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房間,她匆匆忙忙洗了個澡。像往常一樣,打開電腦,啓動內部系統,想跟商部長取得聯繫。

輸入密碼的時候,她遲疑了一下。

因爲窗戶外,突然傳出了風響。像雪粒敲打玻璃窗的聲音。

周嫺頓時警覺起來。她知道,在W國,這個時候是不會出現這樣的氣候。W國一年四季炎熱。別說下雪,就連穿厚外套的時間很少有。

因此,窗戶外面的聲音不正常。

她退出內部系統,關閉筆記本電腦。隨即走到寬大的落地窗下,掀開紫紅色的窗簾。

這個酒店,還是黑德爾的組委會租下的。

黑德爾爲了跟女兒慶祝生日,耗費了兩千多萬美元。

每個客人,都有機會住一套房。時間爲三天。所有的費用都由黑德爾承擔。

周嫺作爲DFSG公司的經銷商,是海德小姐個人邀請的客人,是有機會得到這間客房的。

這家酒店是五星級的大酒店。內部陳設十分奢華。什麼臥室,洗澡間,小客廳,書房,活動室,廚房等等,應有盡有。

這家酒店很大,房間之外,是座大廳。大廳可以看見十幾扇門。每扇門代表着一套房。十幾扇門,那就是十幾個客人住在這一層。

一般情況下,大廳有兩個全副武裝的警衛在站崗。這也是黑德爾的安排,用來保護這裏客人的安全。另外有三個保安在巡視。保安具體幹些四處巡邏的活,如果有動靜,他們會立即呼來警衛。然後由警衛處理突發事件。

警衛都是W國的陸軍士兵。每個兵的身上都佩戴着無線電裝置,一旦有危險,他們會叫來大批的軍警支援。

在這樣的酒店,貌似不用擔心安全。

可週嫺偏偏覺得,越是這樣,越不安全。

在來W國的時候,她曾經想帶一把自衛的手槍,可商部長不許她這麼幹。理由是,帶上槍支,容易暴露。再說,一個真正的特種兵,一個真正的軍情人員,想殺人,什麼東西都可以。

所以,周嫺進入這套房間之後,留了一個心眼。她把果盤裏的水果刀放在桌子上,隨時準備應對不測。

沙沙沙。窗戶外表的聲音更響了。

周嫺走到落地窗下,掀開厚厚的天鵝絨窗簾,突然看見前面一閃,有個黑色的人影在樓外一閃而過。

她連忙蓋好窗簾,迅速退到桌子邊,拿起果盤上的水果刀。

一把刀是不夠的。

她急匆匆衝到廚房內,又拿起兩把不同規格的菜刀。

菜刀沉甸甸的,可以做飛刀,也可以直接殺人。 560 酒店遇襲

&p:酒店遇襲

周嫺剛剛奔至廚房。客廳的落地窗就爆炸了。

叮噹叮噹!只聽見一陣清脆的撞擊聲。高達2米的透明玻璃就炸裂了。無數塊雪亮的玻璃碎片像雪花一樣飛舞着,像子彈一樣射進房內。濺在桃紅色的木地板上,雪白的牆上,檀木傢俱上,發出一連串悅耳的撞擊聲。

嘩啦啦!

落地窗蕩然無存,變成一個大大的豁口。

通過豁口看外面,可以看見星星點點的夜空。那夜空湛藍湛藍。兩個敏捷的黑影像黑色的圓球從大樓外面滾了進來。

剛剛在房間裏站穩,便操起手中的自動步槍,對房內進行掃射。

突突突突

室內飄蕩着嗆人的味道。有子彈在空中射擊的硫磺味,也子彈擊碎檀木傢俱發出的木屑味,有子彈打在地板上發出的灼烈味,也子彈打在白色的牆壁上散發的石灰味。

一時間,套房裏硝煙瀰漫,形勢萬分危急!

如此同時,套房的木門也被巨大的力量所撞開。

哐噹一聲。似乎有輛推土機開過來了,木板門被頂得老遠,滾進房間揚起灰塵,桃紅色的木門像箭一樣砸向木地板,摔得四分五裂。

四五個身穿黑色作戰服,戴黑色頭套的殺手組成戰術搜索隊形,從大廳衝進來了。

殺手一衝進套房。就跟破窗而入的黑影打了個手勢。他們協同在房間裏射擊。一邊搜索一邊射擊。

凡是能藏人的地方,他們都用自動步槍射了一遍。

突突突突!

自動步槍的槍聲並不大,但仍然很刺耳。

聽這沉悶的槍聲,就知道敵人的自動步槍安裝着消音管。通常情況下,安裝消音管是爲了避免被更多的人知道。

從敵人前後夾擊、同時發動攻擊的戰術組合可以看出,這夥敵人早有預謀,是經過充足的準備,纔來到這裏刺殺周嫺。

周嫺躲在廚房裏不敢吭聲。嗓子眼一陣陣發緊。

這太可怕了!

到底是什麼人?敢來這裏殺她。

要知道,酒店外面囤積着軍隊,酒店的走道內,還有荷槍實彈的警衛。包括大廳,還有三個保安和兩個警衛。

他們是怎麼進來的呢?

他們是怎麼靠近大樓的呢?

他們爬到樓頂,利用繩索從空中速降,攻擊這間套房,難道下面的軍警沒看見嗎?

周嫺聽着外面的槍聲,覺得不正常。

敵人穿着黑色的衣服,神神祕祕,這麼大動靜攻擊這間房,難道外面的軍警沒察覺嗎?

他們能容許暴徒這麼做?

既然如此,那就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敵人與外面的軍警是一夥的,他們假裝沒看見,任這夥敵人爲所欲爲。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太可怕了!這標準着在國這個地方,有一雙看不見的手,在遮住朗朗乾坤,想殺害於她。

周嫺深知有什麼樣的後果。她迅速啓動反擊手段。縱身一躍,躍到廚房頂部。

像只壁虎依附在兩堵牆之間。

所幸的是,廚房不大。有十米長,五米寬。廚房門上空,有一道橫樑。那是一根水泥柱子。被雪白的外漆刷得晶瑩剔透。

周嫺騰空而起的時候,腳蹬了一下櫥櫃的門,便飛到廚房上空。她的手掌按了一下壁櫃的把守,雙腳便蹬在牆壁上。在慣性的作用下,她的上身飛起,像一片樹葉一樣輕飄飄飛向天花板。在離天花板十幾釐米的時候,她及時撐住牆壁。

就這樣,一雙腳蹬在橫樑上,一雙手撐在牆壁上,整個身體騰在廚房木門的上空。

如果有人貿然進屋,是不會發覺上面有人的。

周嫺在危難時刻,選擇用這樣的方式隱蔽自己。其目的是想保護自己。

進入套房的敵人太多了。又沒有其它的逃跑路線。窗戶外面是牆壁,離樓底有50多米高。要想從窗戶逃生,不是不可能。關鍵在外牆上攀爬,容易早點攻擊。

現在的周嫺已經判斷破門破窗而入的敵人跟國的軍警有勾結,想從窗戶逃生,只能成爲他們射擊的活靶子。

人,在高達幾十米的外牆攀爬,無論你的身體素質有多好,活動的空間極有限。那些槍手朝你射擊,沒有躲閃的空間。你只能眼睜睜的承受子彈的撞擊,要想騰出手腳規避,那麼只有一個結果等着你:墜到幾十米的地面摔成肉泥。

所以,周嫺在關鍵時刻選擇了廚房上空躲藏。她不敢貿然爬出窗戶。

衝入套房的兩股敵人是一夥的,從窗戶外面進來了兩個,從門外面進來了5個。總共有7個敵人。

他們穿着同樣的裝束。黑色作戰服,黑色頭套,黑色作戰靴,清一色的5突擊步槍。

這夥敵人極其兇殘,進入套房內,隨即分成三組搜索各個房間。

也不問什麼原因,也不管看見目標沒有,不管三七二十一就開槍掃射。

突突突突!

朝衣櫃掃射,朝牀上掃射,朝衛生間掃射,朝會客廳掃射。

子彈打在瓷器上發出叮噹叮噹的響聲。

子彈打在牀上的棉被上,飛出鵝毛一樣的物體。雪花一樣亂舞。

搜了幾個地方,沒看見人。兩個彪悍的敵人朝彼此做了一個戰術動作。示意分開搜索,朝廚房那邊挺進。

現在,只有廚房和會議廳的衛生間沒有搜完。

兩個敵人配合的相當嫺熟,一人撞開衛生間的門,一人端起突擊步槍就射擊。噼噼啪啪,衛生間的坐便器在猛烈的打擊下,碎成粉末。

又有兩個敵人按照這種戰術動作攻擊廚房。

哐噹一聲,一個高個子敵人踹開廚房門。另一個敵人衝進去就掃射。

砰砰砰!廚房裏的鍋碗瓢盆,在火舌的席捲下成爲一堆垃圾。

打了十幾發子彈後。兩個敵人沒看見周嫺的人影。走了出去。

“沒有!”

“沒有!”

“再搜!”

…….

廚房裏的周嫺清楚的聽見敵人的交談。看來,敵人不打死她,誓不罷休!隨即,又聽見一陣“突突突”的槍擊聲。這幫混蛋不把子彈當子彈,隨便拿個可疑的地方就拿槍射擊。

轟隆一聲。有個蒙面的敵人朝會議廳的衛生間扔了一個手雷。 步步婚寵,隱婚老公別太壞 一時間火光沖天,濃煙滾滾。&;;&;&;;&; 561 狹路相逢

套房裏充斥着火藥的味道。

“Mr唐,快出來吧?你是逃不掉的!我們已經包圍你了,無論你怎麼躲藏,都逃不過我們的打擊。如果早點出來,或許我們能讓你有尊嚴的死去,如果繼續做縮頭烏龜,那麼甭管我們怎麼折磨你。我們一定會讓你好受的,跟米茨大街的站街女一樣痛苦!”

米茨大街是市區紅燈區,那裏彙集着虐待狂。通常用各種殘酷的刑罰虐待站街女,聽見這個名字就毛骨悚然。

敵人用這種方式恐嚇周嫺。是要周嫺明白,在這強大的打擊下,她沒有任何逃脫的可能。唯有舉手投降。

儘管周嫺心理的壓力非常大。但遠遠沒到被嚇倒的地步。況且,她已經隱蔽在敵人不知道的地方。

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搶奪武器。

要想用菜刀水果刀抗擊敵人,那是遠遠不夠的。只要奪取槍支,才能跟敵人周旋。

兩分鐘後,機會來了。

一個敵人鬼鬼祟祟的鑽進廚房。

他不是找人,而是想找水喝。因爲桌子上的礦泉水,包括會議廳的飲水機都被子彈打的稀爛。折騰來折騰去,嗓子眼裏冒青煙,不找水喝纔怪。

那個敵人溜進廚房,打開水龍頭,頭低到水龍頭下,張開嘴喝水。

砰的一聲,一個物體從天而降。砸在他的頭上。他隨即被砸倒在地。

烏黑的MP5自動步槍壓在身下,無論他怎麼用力,都抽不出來。

他想要槍擊斃上面的神祕人影。

他已經感覺出來了。

砸到他身上的物體軟綿綿的,是一個女人。

面對這樣厲害的對手,唯有用槍反擊。

只是可惜,他找不到機會。

他張開大嘴喊。

還沒喊出一個字,就被一雙手捂住了。

撲通撲通,他伸出雙臂在空中揮舞着,張牙舞爪,想抓住周嫺的臉,或者是雙臂。想用這種笨拙的方式延緩她的攻擊,贏得逃生的機會。

周嫺沒有給他這個機會。

從後背抽出菜刀,對準他的喉嚨,用力剁去。

咔嚓一聲,像切菜一樣快捷。敵人的喉管被菜刀剁斷了。



血像噴泉一樣射出來,噴了周嫺一臉。

外面,敵人聽見異動,在喊:“卡米,你在幹啥?怎麼還不出來?”

敵人有些懷疑。

聽聲音,有兩個敵人走過來了。

周嫺以最快的速度拿槍,又在敵人的屍體上抽出兩個彈匣。

這時候兩個敵人已經走進廚房。

突然看見同伴躺在鮮血淋漓的地板上,他們立即驚得目瞪口呆。

周嫺沒有給他們清醒的機會。 隨即抄起MP5突擊步槍,突突突突!

突擊步槍在手中發出歡樂的歌唱,子彈像潮水一樣向敵人涌去。

撲通撲通。兩個敵人隨即倒下。

直挺挺倒在廚房的門口。

“有人!”

“幹掉她!”

外面的敵人已經發現了周嫺。

隨即臥倒。趴在桃紅色的地板上朝周嫺瞄準。

周嫺一個前空翻。閃電般的高高躍起,成拋物線朝對面的餐廳撲去。

那邊有張椅子。

周嫺在空中的時候,身體成180度旋轉,儘量在空中控制自己的身體,讓身體傾斜,面對敵人,同時用手中的突擊步槍朝敵人射擊。

這種武器有一個優點。在近戰中可以隨心所欲發揮。

可以雙手持槍,也可以單手持槍。射擊的時候,不需要瞄準,只需要把雨點般的子彈傾斜在目標上就可以了。

突突突突!

嘩啦嘩啦!

子彈像水一樣潑過去,兩個敵人隨即倒下。

那兩個中彈的敵人臨死時眼睛睜的大大,他們無論如何也不敢相信,周嫺居然能以這種姿勢擊中他們。

是啊!這種射擊姿勢的難度太高了。人在空中,手還在持槍射擊。這種高度運行的姿勢,是沒辦法做這樣的動作的。

但周嫺做到了。

周嫺成拋物線躍到餐廳的椅子上。由於地板是光滑的,她的身體落在椅子上,做了一個匪夷所思的滑行動作。

像滑旱冰一樣在地板上高速滑動。

周嫺坐在椅子上擺動了一下雙臂。椅子載着她進入另一間臥室。

人進去就沒影了!因爲門已經關上了。

這一系列的動作眼花繚亂,行如流水。也不知道周嫺是怎麼做到的。

或許這是危難之時爆發的驚人的能量,能做平時不能做出的動作。

門封閉的嚴嚴實實。視線受阻。敵人愣住了,不再開槍射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