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玲兒上前,道:「你在質疑我交的朋友嗎?」

郝脾冷笑一聲,譏諷的目光看向林塵,「窮逼,一身地攤貨,你沒來錯地方?這可是漢寧最大的酒吧,港灣天堂,一瓶酒幾萬塊,你付得起嗎?」

林塵面色淡然,他甚至懶得和郝脾說話。

面對螻蟻的鄙視和謾罵,林塵的內心毫無波動。

「玲兒,他是你的男朋友?」林塵對夏玲兒笑了笑。

夏玲兒緊咬牙關,林塵曾經幫過她大忙,還帶她去吃大餐,而郝脾上來不分青工皂白就怒罵林塵。

「不,不是了。」

「郝脾,我們分手吧。」

夏玲兒對郝脾說道,她的神色堅定,姐姐曾經告訴過她,有些人不能交往,本來她也不喜歡郝脾,只是不敢說。

現在林塵在身旁,夏玲兒突然就鼓起了勇氣,而且她發自內心的討厭那種暴發戶,一點不像林塵那麼低調。

「好,很好!」

「真是一對淫男賤女!」郝脾露出了輕蔑的冷笑,青筋暴起,無比憤怒,沒有想到夏玲兒居然敢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不給他面子?

「你說什麼?」夏玲兒質問。

「夏玲兒,你不就是喜歡錢嗎?」

「你過來,這些錢都是你的。」郝脾直接將五萬塊甩在了地上,遍地紅色鈔票。

郝脾又指向林塵,「還有你,單身到現在,就想撩別人的女朋友?這兒有兩萬,拿上滾,別出現在老子面前。」

郝脾眼眸中儘是得意,有錢能使鬼推磨,他這種有錢人的世界,林塵這種Lo比怎麼可能懂?像夏玲兒這樣的美女,還不是得臣服在他的紅色鈔票下?

…..

「塵哥哥!我和瑤瑤姐又看了一會法拉利,真是好酷的車呢!和塵哥哥一樣帥!」可心走上前,摟住了林塵的胳膊。

楚瑤瑤也是走了進來,她剛剛進來,便吸引了眾人的目光。

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漂亮的女生?

高三二班的所有人,都是露出了一絲驚呼聲,平常他們覺得楚瑤瑤穿校服就夠驚艷了,沒想到,今天她穿的更是漂亮!

甚至連諸多的女生都被驚呆,楚瑤瑤,太美了吧?

「這就是仕蘭中學的校花?不錯啊!」郝脾上下打量了一下楚瑤瑤,這身材這長相,真是極品!誰能追到她,那可真是太幸福了。

「楚瑤瑤,晚上我請你吃飯,可以么?」郝脾露出了自信的笑容,對楚瑤瑤說道。他可是有錢人,邀請女生,哪個敢拒絕?

楚瑤瑤眨了眨美眸,望向林塵,玉手輕輕地和他握在一起,「我餓了,你帶我吃飯好不好?」

「好。」

林塵一笑,一隻手拉著楚瑤瑤,另一隻手摟著可心,兩大美女,全部在他的懷中。

郝脾臉色陰沉下來,還有一絲尷尬,沒有想到,楚瑤瑤居然理都不理他,「你要看清人啊,別被小民工三言兩語的哄騙,他能請得起你吃飯嗎?」

楚瑤瑤美眸變得冷淡下來,「他是我的男朋友。」

郝脾神色一怔,由於他是轉學過來的,根本不知道仕蘭中學曾經發生過的事情,沒想到,仕蘭中學的校花,居然有男朋友了?

還是這個窮逼林塵?

「校花的眼光也不過如此,居然看上一個民工,真是令人唏噓,如果跟著我,我保證你能有金山銀山。」郝脾自信的說道。

永恆國度 楚瑤瑤停下了前進的步伐,她空靈的雙眸,變得愈發的冷淡。

「我的男朋友,不需要你來指手畫腳。」

「而且,你家應該是郝春煤礦吧?就是你父親郝春,也不敢對我這麼說話。」

「我一個電話,就能讓你家破產。」

楚瑤瑤冷冷說道,她是楚氏集團的大小姐,而楚氏集團早已經蒸蒸日上,在漢寧的地位愈發的鞏固。

「不可能!」

郝脾一臉不可置信的神情,又詢問了旁邊的同學之後,才發現了楚瑤瑤的身份。

楚氏集團的千金大小姐又如何?真能一個電話就讓他破產?

楚瑤瑤目光冷淡,林塵是她的男朋友,不允許其他任何人說三道四,隨後,她對陳福打了個電話。

片刻過後。『

郝春煤礦破產,所有的資金鏈全部斷裂,而且中斷了整個企業的供貨和銷售環節。

郝春煤礦,瞬間欠了上千萬的資金!

郝脾還沒有反應過來,他父親的電話就已經打了過來,聲音之中還有些焦急,「你是不是得罪什麼人了啊?趕緊給我想辦法道歉,不然郝春煤礦會立刻破產,我們家說不定還要進監獄啊!」

郝脾驚恐的目光看向楚瑤瑤,手機直接掉到了地上。

沒想到,楚瑤瑤居然真的這麼有本事?

郝春煤礦,破產了?!到現在,郝脾還不能夠接受這個事實!

「楚瑤瑤!」郝脾喊道。

然而楚瑤瑤並沒有理他,跟著林塵朝著一層的包間走去。

在瑤瑤看來,她處理的已經夠輕了,如果讓林塵來,郝春企業不僅僅會破產,可能會直接消失。

「楚瑤瑤,站住!」

郝脾連忙上前,朝著楚瑤瑤的胳膊拉去,他必須求楚瑤瑤收回剛剛的話,要不然,他以後還怎麼享受富二代暴發戶的生活?

轟然一聲!

郝脾凄厲的慘叫聲傳來。

林塵的目光之中,露出一絲寒意,他猛地揮手,直接將郝脾的身影打飛出十幾米外!一聲巨響過後,甚至連大廳的水晶桌都變成了碎片!

快,准,狠。

面對螻蟻的不屑和嘲諷,林塵甚至懶得動手,螞蟻那麼多,他總不可能全部踩死。

但,瑤瑤是他的女人。

「你敢碰,我的瑤瑤?」林塵冷漠的聲音傳來。

(本章完) 冰冷的聲音之中,還帶著一絲殺意。

噗嗤!

郝脾直介面吐鮮血,剛剛他還沒有碰到楚瑤瑤,突然感覺到一陣凌冽的颶風,直接將他甩飛!他甚至還沒有看清林塵出手,身體就直接飛了出去!

劇痛感傳來,郝脾的眸子里儘是憤怒,沒有想到,居然有人敢這麼打他的臉,真當他是好欺負的嗎?

至尊狂神 「服務員!有人打我!」

郝脾大聲吼道,捂住臉。

這可是漢寧最大的酒吧,港灣天堂,一旦有人在裡面鬧事,後果會很慘重!郝脾的眸子赤紅,他身下的水晶桌已經徹底壞掉,林塵這個窮逼也要賠不少錢吧?

許多同學都是忍不住的笑出了聲,還以為郝脾有多麼厲害,被打了居然去找服務員了。

他們都知道,林塵曾經將郝凡童和豹哥狠狠地教訓了一頓,連豹哥那種社會上專業的打手都被林塵秒殺,更不用說是郝脾了。

郝脾目光冰冷,他終於明白林塵這種窮逼怎麼能來得起港灣天堂,原來都是因為找了一個有錢的女朋友!

「林塵!」

「像你這樣的窮逼,永遠只能吃女人的軟飯!沒有錢還來港灣天堂消費,花女人的錢,丟不丟臉?等會服務員就出來把你扔出去!」

「敢鬧事,你死定了!」

郝脾宛如一個跳樑小丑,在自言自語,周圍卻沒有任何人理會他。

之前郝脾還是富二代,轉眼間他家的企業已經破產。

此刻,港灣天堂的經理直接走了下來,對林塵九十度的彎腰,道:「沒傷到您吧?紅總和趙副總馬上就下來接待您。」

「嗯。」林塵點了點頭。

郝脾一臉懵逼,這什麼情況?

經理下來,看到破的水晶桌,不是應該先心痛一下,再怒罵這是誰幹的,最後把林塵趕出去嗎?這….經理怎麼對林塵態度這麼恭敬?

不太科學啊!

過了一會兒,紅米粥和趙日天都是連忙走了下來,他們都換上了西裝制服,當老闆,就要有一個老闆的樣子。

「老大!」紅米粥和趙日天十分恭敬的走到林塵面前,彎腰行禮。

整個場面,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許多高三二班的同學,全然懵逼。

這不是港灣天堂的大老闆嗎?為什麼會對林塵這麼客氣?

港灣天堂,乃是漢寧市最高消費的地方之一,這裡隨隨便便點一瓶酒,都要上萬,即便是成為這裡的服務員,都非常困難。

能夠成為港灣天堂的大老闆,那經濟實力和社會地位都會很高,在漢寧市都是前幾名的存在,足矣可見,這裡的老闆背景多麼深厚。

但即便如此,這兩個大老闆,居然對林塵是這種態度!

那林塵又是什麼地位?

許多人敬畏的目光看向林塵,他到底是什麼身份?絕對不可能是普通學生,連港灣天堂大老闆都畏懼的人物,豈是普通人?

此刻,幾輛豪車停在了港灣天堂的門口,大門打開。

東郊金色年華的老闆,豹哥來臨,一身黑色風衣,無比拉風,在他身後跟著杜子騰,拿著兩箱子的禮物,恭恭敬敬的走了進來。

十幾個身穿黑色西裝的保鏢,身材挺拔,站在豹哥的身後。

在眾人的目光之下,拉風的豹哥見到林塵之後,露出了一絲討好的笑容,更是發自內心的。

「老大!」豹哥彎腰行禮。

「老大好!」十幾個保鏢戴著墨鏡,全部九十度彎腰。

林塵微微點頭,東郊的人倒是來的挺快的,不愧是他提拔的。

其他人在此刻完全愣住了。

這…這不是東郊的大老闆嗎?各種房地產行業都有涉及,每年都有巨大的利潤,堪稱為東郊的一臂!

但東郊的大老闆豹哥見到林塵以後,也是這種態度!

太不可思議了!

東郊和西郊的大佬人物,神龍見首不見尾,其他人平日里根本見不到,但就在今天,全部都來到了港灣天堂,拜見林塵!

林塵坐在沙發上,左邊是瑤瑤,右邊是可心,兩大美女環繞在身旁,目光平淡,彷彿這本來就是應該的事情。

這種淡漠的態度,讓眾人無比驚訝。

這可是東郊和西郊的大佬人物,林塵甚至都不站起來,最多掃一眼,輕輕地點頭,他的手中拿著一個普通的水杯,偶爾喝一口水。

哪怕是市長見到這種大佬人物,也得親自出去迎接。

但林塵…卻懶得站起來,而豹哥還一臉受寵若驚的態度,連忙筆直的站在一邊,等待著林塵的吩咐。

「北郊和南郊的人,來了么?」林塵端起了手中的水杯,問道。

如果這些人敢不來,林塵也不介意,讓他們成為西郊的第二個逼王。

「塵師,我來了!」

一個中年男子,面露笑容,帶著十幾個禮物盒子,直接走了進來。

「塵師!我是北郊的錶王,康貴中,聽聞您的大名,特來拜見,這裡有二十個整個華夏最值錢最好看的金錶,價值連城,希望您能喜歡。」

康貴中後背都在發涼,目光看向林塵,後者甚至連頭都沒有抬起來過,只是把玩著手中的水杯,面色平淡。

林塵親自出手,直接滅掉了東郊金色年華的眾多保鏢,而且把西郊的逼王直接滅掉!

單槍匹馬,團滅對手。

原本康貴中還不信,後來打聽了一下,才發現是真的!

塵師的實力,太恐怖了!單手打敗眾多的高手保鏢,誰敢不服?

哪怕康貴中在北郊有一定的地位,也得臣服於塵師,否則他們的下場,會和逼王一樣慘,消失在這個世界。

整個漢寧,因為林塵的出現,一切都變了。

「就這些么?」林塵沒有抬起頭,淡漠的聲音傳來,卻讓康貴中內心無比恐慌,他唯恐得罪林塵,走上逼王的老路。

「整個北郊金錶產業,我願意無償讓出三成利潤!」康貴中說道,見林塵沒有反應,內心十分恐慌。

「五成!」

康貴中咬了咬牙。

林塵還是沒有說話,塵師不表態,定然是不滿意,老江湖康貴中自然知道這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