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她們家全是女孩子,就她們姐妹四個,一直都靠著她這個大姐守護維繫著。

再加上還得負責道館,真的是有些心力憔悴。

她也很想要找到一個依靠,這樣可以讓她休息一下,讓她的妹妹們可以生活的安穩一些,好一些!

對於外出旅行的小霞,她的心中也是有些愧疚的。

家裡的情況確實不怎麼樣,維護道館的費用非常的高昂,每場挑戰之後都得維護場地,光靠聯盟的補貼是根本不夠的。

小霞剛好到了可以外出旅行的年紀,能出去自由的旅行不用擔心家裡是很好的。

如果可以,小霞可以帶回來一個金龜婿也是好的。

不過如今櫻花遇見了南宮問。

無論年齡樣貌和實力都是櫻花所期待的。

所以,她希望考驗一下南宮問。

同時,她也並不希望南宮問受到傷害。

她現在是真的有些關心他了。

每次她的心都會為南宮問而怦怦跳動。

當天晚上,南宮問住進了櫻花的房間里。

櫻花紅著臉半推半就著,而南宮問因為在大學里有過談戀愛的經驗,所以厚著臉皮進去了。

再加上這裡不是養育南宮問的家鄉現實世界的緣故,所以他就更加的不要臉皮了。

他的腦子裡只想著趕緊解解乏,白天的那些經歷著實有些驚心動魄。

南宮問把櫻花推倒在了床上,接著整個人就壓了上去。

「你輕點,我還沒試過。」櫻花的身體僵硬了一下,一雙玉手推著南宮問的胸口說道。

「我也沒多少經驗,一起研究研究!」

南宮問說著直接將櫻花壓在身下,束縛住了她蔥嫩雪白如蓮藕一般的玉臂。

伴隨著一夜的瘋狂,南宮問徹底的放鬆了下來,魂飛天外,彷彿在柔軟的白雲上翻滾、運動。

自從他得到系統以來的一切緊張、恐懼、迷惘、興奮、激動……全都在這一夜化為灰燼烏有。

他徹底的放鬆了。

櫻花的眼角卻淌出了兩行清淚。 第二天一早醒來,南宮問只覺得渾身輕鬆。

他舒爽而且滿足的笑著,從來沒覺得生活是如此的美好和輕鬆愜意。

他的心裡充滿了各種衝動與熱血,尤其想去征服整個世界!

「櫻花,我走了!」

在華藍道館門口,南宮問笑著與昨晚跟他發生了關係的櫻花揮手道別。

櫻花看著對她沒有絲毫留戀和關愛的南宮問,不得不讓自己表面上看上去堅強一些、雲淡風輕一些。

她白皙的俏臉淡淡地微笑著,看著揮手道別的南宮問輕輕點了點螓首。

然而她的心裡卻充滿了失落與傷心。

那個昨晚帶走了她貞潔的男人此刻竟然笑著跟她道別,一點兒眷戀也沒有。

就彷彿昨晚的事情就沒有發生過一樣。

「或者,他只把這一切看做是一次美麗的邂逅吧!」櫻花心中如此想道,臉上不由得浮現出了黯然與落寞,又有些自我嘲笑,看上去是那麼凄美。

自覺身體輕快百倍大步離開的南宮問似有所感,回頭望向了華藍道館門口的櫻花。

南宮問突然間覺得自己好像有些不負責任,畢竟昨晚他可是把一個妹子的第一次給奪走了。

殘王罪妃 所以,他裡面心裡立馬就有些愧疚了起來,對著櫻花大喊道:

「如果,如果你需要我負責的話,我會的!」

櫻花聽見之後,看著遠處的南宮問笑了起來。

她就知道,她不會看錯人的!

南宮問見櫻花半天沒回應,不由得自覺沒趣,轉身直接走了。

灰燼之翼 同時,一路上南宮問一邊走還不由得一邊吐槽自己道:

「真的是,嘴巴真欠,瞎喊什麼!這回尷尬了吧!」

「只不過是各取所需而已,雖然……雖然老子佔了她的便宜……」

「管他呢! 序列玩家 等老子以後有錢有勢有地位了,再回來看看能不能跟她再續前緣吧!」

「畢竟,我的目標可不是女人!」

「我的目標可是整個世界!」

想著想著,南宮問自己都覺得熱血沸騰了起來。

隨著南宮問漸行漸遠,櫻花的笑容卻漸漸地變成了茫然以及失望。

她的兩個妹妹要早已看不下去了,不由得來到櫻花身邊安慰道:

「姐姐,你不要傷心了,誰想到那個傢伙會是個衣冠禽獸,他都那樣對你了還竟然不對你負責!」

「姐,你一定要振作起來啊,你要知道喜歡你的男人可多了去了呢!」

「沒錯,遲早有一天那個臭男人會後悔的!」

「等櫻花姐姐你成為世界上最美麗、最有名氣的水中芭蕾表演者的時候,那個臭男人肯定會哭著回來求你原諒的!」

「哼,我算是看明白了,男人就沒有一個好東西!」

然而櫻花只是眼睛有些無神地望著地面,一句話也不說。

她的兩個妹妹見狀,都不由得越發擔憂起她們的大姐櫻花起來。

同時,對於那個拍拍屁股直接走人的南宮問,她們恨不得讓華藍市的所有人都把他收拾一頓!

「啊——阿嚏!」

半途中的南宮問突然不由得打了個噴嚏,接著便揉了揉鼻子繼續走路。

不過,三個小混混卻是突然從路邊冒了出來。

他們手裡都拿著實木的棒球棍,直接將南宮問攔截了下來。

「就是你小子跟我們華藍市的女神華藍三姐妹走的很近?」混混頭子一手將棒球棍放在肩膀上,另一隻手則掂著一枚精靈球痞里痞氣地對南宮問說道。

他們三人的神色中充滿了趾高氣昂與挑釁,似乎不管南宮問怎麼回答,他們都要收拾他一頓。

南宮問見狀微微一愣,接著就不由得笑了起來。

「是啊,怎麼了?」

「我不僅跟華藍三姐妹走得很近,我還是華藍三姐妹中的大姐櫻花的男人你信不信?」

「臭小子你找死!」混混頭子聞言,登時勃然大怒。

他身旁的兩個小弟也一下子兇狠了起來,以一種看死人的目光看南宮問。

他們都是土生土長的華藍市市民,對於華藍三姐妹的喜愛和崇拜超乎了一般人的想象。

如今竟然有人這麼有人說他們心目中的女神,怎麼能不憤怒!

況且,他們今天來找南宮問麻煩還是受了一位老闆的委託。

任務加上私仇,三個混混的眼神立馬就變得冰冷了起來。

「好小子,有膽量!」

「華藍三姐妹也是你能夠調侃的?你知不知道有多少大人物盯著她們呢?」

「你竟敢不聲不響地跟華藍三姐妹走得這麼近,就算那些大人物不動你,老子也要收拾你!」

「兄弟們,K他!」

頓時,三個小混混就直接抄起實木棒球棍撲向了南宮問。

南宮問見情形如此危險,登時轉身就跑。

三個混混見一時半會兒追不上南宮問,紛紛扔出了精靈球。

頓時,一隻拉達和兩隻比比鳥就出現在了南宮問的背後。

「拉達,給我追上那個臭小子,使用必殺門牙幹掉他!」混混頭子凶神惡煞地命令道。

而他的兩個小弟也紛紛命令比比鳥進攻南宮問。

南宮問當然不可能傻傻的等著挨打!

他趁著逃跑這會兒的空擋,趕緊扔出了火神蛾的精靈球!

「火神蛾,給我擋住它們!」

轟!

瞬間,一道熾熱的火焰旋渦就在大馬路上席捲向了沖向南宮問的拉達以及兩隻比比鳥!

砰!

兩隻比比鳥立馬中招,慘叫哀鳴著從天上掉了下去。

拉達迅速地躲過了火焰漩渦絕招,面目兇狠的它立馬使用電光一閃衝擊向了半空中的火神蛾!

砰!

這隻拉達實際不俗,直接將火神蛾撞飛了出去!

「火神蛾!」南宮問不由得關心地大喊。

不過火神蛾退後了一段距離之後便猛地一振六根翅膀,穩住了身形,身體並無大礙。

但是火神蛾的那威嚴的眼睛里立馬卻充滿了憤怒!

因為在南宮問的培養下,火神蛾變得格外威嚴與自信滿滿!

它絕不允許其他精靈能夠與它抗衡,它的一切對手都應該在它的威嚴之下顫慄顫抖!

南宮問發現火神蛾沒事之後,立馬鬆了一口氣。

他不難察覺出火神蛾因為被挑釁了威嚴的憤怒,頓時激動地指揮道:

「火神蛾,使出蟲鳴絕招!」

嗡——

瞬間,一陣扭曲空氣的充滿強大音波就席捲向了拉達和那三個混混!

「啊!!!」

三個混混頓時捂著耳朵痛苦地慘叫了起來,直接跪倒在了地上,劇烈的耳鳴在耳朵里不斷回蕩!

一絲絲鮮血從他們的耳竅中滲透了出來。

而那隻實力不俗的拉達也不由得在這蟲鳴絕招之下無法動彈,露出了痛苦難受的神色。 在火神蛾的威勢之下,那三個混混被收拾得一塌糊塗。

南宮問沒有多為難他們,因為該收拾的他已經用火神蛾收拾過他們了。

幾個混混的干擾並沒有對他的旅程產生任何影響,他繼續前行。

不過,在南宮問離開一段時間之後,那三個混混就通過路邊的公共電話聯繫上了一個人。

「老闆,那小子是一個非常厲害的精靈訓練家,我和兄弟們K不過他!」

混混頭子用凄慘的語氣對著電話說道。

而電話的另一邊在聽到之後,立馬怒不可遏地說道:

「我不管那個臭小子到底有多厲害,你們現在必須給我盯緊他!」

「我到時候自然會雇傭打手去教訓他!」

「哼,想我家產數百萬,怎麼能被一個臭小子比下去!」

「所有膽敢接近櫻花的人,都要為自己的魯莽行為付出代價!」

……

離開華藍市之後。

南宮問行走在鬱鬱蔥蔥的大森林裡,向著枯葉市的枯葉道館一路前進。

「叮——」

系統智能突然發出了聲音。

南宮問立馬驚喜了起來。

系統智能:「宿主,天賦技能功能已更新完畢,請驗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