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寒墨對於仙兒的同意並不感到意外,沒有任何女人能夠抵擋自己得魅力,這是屬於夜寒墨得自信。

夜寒墨淡淡的說道:「林家主這可放心了?」

何為相思甜 林天海看到女兒同意,心裡更是開心的似朵花,很是高興:「夜公子與小女真是天造地設,郎才女貌,在下高興還來不及呢,怎麼會不同意呢!」

知道女兒的意見后,林天海的語氣變得比翻書還要快,後面的四個長老也是一陣汗顏。

夜寒墨霸道地說道:「以後,林家就歸我了,你們可有意見?」

聽到夜寒墨的要求,林天海眼睛都不帶眨一下的:「小女都已經是夜公子的了,這諾大的林家,就當做是嫁妝了,幾位長老你們說是不是啊?」

四個長老也是小雞啄米般的點頭:「是,是,是!」

笑話,夜寒墨實力這麼強,就算他們不同意又能如何,更何況如今夜寒墨喜歡林大美女,傍上了這條大粗腿,以後衡陽鎮還不是林家一家獨大。

林家厲害了,他們也跟著沾光。

就算以後夜寒墨不喜歡林仙兒了,一走了之,那損失的也是林天海父女的感情,跟他們也沒什麼關係,可以說這是穩賺不賠的買賣。

面對這樣的好事,幾個活成精的老狐狸,自然是同意的不能再同意了。 林天海彷彿是想到了什麼,小心翼翼地問道:「那個,夜公子,如今小女元陰已破,以後的修鍊速度……」

夜寒墨不耐煩的解釋道:「見識短了吧,女子被破元陰以後修鍊速度大不如前,的確有這個傳聞。」

聽到這裡,林天海腦袋嗡嗡作響,這可事關自己女兒的修鍊前程啊。

緊接著夜寒墨說道:「可是這些傳聞當中,都有一個規律,那就是破除女子元陰的男人,實力並不如女子,這樣才會影響以後的修鍊速度。」

「像本公子這樣實力通天,怎麼會影響仙兒的修鍊速度,林家主,你多慮了!」

聽到夜寒墨這麼說,林天海放下心來,恭敬地說道:「是林某人見識淺薄了,夜公子海涵,海涵!」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身份角色一切都變得那麼渺小不堪,眼前這一幕不就是最好的見證嗎?

雖然夜寒墨要了自己女兒,自己是夜寒墨的岳父,可不照樣還是對人家恭恭敬敬的。

林天海接著說道:「夜公子,還有一件事!」

斗破蒼穹 夜寒墨不耐煩地說道:「你事還挺多,有話快說,有屁快放,別耽誤本公子和仙兒親熱。」

聽到夜寒墨這句話,依偎在自己懷裡的佳人,一隻雪白柔嫩的小手掐著自己肚子上的肉,360度大旋轉,這個壞人,說什麼呢!

要是一般的男人,早就痛的哭天喊地了,可是夜寒墨彷彿沒感覺似的,一點異樣都沒有。

仙兒無奈,只能用粉色的小拳頭捶打著夜寒墨的胸膛,這個壞人,怎麼說話呢,就這麼著急欺負人家嗎?

想到這裡,仙兒的臉一陣羞紅。

仙兒的粉嫩小拳頭捶打在夜寒墨身上一點也不痛,就像是少女在給自己撓痒痒一般,夜寒墨同志也是舒服的一批。

林天海繼續恭敬道:「夜公子,在下年輕的時候曾經為小女指定過一樁婚事,對方也是我們衡陽鎮的人。」

「他就是我們衡陽鎮三大家族之一的蕭家長子——蕭炎!」

「這個孩子,小的時候天賦異稟,十分聰慧,我那時候還年輕,也覺得那個小子不錯,就和他父親蕭戰在酒桌上指定蕭炎和仙兒的婚事,當時我也是喝醉了,現在想起來,真是糊塗啊!」

「近些年傳聞,蕭炎一身修為不進反退,成了徹頭徹尾的廢物。」

「就算夜公子不出現,就憑蕭炎現在的狀態,我也絕對不會同意他們的婚事。」

「如今,既然夜公子出現,一切聽從夜公子安排!」

夜寒墨淡淡地說道:「區區小事罷了,過幾天,我帶著你們一起去蕭家退婚,到時候,我會通知你們的,行了,下去吧!」

林天海和四位長老,彎腰退下。

夜寒墨看著懷中的少女,霸道的說道:「原來仙兒還有婚約啊,看我不撕了它!」

仙兒柔情似水地說道:「夜哥哥不要生氣啦,婚約都是父親定的,至於蕭炎長什麼樣子,仙兒都沒有見過。」

「仙兒最喜歡夜哥哥了,夜哥哥不要因為這件小事就生氣,好不好嘛!」

少女在被窩裡,拉著夜寒墨的手臂撒嬌。

夜寒墨同志義正言辭的說道:「笑話,本公子怎麼會為這種小人物生氣!」

少女也是順著夜寒墨的意思說道:「嗯,夜哥哥的心胸最為寬廣了!」

夜寒墨感覺到少女的溫婉可人,直接么的一口,親了下去。

少女羞澀的紅著臉,仙兒繼續晃動著夜寒墨的手臂撒嬌:「夜哥哥,以後不要對父親那麼粗暴,好不好嘛,父親會嚇壞的!夜哥哥最喜歡仙兒了,一定不會拒絕的,好不好嘛!」

看著懷中少女向自己撒嬌求情,夜寒墨感覺太幸福了,不過還是表情嚴肅地說道:「也不是不可以,不過仙兒你要親我一口。」

聽著夜寒墨的「過分」要求,仙兒也只能是紅著臉,閉上眸子,蜻蜓點水般的在夜寒墨的嘴唇上吻了一下。

婚不厭詐:前妻,求戰 少女細若蚊吟地呢喃:「夜哥哥,人家吻了你哦,你不可以不說話不算數,要不然,仙兒就不理你了!」

夜寒墨摟著仙兒,溫柔的說道:「仙兒的要求,夜哥哥自然是會辦到的。」

聽到夜寒墨同意,少女不斷在夜寒墨懷裡撒嬌說著甜言蜜語,用來取悅心上人。

夜寒墨這個色魔哪裡經受的了少女這樣的挑撥,一場魚水之歡在所難免,最終在少女的哭訴求饒聲中結束。

林家上空當中再次響起了龍嘯鳳鳴,似乎在預示著林家的崛起而出現的祥瑞之兆。

家主林天海聽到這樣的聲音,心疼不已但又滿是無奈,女兒大了,已經有男人了,可是夜公子也不懂憐香惜玉,仙兒這麼小承受不住狂風暴雨啊!

雖然心裡難受,但也是無可奈何,誰讓自己的實力不如夜寒墨呢,這就是殘酷的現實。

自己總不能跑進女兒的閨房對夜寒墨說,你慢點!

夜寒墨保證不抽死他!

這就是天玄大陸實力為尊的不二法則,人家就是把你女兒欺負哭,你又能如何?

可憐的林天海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家主,像蕭炎這樣的廢物就應當驅逐蕭家,三年了,蕭炎這個廢物浪費了家族多少資源,可是結果呢,修為不進反退,真是笑話啊!」

大長老蕭遠山一臉憤怒的說道。

「是啊,家主,像蕭炎這樣的造糞機器,我們蕭家不把他滅了,就算仁至義盡了!」

二長老蕭虎「大義凜然」的說道。

「是啊,家主,儘快下決定吧,不要再猶豫了,蕭炎這顆毒瘤在蕭家一天,就是禍害蕭家一天啊!」

「是啊!」

……

眾人的聲音出奇的一致,讓家主蕭戰驅逐蕭炎。

這一切當然不僅僅是因為蕭炎是廢物的原因。

蕭炎現在雖然是廢物,但是名義上卻是未來家主繼承人,只要把蕭炎趕走,那麼大長老的兒子蕭峰就有上位的機會了。

躲在蕭戰背後的蕭炎一臉的憤怒,臉色鐵青,小伙更是做出了憤怒的握拳狀,宣洩著內心的咆哮和不甘。

蕭戰也是臉色難看,想他堂堂蕭家家主,何曾想過淪落到今天這種地步。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人走進來,明顯是蕭家的下人。

這個人慌慌張張地說道:「家主,各位長老,林家家主林天海帶著林家的一幫人,前來退婚!」

正在說話之際,只見林天海一幫人已經走進蕭家大堂。

林天海後面有四大長老、林仙兒以及林家的玄力高手,一幫人氣勢洶洶。

但是並沒有看到夜寒墨的影子,夜寒墨並不是沒有來,而是就在林仙兒身旁,只不過夜寒墨隱身了。

林天海、四大長老、林仙兒都知道這一點,剩下的人,級別不高,沒有資格知曉。

夜寒墨更是在仙兒身上不斷作祟,引的仙兒在心裡不斷嗔怪:這個壞人,現在還欺負仙兒,真是太壞了呢!

蕭戰一臉鐵青,冷聲問道:「林家主,你這是什麼意思?」

林天海淡淡地說道:「沒什麼意思,就是覺得蕭家廢物配不上我的寶貝女兒,當年我瞎了眼了,才會同意這樁婚事,如今,我後悔了,所以我林天海今天親自來你們蕭家退婚!」

蕭戰憤怒地說道:「可笑,堂堂林家家主說出的話豈能出爾反爾,我不同意!」

不管蕭戰的拒絕,林天海淡淡地說道:「這可由不得你蕭戰了,不過我林天海也不是不講理的人,那,你看這是什麼!」

只見林天海從懷中掏出一個盒子,盒子裡面裝著一枚閃閃發光的丹藥!

驀然間,「嘶」的聲音響徹整個蕭家大堂!

大長老蕭遠山更是吃驚地說道:「這是——培元丹!」

一石激起千層浪,蕭家眾人更是一個個瞪大了眼珠子看著這枚丹藥。

林天海很是滿意蕭家眾人的反應,當初夜寒墨把這枚丹藥給他的時候,他的表情並不比蕭家眾人好到哪裡去。

林天海得意的聲音說道:「沒錯,這就是培元丹,服下以後,初玄境進入入玄境將會暢通無阻,可以說,只要服下這枚丹藥,就會在短時間內為你們蕭家造出一個入玄境高手!」

「對於我們這些已經快50的人來說當然是用不到了,不過要是給家族當中的優秀青年服用,這個人以後必定成為你們蕭家得中流砥柱。」

「怎麼樣,這枚培元丹,就當作是賠禮了,我林天海今天來可是很有誠意的。」

林天海一番話說下來,聽得蕭遠山口水都快流出來了,急忙說道:「蕭家同意,沒問題,不就是退婚嘛,小意思!」

蕭戰一聽這話肺都快氣炸了,這蕭家誰才是家主?

不過蕭戰還沒說話,躲在後面的蕭炎卻站了出來,一臉牛逼哄哄的說道:「大長老,蕭炎不是已經被你們逐出家族了嗎,這枚丹藥我不要了,就請林家主,收回吧。」

「我蕭炎堂堂男子漢,還不屑於別人的嗟來之食,婚約退就退了,丹藥我不要!」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

蕭遠山聽到蕭炎的話,氣的怒髮衝冠:「蕭炎你個廢物,自己不上進不要拖累整個蕭家,你不要,我們蕭家要,林家主,你不要聽蕭炎的,我們要,我們要。」

夜寒墨的聲音這個時候傳入林天海耳中:抽這個叫蕭炎的,他媽的這小子給臉不要臉!

林天海收到命令,一把上前,速度快的可怕,一手揪住蕭炎的衣領子,一手開始猛扇蕭炎。

一口氣把蕭炎扇的跟頭豬頭似的,好不大快人心!

蕭戰憤怒道:「林天海,你做什麼,快放開我兒子!」

蕭遠山這個時候卻是站了出來:「林家主做的沒錯,林家主一番好意,蕭炎卻如此沒有教養,林家主教訓的極是!」

蕭炎被揍的一臉懵逼,沒有半分意識,昏死了過去。

看著這小子這麼不經打,林天海直接把他扔在地上。

蕭戰馬上跑過來攙扶著自己的兒子蕭炎,一臉憤怒的瞪著林天海,要不是現在兒子需要自己照顧,早就拚命了。

林天海淡淡地說道:「還是大長老深明大義,不是蕭炎這種毛頭小子所能比的,那,既然如此,這枚丹藥就交給大長老保管好了!」

大長老蕭遠山馬上結果丹藥,一臉諂媚:「多謝林家主賜葯,婚約,有這回事嗎?我們怎麼不知道,林家主弄錯了吧?」

「大家知道蕭炎和林家主的女兒有婚約嗎?」

「不知道!」大家齊聲說道。

看來蕭家,已經是大長老蕭遠山的一言堂了!

蕭遠山繼續諂媚地說道:「林家主,可能是您平常日理萬機,記錯了呢,蕭炎怎麼會有婚約,我們蕭家沒有一個人知道,退婚不存在的,根本就沒有婚約嘛!」

看著大長老如此懂事,林天海淡淡地說道:「恩,大長老說的極是,看來人老了也糊塗了,連子虛烏有的事情都專門前來拜訪蕭家,看來這次真是叨擾了,這枚丹藥就當作是賠禮吧!」

「既然如此,咱們走吧!」

說著,林天海一幫人浩浩蕩蕩地走了。

大長老一臉諂媚:「林家主慢走,有空多來我們蕭家玩,我等必然奉為上賓,隆重招待!」

看著蕭遠山這個樣子,蕭戰氣的鮮血狂噴,一根手指頭指著蕭遠山,氣的說不出話來:「你,你,你…..」

可能是太氣了,馬上就昏倒了。

蕭遠山得意的說道:「來人,給我把他們押去蕭家大牢!」

「是!」 林仙兒回到房間當中,夜寒墨這才從隱身狀態顯露出來。

夜寒墨溫柔地說道:「仙兒,你現在的實力真的太弱了,這樣的實力根本沒有辦法保護好自己!」

一聽這話,仙兒馬上撒嬌:「仙兒不行,不是還有夜哥哥嗎,夜哥哥一定會保護好仙兒的!」

夜寒墨說道:「仙兒,如果有一天夜哥哥不在你身邊,還是需要依靠自己的力量來保護好自己!」

仙兒一聽這話,馬上撒嬌不幹:「不要嘛,人家不要夜哥哥離開人家,夜哥哥不可以一個人偷偷摸摸地離開哦,不然仙兒可是會傷心的!」

「仙兒已經是夜哥哥的女人了,夜哥哥要負責哦!」

聽著少女的撒嬌,夜寒墨一陣開心,不過還是無奈地說道:「仙兒,夜哥哥也不想離開你,可是天下無不散之筵席,世間萬物誰又能說的准呢,就算夜哥哥一直留下來,也不可能一直跟在你身邊,所以仙兒還是要好好修鍊,好嗎?」

聽到夜哥哥不會離開自己,仙兒這才乖乖點頭:「嗯,仙兒都聽夜哥哥的,夜哥哥讓仙兒做什麼,仙兒就做什麼!」

看著可愛的小丫頭,夜寒墨一雙大手忍不住開始揉捏仙兒的可愛臉龐,揉啊揉,揉啊揉,好舒服呢。

仙兒委屈兮兮地撒嬌:「夜哥哥又欺負仙兒,夜哥哥好壞!」

夜寒墨停止繼續惡作劇的雙手,嚴肅地說道:「好了,先在仙兒的修為是初玄境九級,這個實力太差了!」

重生之我有靈泉 仙兒委屈兮兮地說道:「可是人家才十六歲耶,這個天賦已經很好了呀!」

夜寒墨牛逼地說道:「夜哥哥在仙兒這個年齡,比你厲害多了!」

仙兒更加委屈了,可憐兮兮地撒嬌:「仙兒怎麼可能跟夜哥哥相比呢,仙兒是女孩子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