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嗡!

當適時,艾克的空間指環中傳來詭異響動,一枚淚滴狀的水晶石破空而去。

完全沉入哀慟中的艾克並沒有注意到這一個小細節。

水晶石,也就是當初在蟲巢中小精靈拜託圖巴交給艾克的純真之淚!

咚!咚!

旋轉在空中的純真之淚一分為二,向著兩個方向飛去。

一半衝到了雲霄之中,猛烈轉動!

不知隱匿於何處的綠色光點陡然重現,一點點匯聚在半顆純真之淚旁,生命的氣息再一次歸來!

這種異象也引起了倖存人們的注意。

啪!

狼性大叔痞子妻 半分之後,團狀的光芒不斷變換著,半顆純真之淚分解,每一個結晶都摻入其中。

轟!

綠光大盛!

光幕散去之後露出了一枚翠綠如翡的蛋狀物什,它輕飄飄的左右搖擺著,徐徐從空中垂落。

咚!

阿爾薩帝忽然回過神來,一個猛子拍地而起,著實將一旁的扎西嚇了一跳。

「溫妮?溫妮?是你嗎?」

阿爾薩帝怔怔的朝前跑去,留下一頭霧水的扎西。

「不會悲傷過頭瘋了吧?」扎西擔憂道。

啪!

一巴掌呼來。

「痛啊!死冰鳥!你幹什麼呢?」扎西憤怒道。

「眼睛瞎了嗎?薩帝不是瘋了,是看到希望了。」卡西負手而立,臉上露出了明媚的笑容。

「什麼?」扎西邊揉著頭,邊眺望著。

呼——

地平線處的阿爾薩帝縱身一躍,從半空中接住了那一枚蛋,熟悉的感覺撲面而來。

「溫妮!」阿爾薩帝用手感觸著裡面生命的跳動,喜極而泣。

「薩帝!」

「嗯?」擦了擦眼角的淚水,阿爾薩帝驀然回首。

數米之外站著一道黑色的身影,當然少不得一把黑色的大刀。

「老師!」

阿爾薩帝瞪大了眼睛。

「那一刀,我瞧見了。」黑夜語調柔和,沙啞富有金屬特質的嗓音奏起。

「老師!」阿爾薩帝終於承受不住龐大的壓力與傷痛,一把投入黑夜的懷抱。

「哭吧,孩子,哭出來就好受多了。」黑夜溫柔道,眼中一閃而過的痛惜伴隨著陣陣殺意。

「老師,溫妮她···溫妮她···」

「我知道,我都知道。」

鬆開手,黑夜指了指阿爾薩帝懷中的物什,「溫妮並沒有死!」

「是真的!」阿爾薩帝捧著蛋,心中驚喜道,他的感知沒有出錯。

「這是翡翠龍蛋,是精靈龍最初的孕育的形態。」黑夜對這一方好似十分了解,脫口而出。「若是平常,耗費完了生命力,精靈龍必將逝去,不過有純真之淚的存在的話,那就還有一絲契機!」

「什麼契機?」阿爾薩帝急忙問道,他並沒有去詢問什麼是純真之淚。

「找到一樣可以讓翡翠龍蛋復甦的神物!」黑夜鄭重道。

······

另一邊,剩下的半顆純真之淚則是化為光雨,籠罩住了小塊大地。

光芒溫暖柔和,點點降落,修復著愛莉受傷的軀體。

隨著那一道口子撫平,艾克眼眸中的黯淡逐漸消失。

「這···這···」

「純真之淚?」凱爾緩緩走到艾克的前方。

「老師,你知道純真之淚?愛莉是不是還有救!」艾克的聲音顫抖著,就像一位溺水者抓住最後一根稻草。

霸吻小小丫頭的脣 「我曾經聽一個人說起過,純真之淚是神的恩賜,賜予那些情感羈絆的有緣人,它有著神奇的作用,起死回生,未嘗不可。」凱爾思索著。

「真的嗎?」

「我會去聯繫那一位老朋友,我想,愛莉不會離你而去的。」凱爾拍拍他的肩膀,這位飽經風霜的老人也見不得自己弟子的失落。

「好!」艾克重重呼出一口氣,那死寂的目光中多出了一縷斑斕色彩。

誠如歌中所唱,黑夜終將過去,黎明已然到來,瓦藍天空下的大地充斥著新新生機,絲毫不見一寸破敗焦土。

魔族的陰謀被徹底粉碎!

至此,這一場震動埃爾洛的大戰終於結束,被歷史學者們命名為廢土之戰!

新生的希望孕育在了無盡苦痛的廢墟上,生活仍將繼續,多柯城也進入了重建之中。

可這一戰帶來的影響仍在發酵,也替未來一系列的大戰埋下伏筆。

登上舞台一位位人物們的命運也將在未來產生交錯與雜糅!

兩塊大陸的命運亦是相互碰撞,前路越發模糊起來。(未完待續。) ?大陸新曆2368年10月1號,距離廢土之戰已然過去兩天,來自於四方的支援部隊終於趕到了此處,多柯城的重建進入日程中。

大陸新曆2368年10月2日,萊爾瑪吉斯學院正式宣布封院重建,截止到2370年舉辦學院祭典的日子,在那之前學院將不會招收學生,斷絕一切與外院的事務交流。

經此一役,這座古老的學院也蒙上一層厚重的陰霾,尤其是大量學生老師的傷亡,更別提原院長麥瑟斯,原教務長勞倫斯兩人的犧牲了。

在魔法網路上,許多人士都開始看衰萊爾瑪吉斯,認為在下一屆學院祭典時,它必將讓出四大學院的稱號!甚至於還有好事者開出了盤口,賭哪一家學院能取代拉爾瑪吉斯的位置!一時之間,從者如雲!

大陸新曆2368年10月4日,犧牲人員統計完畢。多柯城重建前,於界樹格林之下,埋下一塊巨大的石碑柱,上面刻印了犧牲人員名單,以此祭奠這些因為偉大信仰而戰死的英魂。

大陸新曆2368年10月5日,萊爾瑪吉斯學院在凱爾的帶領下舉行公祭儀式,聞訊趕來的學生、老師家屬乃至各界人士都紛紛悲傷落淚。

大陸新曆2368年10月10日,克洛澤斯科獵殺榜單更新,艾克懸賞積分攀升至300萬,在大學者榜單上僅次於歌利亞。

大陸新曆2369年3月23日,歷時近五個月的時間,萊爾瑪吉斯學院重建,封院仍在繼續,艾克等人入選學院祭典代表隊。

大陸新曆2369年7月1日,多柯城正式重建成功,在界樹的籠罩下,這座新啟於廢墟的城市煥發出全新的活力,搬遷逃難的原居民也在這一日正式入駐。經受戰亂的城市重新進入正軌,生活仍在繼續。

大陸新曆2370年3月12日,早上七點三十。

萊爾瑪吉斯學院倫貝斯特分院鳳凰大道正門。

煥然一新的街口處立著一座白石噴泉,上面精緻的雕紋、唯美的圖案無不顯露出濃厚的優雅氛圍。

噴泉中央被水柱包圍的地方是一個高台,上面依次擺放著三個古老的銅像,人物的面貌在時間的摩挲下有些模糊不清,可底下的字卻是清晰可見。

「希維爾、帕特、里傑斯。————謹以此紀念偉大的勝利『魯加索奇迹』!」

叮叮咚咚!

泉水跳躍波動,在和煦的陽光底下泛起美麗的光華,形成一條七彩的虹橋。

四周的空地上綠草如茵,花兒嬌艷美麗,空中不時劃過一對對鳥兒。

可與這美景格格不入的卻是噴泉前的一個破舊木箱子,在那上面擺放著一尊銅像。

這是一位老人,他渾身皺紋如樹皮一般,雙眸炯炯有神,深邃中又飽含深情,凝視著整個鳳凰街道。

在他手中,一桿磨得無光的煙桿橫立,奇怪的是這煙桿的確是真的,並非與銅像由同種材料打造。

這煙桿呈現黑黃色,積澱著歷史,透露出絲絲滄桑。

在銅像的旁邊有一塊石碑,正面寫著:聖騎士——漢斯·帕托。

噠噠噠——

一陣陣清脆的腳步聲打破了寧靜祥和的氣氛,從街道轉角處徒步走來一青年,他一頭短碎金髮於柔和的光芒下熠熠生輝,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

啪嗒!

青年站定在銅像面前,輕輕將手中的一束花兒放下,駕輕就熟的坐在木箱空出的一半位置上,轉頭遙望。

「老師,鳳凰大道還是這麼美麗啊。」

嘰嘰!

數只鳥兒落在了不遠處的枝杈上,搖頭晃腦,好奇的盯著自言自語的青年。

「老師在天堂一定很快樂吧。」但丁笑笑。

在鳳凰大道重建之後,弗利薩便是親手打造了這銅像,更是把火化后的漢斯骨灰納入其中,圓了老人最後一個願望。

一年多的時間,但丁時常會來此處坐會,望著這尊銅像,他好像又回到了當初的日子,在老師的兇狠鞭策下修行。

「老師,明天我們就要出發前往雷賽城了,在那裡會舉行整個學院祭典的預賽選拔。」但丁繼續道,臉上的神情逐漸嚴肅起來。

「老師,你說過,你想再看到萊爾瑪吉斯崛起!讓他的榮光播撒大地!」

「這個機會馬上就來了!老師,你一定要望著!我們不會讓你失望的!」

但丁雙手攥的緊緊,身上散發出的氣息就像一頭覓食的餓虎,危險而強大。

噠噠噠!

「但丁!你這麼早到了!」

街道口又出現一道身影。

但丁臉色忽變,站起身子揮舞著手,「扎西大哥!」

「呼——呼——真是累死我了!」

扎西喘息著,目光對上銅像的那一刻猛然一個挺身,擲地有聲道,「漢斯導師好!」

「呦咪!」

猝不及防之下,本安然躺在扎西肩膀上的小傢伙差一點摔落在地。

「呦咪!」

小傢伙小爪子惡狠狠的舞動著,一副威脅扎西的模樣。

「悠米,別鬧。」扎西笑臉嘻嘻,又恢復到往常模樣。

小傢伙無異是熔火之心了,由於它呼喊的聲音,扎西很惡俗的取了一個悠米的名字。當然,小傢伙可是勉強答應的,這個名字總比小紅、小鼠要來得好。

「悠米!」但丁打了一個招呼。

「呦咪!」悠米揮動著毛茸茸的大尾巴回應著。

咻!

柔風輕語,一抹香影呼嘯,電光火石間提溜走了小傢伙。

「嘻嘻!」 我老婆是個戲精 妮娜抱著悠米,撥動著它的雙手。

悠米享受的躺在妮娜渾圓之上,情不自禁的蹭了蹭。

啪!

可下一刻,悠米忽然毛骨悚然,他感受到了一道殺人般的目光。

「呦咪?」當它慢慢轉過頭時就瞧見了一臉燃燒火焰的扎西。

「嗯——」

扎西虎視眈眈的望著,喉嚨口中發出兇狠的嗚咽,頭上都冒煙了。

「呦咪!」悠米挑釁似的做著鬼臉,還示威般的捏了捏那渾圓。

「小崽子別跑,老子和你拼了!」扎西被徹底點燃了,一個箭步沖了上去。

「呦咪!」悠米驚嚇的跳到地上,一人一鼠就在噴泉廣場上追逐起來,好不熱鬧。

「又開始了!」妮娜鼓起臉,雙手叉著腰。

「這才是扎西大哥呀。」但丁點了點頭。

「你給我站住!」扎西咆哮著。

「呦咪!!」悠米一根根毛髮直立,迅速逃竄,場面一陣雞飛狗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