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非加入兄弟會的當下,直接從斯隆嘴裏得到答案無疑是最方便的。

“你說我的父母曾經也是你們那什麼兄弟會的?你打算讓我怎麼相信你。”艾麗婭雙手環胸,絲毫沒有身處對方大本營的顧慮。

希望那個能力有值得讓她下定決心的魅力,一天沒有自保的能力,她就越發的覺得害怕,不久之前的窒息感彷彿不曾消失,讓她時刻都處在壓抑的狀態。

斯隆並沒有被艾麗婭冒犯的態度激怒,他看起來並不急,在完成了手上一份單子的簽名後,他才以一種平穩且緩慢的語速回應她,“如果你完全沒有相信的話,也不會跟着克洛斯來到這裏了,不是嗎?”

“聽着,我來這裏並不是因爲相信你們那些聽起來匪夷所思的鬼話,我想知道的僅僅是關於我的父母。”

她的反應都在斯隆的預料之中,從小失去父母的孩子,長大後無論變成什麼樣,都會保留着對父母的一些好奇與執念,無論這執念是思念或是怨恨,都足夠讓他有把握讓這女孩加入他們。

現在的她看起來還太過單純,與她父母的性子並不相像,但這也未必不是好事。

“在過去的幾年裏,你應該也有發現自己的身體像是得了什麼病……例如‘恐慌症’?”斯隆及有耐心,但艾麗婭卻不怎麼領情。

她的反應就像是感受到威脅的刺蝟,“你調查我?!”

系統從來不會給她具體的日常記憶,所以她只能根據斯隆的話,來做出相應的反應,她來到這個世界嚴格來講不到一天,斯隆所說的‘恐慌症’她是一點都沒有感受到。

“你和你的父母一樣優秀,艾麗婭。” 藥手回春 斯隆的語氣變得緩和下來,他試圖安撫這個有點敏感的女孩,“以前的你並不清楚這一點。”

他看了克洛斯一眼,從頭到尾一直在看戲的克洛斯一下子瞬間明白了他的意思,將放在腰間的槍拔了出來,槍在手上一轉,他握住槍管將槍遞給了艾麗婭。

曾經不少時間與槍爲伴的艾麗婭順勢的就接了過來,態度自然。

“Imanishi-17,克洛斯的愛槍。”斯隆指了指不遠處正在工作的一架紡織機,“看到那架紡織機了嗎?每隔十秒會有一段長爲一釐米的紅線,而你要做的就是打斷那根線。”

艾麗婭覺得這真是一把好槍,這把槍幾乎吸引了她所有的注意力,以至於她沒能聽清這該死的老頭說了什麼。

“是我聽錯了還是說你會先讓那紡織機停下來?”她覺得她到的不是什麼神祕組織,而是一家瘋人院!

沒等艾麗婭在發出什麼質疑,她的後腦勺就被抵上了一個冰冷的東西。

克洛斯站在她身後,舉着槍,語氣依舊漫不經心,“你有選擇的權利。”

“你開槍,亦或是我開槍。”

作者有話要說:光耀星辰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9-08 20:44:41

光耀星辰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9-08 20:42:43

光耀星辰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9-08 20:41:18

感謝星辰的地雷~地雷三連炸什麼的(害羞捂臉

終於要開始升級了,每次一寫到艾麗婭武力值的提升,就想到之前基妹乾的那事。

下次見面一定會很有趣。

PS:關於Fraternity的稱呼電影裏說法不一,斯隆說過他們組織叫Fraternity,同樣也說出過A fraternity of assassins這樣的稱呼,本來想直接叫刺客聯盟,但百度百科稱之爲互助會,因爲是以漫畫改編的電影,所以我去查了一下漫畫,漫畫裏Fraternity是被翻譯成兄弟會的,所以最終就決定統一用兄弟會了。

————

改了一下章節標題,編編說不能明確帶有原著的名字。

看到更新進來的大家抱歉QAQ。

插入書籤 在這種壓迫的氣氛下,艾麗婭別無選擇,她的心跳因爲緊張而越跳越快,她眼前的一切變得緩慢,周圍的一切皆被她看在眼裏,斯隆表情些微的變化,紡織機的聲音,周圍人走動的腳步聲。

紡織機每隔十秒出現的那一段紅線,她也看的尤爲的清楚。

她垂下眼,調整了一下呼吸。

艾麗婭拿槍的姿勢是身爲軍人的瑪迦教出來的,是無可挑剔的。她擡頭,連着的兩聲槍響讓這個紡織廠除了紡織機的聲音以外沒有了其他聲音,所有人都在看着他們這個方向,但很快他們又重新投入了自己的工作,彷彿這是一件很不起眼的事情。

被人用槍指着腦袋的感覺實在是不怎麼好,艾麗婭覺得她一定出了一身冷汗,但是事實上她一滴汗都沒有,反而有一種說不出的暢快感。

斯隆走到了艾麗婭的面前,他將握拳的手伸到了她的面前,艾麗婭下意識的伸出手,接住了斯隆交給她的東西。

一截不到一釐米的紅線。

艾麗婭的表情是不敢置信,她的心情也同樣如此。

這種只有電影裏藉助特效才能辦到的事情,她竟然也完成了?

“你的心跳每分鐘超過四百,輸送大量腎上腺素到血液,所以你的視覺和反應遠超常人,這種能力只有少部分的人擁有,克洛斯和你的父母都是這極少部分人之一,而你也是。”

聽上去荒謬到可笑的言辭,但艾麗婭卻不得不相信斯隆的說法,事實上比這更荒謬的事情她也不是沒有見過,相比之下這並不難以接受。

艾麗婭並不確定這個能力的真正用途有多大,她無法現在做出是否繼承這個世界能力的判斷,她需要實踐。

“‘ frternty f ssssns’掌握着命運,加入我們會讓你獲得更多,但如果你還是想回到那平凡碌碌無爲的生活,那麼我會尊重你的決定。”

“我看得出你不是會甘於平庸的人。”

斯隆就像是一個老神棍,將足以讓所有人動心的邀約擺在了她的面前。艾麗婭沉默了,實際上她想立馬點頭答應的,但是考慮到她不能表現的那麼果斷,要顯得有點內心掙扎一些,看起來纔不那麼可疑。

“也許你會喜歡上這種生活。”

克洛斯的話彷彿壓倒了艾麗婭最後的一絲顧慮,她看向斯隆,開玩笑道:“有迎新會嗎?”

“克洛斯會告訴你一切。”

在得到這麼一句回答後,艾麗婭就被扔給了克洛斯,不久之前還殺氣騰騰拿槍指着她的克洛斯此時就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一邊領着她,一邊向她介紹着他們這個組織。

“哦,對了,你之前說的迎新會,是有的。”克洛斯領着她進了一個看起來到處都是廢鐵的房間,裏面擺放着不少無法工作了的紡織機,中間有一張椅子。

艾麗婭順着克洛斯的意思,在那張椅子上坐了下來。

克洛斯也不管她,自顧自的翻找了一會,拿出了一根並不算特別粗的麻繩,“我會慢慢介紹你認識他們,幫個忙,把手放到後面好嗎?”

既然加入了這個組織,那麼艾麗婭自然也必須付出她的一部分信任。

在將艾麗婭的手在椅背後綁好之後,克洛斯看了看手錶,“午飯時間應該已經結束了,我去叫那傢伙過來。”

艾麗婭是坐在椅子上目送克洛斯離開的,當她再一次見到克洛斯的時候,她正滿臉是血的躺在地上,手臂也被木頭渣滓劃破,狼狽不堪。

她睜開眼,清澈的藍眼睛對上的是克洛斯居高臨下的視線。

“這就是你們歡迎新人的方式?”

“你喜歡嗎?不喜歡也沒有辦法,走,帶你去認識一下其他人。”克洛斯不顧艾麗婭兀然僵硬了的表情,一把將她從地上拉了起來,“聽說你把修理工打傷了?挺不錯的。”

如果不是在被綁住雙手的時候她動了一點手腳,艾麗婭非常懷疑她會死在這。

“你很快就會習慣的,畢竟這就是你以後每天的生活。”克洛斯說這句話的時候表情有些興災惹禍。

艾麗婭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從那個叫屠夫的死胖子手下挺過來的,她現在整個人泡在一個單人規格的池子裏,渾身覆蓋着一層白色像是蠟一樣的東西,耳邊是一個俄羅斯人在自言自語的聲音。

她根本沒有心思去聽他在她耳邊說了什麼,她的身體都疼的快沒有知覺了。

是她之前一直太過樂觀,想當然的以爲這個世界就算再怎麼樣,也不會比前面幾個世界更危險了,她顯然錯了,雖說依靠着瑪迦交給她的技巧勉強沒有丟了性命,但她的身體也已經壞的差不多了。

這樣的日子別說是持續一個月了,就單單這一天,她都覺得是從鬼門關走了一遭。

“別擔心,你這樣的傷在復原池泡上幾個小時,連疤都不會留下。”俄羅斯人蹲在艾麗婭的池子旁,他頭上戴着一個棉帽,口袋裏的老鼠發出了‘吱吱’的叫聲,“這是你第一次來這,相信要不了多久,你就會徹底離不開這裏了。”

艾麗婭被他的說法嚇的一抖,頓時渾身的骨頭都發出了疼痛的訊號。

時間證明了他說的沒錯。

一個月的時間,她僅僅只在一天的休假時間裏是完好無損的,其餘的每一天都讓她痛苦不堪,她總覺得馬上就要斷氣了,但下一秒她就會被扔進復原池,依此循環。

克洛斯教她的射擊方法她到現在都沒有領悟,讓子彈在空中拐彎這種事太過匪夷所思,真正做起來也是如此,現在她能百步穿楊,卻依舊沒有辦法讓子彈繞過槍靶前的肥豬射中靶心。

“好吧,既然這樣只能給你點壓力了。”克洛斯似乎不知道該如何指導她了,他咬了口手上的熱狗麪包,轉頭髮現對方正盯着他手上的麪包發呆,“餓了? 地獄名媛 嘗一口?”

艾麗婭搖了搖頭,她盯着克洛斯,“你打算怎麼給我壓力?”

克洛斯三兩下解決了他的午餐,踢開了擋在槍靶前死豬的屍體,自己站在了那個位置,“我想那麼長時間過去,我們也算是朋友吧?你應該不會這麼無情。”

子彈要麼繞過他射中槍靶,要麼就直接打在他身上。

“你盲目的自信總是讓我爲難。”艾麗婭冷着臉舉起槍,她的確是被克洛斯的舉動嚇着了,但是她舉槍的雙手依舊那麼穩,看上去好似完全沒有受到他的影響。

砰!

艾麗婭面無表情的看着被打中了腰側正不斷流血的克洛斯,“抱歉。”

“沒事,放輕鬆一點,把這當做一場遊戲。”克洛斯隨手拿了塊毛巾把出血口一按,乾脆的掏出了自己的愛槍,把槍口對着艾麗婭,“繼續。”

…………

這個訓練並沒有持續多久,準確來說不到半個小時就結束了。

艾麗婭躺在復原池裏,在她旁邊池子裏的是正在悠哉喝酒的克洛斯。

這半個小時裏,艾麗婭只要子彈打到他身上,他就會馬上扣下扳機給她同樣的位置來一槍,直到艾麗婭膝蓋中彈,撲通一下跪在了地上,這才結束了這場兇殘的遊戲。

克洛斯用這樣的方法不可謂沒有效果,好幾次她的子彈僅僅是擦過克洛斯,只差一點就能繞過克洛斯射到後面的槍靶上了,她都以爲自己馬上就要成功了,卻沒想到一個不小心太過興奮的結果就是她現在這種慘狀。

“等你槍法成熟點之後,斯隆就會讓你出任務了吧?”克洛斯一手搭在復原池的邊上,側了側身子看她,“你殺過人嗎?”

沒有。

艾麗婭垂了垂眼。

她來這個世界已經一個多月了,這一個月她的訓練進度也是她自己刻意放慢的,爲的就是讓斯隆覺得她還沒有能夠獨當一面完成刺殺任務的能力。

艾麗婭也知道,這種行爲是遲早要暴露的。這個身體各方面的潛質都很好,領悟力格外的高,正是因爲這樣,她的時間才更加的緊迫。

她的目標是完成任務的前提下,儘可能的提升自己的能力,爲了不給自己留下餘地,她已經找系統直接確認繼承這個世界的能力了,也正是因爲確信現在的努力不會白費,她才能堅持到現在。

尋找攻略目標的事要提前了。

“你最好提前做好準備,別到時候才說不行,那可就晚了。”克洛斯喝了口酒,抓起一旁的浴巾就打算起身。

艾麗婭看着他,不自覺的將心裏的疑問說了出來,“紡織機的預言一定準確嗎?”

兄弟會的所有需要刺殺的人物名單都是由一架巨大的命運紡織機擬定的,根據線段的上下排序進行二進制碼的翻譯,最終形成一個人的名字。這些都是斯隆告訴她的,並親自帶她去了放置那架紡織機的房間,甚至告訴了她,他們這個組織的由來。

無論斯隆說了什麼,由一架紡織機決定人的命運也太過荒謬了,艾麗婭無法不對此產生質疑,她無法質問斯隆,所以只要就近詢問克洛斯的看法。

克洛斯是她在這個世界最親近的夥伴,也是艾麗婭在這裏唯一能放心說話的人。

“如果你想借此逃避任務的話,你也太天真了。”克洛斯調笑着把喝了一半的酒瓶往艾麗婭躺着的復原池旁一放,“要不喝點酒壯壯膽?”

“紡織機就不會出錯?”她追問。

克洛斯的動作一頓,他認真的盯着艾麗婭看了一會,“你真的這麼認爲?”

艾麗婭從他的神色就能猜出他有什麼話想和她說,這一個月的訓練不是假的,與她的身手一同成長的還有她從仙宮繼承來的感知力,“克洛斯,周圍沒有別人。”

她從沒見過克洛斯這麼猶豫不決,記憶裏的他總是一副天壓下來都不怕的樣子。

最終克洛斯在她的池子邊蹲了下來,他的語氣格外嚴肅,“你信不信我。”

順便有姑娘沒有看過這部電影,所以在這裏科普一下。

刺客聯盟,漫畫改編的電影,文裏設定參照電影,主演是一美,講的是一個綠帽小白領被拐進兄弟會,被訓練成頂級刺客爲父報仇完了之後發現殺父仇人就是自己老爸,在意識到自己被騙後殺光兄弟會的故事。

子彈時間:視覺和反應遠超常人,電影裏主角第一次拿槍很輕鬆的打掉了蒼蠅的翅膀(……)槍戰的時候更是經常子彈打子彈。

順帶一提,這是個子彈能360度轉一圈,從右邊射出,能從左邊把自己打死的黑科技片。 在斯隆和克洛斯之間,艾麗婭自然是偏向克洛斯的,在她看來相處時間更長的克洛斯的話比斯隆更有可信度。

克洛斯說,命運紡織機的名單很有可能是假的,這一切都是斯隆在幕後指使着。

在聽他說之前,艾麗婭就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只要不是告訴她,斯隆其實是外星人,或者斯隆想要統治地球之類驚世駭俗的話,她就都能接受。所以在克洛斯說出斯隆擬定了假名單後,她表現的格外平靜。

“斯隆從幾個月前就開始變得不太正常。”克洛斯點了根菸,“兄弟會的賬目數額在這段時間突然變多,這明顯不對勁,但是我沒有證據。”

克洛斯會接下訓練艾麗婭的任務,除開他們擁有相同的能力以外,還有一點就是因爲在他無法信任斯隆的當下,他沒有辦法毫無芥蒂的完成紡織機發布的刺殺任務。

這段時間克洛斯也是對艾麗婭的能力有了一定的瞭解,他知道艾麗婭拖延了訓練的時間,她是怎麼想的他多少也明白,現在既然都打開天窗說亮話了,他也沒有必要放着這麼好的資源浪費。

艾麗婭對於周圍事物的感知力是得天獨厚的,有些事情只有她才能幫他驗證。

“我需要你幫我一個忙。”

克洛斯指的幫忙是讓她去斯隆的房間找找看有沒有什麼線索,這件事他當然自己也可以去,只是相比艾麗婭來說,他被發現的可能性很大,斯隆是一個非常謹慎的人,不然也不會成爲兄弟會的領頭。

艾麗婭自然是應下了,對她來說現在最輕鬆的任務大概就是這個。

他們倆又討論了會計劃,最終把時間定在三天後,那一天是斯隆慣例要去紡織機房翻譯刺殺名單的日子,艾麗婭會有足夠的時間找到他們想找的東西。

在那之前,艾麗婭決定回一趟她所住的公寓,如果真的如克洛斯說的那樣,斯隆真的有問題的話,那麼想來他們也沒法在兄弟會繼續待下去,到時候她肯定沒辦法再回這間公寓,所以乾脆現在先把需要用到的東西提前整理出來。

克洛斯給了她一個地址,那是他所說的安全的地方,一個斯隆也不知道的地方,艾麗婭決定把東西都搬過去。

需要帶的東西不多,她把一些衣服和日用品裝進了箱子,接着從抽屜裏翻出那對手環給自己帶上,之前她也沒料到出門買點吃的都會被直接帶走,所以手環就一直留在公寓裏,這次回來主要也是爲了拿這個。

艾麗婭試着擡了擡手臂,手環對她的影響已經開始削弱了,這和她一個月玩了命的訓練脫不了關係。周圍都是把殺人當做習以爲常的人,偶爾她也是會覺得有點壓力山大的,但是她現在的進步也多虧了那些人。

她摸了摸自己的那把槍。

如果她再繼續不斷去不同的世界,是不是早晚也會面對不得不殺人的情況?

艾麗婭不願多想,她拎着她的包,離開了公寓,她手裏拿着克洛斯給她的地址,從手機上的地圖來看,那地方也沒有克洛斯說的那麼隱僻,看起來就像是個普通的居民樓。

從她的公寓樓到克洛斯的那個屋子大約半小時的路程,不得不說,克洛斯的這個祕密基地看起來實在是太過破爛了,艾麗婭拿着鑰匙打開門,裏面倒是非常的乾淨,顯然是有人住過的痕跡。

她把包扔在了沙發上,轉頭看到了放在櫃子上的照片。

那是一個小男孩的照片,從拍攝角度來說,想必都是偷拍的沒錯了。

敞開的窗戶前放着一架望遠鏡,那望遠鏡正對着這棟樓對面的一家住戶,艾麗婭走過去在望遠鏡前坐下,拿着望遠鏡調整了一下角度,正好看到對面那戶人家的窗戶裏,一個女性的身影。

艾麗婭嘴角一抽。

她覺得克洛斯的惡趣味似乎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嚴重,她這麼想着,卻在不經意間從對面的窗戶口看到了一個和她差不多年紀的男性,看來對面似乎住着一對同居男女。

腦子裏一晃而過的是克洛斯曾經說過,他有一個同她一般大的兒子。

她看着對面似乎在爭吵什麼的樣子,一時間沉默。

克洛斯並不想讓他的兒子進入他們的世界,這一點他曾經和她說過,即便是這樣,他卻還是無時無刻的關注着兒子的動向,除了怕斯隆對他的兒子動手以外,恐怕他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珍視對段親情。

這個地方如果克洛斯不說,以他平時沒心沒肺,殺起人來眼睛都不眨一下的作風,斯隆想必還真的料不到他會選擇這麼一個靠近他兒子的住所。

艾麗婭決定不多做逗留了,她現在也差不多時間回去了。

作爲一個沒有飛檐走壁能力的普通人,艾麗婭不得不買了地鐵票,在這高峯期搭上人擠人的地鐵。

她一邊拿着手機給克洛斯發了條短信,一邊想着兄弟會的福利究竟怎麼樣,她加入兄弟會都已經一個月了,斯隆也沒有給她任何補貼,想來是因爲她至今還沒有參與刺殺任務的緣故?

至少克洛斯他們過的還挺悠哉的,特別是克洛斯,一直都是一副爺不差錢的樣子。

雖說她只要任務完成了就會離開這邊,錢再多也沒有用,但是如果給她點積蓄改善一下生活條件也是不錯的,而且這次的任務感覺也不是那麼好完成。

想想吧,誰會莫名其妙心甘情願被她抽一個月的耳光啊?

艾麗婭這邊開始神遊,但是她突然覺得有什麼東西碰到了她的大腿,地鐵突然一個急剎車,所有人都往前一衝,她更是感覺到有個人直接貼到了她的身上。

她想都沒想的轉身擡手就給了那人一耳光。

那人馬上痛呼出聲。

不會說愛你 下一秒她又覺得沒有直接擡腿踢那人要害實在是太虧了,都是因爲剛纔腦子裏都是任務,這才條件反射,想了想,她打算再補一腳。

【任務進度1/30。】

她的動作一頓。

韋斯利也沒想到自己坐個地鐵都能莫名其妙被打,但是他也算是知道對方一定是誤會了什麼,他連忙趕在那個有些彪悍的姑娘再給他來一腳之前解釋道:“那個……抱歉,我不是有意碰到你的,只是地鐵太擠了。”

他看上去就是一個普通的白領,長相清秀,也不像是會在地鐵上猥瑣女性的人。

艾麗婭很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