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的人懷著各種目的打探他的生日,甚至他自己放出一個假的生日,每年像是辦公事一樣舉辦一個宴會,之後就忘了。

「謝謝你。」沈頃奪抱緊她,想要把她融進自己的骨血里。

「來吧。」瓏五牽著他到桌邊,上面擺著定製的蛋糕,上面插著蠟燭。

「許個願望。」她把沈頃奪按在椅子上。

沈頃奪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周圍精心準備的蛋糕,禮物,「我只想永遠和你在一起。」

瓏五俯下身子靠近他,輕聲道:「那你的願望已經實現了。」

把蠟燭吹了,吃了蛋糕,其實大部分都進了瓏五的肚子,沈頃奪就抱著瓏五在天台上拆禮物。

一樣樣的拆,從衣服飾品,到玩物書籍,她好像是要把一前沒有給的都補上似的。

沈頃奪數過,一共有二十六個,還有一個……

瓏五那出一個小盒子:「這個才是今年的。」

沈頃奪結果盒子,盒子看著格外的熟悉,打開來,裡面躺著一枚純金的龍紋型的鑰匙吊墜。

龍紋栩栩如生,像是要活了一樣。

他看著更覺得熟悉,彷彿在哪裡見過。

「怎麼?不喜歡。」瓏五看見他沒反應,問道。

「怎麼會,你送給我的,不管什麼我都喜歡。」沈頃奪這是真心話。

他把頭壓在瓏五的頭頂,慢慢的訴說著,「我從小就沒了母親,是我父親和外祖母一手把我帶大,我在沈家,就像在一個充滿了陷阱的籠子里一樣。他們貪戀權勢,自私自利,不擇手段。外祖母離世之後,單獨給我留下遺囑更是讓他們嫉妒眼紅,要不是我父親保護的好,怕是也沒有我的今天。」

瓏五抬起頭看他,沈頃奪滿身的疲憊,這些人雖然不能說是他的至親,但也是近親屬了,從來只有親近的人才能傷害到人,外人是做不到的。

瓏五摸到沈頃奪的下巴,把頭枕到他的胸口和他對視。

「現在有我了,誰動你一下,我就送他上西天。」

外人看到的,是沈頃奪如今權勢地位樣樣如意,卻沒有人看到他孤獨的夜下疲憊的身影。

「你就是最好的禮物。」

沈頃奪像個孩子似的依偎在瓏五身邊,兩個人不說話,安靜的享受著晚風。

驚喜的結果就是第二天沈頃奪就向瓏五求婚了,那個隆重盛大,好吧只是在別墅里盛大,他可不想別人看到他的寶貝,畢竟他恨不得把瓏五藏起來。

早已經熟悉流程的瓏五肯定是答應了,她已經經歷各種各樣的婚禮。

連沈慶興聽說消息都趕回來了,非要親自操辦婚禮的事情。

瓏五是樂得清閑,沈頃奪也乾脆丟給自己老爹辦。



「老大,怎麼港口的那批貨被人劫走了!」電話那邊沈頃奪的手下焦急的彙報著。

「怎麼回事?,不是已經談好了?」

手下十分委屈,又有些難堪,「老大,他們那邊根本就不是真的,我們被騙了,不過貨不是他們劫走的,是被另一伙人弄走的,我們從沒見過,不知來路。」

「你們先撤回來。」沈頃奪說完放下電話。

沙發後面忽然伸出一隻舉著書的手,「我乾的。」

瓏五從後面的矮榻上爬起來,這事發生的突然,她知道時候告訴沈頃奪已經來不及,就直接動手了。

「小五!」沈頃奪蹭的一下站起來,大步走到她的榻前。

「你哪來的人?這種事很危險,你怎麼能隨便涉險!」

瓏五:……

這回這人還真不是她自己花心思培養的,她就是找了點別人的把柄,她干這個比一般人,方便,趁手,簡單……

「我說過誰要是動你我就動他。」瓏五沒什麼悔改的心思,她壓根不覺得自己做錯了。

沈頃奪心裡一暖,但是這不代表他就同意瓏五的做法:「那也不行!我能保護好自己,以後這種危險事你再也不許做了知不知道!」

瓏五並不贊同並且已經盤算好怎麼向沈家算賬了。

兩個人難得碰到意見不能統一的事情,沈頃奪這次很堅決,沒有事比她的安危重要,而瓏五壓根沒擔憂過安危的問題。

沈頃奪這麼倔,瓏五哪有那麼好的脾氣,當即就把沈頃奪按倒。

忽然被放倒的沈頃奪還沒明白她的意思,瓏五就三下五除二讓他失去了戰鬥力。

「現在還擔心嗎?」 那批貨直接給沈頃奪送到指定地點了,完好無損,還順帶了點戰利品。

瓏五這麼一回,真是叫沈頃奪膽戰心驚,時刻心都提在嗓子眼兒。

因為你根本就不知道她是什麼時候去辦的,明明之前她幾乎是從沒有脫離自己的管理範圍,可她卻已經把事情辦了。

她就算是個普通人,沈頃奪都要千般的擔憂了,更別提她身份特殊,一旦被人盯上,絕對不可能輕易解決。

最重要的是,沈頃奪就算耳提面命都不能讓她重視起來。

無奈之下他只好隨時隨地都帶著她,恨不得把她別在褲腰帶上。

別說這個辦法還是管用的,只是對於瓏五個人而言是管用的,至於她把小白放出去,或者在電腦上搞點小動作。

瓏五完全可以做到讓沈頃奪看不見心不煩。

馭獸棄少 小白:小姐姐你這是自欺欺人吧。

瓏五:瞎說!我欺的明明是沈頃奪。

小白:那還不如自欺欺人呢,敢情你騙沈頃奪騙的還挺高興……

瓏五舔了一下棒棒糖:不讓他知道不就得了。

系統:呵呵。



沈家一天三趟的來催結果,比吃飯還勤快。

於是,沈頃奪就把拒絕的通知發給他們了。

沈家氣的跳腳,暴跳如雷,來公司底下鬧了好幾次,幾乎把房子掀了。

瓏五十分勤快的給他們報了個警,來鬧的都背抓進去關了幾天。

聽說他們家老三都氣病了。

哎,還真是氣性大呀。瓏五感嘆道。

至於老爺子,沈頃奪並沒有把消息放給他父親,既然知道他要為難,何必好要讓他知道呢。

瓏五已經跟他說過,有辦法保證老爺子不會出什麼大問題,他根本沒有後顧之憂。

系統:小姐姐那光環值換東西這是一點都不心疼。

當然這事不可能告訴別人,所以沈家幾次三番的來,說老爺子病重的消息,都被屏蔽掉了。

眼見著沈氏一天天的爆發出各種問題,曾經的參天大樹馬上就要凋零,原本競爭對手恨不得立刻生吞了這麼一大塊肥肉,現在不落井下石已經算是品德高尚了。

曾經和沈氏較好的幾家,實際上是跟沈慶興關係較好,自然也不會插手。

老爺子那一輩的人已經不多了,老爺子年輕的時候是一手段狠辣出名,自然頗有一個仇家,連公司內部都開始了內鬥,這次,沈氏怕是再沒有復甦的機會了。

「其實沈氏早在很多年前,就遇到過一次危機。」沈頃奪不知何時站到了瓏五身邊,他的辦公室正好可以遠遠的看到曾經輝煌的沈氏大廈。

瓏五想了想,「是老爺子讓它復甦的?」

「嗯。」沈頃奪點點頭,但確實用了集齊卑劣的手段。

許多年前,老爺子一手建立了沈氏,初時也是發展很好,可在沈氏一步步向前的時候,卻遭受到了危機。

兩方公司串通一氣,設計了發展前景相當不錯的競爭對手沈氏。

在那時候,最好或者說是唯一的辦法,就是找人合作。

可誰平白無故的願意去幫助一個陌生人。

那就只剩下一個辦法,聯姻。

商業聯姻本來就是最常見的事情,世間哪有那麼多的美好,生存才是現實。

於是老爺子就看中了當時沈頃奪的祖母洪家。

洪家是當時很有地位的家族,家裡只有一位小姐,誰都知道,要是誰把這位小姐娶回家,那洪家的家產,也就到手了。

老爺子找機會求到了洪家小姐面前,年輕時候的老爺子也是一表人才,加上他確實很有能力,絕對是少女們的夢中情人。

偏偏洪小姐也不是有一個追求虛幻愛情的女子。

老爺子年輕有為,對她也很好,兩個人相敬如賓比什麼都強。

若是他們在一起,將來必然會更加發展壯大,而且有這麼一份雪中送炭的情義,洪小姐相信他們可以走的更遠。

於是這門婚事就成功了,沈氏也在洪家和洪小姐的幫助下起死回生。

之後的幾年,洪小姐展現出了完全不輸於老爺子驚人才能,夫妻兩個成功的把公司一天天做大。

夫妻六年多,洪小姐才有了身孕,她知道消息高興壞了,也是這個時候,她才發現了一個驚天秘密。

一個讓她差點流產的秘密。

她居然發現了老爺子的外遇。

洪小姐不是一個普通的婦人,她震驚萬分,惱恨交加之後,派人去探查了這件事。

才知道,原來老爺子早就有一個青梅竹馬的鄰家妹妹,他們正要結婚的時候,正巧發生了那次危機。

危機過後,老爺子娶了她進門,背地裡卻把這個鄰家妹妹安置在了一處別墅里,悉心照顧,百依百順。

最重要的是,他們居然已經有了四個孩子。

第一個孩子居然是在他們沒結婚之前就已經懷上了。

現在這第五個已經五個多月了!

還有更讓她絕望的事,她所吃的食物里,老爺子竟派人偷偷添加了避孕藥,要不是她那段時間忙於工作,又經常要回娘家,父親派人給她調養身體,她根本不會意外懷孕。

原來一切都是騙她的。

這麼一個天大的騙局讓洪小姐對老爺子失望透頂,可她也想到,要是老爺子知道了她懷孕的事情,怕是……

就算這是他的親生孩子,可他已經幹了那麼多事情,萬一他真的冷血到這種地步,洪小姐不得不防。

於是,她就回了娘家,把一切告訴了洪老爺子。

洪老爺子那是說一不二,響噹噹的人物,自己女兒受了這麼大的委屈,他怎麼可能不管。

當即就把老爺子給連同他在外面的那個鄰居妹妹和孩子都抓了回來。

這件事的結果自然是離婚了,洪老爺子卻也絕不允許沈頃奪的爺爺娶那個女子。

他們兩個一個忘恩負義,一個做人小三,他的女兒受了委屈,他們也別想順心遂意。

洪老爺子的實力,就是沈頃奪的爺爺再厲害一倍,也不能對抗。

可是這件事對於洪小姐還是有很大的打擊,生下了沈慶興之後,就再也沒有嫁人,一心撲在事業上。

而那個鄰家妹妹,也許是因果報應吧,她仗著自己懷著孩子,即使不能嫁給老爺子,也要故意到洪小姐面前炫耀,誰知道路上遇到了車禍,搶救無效,只勉強保住一個孩子。 「現在的沈氏至少有一半是我祖母的心血,洪老爺子沒多久就去世了,我祖母傷心過度,後來身體也不好,沒能自己撫養我父親,大家嘴上不說,老爺子也以為這麼多年過去了,沒有人提起這事就不會有人知道,但是,他們母親氣死我祖母,又怎麼能這麼便宜他們。」沈頃奪講故事的語氣平淡,話里卻帶著狠意。

據紅城葵知道,洪小姐並不是一個心胸狹窄的人,後來去世的主要原因,還是生病。

老爺子當年自己埋下的惡果,現在也只能自己嘗了。

沈氏的頃倒比所有人預想中都快,這裡面有什麼內情,自然有人能想到幾分。

在沈氏股價暴跌的一周后,老爺子終於出現在了沈頃奪的辦公室里。

這一次,老爺子就沒有上次那麼和藹可親了。

要不是把希望寄託到了沈頃奪身上,他不會這樣沒有準備就失敗。

「希望不要寄托在別人身上,您還不懂嗎?」老爺子威嚴依舊,只是沈頃奪對於他的威嚴早已經免疫了。

老爺子黑著臉,「沈頃奪你別忘了,你也是我們老沈家的子孫,沈家丟了臉,你們誰也跑不掉!」

沈頃奪站起身走到落地窗邊,「您覺得我還在乎這些?」

今天的天氣就像老爺子的心情一樣,陰鬱沉悶,卻又沒有雨落下。

沈頃奪一隻手轉了轉手腕上的手錶帶。

「您說沈家,真么多年我父親不是沒有給過他們機會,但是他們呢?」沈頃奪看著老爺子,很平靜的像是在拉家常。

老爺子拿拐杖狠狠的敲了敲地面,「那我也是你爺爺,沒有我,就沒有你父親,更沒有你這個忤逆不孝的東西!今天你要是不答應救沈氏,那你么父子都給我滾出沈家,還有你媽,都給我滾出沈家的祖墳!」

沈頃奪眼中頓生戾氣,他母親的墳墓在沈家的祖墳,為了利益居然要打攪他已經去世的母親的安寧。

這時門忽然被推開,瓏五有些囂張的站在門口。

「來人,「送」這位老先生出去。」她特意強調了送字。

身後保鏢又高又大,往進一走格外唬人。

「你是誰?幹什麼!你們要幹什麼!」老爺子對質問沈頃奪。

然而這些可都是瓏五的人,兩個大漢站在老爺子左右,不由分說:「請!」

「小五!」沈頃奪沒想到瓏五忽然出現,知道老爺子要來,他才特意把她支開的,誰知道她這麼快就回來了,還帶了人。

「我是你們總裁的爺爺,你們敢動我!」老爺子被氣著了,聲音也不斷提高。

卻被兩個男人架著送出去了。

「沈頃奪,你敢這麼對我,等著……」還沒說完,瓏五已經砰的一聲把門關上了。

她就說這個智障對於這些人的戰鬥力弱爆了。

「你怎麼回來了。」對於瓏五對老爺子的不敬,沈頃奪視而不見。

「我不回來誰保護你?」瓏五霸氣側漏,一點沒有把自己當成女孩子的樣子。

沈頃奪把她拉過來,「你沒必要趟這趟渾水。」沈家那些人都不是省油的燈,一旦賴上你,就會想吸血的螞蟥,甩都甩不掉。

「你都在這趟渾水裡了,你覺得我就能獨善其身?」瓏五覺得他的判斷力好像出了點毛病。

「別擔心。」她拍了拍沈頃奪的手,掏出平板搜羅出一大堆東西給沈頃奪,「你看這是什麼?」

「什麼?」沈頃奪接過來。

「這!」這居然是沈家祖墳的土地產權,「這怎麼可能?」

老爺子把這個當做威脅他們父子的一個把重要柄,怎麼可能讓別人拿到。

瓏五叉腰,「怎麼不可能。」

自從她知道沈頃奪和沈家一定要鬧翻,她就調查了沈頃奪和沈家的各種信息,不能萬一到時候開打了,沈頃奪還有什麼把柄在別人手裡吧。

結果這一查,還真有。

沈慶興的愛妻早逝,就葬在了沈家的祖墳,如果老爺子真要干挖人墳的事兒,到時候難受的還是沈頃奪他們。

可沈頃奪想要拿到這裡的主權可以說是難比上青天,所以瓏五用了點迂迴的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