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班的學生們沒發現站在外面的汪啟承,他觀看了一會兒之後也悄然無聲的離開。

時間就像是指尖的沙漏,趁人不注意便悄悄的溜走了。

一堂四十分鐘的課結束。

顏知許關掉大屏幕,拔出U盤,台下的學生們一擁而上,熱情的圍在講桌前詢問各種知識。

她耐心的回答問題。

回完后想到什麼,手指敲打桌面,「對了,一個月後有一場四個班級一起的考試,考的是關於飛機的各種知識,希望你們能在這個月內好好聽課做筆記,考差給我丟人了體能訓練加倍。」

大夥兒的熱情一點也沒受到衝擊還有影響,周曉曉笑嘻嘻地拍了拍霍凜的肩膀。

「教員你放心,有霍神在,年級第一肯定是屬於我們班的。」

看到這丫頭笑容滿面的模樣,顏知許挑眉潑下一盆冰涼的冷水。

「霍凜能拿第一那是他本身天賦異稟,聰慧,而你們考不好就顯得我的教學能力不行。」

無比殘忍的一句話落下,周曉曉被扎的渾身鮮血流淌。

興高采烈的小臉黯淡,眼神幽幽地看了看霍凜再低頭瞧瞧自己。

同樣都是人但差距怎麼就這麼的大呢?霍神的腦袋裏裝的是腦水,難不成自己的裝的是豆渣?

霍凜察覺到周曉曉的目光,淡定地合上筆記,蓋上圓珠筆的蓋子。

「你的大腦可能開發的不夠多,記得多看書,免得本就不多的腦子生鏽。」

他的話音一落。

不但周曉曉朝他投來怨念的眼神,其他的同學們也都目光不善。

大夥兒:「……」

霍神,在一群學渣里說出這種話你也不怕遭到群毆嗎?

顏知許把U盤塞進褲兜里,「課間休息一下然後繼續上其他課,下午還有體能抗暈訓練。」

這下子其他同學們連忙收回視線開始擔憂自己。

不說這幾個字還好,一說就感覺開始天旋地轉了。

。 第2718章脫困!

天門之所以能獸木兩族相安無事,共同發展,那都是林天成的功勞。

可以說,大家能走到一起都是因為林天成,林天成才是眾人的核心,而一旦這個核心出了問題,那麼天門分崩離析,獸木兩族相互廝殺的大戰立馬就會上演。

屆時要是沒有一個如林天成這般神勇之人出面,那兩族遲早也是內戰覆滅的下場。

最關鍵的是,獸族的幾位護法的命和林天成是緊密相關的,要是林天成真出了問題,他們也不可能活下來。

玄冥龜很顯然也是想到了這一點,當即祭出龜甲扛著紛飛的巨石衝進了戰圈。

白猿則是幻化出真身,仗著皮糙肉厚硬頂著巨石和重力領域衝進了戰圈之內聯合玄冥龜齊齊對異獸領主出手。

而火鳳則是閃身至小型山峰之上轟擊著巨石,想要破除禁錮將林天成救出來。

可是顯然異獸首領也是看出了他們的打算,當下也不撤回對林天成的鎮壓,硬頂著白猿和玄冥龜的聯手打壓,打定了主意要先將林天成鎮壓至死。

玄冥龜和白猿聯合起來,施展出自己的術法,一起向眼前這頭恐怖的異獸首領攻去,不過就連林天成也沒能奈何得了他,他們更加不可能將之殺死。

「可惡!」玄冥龜怒吼一聲,顯然他也發現了短時間內自己等人根本沒辦法將他殺死。

於是,對著白猿使了個眼色,紛紛收手不在圍殺異獸領主,而是齊齊轉身奔到小山面前,紛紛出手想要聯合火鳳將小山轟碎。「轟!」

一道道爆炸之聲響起,巨石脫落,只是脫落的速度顯然比不上增長的速度。

巨石很快就又大了一圈,一時間,落形成內上演著一幕奇怪的現象。

火鳳等人拚命的砸石頭,各種術法不要錢的落在小山上,但是也僅僅落下一些碎石而已。

這樣的景象也不過持續了數息而已,就被趕來的異獸領主打破。

只見異獸領主直接一爪將火鳳拍飛,火鳳本就有傷在身,如今再受重創,在半空中就直接吐出一口鮮血。

不過好在的是,這頭異獸首領剛剛將林天成鎮壓,耗費了大量的靈力,否則的話這一掌就能將他拍死,而不是吐血這麼簡單的事情了。

但,即便如此,遭受四星道祖巔峰境強者的一擊,也不是那麼好受的,即便這異獸領主實力不在巔峰。

火鳳被歐陽修接住,急忙閃身到外圍,取出丹藥助火鳳穩住傷勢,火鳳明顯的能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在那一掌下諸多骨頭明顯裂了。

要不是歐陽修救援及時,而且還喂下丹藥自己可能真的就撐不下去了。

「不行,這巨石很是詭異,尋常手段根本難傷分毫,即便我們全力施為也沒能將之轟碎!」火鳳一臉焦急的說道。

聞言,白柳等人的臉上更是浮現出一絲焦急之色。

「砰!」

又是一道人影被異獸領主無情擊飛,這一次是白猿,異獸領主很會挑軟柿子捏,白猿的修為明顯不如玄冥龜,再加上玄冥龜以防禦著稱,一時不會他還真就拿不下玄冥龜。

所以,他選擇了白猿,變異獸的爪子上縈繞著淡黃色光芒,差點將白猿分屍。

幸好緊要關頭玄冥龜幫他用龜甲擋了一下,否則必定身隕,即便如此,白猿也是忍不住吐血倒飛而出。

「完了,我們根本就轟不開那巨石!」火鳳臉色有些難看的開口。

白柳等人心裡也是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轟!」

異獸領主再也顧不得其他,奮力祭出自己最後的能量轟向玄冥龜,只見他四肢再次踏向大地,大地再次宛如地震一般四裂開來,一道道石棱飛出,每一根都有小腿般粗細,如雨點般紛飛向玄冥龜。

「不好,玄冥,快閃開!」火鳳看見這一幕,臉色大變出聲示警。

玄冥龜也是臉色一變想要閃避開來,不過這些石棱的速度極快,於是玄冥龜也被砸的倒飛出去。

「噗!」

玄冥龜忍不住吐出一口猩紅的鮮血躺在地上。

看見這一幕,異獸首領目中閃過一絲滿意之色,也不再搭理眾人,而是全力施為準備將林天成鎮壓至死。

如今他能量消耗太大了,要是不趕緊將林天成鎮殺,他怕遲則生變。

要不是他精通土之術法,能汲取大地只能蘊養自身,經過這一場酣戰他或許也就力竭了。

「這頭異獸領主實在是太恐怖了,剛剛它差點殺了我!」玄冥龜臉色有些難看,嘴裡后怕的喃喃自語。「希望陛下沒事,否則……」火鳳在一旁嘆息著開口。

他們已經儘力了,只是依舊不能奈何這隻異獸首領,他能感覺的到,如果不是林天成嫌棄耗費了他很多私立,自己等人絕不可能還有命活著!

火鳳等人都是臉上露出一抹絕望之色,看著半空中散發著黃色光芒的小山。

異獸首領一臉不屑的看著眾人,眼中露出一抹戲謔的神色。

「難道真的就這麼完了?」眾人心中不甘的想道。就在眾人悲傷涌之時,眾人似乎聽到了一聲細微的裂聲響起。

眾人不由一愣,似乎想到了什麼,猛地轉頭看小山,只見小山的外表出現了一道細微的裂縫。見狀,他們眼中瞬間出現了一抹光芒,似乎一瞬間有了希望。異獸首領眼中的戲謔之色也被震驚替代,著眼前小山出現的景象,眼睛微微一眯,隱隱間透出一抹危險。「是你嗎?天成!」白柳眼中露出一抹希望,心裡喃喃自語。很快,在眾人的注視下,小山上的裂縫逐漸的擴大,逐漸的布滿了整個小山,如同蛛網一般。「轟!」隨著一道轟然大響,小山瞬間碎裂,亂石飛空。一道身影出現在眾人面前,正是林天成,此時的他一身的衣衫已經變得破破爛爛。

身上還有鮮血不斷的順著手臂落下,蓬頭垢面,好不狼狽!

唯有一雙眼睛散發著凌厲森寒的目光,如同一道刀鋒一般!這兩日千仞雪格外的暴躁易怒,情緒不穩。知曉了母親比比東的選擇,又有着丈夫的勸解,她從心底想着該給她一個自由,讓她選擇自己的生活。

可……她的心真的很痛,那是她好不容易,才可以安心彼此面對的母親,她們和解的日子才多久,就要這麼失去她。

她真的不舍。

可若是不放手,她不

《斗羅之帝國的崛起》第二百二十七下一世再見 「知道。將來如果我接手了邢家的全部業務,可兒只需要收購一份散股,就可以完全取代我成為最大股東。我願意凈身出戶,說明我無比堅定我的立場,一旦我打破誓言,我會把邢家的全部都送給賀可兒向她賠罪。而我,將一無所有。」邢小州微笑着回答。

「你既然知道,還敢許下這麼重的諾言?還敢找我的律師公證?」賀自成臉色嚴肅,想要從邢小州的神情間一探真偽。

可邢小州身上,除了鎮定,只有一腔正氣,竟找不出絲毫說謊的成分。

「因為,我有這個自信。」邢小州將紙輕輕放到茶几上。

孫蘭君拿過紙,細細地看起來。

在賀家當家面前,邢小州氣勢不落半分,還大有壓過的勢頭。

這個邢家未來的當家,前途無量!

賀自成坐回沙發里,喝了口茶,說:「你去把可兒帶下來。」

邢小州說了聲「打擾了」,迫不及待地轉身上樓。

走上樓梯,跟賀瑾迎面碰上。

賀瑾不躲也不閃,就站在樓梯的轉彎口,垂着眼皮靜靜地等她。

「小州學弟,你真是讓我刮目相看。」

「嗯?」邢小州面露不解,保持微笑。

「光是讓可兒瞞住我們這一點上,你就非常厲害。」

「有嗎?」邢小州裝傻。

「奉勸你一句,不要太過囂張,小心自食惡果。」

「好的,謹記學長教誨。」

賀瑾什麼表情都沒有,慢吞吞讓開身。

邢小州穿過樓道,找到賀可兒的房間,敲了兩下門。

門立馬打開,賀可兒把她一把拉進屋鎖上門。

「小州哥哥!怎麼樣?我爸爸答應了沒?你們怎麼說了那麼久,我都快要急死了!」

「你小州哥哥出馬,還有搞不定的事兒?」邢小州驕傲地揚眉。

「哇——真的嗎真的嗎?爸爸真的答應了嗎?太棒啦!」賀可兒撲進她懷裏。

邢小州一愣,單臂環住可兒,壞壞地說:「可兒寶貝,你這麼主動,我真怕一不小心愛上你,就把你沐風風給整了。」

「不可以!」賀可兒一僵,馬上從她懷裏鑽出來,生氣地鼓起腮幫,「小州哥哥,你答應過我的,要幫我跟沐風風打掩護的!這周我還想跟沐風風出去玩呢!」

「誰叫我們可兒這麼可愛呢,這讓我怎麼遭得住?」邢小州不羈地卷著額間的發玩。

「不可以不可以!我們說好了的!」

邢小州忍不住笑出聲:「逗你的。」

「小州哥哥大壞蛋!」賀可兒腮幫更鼓了。

「可兒,你爸爸喊你下樓,接下來是我們兩個人的戰場。」

「啊?我也要去嗎?怎麼辦怎麼辦,我不知道怎麼辦……」賀可兒焦急地原地轉圈圈。

邢小州拉住她,按住她的肩膀:「聽我說,你只要記住,你喜歡我,你無條件相信我,你願意嫁給我,你願意把你的餘生交給我,你這輩子只認定我一個人,就夠了。」

「嗚嗚嗚太多了我記不住……」賀可兒苦着小臉。

「無論你爸說什麼,你就說你要嫁給我。」

賀可兒豁然開朗:「這個簡單,我記得住!」

「走吧,上戰場。」邢小州牽住賀可兒的手。。 厚浦鎮,福來客棧。

青嵩與青伶四目相對,幾乎同時出聲,

「什麼,東西不在你那裏?」

青霄顯然更為驚訝,竟連有小盜聖』之稱的六叔都會失手!霞浦鎮難道還有更為厲害的高人?

青伶也將厚浦鎮發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訴兩位長輩。

青嵩摸著山羊鬍子陷入沉默。

寶卷的事他是族裏為數不多的知情人,但也僅僅是知情而已。

他不明白族裏既然如此重視寶卷,為何還要交代他們只能偷盜得手,直接搶了豈不是更痛快?

如今「那個」家族都卷了進來,事情開始變得棘手,只能看三哥那邊的進展了………

忽又想到不對,青家的盜術放眼整個元紀大陸都是排得上號的,「那個」家族只是修為強大,論盜術,不可能做到滴水不漏。

青芮年紀尚輕可以歸結到學藝不精,青伶可是成名已久的盜術大師,就連她都察覺不到對方的存在………

「你們在客棧等三哥回來,千萬不要輕舉妄動,我先回族裏稟告此事!」

對方的手段高明,且身在暗處,青伶三人貿然出動打探反而會打草驚蛇,保險起見青嵩決定親自回青雲州找幫手,於是起身離開。

………

崔州平在書房鑽研穿透術,這種身法確實強大,美中不足是會暴露行蹤,玄品修士的強大超出他的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