去。

下方火海之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五指大坑,大坑深陷一丈多。

九閣老的三十六個死士,此刻猶如一灘爛泥一般,躺在了深坑之中。 「主人。」

死士首領,帶著手下死士回到了九閣老身邊。

雖知道不敵,但死士首領還是擋在了九閣老的身前,以防大供奉突襲。

「破天境?」

「以閣下實力,足以開闢宗門,裂土封侯,為何在此為桃國賣命?」

大供奉一出手,九閣老就已經知道,對面的大供奉已經達到了破天境,屬於高手中的高手。

要不然,自己訓練出來的這批死士,也不會被對方輕鬆打敗。

通天境,與破天境之間還是有著很大的差距的。

即便再多的人,也無法抵擋一個破天境的出手。

九閣老推開了面前的死士首領,看著大供奉。

「居然是破天境?有意思!」

一直站在宋真子身旁的襄侯眼中閃過一抹興奮地看著大供奉。

那眼神,就好像一個獵人看到了獵物一般。

後邊,石柱、寧龍臣幾人則是有些意外的看著襄侯。

本以為這位是個木頭腦袋,沒想到居然也能有反應。

看這情形,宋真子身旁這位是個武痴了!

「知道就好,知趣的,就趕緊退走。」

大供奉將桃國氣運護在了身後,看著九閣老,又掃了掃宋真子這邊,狐疑的看了眼,似乎這堆人中有能夠威脅到他的存在。

「看我幹什麼?」

石柱見大供奉看了過來,心中暗罵了一聲,急忙拉著寧龍臣又往後擋了擋。

這一動作,卻是讓看過來的九閣老發現了。

「你,你們…」

此時,此地,居然看到了前不久的客戶,九閣老心中的驚訝已經表現在了臉上。

不過,很快九閣老面色又平淡了下來,好似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九閣老的情緒變化,自然瞞不住石柱二人身前的宋真子。

宋真子有些狐疑的看了眼自己身後,在石柱、寧龍臣二人身上多看了幾眼,眼中閃過一抹精光,好似發現了什麼了不得的東西一般。

大供奉不疑有他,以為九閣老與宋真子等人相熟,心中頓時警惕了起來。

連帶著,看著宋真子、石柱等人的時候,臉上都出現了一抹慎重。

「看什麼看,沒見過美女啊!」

一旁,祝嬌有些潑辣的瞪了眼大供奉,不過很快又被白憐花給拉了下去。

「今日,就算破天境出手,也休想擋住老夫的腳步。」

說著話,站在上空的九閣老向前踏出了一步,雙眼之中帶著一股逼勢的看向大供奉。

「主人。」

死士首領急忙擋在了前面,不想讓九閣老犯險。

「破天境,打破天地束縛、天地規則。無論是肉身強度,還是真元程度都不是你們所能比的。」

只有在心夢中 「爾等都是我好不容易培養出來的,不能折在了這裡。」

九閣老身上盪出一股氣勢,將死士首領等人逼退了開來。

九閣老一步一步走向大供奉,每走一步,身上氣勢好似就更強一分一般。

呆萌小妻馴夫手冊 「這這,僅憑一人,也可以凝聚出如此強大的氣勢嗎?」

見九閣老沒有揭穿二人的意思,石柱這才站了出來,有些驚愕的看著氣勢越來越強的九閣老。

「那當然,破天境已經超出了普通武者的範疇,無論是實力還是壽元,都已經有了長足的突破,是真真正正的修士,修鍊中人。」

「石兄,方才那老者看你的眼神有些不對啊,莫非你們認識?」

宋真子難得的為石柱解釋了一句,詢問道,似乎對於石柱和面前九閣老的關係非常感興趣。

「怎麼可能。第一次認識,認錯人了吧!」

「咱們還是繼續看下去吧。」

「破天境之間的對決,很是難得啊!」

石柱急忙搖頭,邀請眾人繼續看下去。

隨著九閣老身後氣勢的快速攀升,其在眾人眼中的形象越來越高大,有種頂天立地的感覺。

石柱只感覺自己眼睛一花,九閣老的身後就出現了一個身高几十丈的巨人。

這巨人就像是放大版的九閣老,除了身形不一樣高,其他無論是臉型還是身上的衣著等等都是一模一樣。

「這這,這是什麼手段?」

看著面前的一幕,石柱心中驚訝道。

「哼」

一聲冷哼從九閣老的鼻孔中發出,背後完全由氣勢凝聚出來的巨人也隨之冷哼。

獨家星婚 這一哼,好似天上打悶雷一般,聲音不僅宏大,而且有著一股震懾人心的效果。

就連一直在遠處生死之戰的甘侯、桃僵侯等人,也是神色一變的看了過去。

眾人就看到,不知何時,九閣老已經抬起了自己的右腳。

然後,大供奉頭頂就出現了一隻巨腳。

這是一隻白色的巨腳,上面充滿了一股爆炸的能量。

其中真元渾厚程度,直接就讓場中所有人都往後退了十多里。

巨腳壓下,朝著大供奉頭頂踩了下去,似乎想要一腳將其踩扁、踩死!

這一切說起來慢,前後間隔時間其實是非常短暫的。

眾人只看到九閣老一抬腳,耳中就傳來了「轟隆隆」的巨響聲。

那種聲音,就像是大地在震動一般,非常的強烈。

下方火海之中,許多還沒有燒毀的建築,都被九閣老給踩碎了。

周圍大火更好向受到了大風鼓吹一般,很快就熄滅了,露出了一地的廢墟。

大供奉則是不斷閃躲之中,並未與九閣老爭鋒,好似在守護桃國氣運。

這一幕,可是讓其餘五位供奉還有桃僵侯等人捏了把汗。

這些人也是生怕大供奉一腳被九閣老給踩死了,這樣桃國氣運可就危險了。

「老二,你說老大能贏嗎?」

六供奉看著場中的情形,緊張地看著二供奉問道。其餘三位供奉也是緊張地看著這一切。

「放心,大哥進入破天境已經有幾十年了。即便不敵,也能夠全身而退。」

「桃僵侯,我們還是先將六國諸侯解決了吧。到時,我們也好幫助大供奉。」二供奉看著桃僵侯道。

「給我上。」

豪門小俏妻 桃僵侯收起了一絲擔心,再度帶著眾人,朝著甘侯等人殺了過去。

「殺啊~~~~~~~~~~~~」

…………

……



石柱此時,已經被九閣老和大供奉,這兩個破天境的高手對決給震撼到了。

在石柱眼中,九閣老就好像一個巨無霸一般,在這壽春庭中四處破壞。

大供奉的身影快如鬼魅,在壽春庭中不斷閃避。

就以石柱此時的眼界,還無法理解二人之間的戰鬥。

不過幸好石柱本身有著白衝天的記憶傳承。

此刻看這兩個破天境出手,白衝天的記憶傳承在一點一點的鬆動,被石柱快速消化之中。

似乎,也只有破天境之間的出手,才能夠被當初的白衝天看入眼中一般。

有了白衝天的這份記憶傳承,石柱之前沒有理解的東西,如今也都一一被拆解開。

很快,站在石柱身旁的寧龍臣、宋真子等人就發現了不對勁。

不對勁,太不對勁了,石柱此時的狀態就好像神遊天外一般。

閃躲了一會之後,大供奉終於避無可避,硬抗九閣老。

隨著九閣老與大供奉之間的不斷打鬥,石柱身上漸漸散發出了一股氣勢。

這種氣勢,來自於當初的白衝天。

此刻,石柱眼看兩個破天境的出手,對於這種氣勢的掌握似乎越來越熟練了。

很快,石柱身上的氣勢越來越強,強大已經引起了他身旁眾人的關注。

「這是怎麼回事?」

「怎麼忽然就頓悟了?」

宋真子等人有些驚愕的看著氣勢越來越宏大的石柱,一雙眼珠子都快要瞪出來了。

「大哥此刻似乎進入了一種玄妙的境界,不能被人打擾。」

想到此,寧龍臣就對守在一旁的青龍衛使了個眼神。

一百青龍衛頓時心領神會,將石柱護在了中間。

因為這種莫名的頓悟,宋真子、襄侯等人已經退開了一段距離。

寧龍臣、白憐花、祝嬌則是守在外圍,以防有人前來偷襲。 自從兩次在石柱手中吃虧之中,飛公子就在想辦法如何除去石柱。

為此,飛公子還特地去找了趟定桃侯。

得知公子華等人並沒有將石柱他們幹掉之後,飛公子這才多方打探。

直到不久前,這才找到了石柱他們的下落。

此刻仇人見面,自然分外眼紅。

壽春庭外,一處已經被破壞的高層建築物上,此刻站著一群人。

為首一人,正是飛公子,旁邊是金老、魏武侯等人。

「公子,此刻正是出手的絕佳機會!」

魏武侯往壽春庭方向瞧了一眼,見寧龍臣等人正在為石柱護法,臉上帶著一絲興奮。

「定桃侯的手下也太沒用了,上次在白憐峰居然沒有幹掉他們。關鍵時刻,還是要靠本公子出馬。」

「金老,你現在就給我出手,將那被眾人包圍的小子給我殺了。」

飛公子此時也是有些興奮。

飛公子看著一旁的金老,語氣有些激動道。

「你讓我一個破天境,去偷襲一個通天境的小輩?」

金老翻了翻白眼,一張老臉都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