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此,楚凡根本就沒有必要去攻打這些大肥豬,那只是白白的浪費力氣而已。

雖然力氣並不怎麼值錢,但能不用那就不用。

場外的鬼們看到這一幕,又開始喝起彩來,覺得楚凡在豬的身上飛來跳去的很拉風。

楚凡的心情也很不錯,原本以爲這些大肥豬可以飛,如果是那樣的話,他想要闖過第七關就不容易了,沒想到這些大肥豬隻能在地上跳躍,看起來很厲害的樣子,其實不過如此罷了。

那隻恢復了眼神的大肥豬現在正仰着頭看着楚凡,雖然它氣得一陣陣的大叫,但卻毫無辦法。

楚凡看到大肥豬氣急敗壞的樣子,隨即高興了,一高興就開始唱起歌來,還是唱得那麼好聽。

場外的鬼們看到楚凡開始唱歌,又興奮起來了,不管是大鬼還是小鬼,還是鬼頭都興奮起來了。

楚凡也是唱得很投入,唱得很響亮,歌聲很幽揚。

歌詞的大意是這樣的:

“天地悠悠

過客匆匆

潮起又潮落

恩恩怨怨

生死白頭

幾人能看透

紅塵呀滾滾

……

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

……”

一曲終了,鬼們還是餘意未消,他們都還是沉浸在歌聲的意境裏,接着鬼們又一致要求楚凡再來一首。

楚凡的心情也不錯,又答應了他們,又唱了一首。

豬們起初聽到楚凡唱歌,很狂暴,一陣上竄下跳的跳得很厲害,想要將楚凡從豬背上掀下來。

只是楚凡雖然放聲高歌,但腳步並沒有亂,還是走得那麼穩,還是那麼從容。

因此,豬們掀了一會也沒有再跳,也沒有再亂竄,到得後來,豬們也聽起歌來,而且也聽得入迷,聽得忘情了。

楚凡唱完一首後,鬼們還嫌不夠,又要求他再唱,楚凡又滿足了鬼們的慾望,又接着唱。

而鬼們的慾望卻是永遠也滿足不了的,楚凡唱了一首,又讓他唱一首。

時間就在這樣的氣氛中一點點地過去,鬼們都很高興,豬們也提前停止了向楚凡的攻擊。

不管是鬼們,還是豬們,他們都十分投入地聽起歌來。

不知不覺地過去了一個時辰,接着又過去了一個時辰。

五個時辰就在這樣的歌聲裏悄然過去了。 大肥豬聽到楚凡的歌聲後消停了好一會,也沒有亂竄,也沒有撲咬。

而楚凡現在還在豬背上,還是從一頭大肥豬的身上跳到另一隻大肥豬的背上,因此,就算這些豬想要咬楚凡都是不能夠,它們也無從下嘴。

楚凡一連唱了好幾首歌,鬼們都聽得入神了,豬們也是洗耳朵恭敬地聽。

不過,時間也快到了,只要到了五個時辰,楚凡就算闖關通過。

只是,現在雖然五個時辰已到,但那個森寒的聲音並沒有響起。

而那些豬也沒有消失,雖然它們現在並沒有向楚凡發動攻擊,但是它們也沒有離開。

楚凡還在繼續唱歌,不過已經從豬背上下來了,反正這些豬現在也不再亂竄,也不再咬他。

女鬼還是將楚凡摟得緊緊的,楚凡聞到女鬼身上的香氣,精神特別好,雖然在豬背上跳來跳去的折騰了幾個時辰,而且還不停地唱歌,但楚凡並不感到累,依然精氣神十足。

至於場外的鬼們,現在都已經嗨起來了,不管是大鬼,還是小鬼,還是鬼頭,都在和着楚凡的歌聲打起了拍子。

有些女鬼還發出一陣陣的尖叫聲。

楚凡見狀,心裏也十分的高興,沒想到他的歌聲還這麼吸引人,不但吸引人,連鬼都吸引住了。

不知不覺地,又過去了半個時辰,突然那個森寒的聲音又響了起來:“第七關已過,十秒鐘之後,將會自動進入第八關,闖關者做好準備。”

楚凡聽到這個聲音終於響起,不由得笑了笑,感覺這樣的闖關頗有意思,雖然有些兇險,但他總是能夠順利闖過,到現在爲止,已經成功闖過七關,只剩下兩關了。

雖然楚凡現在還不知道接下來的兩大關是什麼關,但他一點也不緊張。

不光是楚凡不緊張,就是女鬼現在心裏也很平靜,她還是那麼溫柔地看着楚凡,身體還是那麼柔軟,身上還是那麼香。

至於那些鬼們現在也已經知道了楚凡的本事,因此再也沒有鬼認爲楚凡闖不過關。

沒錯,現在場外的鬼們都很看好楚凡,覺得他一定能夠闖過最後兩關。

至於黑白無常,那就更不用說了,他們一開始就十分看好楚凡,雖然楚凡在闖關的過程中也曾遇到很多的驚險,但最後還是闖過來了。

而且楚凡一直帶着女鬼,而且女鬼到現在爲止,也是毫髮無傷,這就很可以了。

十秒鐘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那個森寒的聲音又響起來了:“第八關已開始,闖關者做好準備。”

這個聲音聽起來雖然還是那麼森寒,但卻比原來要平和了許多,楚凡隨即點了點頭。

緊接着那些豬都不見了,隨即又聽到一陣牛的叫聲。

楚凡聽到牛叫,不由得又是一陣莽逼,沒想到第八關居然是牛關,這就有些意思了。

也不知道是些什麼樣的牛讓他闖關,不過這個疑問很快就解開了。

這次牛叫的聲音雖然也很大,但並沒有剛纔豬叫的那麼長,只是叫了一分鐘不到,立馬就衝進很多的牛來。

而這些牛一衝進來之後,楚凡隨即就驚住了,不光是楚凡感到吃驚,就是場外的鬼,不管是大鬼,還是小鬼,還是鬼頭,都覺得很震驚,覺得有些難以置信。

因爲這些牛和別的牛並不一樣,這些牛都是隻有一個牛頭,並沒有牛身。

而且這些牛頭還是在空中飛行,飛來飛去的,而且還不停地叫喚,這就厲害了。

楚凡見狀,不由得有那麼一點緊張,的確,他也是沒有想到,這些牛居然只有牛頭,而且牛頭還會飛,這就比那豬要厲害得多了。

看來這一關得小心應付纔是,不要被這些牛拱到了。

的確,這些牛確實有點恐怖,而且品種繁多,既有黃牛,也有水牛,還有耗牛,反正是各種牛,而且有的牛還長了三四隻牛角。

現在,這些牛都在一隻大水牛的帶領下向楚凡衝了過來。這隻大水牛也有四隻牛角,兩隻牛眼特別大,看起來就象兩個銅鈴。

大水牛隨即衝到了楚凡的面前,楚凡馬上閃開了。

不過,楚凡雖然躲開了大水牛的攻擊,卻沒有躲開一隻黃牛的進攻。

畢竟這些牛,都只有牛頭,沒有牛身,而且還會飛,這就佔盡了優勢。

只是一眨眼的工夫,楚凡的肩膀就被這隻黃牛的牛角戳中了,而且還戳出了血,鮮血直流。

女鬼見狀,突然嚇得叫了起來,又將楚凡摟緊了一些,而且還用她的小手在楚凡的傷口上撫摸了幾下。

楚凡隨即感到傷口處一陣清涼,剛纔被牛角戳出的痛楚一瞬間就消失了。

楚凡先是一愣,又是一陣大喜,沒有想到女鬼的小手居然還可以療傷,這就很好。

不過,這些牛頭也是兇得很,它們從四面八方衝了過來,楚凡雖然左衝右突,但這些牛頭實在是太多了。

很快地,楚凡的的小腿上又被牛角戳中了,而且也戳出了血,好在女鬼及時伸出小手將他的創傷撫平。

楚凡閃躲了一陣,隨即大喝一聲,突然運起功力,猛地一拳擊出,當即打飛好幾個牛頭。

不過,這些牛頭雖然被打飛,但並沒有死,它們也和不死鳥一樣,也是打不死的牛。

不過,如此一來,那些牛包圍楚凡的圈子就被打開了一個缺口,並不是剛纔一樣被圍得水泄不通。

楚凡當即抓住這個難得的機會,隨即飛身躍起,一下子就跳到了一個牛頭的上面。

這個牛頭還是那隻大水牛,它的頭特別大,眼睛也特別大。

楚凡跳上這隻牛頭後,這馬上感到一種輕鬆的感覺,剛纔被這些牛包圍起來,而且還在空中佈下了一個牛頭網,完全佔領了制空權,楚凡根本只能在地上竄來竄去,只能被動挨打。

而現在,楚凡跳上牛頭後,馬上就要靈活得多,視野也開闊了許多。

如此一來,那些牛頭想要攻擊到楚凡,已經不是那麼容易了。

那隻大水牛又不停地搖動牛頭,想要將楚凡掀落下來。

不過,楚凡突然就抓住了大水牛的兩隻牛角,穩穩地站在牛頭上。 這些牛頭都是瞪着大大的牛眼,看人的時候一鼓一鼓的,就象蛤蟆一樣。

楚凡跳到那隻大水牛的牛頭上,隨即抓住了兩隻牛角,但這隻大水牛還有兩隻牛角。

因此,大水牛還是搖擺不定,還是一挺一挺的,還用另外兩隻牛角去戳楚凡的屁股,但卻沒有戳到。

當然了,這也是楚凡見機得快,本來他是想要坐在這隻大水牛的牛頭上當坐騎的。

但一想到這隻大水牛還有兩隻牛角,而且這隻水牛一點也不老實,肯定要戳他的屁股,因此楚凡就沒有坐下去,而是兩隻腳站在牛頭上。

如此一來,這隻大水牛的牛頭也拿楚凡無從下角,雖然它有四隻角,但卻一隻也用不上,倒是被楚凡抓住兩隻角用上了。

另外的牛頭還是一窩蜂的向楚凡飛撲了過來,但它們再也沒有剛纔那麼輕易得手。

這些水牛黃牛雖然用力飛撲,但一下也沒有戳中楚凡,倒是戳中了那隻大水牛。

大水牛本來正搖頭晃腦的,想要將楚凡掀下來,卻沒想到那些水牛黃牛衝過來撲擊楚凡,結果楚凡沒有戳到,反而戳中了水牛頭。

如此一來,水牛根本躲閃不及,一下子就被其它的牛角戳中了眼睛,而且兩隻眼睛都戳中了,頃刻之間就戳瞎了兩隻眼。

大水牛瞎眼之後,還是到處亂撞,到處亂飛,並沒有死去。

而其它的牛也不顧大水牛的死活,還是衝向楚凡,還是不停地戳大水牛的眼睛。

如此一來,大水牛雖然能夠自動恢復,但在連續被戳瞎眼的情況下,也沒有恢復得那麼快。

這麼說吧,大水牛被戳瞎眼後,要有兩三秒的時間才能復原,但是其他的黃牛水牛一秒鐘就要戳中它好幾次,而且還是連續不斷的戳大水牛的眼睛。

因此,大水牛恢復的速度遠遠沒有被戳瞎眼的速度那麼快。

如此一來,大水牛竟始終都被戳瞎眼,而且一直都沒有時間恢復。

至於楚凡,他現在倒是沒有那麼慌亂,不僅沒有剛纔那麼緊張,而且還很從容。

女鬼也沒有剛纔那麼害怕了,她還是緊緊地摟着楚凡的腰,不時親上一下,感覺很好的樣子。

場外的鬼看到這一幕,不由得一下子大笑了起來,他們也沒有想到楚凡居然搞得這麼好,搞得這麼有聲有色。

雖然楚凡在開始的時候被牛角戳中了那麼幾次,現在跳到水牛的牛頭上竟立馬反轉了過來。

沒錯,現在那些牛頭都在連連吼叫,不停地向楚凡攻擊,但一下也沒有戳中楚凡,倒是將他腳下的水牛頭戳了個稀巴爛。

是的,現在水牛頭已經被戳得不行了,不光是戳瞎了眼,而且牛臉也戳花了。

當然了,這也不奇怪,畢竟這麼多的黃牛水牛一齊攻擊,一齊戳中水牛頭,饒是打不死的牛也受不住,最終被戳成稀巴爛,隨即從空中掉落了下去。

楚凡也感覺腳下一空,隨即他又跳到另外一隻牛頭的頭上。

如此一來,其它的黃牛水牛又奔向這隻牛頭,又一齊向楚凡撲擊。

但是它們依然沒有戳中楚凡,而是戳中了這隻牛頭,而且很快就戳瞎了這隻牛的眼睛。

而這些牛還是一刻不停地向楚凡攻擊,雖然明知戳不中楚凡,但它們可不管這麼多,依然飛撲而來,依然用各種牛角戳來。

很快地,楚凡腳下這隻牛頭也和那隻大水牛的牛頭一樣的結局,也被戳了個稀巴爛。

楚凡又跳到另外一隻牛頭上,接着又有好多牛角戳來,又將這隻牛頭的牛眼戳瞎了。

場外的鬼們見狀,先是一陣震驚,接着又放聲大笑了起來,看樣子鬼們也是喜歡幸災樂禍的說。

楚凡還是那麼從容,還是那麼淡定,還是那麼享受地摟着女鬼,聞着她的香,感受着她的柔軟。

而這些牛頭還是不停地進攻,不停地戳死一隻牛頭,又緊接着戳死一隻牛頭。

很快地,這些牛頭就銳減了下來,剛纔還是密密麻麻的牛頭,現在已經只剩下十多隻牛頭了。

楚凡也笑了起來,沒有想到,這些牛頭竟然是這樣的。

現在過去的時間並不多,也纔過去一個時辰而已,這些牛頭就自相殘殺,殺得差不多,如此看來,這一關只怕很快就能闖過去了。

而現在,楚凡還是站在一隻牛頭上,剩下的牛頭還是不死不休地進攻楚凡,但無一例外的戳中了他腳下的牛頭,先是戳瞎了牛眼,接着又將牛頭戳了個稀巴爛。

這些牛頭也真夠瘋狂的,沒要多久的時間就將剩下的十多隻牛頭都戳爛了。

楚凡現在就站在最後一隻牛頭上,放眼看去,地上都是被戳爛的牛頭,不由得笑了笑。

只是楚凡並沒有高興多久,地上那些戳爛的牛頭竟肉眼可見地回覆了過來,隨即就活了,而且所有的牛頭都回復了本來的樣子,又活蹦亂跳地飛了起來,而且還是一窩蜂的撲向楚凡。

場外的鬼們看到這一幕,也是覺得異常的意外,他們也沒有想到這些牛頭又活了。

楚凡雖然也有些詫異,但他依然很淡定,並不慌亂。

雖然這些牛頭又飛撲而來,但它們還是和剛纔一樣,並沒有戳中楚凡,而是又戳中了他腳下的牛頭。

很快地,楚凡腳下的牛頭又被戳瞎了眼。

很快地,楚凡腳下的牛頭又被戳了個稀巴爛。

楚凡還是和剛纔一樣從一隻牛頭飛到另一隻牛頭,十分的靈活,十分的快速,這些牛頭雖然很兇,但並不能夠傷害到楚凡一根汗毛。

時間就在這樣的氣氛中悄然過去,不知不覺地又過去了兩個時辰,只剩下最後一個時辰了。

女鬼早已不再害怕了,她現在覺得呆在楚凡的懷裏特別安全,特別靠譜。

而楚凡也是十分的愜意,十分的高興,一高興又開始唱起歌來。

楚凡一唱歌,場外的鬼們,不管是大鬼,還是小鬼,還是鬼頭,都一個個的興奮了。

楚凡唱完一首歌,馬上贏來鬼們一片喝彩聲。 楚凡的歌聲還是那麼動聽,還是唱得那麼投入,不時迎來鬼們一陣喝彩聲。

楚凡唱完一首,鬼們又讓他再來一首,楚凡的心情也不錯,接連闖了八道關,這感覺的確挺好的。

因此楚凡想也沒想就滿足了鬼們的要求,又接着唱一首,歌詞的大意是這樣的:

“親愛的草原姑娘,

請你爲我拍拍手,

請你爲我鼓鼓掌

……”

楚凡唱得投入,鬼們也是十分的熱情,不時響起一陣陣掌聲,掌聲如潮水一樣,很快就壓過了牛的叫聲。

而這些牛還是不停地飛撲而來,不停地攻擊楚凡,但卻沒有一次攻到楚凡的身上,倒是將他腳下的牛戳死了。

時間就在這樣的氣氛中一點點地過去,不知不覺地又過了一個時辰。

現在五個時辰已經過去了,那些牛也都是自相殘殺,死的死,傷的傷,瞎眼的瞎眼。

只是那個森寒的聲音並沒有響起,牛也沒有再攻擊,現在所有的牛頭都消停了下來。

楚凡又跳到了地面上,還是歡快地唱着歌,而且還和女鬼一起跳舞,還是跳得那麼好,那麼好看。

不知不覺地,又過去了半個時辰,那個森寒的聲音又響了起來:“第八關已通過,十秒鐘後將會自動進入第九關,也是最後一道關。”

楚凡聽到這個聲音,不由得笑了笑,隨即運轉了一下靈異功法,發現比起從前還要強大了一些。

場外的鬼們本來正聽得起勁,現在時間一到,楚凡也沒唱歌了,他們也恢復了平靜,都在靜靜地等待第九關的來臨。

沒錯,現在誰都想看最後一關是什麼關,不管是大鬼,還是小鬼,還是鬼頭,都在翹首以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