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提斯在經過雅典娜的身邊時小聲開口「雅典娜,記住,你是暗之世界的女王。」在兩人的身影擦過後,墨提斯的靈體開始了消散,只留下了一個紫色的水晶落在了地上。

隨著墨提斯的消失,宋傑和手中拿著紫色水晶的雅典娜再次出現在了大家的面前,雅典娜從自己的口袋中取出了戈爾貢之石,把紫色水晶放在戈爾貢之石上,將兩者變成了一股純粹的能量體之後一口氣將它吞了下去。

完成這一切后,像是吃飽了一樣的雅典娜拍拍自己的小肚子走到宋傑的面前「小傑,為了恢復力量,我現在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在宋傑抱起了自己后,臉上露出一個甜甜笑容的雅典娜閉上了自己的眼睛。

啞然失笑的宋傑打開了任務面板,在發現自己依舊不能回到艦娘世界后對系統大發脾氣「我說系統,你是不是在耍我玩啊!雅典娜身上的隱患不是已經解決了嗎?為什麼還不讓我回去!」

「抱歉,魔王大人,雅典娜身上的隱患您並沒有完全解決,如果帶著還沒有恢復自己原本狀態的雅典娜離開這個世界的話,極有可能會出現異常效果。」

「好吧,那等到雅典娜融合了自己的力量之後,我是不是就可以真的回去了?」宋傑詢問向了系統。

「是的,您那就可以回去了。」

「反正已經等了這麼多天,也不怕再等幾天了。」再結束了和系統的對話后,抱著陷入沉睡的雅典娜的宋傑走到了少女們的面前「在過一段時間,等雅典娜醒來之後我們就可以去異世界了。現在我們回家。」

「雅典娜她正在融合力量?」察覺到能量波動的艾麗卡看著宋傑「看來接下來的幾天我們就要重點保護雅典娜了,現在的她可是作為虛弱的,就連一個普通人都能夠輕鬆的解決她。」

「反正也快到暑假了,在我暑假之前,一切都要拜託翠蓮和家中的兩位女僕吧。在暑假之後,不管雅典娜有沒有完成融合,我們都要去義大利一趟,畢竟我真的不知道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夠回來。」

「好,今年夏天我們就去薩丁島過,有我和艾麗卡這兩個地頭蛇,一定會讓你們玩得盡興的。」莉莉婭娜主動的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哥哥,雅典娜這是怎麼了?還有你的那間白襯衫呢?怎麼回來的時候就變成了這麼一件藍色的體恤衫。」看著幾人終於回來的靜花立即抓住了宋傑的手詢問起了幾人的狀況。

「雅典娜這幾天可能都會這樣,等她醒過來的時候我們就可以出發了。」宋傑揉著靜花的腦袋「至於我的衣服則是因為我受傷了,腰間的傷口把襯衫染紅了,迫於無奈之下這才放棄了那件襯衫。」

「靜花,照顧雅典娜的事情就交給你、翠蓮和嬌嬌了。在暑假之前就辛苦你們一下了。」宋傑隨即就把自己打算帶所有人去薩丁島的想法告訴了靜花和許艷嬌。

「好耶!我這還是第一次去國外旅行呢!」靜花一臉興奮的點頭。

與靜花形成對比的是許艷嬌「啊,又要去薩丁島啊?就不能去些別的地方嗎?」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摯友啊,我就算沒有功勞,但是我好歹也有苦勞吧,看在我辛辛苦苦幫你找了不從之神的份上,你就不要這麼絕情啦?」東尼無比欠揍的聲音又出現在了宋傑的耳邊。

宋傑隨後改變了自己的想法「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就不這麼做了。」在東尼剛想要開口的時候,宋傑的下句話把東尼打進了深淵「那就我,翠蓮,在加上恢復真正姿態的雅典娜一起暴揍你一頓吧。」

「那個,宋傑。我看這個事情還是算了吧,我一定會找到那個不從之神的,你就放心的等著我的聯繫吧。」在說完之後,東尼急忙掛斷了電話。

走出房間的宋傑發現整個家中只剩下了自己后,鬆了一口氣「呼,總算是不用陪著她們去購物了。今天中午就隨便對付一口吧。」……

「小傑,我們回來了。」手提大包小卷的少女們一臉滿足的回到了家中。

靜花蹦蹦跳跳的走到了宋傑的身邊「哥哥,我看到恢復了真正姿態的雅典娜姐姐的時候,真的嚇了一跳,完全沒有想象到雅典娜姐姐的變化居然有這麼大。」靜花說著比了一個誇張的手勢,以此來形容當時的心情。

「我們今天可是買了不少好東西。」靜花從大大小小的紙袋中翻找出了一個扔給了宋傑,隨後又將一個圓柱形的包放在了宋傑的面前「這是給哥哥買的新泳褲,這個是帳篷,哥哥,在薩丁島海灘搭帳篷的事情就交給你了。等你搭好之後,我們才有地方換衣服。」

艾麗卡看著靜花,一臉疑惑「靜花,我們其實可以直接穿著泳裝去海灘或者把泳裝穿在衣服里的,為什麼你一定要買帳篷啊?」

「去海灘就一定要買帳篷,帳篷可不僅僅只是一個換衣服的地方,還可以再裡面睡覺。」靜花說出了她要買帳篷的真正想法「我和佑理姐可不像你們一樣有那麼多的體力,我們要用帳篷休息。」

「靜花,你還真是準備齊全啊,不過至於買這麼多化妝品嗎。」看著從一個紙袋中不斷拿出各式各樣的瓶瓶罐罐並用它們逐漸擺滿了整個茶几的妹妹,宋傑一頭黑線。

「哥哥,這你就不懂了。」靜花開始逐一介紹向宋傑介紹著自己手中的瓶瓶罐罐到底都是何物「我們已經從嬌嬌姐姐那得知那個世界是怎樣的了,更是從她那裡知道了不少那個世界的化妝品,所以除了我們最近要用到的防晒霜之外,很多東西都是在那個世界要用的,所以才買了這麼多留著備用的。」

「那你就更應該知道那個世界中是有化妝品這種東西存在的,買這麼多化妝品不是根本沒有必要的嘛。」宋傑一臉疑惑的看向了靜花,十分不理解她為什麼要這麼做。

「哥哥大笨蛋。」靜花一臉鄙視的看著宋傑「用習慣的東西怎麼可能會和新接觸東西一樣。哥哥你就不要秀你在這方面的智商下線了。」

甜妻還小,總裁需嬌寵 被靜花說的啞口無言的宋傑放棄了和靜花爭論「我們要坐的是明天晚上4點的航班,應該會在義大利時間上午10點左右抵達薩丁島。時間還算比較充裕,大家就仔細收拾一下自己要帶的東西吧。我現在去通知佑理。」

撥通萬里谷佑理手機的宋傑開口「佑理,我們要坐明天下午4點的航班飛往義大利,你快收拾一下東西吧,要買的東西也趕緊買好吧。」

「小傑,我想跟你說件事。」萬里谷佑理的聲音中充滿了猶豫。

「說吧,什麼事情讓佑理這樣為難。」

「我們可以帶上小光一起去義大利嗎?當然也只是帶她去義大利,她一個人在家裡,我真的有些哦放心不下。」

「當然可以,到時候大不了就把你妹妹交給露庫拉齊亞小姐照顧,我們離開,等我們再度回到這個世界,恐怕這個世界也不會流逝多長的時間的。我們明天下午見。」

「嗯,明天下午見。」……

————————————————–(分割線喵)——————————————————-

「薩丁島,我又來了。」走出機場的宋傑轉身看向了自己身後的艾麗卡和莉莉婭娜「你們回去看看吧,下次在回到這裡就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我要去找東尼,另外其他人就拜託你們兩個了。」

身後背著雙劍的宋傑不在理會身後的少女們,從褲兜中拿出了手機「東尼,我現在在薩丁島,你在哪裡?好,我知道了,我這就過去。」

羅翠蓮走到了宋傑的身邊「小傑,我也要和你去與不從之神戰鬥。」雅典娜抓住了宋傑另一隻胳膊,雖然沒有說話,但是目光中卻流露出來和羅翠蓮一樣的想法。

「你們兩個就不要添亂了,好不好?」一臉無奈的宋傑對自己左右的兩個少女開口「你們兩個就不要跟去了,你們要在我去戰鬥的時候保護好大家。」

「那好吧,我們就留在這裡保護其他人。」看著宋傑一臉認真的樣子,羅翠蓮鬆開了抓住宋傑的手「小傑你一定要小心。」

在和少女們道別之後,宋傑就向著和東尼約好的地方,也就是東尼帶著自己去過的那家偏僻的鐵匠鋪匯合。

「摯友啊,你終於來了,我們現在就去尋找那個神明吧。」看到宋傑的東尼說著就要抱住宋傑,卻被一臉嫌棄的宋傑躲開了。

「你離我遠點,我才不要和你這個妖艷賤貨擁抱。」宋傑隨即說道「現在告訴我你說的那個不從之神究竟在哪裡吧。」

「那個不從之神現在在佛羅倫薩。我現在就帶你去找他。」說出不從之神行蹤的東尼看著宋傑「那個不從之神使用的武器也是劍。」 「東尼,那個不從之神到底在哪啊?」和東尼一起乘坐直升機從薩丁島首府卡利亞里抵達義大利托斯卡納大區首府佛羅倫薩的宋傑詢問著東尼。

站在停機坪上的東尼聳肩「其實我也不知道他的具體位置,但是他絕對在佛羅倫薩城中,我們絕對能夠在城區中找到他。」說著從自己的口袋中拿出連一張照片「雖然不知道這個傢伙是因為什麼出現,但是他就是你的敵人了。」

「希臘神話中著名的屠龍英雄珀爾修斯。是一個穿著白色服裝和披風,手持一把單手劍的金髮男性。雖然佛羅倫薩的人很多,但是像他這麼特別的人還是能夠從人群中分辨出來的。」

接過照片的宋傑看著照片中帥氣卻有和這個世界格格不入的珀爾修斯點頭「沒錯,但是這並不是你逃避尋找他的理由。」宋傑說著抓住了想要悄然溜走的東尼「你要是找不到他。嗯嗯。」宋傑雖然沒有繼續,但是他活動拳頭的動作卻說明了一切。

「我當然會幫你找珀爾修斯。」東尼嘴角抽搐「找到他之後我會用電話通知你的,現在就讓我們分頭行動吧。」宋傑和東尼便開始在偌大的佛羅倫薩城中尋找著珀爾修斯……

「沒想到薩丁島居然還有溫泉。真是舒服。」坐在露天溫泉中的羅翠蓮閉上自己的眼睛,一副享受的樣子。

「這個溫泉給我的感覺好想比在日本時得溫泉的感覺還要好。」同樣閉上眼睛的萬里谷佑理細細感受著溫泉給自己帶來的舒適的感覺「而且這個溫泉還能夠恢復精神力。」

同樣坐在溫泉中的雅典娜為少女們進科普「這可是大地母神的恩惠,這樣能夠恢復精神力的溫泉全世界也沒有幾處。這樣的溫泉不經能夠恢復精神力,還能夠加快傷勢的癒合。」

「如果不是這個溫泉的效果微乎其微,恐怕這處溫泉早已是某個弒神者或者不從之神的領地,而不是像現在一樣成為布朗里特家的私人溫泉。」

和端著牛奶的艾麗安娜一起走到溫泉邊上的艾麗卡脫掉自己身上的粉紅色浴袍,徑直走進溫泉中「就是這樣一個溫泉,還是我們布朗里特家費盡千辛萬苦才得到的賞賜,讓其他的魔法家族為此眼紅不已。」

「如果不是我成為了小傑的戀人,恐怕布朗里特家早就在壓力之下將這個溫泉還有這片屬於布朗里特家的海岸下變成了公共場所,甚至是其他某個家族的私人領土。」

「現在可是不會再有人對這個溫泉有任何的覬覦之心了,畢竟整我溫泉現在有兩個弒神者罩著。」從艾麗安娜手中接過裝著牛奶的木質托盤的艾麗卡給大家逐一發著牛奶。

接過牛奶的莉莉婭娜詢問萬里谷佑理和靜花「我聽說日本人在這種時候喝牛奶的時候都是要掐著腰一口氣喝完的,真的是這樣嗎?」

「倒也不是一定要這樣。只不過大家都習慣於這麼喝牛奶了。」接過牛奶的萬里谷佑理就沒有像著莉莉婭娜說的那樣,而是靠在溫泉的邊緣,一臉優雅的喝著杯中的牛奶。

靜花和萬里谷光倒是如同莉莉婭娜所說的那樣,單手掐腰,一口氣將所有的牛奶都喝了下去,喝掉牛奶的靜花慫恿莉莉婭娜「莉莉婭娜姐姐,你想說的是這樣吧,這樣喝牛奶會有一種特別爽快的感覺,不信你試試。」

「真的嗎?」頗為意動的莉莉婭娜看著點頭的靜花和萬里谷光學著兩人的動作,抬頭仰脖將杯中的牛奶一飲而盡。隨後發出一聲呻吟「這樣喝牛奶真的有一種非常爽快的感覺,怪不得都她們都喜歡這麼喝牛奶。」

「是吧,我就說這種感覺很好嘛。」靜花又走到了手中拿著牛奶的羅翠蓮身邊「翠蓮姐姐,你也試一試吧,這麼喝牛奶的感覺真的很好。」

「我就算了。」羅翠蓮搖頭,隨即一臉憂愁的看向遠方「也不知道想小傑那裡到底怎麼樣了,究竟有沒有找到那個他要將解決的神明。」

「僅僅是一個不從之神而已,小傑不會有事的。」艾麗卡的聲音中充滿了對宋傑的信任「要知道他在成為弒神者之前就一個人解決了兩個不從之神。現在的他實力只會更強。」

「大家也不要再在溫泉中呆著了。」艾麗卡走出了溫泉「現在大家和我一起去吃中午飯吧,下午我們去游泳。我一定會讓大家有一個愉快的假期。」

少女們也紛紛從溫泉中站了起來,靜花更是一臉好奇的走到了艾麗卡的身邊「艾麗卡姐姐,我們中午吃什麼?是法國大餐嗎?」

「我覺得只要不是英國菜都行。」莉莉婭娜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到現在我還都忘不了那道『仰望星空』。」

走出了溫泉的靜花說道「我也知道那道菜,有一次看電視的時候,聽到過這道英國菜的名字,當時我還詢問了哥哥,這道『仰望星空』究竟是什麼菜。但是哥哥卻說,這道菜的真正名字是死不瞑目。」

幾人的對話立即引起了羅翠蓮和許艷嬌的好奇「你們說的菜到底是什麼?我和嬌嬌都非常好奇呢。」

「那等一下我們就點一小份的『仰望星空』好了,反正目的也僅僅是看看到底是什麼樣的而已。」艾麗卡隨後就帶著少女們離開了溫泉……

「這就是仰望星空?!」坐在座位上的羅翠禮和許艷嬌在看到那一片似乎在看著自己的魚頭后異口同聲「果然我還是覺得死不瞑目這個名字更適合這道菜。」

第一次見到這道菜的少女們也紛紛點頭,萬里谷光更是在自己姐姐的耳邊小聲嘀咕「姐姐,這道菜真的是給人吃的嗎?」

萬里谷佑理的聲音中充滿了遲疑「應該是吧。」隨後也沒有想以往一樣教訓自己的妹妹,而是和她竊竊私語「畢竟這還是一道英國名菜。」……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另一邊的宋傑在街邊的一個快餐店中快速的解決了自己的午餐后,宋傑就再次開始在佛羅倫薩中尋找自己的目標,在城中四處亂逛的宋傑無奈的小聲嘀咕一句「這麼大一座城,到底上那去找那個神明?」

沿著這條道路一直向前的宋傑忽然發現了前方拐角處一閃而過的一個白色身影,覺得有可能找到目標的宋傑不顧路人詫異的目光,徑直的向著自己看到白色身影一閃而過的小巷中跑去。

「嗯,人呢?」但是當疾馳的宋傑衝到了小巷中的時候,卻發現自己面前的小巷中空無一人。一臉警惕的宋傑趕緊抽出了背後的弒神,仔細的觀察著周圍的蛛絲馬跡。

久久沒有等到有人出來的宋傑依舊沒有放鬆警惕,而是開始小心翼翼的向著小巷的深處走去,雖然的確沒有看到人,但是心中越來越強烈危機感讓宋傑絲毫沒有放鬆警惕。

一個站在三層樓頂,右手拿著一把單手劍的男子居高臨下的看著小心翼翼的宋傑。嘴角泛起一絲笑容「雖然不是龍,但是仇敵也是一個不錯的敵人啊。」隨即自房頂跳下,落在了宋傑的面前,用單手劍指著宋傑「你是一直都在找我的那個仇敵嗎?」

宋傑很快就明白了自己面前的珀爾修斯所說的『一直找他的仇敵』是誰,隨後對珀爾修斯搖頭「我不是,但是我是他找到和你一戰的。」隨即擺好了戰鬥的姿勢。

「是嗎?那就讓我們打上一場吧。我是屠龍英雄珀爾修斯,仇敵,報上名來吧!」用手中單手劍指著宋傑的珀爾修斯一臉傲氣,似乎並沒有把宋傑當成強敵的樣子。

「看來珀爾修斯你不認為我是一個能夠戰勝你的人啊。那我就用事實來證明我的實力吧。」右手拿著弒神的宋傑隨即就沖向了珀爾修斯。

沒有招架時間的珀爾修斯只能向後退了一步,躲開了宋傑的攻擊。宋傑自然是不會放過這個送上門的機會的,隨即欺身而上,對珀爾修斯發起了進攻。

宋傑手中的弒神不斷的向著珀爾修斯的胸口刺去,大有一副要這麼逼著珀爾修斯退到無路可退的時候再一劍斬殺的意圖。

稍稍側頭的珀爾修斯利用眼角的餘光看到自己即將退無可退後,心下一橫,右手的劍也直直的對準了宋傑的胸口,大有一副我要與你同歸與盡的架勢。

在當兩人的劍尖距離對方只有毫釐只差的時候,兩人同時側過自己的身體,不在手足無措的珀爾修斯甚至還將自己右手的單手劍橫置,在宋傑的的左臂上留下了一道傷口。

看著自己左臂上同樣存在的傷口,珀爾修斯一臉讚賞的看著與自己面對面的宋傑「我承認我小看你了,但也只有這樣的戰鬥才更有意思,不是嗎?」剛剛略顯狼狽的珀爾修斯主動對宋傑發起了進攻。

「沒錯,但是今天的勝利者一定是我,你就乖乖的把你的權能給我吧!」絲毫不懼的宋傑同樣沖向了珀爾修斯,在用弒神招架住了珀爾修斯的進攻后,右腳踢向珀爾修斯的左小腿。

無奈之下的珀爾修斯只得向後退了一步,這一次對宋傑的攻勢也隨著這小小的一步徹底失敗。但向後退了一小步的珀爾修斯隨即就開始了自己的第二次攻勢。

珀爾修斯的攻擊依舊是用單手劍刺向宋傑,但是這一次卻與剛才的攻擊截然不同。直奔宋傑面門而去的單手劍明顯就是一個幌子。當自己的單手劍被宋傑招架住后,左手轉向了宋傑的右手。

看到這一幕的宋傑放棄了對珀爾修斯的單手劍的招架,變守為攻,手中的弒神直奔珀爾修斯的左臂而去,一副要將珀爾修斯的左小臂斬斷的樣子。

珀爾修斯自然停止了原本的計劃,用手中的武器擋住了宋傑砍向自己左臂的弒神。右腳踢向宋傑的膝蓋。

側身躲開珀爾修斯攻擊的宋傑使用了瞬步,出現在珀爾修斯的身後,對著珀爾修斯的后心刺出一劍。「不好!」心中危機感大起的珀爾修斯向前一個踉蹌,想要躲開宋傑的攻擊,但是卻被宋傑在肩頭留下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傷痕。

看了一眼自己肩頭上的傷口,珀爾修斯詢問了宋傑「你剛才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那是我的劍技。」左手抽出了背後寒霜的宋傑嘴角露出了一絲壞笑「接下來就讓你見識一下我的劍技吧。」

「看來過家家就到此為止了,弒神者,就讓我們看看究竟誰才更強的英雄吧。」珀爾修斯手中的單手劍上出現了藍色的神力。遠遠的對著宋傑揮舞起來,一道藍色的光刃隨著珀爾修斯劈向了宋傑。

手持雙劍的宋傑沒有避開這道豎著劈向自己的光刃,而是橫著手中的雙劍沖了過去,用寒霜和弒神斬裂了這道光刃,隨後毫不停歇的繼續沖向珀爾修斯。

輕輕避過送宋傑攻擊的珀爾修斯開口「我必須承認,你幹才神奇的劍技給我帶來了震驚,但是如果你就只有這樣的實力,是沒有辦法擊敗我·的。」

宋傑摸了一下剛才被珀爾修斯在腰間劃出的傷口,一臉苦笑「果然不愧是屠龍英雄,但是我也不是那麼好欺負的!」緊握雙劍的宋傑再度沖向了珀爾修斯。

衝到珀爾修斯面前的宋傑開始了自己的劍技表演,十字斬,交叉斬,一個個劍技接連的丟給了珀爾修斯。看著因為自己接連不斷的進攻,身上出現了好幾道傷口的珀爾修斯,一個瞬步出現在珀爾修斯身的宋傑一劍刺進了珀爾修斯的身體。

「還好我在看到你消失的時候就向前移動了幾步,不然我就要死在你這記背刺下了。」後背只留下了一道較淺傷口的珀爾修斯轉身看著宋傑「你真的很強。」

珀爾修斯又指向了宋傑手中的弒神「還有你右手的劍,它帶給我的威脅可要比你左手的劍大多了,她叫什麼?」

使用瞬步移動到珀爾修斯面前,把弒神插進他胸口的宋傑說出了答案「弒神!」 「小傑!」站在碼頭盯著下船的人群的艾麗卡一眼就看到了宋傑,一邊喊著他的名字,一邊跑到了他的面前噓寒問暖道「珀爾修斯可是屠龍英雄,和他的戰鬥一定是一番苦戰,身上的傷嚴不嚴重?」

宋傑搖頭「不算特別嚴重,而且身上的傷口也我被用恢復道具治癒了。你這一說我才想起來,到現在我都還沒有看看新獲得的權能是什麼呢。」

「珀爾修斯是屠龍英雄,更是斬殺了大地母神化身的鋼之英雄,擊敗他得到得到的權能應該也就是與此相關的能力了。」思考了一下的艾麗卡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宋傑對艾麗卡比了一個暫停的手勢「等一下,珀爾修斯斬殺的美杜莎是大地母神的事情我知道,但是你說的那個鋼之英雄是什麼玩意兒啊?」

對宋傑翻了個白眼的艾麗卡對宋傑進行了科普「擁有鍛造武器、武器的傳承或是屠殺龍蛇獲得力量等作為鋼的傳承的證據的英雄神就是鋼之英雄的證明。斬殺美杜莎還屠過龍的珀爾修斯自然是一個鋼之英雄。」

「原來如此,那我獲得的能力既有可能就是對龍蛇之類的怪物提升傷害的能力吧?」通過艾麗卡的解釋,了解到什麼是鋼之英雄的宋傑看向了艾麗卡。

「應該是這樣的,好了,大家還在我家的莊園等著我們回去呢,我們就不要在這裡浪費時間了。」想起大家還在等著她們回去的艾麗卡說著就把宋傑推到停靠在路邊的紅色轎車中。

坐在後排的宋傑對著坐在駕駛位置上艾麗安娜露出了一個微笑「說起來我已經好久都沒有坐艾麗安娜開的車了,不知道今天是否還能夠體驗一下免費過山車的感覺。」

同樣坐進了汽車後排的艾麗卡把自己的身體倚在了宋傑的身上「艾麗安娜現在的駕駛技術可比以前好多了,她已經再也不是那個能夠把車開成恐怖片的女僕了。」

囂張皇后:本宮的男人要你管? 坐在駕駛位置的艾麗安娜的臉上也滿是笑意「今天正好可以讓宋傑先生見識一下這段時間我在日本的修行結果。」被艾麗安娜發動的汽車瞬間就向前衝去,嚇了附近的行人們一跳。紅色轎車在眾人的抱怨聲中轉瞬間消失在了馬路中。

看著開車的勢頭已然比之前還猛的艾麗安娜,宋傑小聲的在艾麗卡的耳邊嘀咕道「你不是說艾麗安娜的駕駛技術比以前好多了嗎?我怎麼覺得她現在的車技可要比以前的更加瘋狂。」

「艾麗安娜雅以前可是不敢以這麼快的速度開車的,難道這還不算駕駛技術更好了?」看著宋傑的艾麗卡臉上露出了疑惑之色,隨後一臉狹促的看著宋傑「難不成小傑你不僅不喜歡這樣的感覺,還害怕這樣的感覺?」

「當然不是,只是你口中的駕駛技術和我想象中的駕駛技術的概念差的有些太大了。」宋傑搖頭「這樣的感覺雖然非常刺激,但是同樣也要面對極高的風險,不是嗎?」

「沒錯,宋傑先生你口中的駕駛技術更好說的是像其他人那樣減速慢行嗎?」在從宋傑口中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后,艾麗安娜點頭「我知道了,雖然我不太擅長這麼開車,但是我並不是不能。」隨著話音降低了檔位和車速。

「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夠抵達布朗里特家的莊園?」宋傑好奇的詢問著艾麗卡,隨後又開始了唉聲嘆氣「不知道大家打算在歐洲·玩今天。看來今晚又要忙碌度過了。」

聽到宋傑長嘆的艾麗卡不知怎麼想起了詢問宋傑在艦娘·世界的生活,於是緊緊的纏住了宋傑,在撒嬌攻勢的幫助下詢問著宋傑異世界的事情「小傑,你就給我說說嘛~」

「好,我說。」在艾麗卡的撒嬌攻勢下宋傑選擇了妥協……

————————————————–(分割線喵)——————————————————-

「小傑,這就是布朗里特家的莊園了。」聽了一路異世界事情的艾麗卡指著面前的莊園「怎麼樣,是不是和壯觀?」

宋傑點頭「的確是挺壯觀的。」儘管在公主戀人的世界中就已經見識過來了有馬家那個被老爺子給自己的莊園,但是面前的這個莊園還是讓宋傑感到了震撼。

只有四層高的建築,滿滿的都是復古的奢華設計。一條寬廣的白色磚石路自莊園大門直通主建築的大門,百餘米的石磚路兩側則是修剪的整整齊齊的草坪,草坪上還有著著一塊塊經過精心設計的花叢。

顏色形狀各異的紫羅蘭、雛菊、風信子、勿忘我讓只有綠色的草坪變得五彩繽紛、花團錦簇。

「現在的時間,大家應該正在喝下午茶,小傑跟我來。」艾麗卡抓著宋傑的手帶著他向著一處涼亭快步走去,遠遠的還能看到一群少女坐在一起一邊看著草坪上的花海,一邊聊天,間或的還有人從桌子上拿起一塊精緻的糕點塞進口中。

隨著宋傑和艾麗卡的逐漸接近,少女們自然也發現了兩人,紛紛對兩人打起招呼,雅典娜看著宋傑皺起眉頭「小傑的身上有股讓人淡淡的讓人不舒服的氣息。」

「應該是因為我剛剛戰勝的神明不僅是鋼之英雄,而且還是那個斬殺了美杜莎的珀爾修斯。」隨後宋傑就嘗試使用自己奪自珀爾修斯的權能。

看著自己身邊雙目無神的艾麗卡、莉莉婭娜,萬里谷姐妹和不斷搖晃著腦袋,試圖戰勝這股詭異力量的雅典娜一臉苦笑「貌似這回得到了一個不得了的權能啊。」隨即趕緊取消了權能的使用。

恢復正常的幾人緊緊的盯住宋傑,想要從他那裡得到答案「小傑宋傑哥哥,你剛才做了什麼?!」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我只是想試試我新獲得的權能而已。」無奈撓頭的宋傑看著湊到自己面前的少女們「現在從珀爾修斯那裡得到的權能已經是顯而易見了,讓魔女無法反抗我的命令,可為什麼雅典娜也會受到影響呢?」

雅典娜說道「鋼之英雄畢竟是斬殺龍蛇的存在,他們迎娶的美女大多數也都是被他們擊敗的女神的化身,被你擊敗的妾身自然也是沒有辦法逃離你的權能,只不過因為我還是一個神明,所以沒有像其他人那樣完全是一副任你宰割的模樣。」

「原來如此,我知道了。」宋傑點頭,趁著萬里谷光走進主建筑後說道「現在我就要說去其他世界的事情了,大家就現在義大利好好玩幾天,等大家都準備好后,我們就離開這個世界。

宋傑的話音剛落,少女們就聚在一起竊竊私語了一會兒,最終下定了明天早上就離家的想法。

「好,那我們就明天早上走。」看著臉上滿滿都是期待的少女們,宋傑臉上也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終於可以回去了,我可是已經憋了好久了。」

佑理在宋傑的身邊坐下,一臉猶豫「小傑,小光一個人在這裡真的沒有問題嗎?我真的有些放心不下小光。」

宋傑拍著萬里谷佑理的肩膀安慰著她「沒事的,我已經找人照顧小光了,明天她也應該會到布朗里特家的莊園。」

「小傑,你還找人照顧小光了,你找的是誰啊?」艾麗卡和莉莉婭娜一臉好奇的看著宋傑。

「你們兩個也認識她,我們還在在她家住過一段時間,現在能猜出來我找的照顧小光的人到底是誰了吧?」說了幾個提示的宋傑問向了兩人。

「露庫拉齊亞小姐。」X2

「就是她。」宋傑隨後用著可憐兮兮的目光看著少女們「我現在只想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夠吃晚飯,我已經快要餓憋了。」

少女們這才注意到天色已經逐漸變暗,桌子上的糕點更是早已被少女們吃光了,起身的艾麗卡開口「那我們現在就去吃飯吧,今天晚上的菜品是我們家的英國大廚親自做的。」

宋傑嘴角抽搐,一頭黑線的看著艾麗卡「今天晚上我們不會要吃英國名菜『死不瞑目』吧?」

「那叫『仰望星空』!才不是什麼『死不瞑目』。」一臉氣憤的艾麗卡坐到了宋傑的身邊,在他的腰間狠狠掐了一下「你不要隨意篡改料理的名稱!」

「我這不是在篡改料理的名稱,我只是用了一個更形象,也更符合這道料理的名稱來稱呼它。」正在詭辯的感受到腰間再度傳來的痛感放棄了繼續這個話題,詢問艾麗卡「我可以點菜嗎?」

艾麗卡對宋傑點頭「當然可以,小傑你想吃什麼,不過最好是西餐,莊園中可是沒有東方廚師的。」

一本正經的宋傑卻說出了讓艾麗卡極為「我要一份菲力牛排,一份義大利面。對了,再讓那位英國大廚做一份炸薯條吧,聽說英國的炸薯條很好吃。」……

————————————————–(分割線喵)——————————————————-

最終宋傑也沒有吃到英國大廚做的炸薯條。當然,眾人自然也沒有在飯桌上發現那道英國名菜,仰望星空。在有說有笑的享受了一頓法國大餐后,宋傑詢問艾麗卡「艾麗卡,你們剛才說你們今天泡溫泉去了,溫泉在哪,我也想去放鬆一下。」

「距離這裡倒是不遠。既然小傑這麼想泡溫泉,那晚上大家就再去泡一遍吧。」思考了片刻的艾麗卡立即做出了決定「大家快去換泳衣,到時候,大家還可以再溫泉附近的海域游泳。」少女們隨即一鬨而散,紛紛前去換裝,宋傑自然也在為他安排好的房間中進行換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