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隊眾人議論紛紛,對小機靈三人的收穫都感到了很大的震撼。

看到眾人此刻的表情不如他們所料,小機靈幾個都忍不住自豪的笑了:「這便是我們昨日到現在的收穫。」

「算算吧,看看我們三個的排名是不是比你們高?」

爐子更是傲嬌的仰起下巴,恨不得將鼻孔朝天了。

儒生卻並未表現得多麼自豪,而是十分理性的道:「當然,我們也不能忽略了阿彩的功勞。」

聽到這話,前一刻還震撼不已的眾人,立即露出「我就說嘛」「看看,還是阿彩幫忙了吧」的表情。

儒生也不介意他們的表情,繼續緩緩道:「是阿彩帶著我們,悄無聲息找到這些猛獸群的老窩,並給了我們足夠時間去安排布置獵殺這些獵物的陷阱,才能讓我們三個在短短一天內,獵殺了這麼多猛獸。」

「當然,裡面還有個別的低階凶獸,這就需要各位哥哥們幫忙清點下了。」

聽了儒生的話,前一刻還用瞭然表情看著他們的人,此刻又尷尬的笑了笑。

紛紛自告奮勇的上前,替小機靈幾人清點起這次收穫來。

約一柱香后,小機靈他們拿出來的獵物總算清點完成,收穫的各種材料加起來,總價值是蠻象隊一點五倍。

如此一來,小機靈他們便成了這次狩獵競賽的第一。

「好了,都把東西先收起來吧,先跟我回城再慢慢收集這些材料。」

眼看兄弟們已清點完成,並排出了名次,丁宣適時的出聲打斷大家。

眾人聽了,紛紛動手,將東西收集起來。

最後大家覺得,這些東西東放一點,西放一點,不太方便,於是全部放進了爐子那隻高級儲物袋中。

猴子看著爐子手中的儲物袋,突然開口:「我就是想知道,爐子你手中的儲物袋哪來的?」

爐子嘿嘿笑道:「當然是從阿彩這裡得來的啊。」

說著,他還一臉得意的笑道,「不光我身上有這隻儲物袋,就是小機靈和儒生身上也各有一隻。」

刷。

爐子的話,讓所有目光齊刷刷看向小機靈和儒生。

「你……你們要幹嘛?」

被這麼多雙眼睛看著,小機靈兩人嚇了一跳,雙臂擋在胸前,怯怯的後退著,「你們可別亂來。」

「噗哈哈……」

丁宣被兩人此刻的動作逗得哈哈大笑。

這倆傢伙,啥時候變得這麼搞笑了?

被丁宣的笑聲打斷,現場氣氛瞬間輕鬆起來。

「宣哥,他們都有儲物袋了。」

猴子一臉不服氣的看看小機靈三個。

丁宣道:「你不也有了嗎?」

猴子眼珠一轉:「宣哥,你意思,先前給我的那隻儲物袋,歸我了?」

「刷。」

這話,再次讓剩下的人都看過來,充滿希冀的看著丁宣。

尤其是三紋蛇、金剛、蠻象三人更是眼神熱切的看著他,心裡嘀咕:

宣哥竟然拿出儲物袋給猴子了,那自己是不是也應該有啊?

「別這麼看著哥,你們都有。」

說著,丁宣從身上拿出從漠海八人身上取下的儲物袋道:「給,每人一個。」

話落便有幾道黑影飛向三紋蛇三人。

如此一來,就只有十二個普通成員沒儲物袋了。

他們一個個都用羨慕的目光看著手拿儲物袋的隊長及小機靈三人。

「別看著了,這還有些,拿去分了吧。」

分期說愛我 團隊成員們那眼巴巴的可憐模樣,讓丁宣好笑不已,又從懷裡拿出十餘只中等儲物袋來,「每人一個。」

聽說每人一個,那些人都紛紛笑了起來,忙伸手接過飛向自己的儲物袋。

一個個笑得合不攏嘴,俺們也是有儲物袋的人了。

「瞧你們這出息。」

丁宣笑著嫌棄的罵了一句,「不就是個儲物袋嗎,將來等咱們冒險團等級提升上去了,想要什麼得不到?」

「你們就先用著這些普通儲物袋吧,等將來冒險團有了新的好東西,都可以用積分來兌換。」

眼看眾人從興奮中慢慢冷靜下來,這才繼續道:「我先來說下,咱們霸主冒險團接下來的職責安排。」

隨著他這話一出,鬧轟轟的場面立即安靜下來,紛紛將期待的目光投向丁宣。 姜雲卿淡聲道:「你們可還記得我們剛進入這裡的時候,我曾經說過我能感受到西南方向有隱約的靈力波動,當時因為想要走出這林子,也怕有什麼危險,而且這裡沒有任何標識,所以我就帶著你們朝著這個方向走。」

「想著看看是否能夠找到離開這裡的方法,或是尋到一個足夠安全的地方,可是沒想到那靈力波動卻是隨著我們一路向前也不斷移動,然後將我們引到了這裡。」

「花錦現身之後,我才發現最初引著我們朝這邊走的,是一株剛化靈的草植,而且我們來的那一路上也有不少成了精的靈植,只是被什麼東西壓制著,所以才一直隱匿著未曾對我們動手。」

「剛才奚佑困住花錦,那些靈植便紛紛現身。」

「我想那個震懾它們讓它們不敢動手的,應該就是花錦了吧?你將我們引來這裡,是為著想要取我們性命?」

旁邊幾人都是驚愕,而蘭茜和唐瑜瞬間褪去了剛才那絲喜愛之心,猛的想起了被花錦吞噬掉的不知道生死的羅煬一。

唐瑜臉色一變,怒道:「你魅惑我們?!」

姜雲卿未曾提起時,她還沒有察覺,可當姜雲卿的話音落下之後,唐瑜瞬間就反應了過來。

她和羅煬一是自小的玩伴,雖然一直看似不和,可實際上關係卻是極好,否則之前羅煬一出事的時候她也不會第一時間衝上去救他。

按理說這靈虹草「吞噬」了羅煬一,哪怕它外形變得再可愛,瞧上去再無害,她也絕不可能對它放下心防,可她剛才居然有那麼一瞬間完全忘記了羅煬一,甚至還對花錦生出了「喜愛」的情緒來。

唐瑜只覺得自己方才的行徑難堪,拔劍就想朝著花錦砍去。

姜雲卿按住了她,對著官官道:「官官!」

官官也是惱怒,直接催動了魂印,靈虹草猛的身軀一抖,那頭頂上方的小花豎了起來,花瓣抖動間彷彿整個魂靈都要炸裂開來一般。

姜雲卿沉眼看著它:「我們放你出來,是真心想要跟你和平相處。」

「你只需要告訴我們這裡的事情,不主動傷害我們,我們也絕不會傷你,可是你若再趁我們不注意時用這些手段,就休怪我們不客氣。」

「這林子里成了精的靈植的確很多,我們也需要你幫忙震懾它們,可你要知道,我們不是非你不可,如若實在不行,大不了一把火燒了這裡。」

「我想你應該知道,我有這個能力的!」

姜雲卿說話之間,官官便配合著催動魂印,甚至將氣息融於姜雲卿的精神念力之中。

花錦魂靈之中疼的都幾乎要崩潰,而感受到之前那股極為厲害的氣息出現在眼前這個人類身上時,它瞬間驚恐出聲,「大人,大人我不敢了……」

姜雲卿沒有第一時間讓官官收回氣息,而是又讓魂印催動了一會兒。

眼見著花錦頭上的花冠都淡了顏色時,她這才讓官官收回了本命之火氣息,停下了魂印。

那邊花錦瞬間身子一軟,察覺到自己恢復了自由,一邊拚命的吸收著周圍的天地之力和升級,一邊滿是驚恐的看著姜雲卿。 丁宣坐在上首,默默看著眼前一幕,唇角始終掛著那抹標誌性微笑。

下方,爐子說話間,伸手進衣服里,在貼身的衣服里,掏啊掏。

在所有人好奇的目光下,終於看到爐子掏出一隻高級儲物袋來。

臉色嘲紅的道:「這裡就是我們三個昨天到現在的所有收穫。」

儒生道:「不用說,爐子把東西拿出來,各位兄弟只需看看獵物身上的傷口,便知道阿彩有沒有出過手了。」

整個過程,丁宣都安靜的坐在一旁,看著他們核對材料價值,排列名次。

當聽不小機靈幾個並沒按照猴子他們的吩咐,留在這裡等待大家狩獵回來,而是同樣出去與猛獸或凶獸戰鬥,提升自己戰力了,少年內心對這幾位自己選出的親衛成員,十分滿意。

他含笑看著大家,及他們各自面前堆放的材料,並未急於發表意見。

一個健康發展的團隊,內部的良性競爭是必不可少的。

唯有這樣的良性競爭才能促進團隊不斷前進,不斷提升其品質。

因此,當聽猴子說出他們幾個小隊之間的這場競賽后,丁宣心裡便有了一些計較。

此刻見連小機靈幾人都主動參與了這場競賽,丁宣就更加滿意了。

丁宣的心裡活動,並未表現在臉上,因此,冒險團的成員並沒人看出他此時的想法。

就連團隊里,心思最活絡,觀察力最強的三紋蛇也不知道宣哥此時在想些什麼。

只見爐子拿著儲物袋,將裡面的材料統統弄出來時,現場的人都不由倒吸了口涼氣。

實在是,從爐子手中出來的東西,實在太多了。

堆在一起,形成足足大半人高,直徑得有六七米高的一座小山。

「天!怎麼這麼多?」

「爐子手頭的儲物袋哪來的,怎麼能裝這麼多東西?」

「廢話,那可是高級儲物袋,三四十個立方的儲物量,能裝這麼多不是很正常。」

……

團隊眾人議論紛紛,對小機靈三人的收穫都感到了很大的震撼。

看到眾人此刻的表情不如他們所料,小機靈幾個都忍不住自豪的笑了:「這便是我們昨日到現在的收穫。」

「算算吧,看看我們三個的排名是不是比你們高?」

爐子更是傲嬌的仰起下巴,恨不得將鼻孔朝天了。

儒生卻並未表現得多麼自豪,而是十分理性的道:「當然,我們也不能忽略了阿彩的功勞。」

聽到這話,前一刻還震撼不已的眾人,立即露出「我就說嘛」「看看,還是阿彩幫忙了吧」的表情。

儒生也不介意他們的表情,繼續緩緩道:「是阿彩帶著我們,悄無聲息找到這些猛獸群的老窩,並給了我們足夠時間去安排布置獵殺這些獵物的陷阱,才能讓我們三個在短短一天內,獵殺了這麼多猛獸。」

「當然,裡面還有個別的低階凶獸,這就需要各位哥哥們幫忙清點下了。」

聽了儒生的話,前一刻還用瞭然表情看著他們的人,此刻又尷尬的笑了笑。

紛紛自告奮勇的上前,替小機靈幾人清點起這次收穫來。

約一柱香后,小機靈他們拿出來的獵物總算清點完成,收穫的各種材料加起來,總價值是蠻象隊一點五倍。

如此一來,小機靈他們便成了這次狩獵競賽的第一。

拒嫁腹黑闊少 「好了,都把東西先收起來吧,先跟我回城再慢慢收集這些材料。」

眼看兄弟們已清點完成,並排出了名次,丁宣適時的出聲打斷大家。

撒旦總裁放肆寵 眾人聽了,紛紛動手,將東西收集起來。

最後大家覺得,這些東西東放一點,西放一點,不太方便,於是全部放進了爐子那隻高級儲物袋中。

猴子看著爐子手中的儲物袋,突然開口:「我就是想知道,爐子你手中的儲物袋哪來的?」

爐子嘿嘿笑道:「當然是從阿彩這裡得來的啊。」

說著,他還一臉得意的笑道,「不光我身上有這隻儲物袋,就是小機靈和儒生身上也各有一隻。」

刷。

爐子的話,讓所有目光齊刷刷看向小機靈和儒生。

「你……你們要幹嘛?」

被這麼多雙眼睛看著,小機靈兩人嚇了一跳,雙臂擋在胸前,怯怯的後退著,「你們可別亂來。」

「噗哈哈……」

丁宣被兩人此刻的動作逗得哈哈大笑。

這倆傢伙,啥時候變得這麼搞笑了?

被丁宣的笑聲打斷,現場氣氛瞬間輕鬆起來。

「宣哥,他們都有儲物袋了。」

猴子一臉不服氣的看看小機靈三個。

丁宣道:「你不也有了嗎?」

猴子眼珠一轉:「宣哥,你意思,先前給我的那隻儲物袋,歸我了?」

謊話精 「刷。」

這話,再次讓剩下的人都看過來,充滿希冀的看著丁宣。

尤其是三紋蛇、金剛、蠻象三人更是眼神熱切的看著他,心裡嘀咕:

宣哥竟然拿出儲物袋給猴子了,那自己是不是也應該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