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事小事能安排的秦管家都安排好了,只剩下一些事情需要秦修塵自己親自去處理。

比如遲來的見家長這件事。

「明天去何家?」秦管家站在一邊,聽著幾個人的決定,不由頓了一下,「你們一起去?都去?」

秦苒看他一眼,遲疑:「……這樣比較有誠意吧?」

聽說因為何晨前一段婚姻事敗,何家對她下一次婚姻十分重視。

這些排面必須有。

在跟秦漢秋喝茶的肯尼斯道:「我答應了程雋要給何晨添妝,秦兄弟,是添妝這麼一說吧?」

秦漢秋點頭,「沒錯沒錯,你進步很快。」

秦管家:「……」

你們瘋了吧?

確定不是打算嚇死人家一家? 公元14年6月7日,因爲影族而身心俱疲的空幻三人返回了朋城,然後各做各事。

而同一時間,影族小隊也到達小樹軍營。

當然,那裏已經沒有了他們所認同的雷神,但在南邊省雷雲堡駐守的靈月戰隊戰隊長靈月,臨時客串一下與雷神同級的神明,同樣是毫不費勁。

畢竟經過數據化後顯示出來的能量值方面,楚霞是4201,而靈月也有2700,而楚霞曾經計算過,一道正宗自然界雷霆的能量,應該在2000左右。很顯然,這比50點的雷擊術高出太多了,但幽神體的靈月還是勉強能夠使用的。

而同樣能夠使用幻界的靈月的出現,更是讓這些之前還抱着一些小心思的傢伙完全臣服,他們當然不會知道,所謂的‘神國’,不過是更像夢的東西罷了。

於是,之後各種影族義務和‘神之一族’恩賜的討論,顯然就能順利進行了。

這裏,我們就不再多說。

離開小樹軍營時,正是每年一次的穀米種植時間。

雖然沒能趕上農民們自發組織的,類比豐收祭的【開墾祭】,但遊蕩在各地農田的之間的空幻三人,還是時不時地幫助一下沿途農民進行栽種,使得本來一天不到的路程,三人飛了整整十幾天。

隨後的日子,就重歸平淡。

“給,這是剛剛獲得的礦業勘探試驗狀況,你以前所說的叫做鐵的東西還是沒有找到,不過那種比銅更沒用的黃金似乎找到了,技術局的冶煉實驗室正在試驗。”

“知道了。”

結果勘探報告的空幻,草草的看了看,與以前的情況差不多,也就將其放到了一邊。

然後,想想剛剛完成任務沒什麼是的他,在技術局局長白敏的帶領之下,抱着某些人類心理的影響看到了雙月星的黃金。

很正常的黃金,金黃色,延展性極好,塑形效果不錯,但除此之外,在朋人看來都沒什麼更有特色的方面,不得不說,看到一大塊黃金放在面前,空幻還是略顯激動,但被周圍人們滿不在乎的表情一激,空幻的心就淡了下去。

杯具的金塊童鞋,完全和那些青銅廢料堆在了一起……

至於將黃金作爲貨幣,空幻想了想還是搖頭。

現如今整個族羣統計發佈的銅幣,也才一千五百萬枚而已,銅幣足以使用,黃金暫時就只能作爲裝飾品,難道要讓空幻現在就弄出金幣?然後來個幾百銅幣兌換幾金幣的事情出來。

“說起來,銀怎麼沒見到?至少銀針還能試毒呢。”搖了搖頭,空幻掃視了四周,帶着金塊走出了實驗室。

“最近技術局有什麼可用的收穫嗎?”如同玩橡皮泥般將黃金捏成一個小房子形狀,空幻一邊無聊地用念力進行細節修飾,一邊看向心不在焉的白敏。

“怎麼呢?”

“沒。”搖了搖頭,白敏定了定神,帶着空幻來到了技術局內部的展示廳。現如今這個大廳的作用,只是讓高層有個能全面瞭解技術局研發情況的地方,並沒有對外開放。

而由於暫時採用了禁止建設小型以上工廠的法令,這裏也就沒有對商人們開放。

“理論研究上,我們還是停留在理解和逆推空幻的研究模式產出的理論上,而應用研究方面產出頗多,但可用的卻不多。”

“產品都在這裏,空幻你自己看吧,我還要去實驗室看着。”將空幻丟在這裏之後,從頭到尾就顯得心不在焉的白敏轉身離開。

搖了搖頭,空幻沒有跟上去,而是苦笑着看向寬敞的大廳。

技術局在白敏接手之後,就在數次族羣體制調整之下也進行了多次內部改革。

現如今的技術局,已經成爲擁有一百多常駐研究員,三十多個特別實驗室的研究機構。並與學院區的學生和老師都達成了互助協定,老師和學生們可以不定時地加入技術局的研發課題,而技術局則可以爲學校的學生提供實習等機會。

“這是?”

隨便走走看看,空幻被一塊似乎是圖畫、有似乎是電路的石板吸引,疑惑地轉頭望向身旁的原人,對方應該是白敏留給自己的解說員,仔細想來,那個小丫頭其實還是有點心思的。

“這是電路實驗室一位研究員做出來的小東西,嗯……”

看了看這個物體,解說員想了想後說道:“這個,是要將能量從這裏輸入,然後就直接觀察石板的變化即可。”

試着按解說員所說的去做,因爲看到石板上的線路,都是用電石冶煉實驗室拉出還沒有進入量產的電石線,空幻並沒有釋放太大的能量。

但伴隨着電力流過線路時,據說會發生變化的石板卻什麼都沒有發生。

空幻無語地轉頭望向解說員:“難道說,這個電路單單就是短路線嗎?”

“誒,這個……請等等。”仔細想了想,甚至將空幻手中的石板接過看了看,解說員苦思無解之後,最終還是疑惑地搖了搖頭說道:“對不起空幻大人,資料上的確說的是直接通過能量即可,現在看來,可能是隻是某個研究員在試驗線路吧。”

看着石板上歪歪扭扭、看似凌亂不堪的線路,空幻有一種‘這其中其實帶着一些規律’的感覺,卻沒有他更多的反應。

想了想,回想起自從鼓勵研發之後,技術局的奇思妙想就層出不窮,但其中真的有用的卻少之又少的現實,空幻的心思也就淡了。

“讓那個研究員下次研究的時候寫好說明吧,這裏的東西都是。”將石板放回,空幻向有些慌亂的解說員笑了笑說道:“還是給我指一指,最近有什麼進入應用的東西吧。”

“對了。”似乎想到了什麼,空幻晃了晃尾巴說道:“最好是農業方面的,這方面的東西最近用得到。”

“是。”

播種機,是結合學校中的《機械構裝學》等各種應用知識,在研究模式提供的齒輪組配合下,組裝起來的東西,據說是車廠下屬的一個實驗室研究員偷偷弄出來的東西。

對於這種如同不務正業的行爲,如果沒有做出成果,那麼這名研究員顯然會有比較悲慘的遭遇,比如被扣除半個月薪水什麼的。

但幸運的是,這名研究員做出了成果,而更主要的是,這個成果是可以直接使用,並且很重要的,於是,他發了。

解說員給空幻解說的第一樣產品,就是這個已經獲得了管理層允許,在車廠另開的【農業機械廠】生產的播種機。

“……這種播種機,是依靠現有的7種齒輪樣板組,由精神力能夠觀察到微米級的研究員們,製作的青銅模板,然後磨製出來的各種齒輪。在通過一定的機關構造之後組裝而成的應用形機械,據試驗表現,實際播種速度是普通原人的五倍……”

此刻的空幻,因爲有了楚霞的疏導,早已沒有了最初對‘工商業發展佔用大量農業人口’問題的擔憂,而看着眼前的播種機,他更是對未來滿懷信心。

整個播種機除了齒輪方面,是由空幻依靠研究模式研究出來的7種樣板之外,其它的,都是由朋人自行組裝而成。

摩挲着被打磨的極爲光滑的推杆,空幻滿意地點了點頭,而解說員的解說還在繼續。

“……因爲是獨立發明的東西,雖然有動用工廠實驗室的嫌疑,但車廠方面已經表示不會追究,所以按照我族專利法,對這名研究員獎勵了5000枚銅幣。”

“因爲對方表示暫時不願進入技術局,所以按照本人要求,將其轉入農業機械廠,擔任【播種機實驗室】擔任研究室長。”

“現在的產量和售價如何?”

這方面的情況,事關播種機的推廣。雖然有了影族的加入,糧食問題應該會延緩很多,但空幻還是希望朋人自己能夠滿足自己的糧食消耗,這樣纔不會在以後受制於人。

“這個。”小心地從懷中掏出一本筆記,解說員迅速查詢了一下,這才向空幻說道:“之前農業機械廠是負責生產【耕犁】、【水車】、【打穀機】等東西的,所以有成熟的廠房和附屬零件廠支撐。”

“因此,播種機在3月定型之後,就依照流水線生產方式開始小批量生產,到現在爲止已經建設了兩條生產線,每天能夠生產組裝18架。不過,因爲其中應用了青銅齒輪等金屬部件,所以生產能力提升上頗受限制,售價也較高,需要1000枚銅幣。”

“的確高了點。”不滿地皺了皺眉頭,空幻計算了一下現在的物價,發現這種播種機的價格,對於普及方面似乎有些不利,但想了想,空幻打算獲得實際銷售情況,於是詢問到:“銷售情況呢?”

神魂武尊 “額,空幻大人,這方面就是工廠負責統計,我們只是技術局,只有這些試驗數據。”

停頓了一下,似乎對自己的回答感到不滿意,解說員想了想後繼續說道:“不過,現在只有朋城有生產播種機,而我平時看工廠每天生產的播種機,似乎都能很快被買走,雖然其中多數是行商購買的,但想來銷售情況也不錯吧。”

“哦,那還有其它好東西嗎?”點了點頭,打定主意之後去行政院查看一下統計資料的空幻,望向周圍那些四處堆放的物品。

“當然,請這邊……”

……

夏季是漫長而又炎熱的,返回朋城就馬不停蹄地奔走在技術局和各地之間的空幻,在再一次黃昏回到長老院時,已經是滿頭大汗,不得不用念力調動着周圍的空氣流動,以便帶來一絲清風。

“空幻你有沒有發現,最近幾年夏季越來越熱,而冬天好像卻越來越冷了。”

“也只有你們這些清閒的傢伙能夠這麼說。”空幻並沒有將這句話說出來,而是幾步坐到大樹下,然後想了想再點頭說道:“的確有這種感覺,但我一天到晚忙任務,也沒時間去看這些東西,啊,對了,給我杯冰鎮曦水。”

“……”

“給。”一杯散發着寒氣的冰鎮曦水飄到空幻面前,炎炎夏日能夠喝上一口冰涼的東西,顯然是無上的享受,至於這些冰塊的來源,那還得感謝這極端的氣候和冰窖的提出者了。

冬季的祭司山上的寒冰,被運輸到各地由遁甲人挖掘出的深坑冰窖之中。

如此一來,朋人們夏天才能喝上這美味的東西。

而冰窖的技術,因爲並沒什麼需要保密的,只是僱傭有經驗的遁甲人挖洞會花費不少銅幣,所以到現在爲止,在朋族內部也只有少部分的商人能夠使用冰窖。

而其它的冰窖,都集中在管理層、餐館和圖書館,倒是爲各地餐館的冰鎮食物的生意提供了強有力的推動,更是極大的提升了圖書館的使用率。

淺淺地喝下一口冰水,感受着熱氣從口腔沿食道被消融的一乾二淨,空幻舒服地眯起了雙眼:“白農做的最正確的幾件事之一,就是這個冰窖了,舒服啊。”

“不過,你說的氣候這方面的東西,我們畢竟都不懂,所以就不要管了,讓氣象局方面做好記錄,並幹好本職工作即可。”

“氣象局?說起來他們對長老院可是心情複雜啊。”聲音聽起來頗顯玩味,顯然對氣象局的反應感到好玩。

“哦,怎麼呢?”雖然這種悠閒的閒聊機會不多,但涉及到中層和長老院的關係,空幻也不由地產生重視。

“因爲氣象局統計氣象資料,是需要自然的氣候變化的,但在長老院的現實考慮之下,時不時地會對某些地方的氣候進行變動,這就使得氣象局很難總結出自然的氣象規律……”

“原來是這個。”撓了撓頭,空幻無奈地搖頭笑了笑:“這方面只能說是現實因素和學術的衝突,說起來,恐怕只能犧牲氣象局了。不過,這次從影族帶回了他們的地方氣象經驗,氣象局應該會高興上一段時間吧。”

“是嗎,那就好。”

伴隨着叮咚幾聲,幾塊拇指大小的冰塊跌入空幻的水杯,濺起幾絲水花。

若在平時,這種行爲恐怕還會讓人不滿,但在這炎炎夏日,冰涼的水花沾染在皮膚上,反而讓人感到一陣舒爽,空幻也就只是瞪了對方一眼,就懶得做出下一步行動了。

“不過。”這時,對方則繼續發言:“三大堡壘傳來消息,最近靈族人在通道口出現的頻率似乎越來越少了。期間三個堡壘都爆發了一點衝突,但無功而返後,靈族人就幾乎是消聲覓跡了。”

“所以,有人提出,是不是乘機封閉三大通道?或者派遣人員進入地底探查一下?”

冰塊碎裂的咯吱聲從對面傳來,空幻也同樣吞下一塊寒冰,想了想說道:“越來越少,那應該就是8051所說的靈族內戰的原因吧。”

“不過朋族領地下方,都沒有多少大型自然洞穴,靈族方面在內戰開始後,都沒怎麼注意到這裏,也是可能的。”想了想,空幻還是搖了搖頭說道:“通道還是留着吧,人都有個慣性,有了這麼條路,就算以後對方開戰,也會首先想到從三大堡壘突破,而不是另尋道路,這對我們而言比較有利。”

“那派小隊探查的問題?”

笑了笑,空幻用念力粉碎一塊冰塊製造出幾道涼風,這才滿意地吸了口氣說道:“靈族內部打的正歡,我們看戲就是了,就不要掃人家興。不然,把他們吸引過來,幾十個幽神級統御者,理論上可不是現在的我們能夠對付的。”

“也好,這事我會告訴瓏月,她們應該會做出正確的選擇。”

“呵呵,說起來,實際上我們三個,我覺得論心思還是你最厲害吧,果然是女性心思細膩了。”頗有深意地看了看對方,空幻輕聲說道:“一開始退出軍事院,到長老院來,即成全了名聲,又拋掉了軍事院的瑣事,而最主要的是……”

“瓏月能力不是非常適合,正好受你控制。如此一來,你不僅輕鬆了,還能繼續遙控軍事院和三大戰隊中的兩個,吾不如也。”

“自吹自擂很好玩麼?”

“額。”

“不說這些。”暗血沒有在意OTZ中的空幻,而是自顧自地說着:“這次楚霞回來,似乎有點不一樣。”

“不一樣?”很快清醒過來,空幻想了想,瞭然地說道:“這是當然的,一個種族的信仰啊……”

“我不是說這個,我指的是楚霞的實力,她的雷霆之翼,感覺上……有些不一樣。”搖了搖頭,暗血看起來不知道該如何描述,只能苦惱地皺着眉頭,卻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

“的確不一樣哦。”這時,天空中傳來楚霞的聲音,長老院中的兩人同時擡頭望去,正好看到帶着楚潔降落中的楚霞。

等停留在地面之後,楚霞卻出人意料地伸展出了她的雷霆之翼,然後向衆人展示起來。

“仔細看看,能發現什麼不對嗎?”

被這個話題吸引,空幻、暗血和被楚霞叫過來的楚潔都好奇地湊了上去,然後又疑惑地皺起了眉頭:“翼根這裏是?”

“不用擔心哦,這是我主動變成這樣的,並沒有害。”

看着楚霞如同獻寶般的笑容,空幻也沒有再徒增擔憂,而是繼續打量着不太一樣的翼根。

而楚霞等在場幾人都露出瞭然的表情之後,才繼續說道:“這就是我想出來的,成爲陰神級的方法哦。” 「我覺得你這想法很有誠意,」秦漢秋附和秦苒的說法,打手一拍,「我六弟好不容易看中一個,我像他這麼大的時候,苒苒都十歲了,不能出一點點差錯。」

畢竟是第一次登門拜訪,他們還一不小心把婚期都定了,秦漢秋絕對不能給秦修塵拖後腿,登門拜訪是必須的。

除了秦苒,何晨秦影帝這件事,也是四大家族的大事。

秦修塵現在的身份不比從前,沒了秦四爺之後,秦修塵沒有那麼多牽挂,也不必小心翼翼,還是逆天高顏值,國民男神,潔身自好,四大家族想要嫁給他的女人不計其數。

這件事出來,不僅娛樂圈要地震,京城內部這個圈子也要震上一震。

「你們覺得行,那我去安排禮物,」聽著秦漢秋附和的話,管家已經失去所有力氣了,「時間的話,就明天上午,最好十點之前。」

「什麼十點。」陸照影姍姍來遲,他應該剛忙完,衣服也沒來得及換,雙手插在兜里,十分隨意的走過來。

秦苒抬了抬頭,「明天十點之前到晨姐家。」

今天還是晨姐,以後就要換一個稱呼了,實在難搞。

秦苒將手機一握,起身,又想起了什麼,對潘明月道:「稽查院的事情還要幾天,你再請幾天假。」

「好。」潘明月跟何晨也挺熟的,何晨一直很照顧她跟秦苒,就算秦苒不說,潘明月也會請假去幫何晨拍一些視頻,她很喜歡剪輯這些東西。

不過秦苒結婚的時候,主拍的是何晨,她就沒插手了。

秦苒又看向陸照影,讓他順道把潘明月送回去。

陸照影表面上不太在意的點點頭,十分酷的回了一個字:「行。」

秦家剩下就是討論明天去帶什麼禮物,人太多了,陸照影潘明月留在這裡也沒用,潘明月還急著回去看自己的攝影裝備,兩人就先走了。

**

陸照影今天開的是他平日里開的車,四座。

他開了鎖,又打開副駕駛,潘明月繞到後座,發現後座放了一堆東西。

她愣了一下。

陸照影挑了挑眉,手搭在車門上,低著眉眼,有些懶洋洋的回,「忘了,我媽讓我帶了一堆東西,你坐副駕吧。」

潘明月只好關了後門,坐上副駕駛。

陸照影開了車窗,將車子開入人海,最近兩年當兵之後,開始正經起來,跟之前比起來,少了輕浮,多了些穩重,只是骨子裡的不羈跟傲氣卻是掩蓋不掉。

在京城,他也就對秦苒程雋低頭。

此時車子卻開得又平又穩。

比馬路上大部分車子都要慢。

車子里還放著平緩的音樂。

潘明月單手撐在車門上,支著下巴,看向窗外的空擋,陸照影的電話響了。

他直接按了接聽,聲音是外放的,潘明月想裝作聽不見的樣子也不行。

電話那邊是陸夫人:「聽說你回來了?」

「不行。」陸照影知道陸夫人下一句是什麼,直接拒絕。

手機那頭的陸夫人冷笑,「晚上范家那位小姐過來,給我馬上回來,二十八的人了,也不穩重點兒,你想等你姑奶奶老死不成?」

當年程雋無聊跳了兩級,雖然跟陸照影等人同上了初中大學,但比陸照影小了兩歲。

現在還開著外音在,陸照影沒想到陸夫人就這麼說了,眼疾手快的掛斷了手機,並斜眼看了下潘明月,下意識的開口,「那是我媽的朋友的女兒,從去年就開始說了,非要給我相親。」

「女孩是你喜歡的款的話,可以試試的。」潘明月以為他是在跟自己商量,就認真的出主意。

同時不由嘆息,早知道他今天後座放東西了,今天就不該坐陸照影車子回來,就算是宋律庭的車子,她都不坐副駕駛。

她是在認真提建議,沒想到陸照影卻不說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