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我送你!”


“不要,我自己很快的!”她趕緊拒絕。

然後對馬英悄聲說了一句,“學長你們繼續,我得走了。”

說完逃一樣向外跑去,顧臻樺很氣餒,還是第一次有女生拒絕他,這要是放其它的女生,早就感激涕零了。

他突然有些失神。 馬英看了一眼向外走去的葉小鷗,推了一下顧臻樺,“我靠,傻了!”

顧臻樺這才放下手裏的書,起身跟着葉小鷗向外走。

葉小鷗下了一層樓才發現跟過來的顧臻樺,連忙說,“學長,不用的,我行的,我一個人走的很快,你快回去看書吧!”

“你不擔心在遇到那幾個貨?”顧臻樺快步走到她的身邊,“走了,別耽誤功夫。”

葉小鷗只好無語的跟着顧臻樺大步向下走去,樓梯上上上下下的同學都看向他們,尤其是那些女生,眼裏都是羨慕嫉妒恨。

顧臻樺的大長腿走的很快,下樓梯的樣子真的好瀟灑,迷倒了那些擦肩而過的女生,葉小鷗的腳步有些慢,顧臻樺這才發現自己下的太快了。

等在階梯上,葉小鷗趕緊快走幾步,她從來不敢在樓梯上跑。

她還記得,小的時候,她跟葉小青在樓梯的階梯上玩耍,葉小青絆了一跤哇哇大哭,李雪嬌從屋裏跑出來,一腳就把她踢到了樓梯上,她滾了下去,那次她摔的很嚴重。

從此她就有些怕樓梯,更是不敢在樓梯上跑。

看見顧臻樺在等她,她衝着顧臻樺莞爾一笑,“我很怕樓梯的,不敢跑!”清脆的聲音好悅耳。

顧臻樺當即眸子一緊。

“我可以等你!”他說完自己都有些意外,他何時對女孩子這樣說過話。


等他們下了高高的臺階,葉小鷗顧臻樺說,“要不你就送我出了學校門口就行了,其實我不怕她們的!”

“走了!”顧臻樺雙手插在口袋裏,大步向外走去,葉小鷗緊跟在後面。

“你住在什麼位置?”顧臻樺問她。

“葵寧街。”葉小鷗說的是葵寧街,沒說香山別院。

“香山那邊!”顧臻樺馬上就說出了準確的位置,看來他很熟悉京城。

“是的!”

“很遠的!”

“還好了,地鐵很快的!”葉小鷗說話的模樣讓顧臻樺很陶醉。

“學長,你的家是哪裏?”葉小鷗問顧臻樺。

“我也是京城的,東城!”

“那你也住在宿舍的嗎?”葉小鷗看着顧臻樺問到。

“嗯,一週回去一次,免得總是很趕!”他說的很輕鬆,“你也可以!申請個宿舍就可以了。”


“我的家人不放心,所以我必須要每天回家!”

到了地鐵站口,葉小鷗對顧臻樺說,“學長,你快點回去吧!我可以了!謝謝你!明天見!”

顧臻樺原本還想繼續送她,可是一聽她這樣說,不好在堅持,只好看着葉小鷗對他揮揮手,向下面走去,只好意猶未盡的止步,一直看着葉小鷗消失在自己的視線裏。

突然那麼一瞬,他有一絲的失落。

他原地踱了兩步,才揚起眉角,堅定的大步向回走去。

葉小鷗刷了卡,跑進站立才舒了一口氣,她有點抗拒跟男孩子一起出行,當然展旭哥是不算的。

宇少更不算了。

還說是校草,纔沒辦法跟宇少相提並論,在她的眼裏 ,只有宇少纔是世界上最帥的男人。

葉小鷗突兀間感覺到自己有些臉在發燒。

周筱宇是下午抵達京城的,他直接回了一趟騰宇大廈,處理了一下幾件緊急的公文。

然後,他回了市內的喧園別院,因爲他住這裏的時候比較多,自己的衣物也都在這裏比較多。

他也沒有通知容叔,他回來了。

葉小鷗滿懷希望的跑回家,進去的氣氛她就知道,宇少依舊沒有回來,她有點失落。

是不是宇少不想回這裏了,不可能出差這麼長的時間還不回來吧!

她鬱鬱不樂的吃了一口飯,就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間。

剛剛放下書包,手機就響了起來。

她看了一眼是趙麗珠打來的,她無精打采的接起來,“珠珠!”

“小鷗,完蛋了,出事了!”趙麗珠的語氣相當的急切。

“出什麼事了?”葉小鷗一激靈,一下精神了起來。

“論壇上… …全… …全是你的… …”

趙麗珠欲言又止。

“我的什麼呀?你快說呀?”葉小鷗催促着。


“你自己看吧!太多了刪除不了了。”趙麗珠支支吾吾的說。

葉小鷗趕緊點開校園論壇,一下傻眼了,她一屁股坐在沙發上,這都是什麼呀?是誰要這樣的禍害她呀?

手機的頁面像中毒了一樣,全是畫面,是幾張極其惡劣的圖片臉部打着馬賽克,下面還配有文字,指名道姓的說是美院設計系葉小鷗的豔照,有一張甚至是葉小鷗的臉,清晰可見,滿屏都是,葉小鷗不停的向下拉。

她氣的手都在顫抖,這些圖片當然不是她,但是這樣大肆的發在校園的論壇裏,怕是她有嘴也說不清了,她是無法再去學校了。

葉小鷗慌亂的回撥趙麗珠的電話,一下就哭了,“珠珠,這根本就不是我!”

“我知道,可是現在根本就刪除不了,還在往上發!師哥與顧臻樺都在查發佈的人,查不到!是匿名!還不是一個人發的。”

葉小鷗知道這件事大了,她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她甚至不敢想象,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你也別哭了,他們還在想辦法!”

щщщ⊙TTkan⊙Сo

葉小鷗點點頭,那邊趙麗珠已經掛斷了電話。

其實這些圖片是顧臻樺最先發現的,他送完了葉小鷗一邊往回走,一邊想着一會讓馬英管趙麗珠要了葉小鷗的電話,他一邊擺弄手機一邊走着,可上一秒他還習慣的進了論壇看了一眼,下一秒第二次再進,就發現不對勁了,他看到了傻眼的圖片。

起先,他還想,我靠!誰TM的這樣的大膽,竟敢在學院的論壇裏搞這些,真是不想活了。可是當他仔細的看了一下,發現壞了,這… …這些不是… …

他趕緊給馬英打了一個電話,馬英一接起來,他對罵了一句,“我操,堵不住了,誰幹的事?老馬,趕緊的找出發帖子的!”

馬英被整的一臉懵逼,“幾個意思!”

“校園論壇翻天了,出事了!”顧臻樺對馬英說道。 馬英這才反應過來,一把奪過身邊趙麗珠的電話,調到頁面,一下子傻了眼。

“我靠!”

趙麗珠伸過頭來,馬英一下把電話扣了過去。

“這咋搞?”

“趕緊的,帶兄弟們去中午的店,我馬上就到!”顧臻樺對電話裏的馬英喊道。

馬英掛斷電話,拉着幾個兄弟們,“去中午的店,有情況,趕緊的!”

“怎麼了?”哥幾個看着馬英的狀態有些懵,但是絕對服從的站起身,跟着馬英向外走去。

“你就別去了,你回寢室!”馬英邊走邊對趙麗珠冷淡的說,“哥幾個走了!”

趙麗珠還沒有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幾個人已經轉瞬即逝。

趙麗珠這纔想起來一翻電話,一下就傻了眼,忐忑不安的想着要不要跟葉小鷗說這個事情。

最後她趕緊收拾起自己的書,也向外追去,反正她知道馬英他們去了哪裏。

她在路上一邊走一邊想,還是得讓葉小鷗知道這個事情,畢竟得聽聽她的意見,也得讓她有個思想準備。

當然她是絕對的相信葉小鷗的,她纔不相信葉小鷗這樣純淨的女孩子會是圖片裏的那樣。

所以她趕緊跟葉小鷗通報了現在的情況,並急着想中午的店跑去。

到了那個店,看見他們幾個都在,馬英看見她進來,有點不耐煩,“你來幹嘛?這個你還是別參合了!”

“可是小鷗是我朋友,我已經給她打電話了,她都哭了,說這根本就不是她?這都是什麼人啊,要這樣整她?”趙麗珠有點沉不住氣了,“一定是那個王倩她們!”

趙麗珠一句話,點醒了顧臻樺,他指揮着馬英,“老馬,你找幾個她們環藝院的同學,看看她們幾個在不在你院裏。”

馬英馬上安排人。

葉小鷗已經完全不知道該怎樣面對,她攥着電話,想了很久,還是顫顫巍巍的找到宇少的電話,她想,這件事情怕是隻有宇少才能擺平了。

電話剛剛撥出去,她趕緊又掛斷,不行,這麼惡劣的事情,她不知道該怎麼跟宇少說,她簡直難以啓齒,那些圖片要是與少看見?… …

葉小鷗一陣崩潰,宇少得當自己是什麼人啊?

她不知道,其實電話已經撥了過去,宇少的電話只響了一聲,就斷了。

此時的周筱宇正仰躺在客廳的沙發上,閉目養神,他聽見電話‘吱’的響了一聲鈴聲就沒下文了。他莫名其妙的拿起電話看了一眼,發現是葉小鷗打來的電話。

他也沒多想,又閉上眼睛。

可是電話竟然沒有再打進來,他等了一會,眼前出現着葉小鷗的一張臉,他都不知道,自己眼前的究竟是葉小鷗的,還是嚴曼琪的。

他突然有些煩躁。

一躍起身,坐了起來,想了一下,拿起電話點了回去。

電話響了一來,葉小鷗嚇了一跳,低頭趕緊一看,是宇少的,她有點緊張,可是電話固執的叫着,她只好滑開,“宇哥… …”

一聲宇哥出口,她哇的一聲哭了。

對面的周筱宇眸子一緊,對着電話裏說,“怎麼了,說話!”他的聲音因爲着急而變得有點嚴厲。

“宇哥,有人… …有人在侮辱我… …”她哭着說不下去了。

“說,怎麼回事,誰侮辱你!”

周筱宇有點怒了,侮辱?

“校園論壇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