喲喲,這個大難題。

羅陽快轉動腦筋,心知若再想下去,她倆可能都要尿褲子。只能當機立斷,採取措施。

你妹,弄到我尿急了。

羅陽無奈一笑,掃視一眼,見兩女輕蹙著秀眉,顯是都尿急了。

呵呵,有了!

急中生智,羅陽已找到了折衷的辦法。

「方姐,桂花姐,來,我先給你們脫褲子哈。」羅陽熱情道。

可是他也只有兩隻手,騰不出手去幫她們脫褲子。

一隻手摟一個,兩隻手剛好。

乖乖,急死我了,方姐,桂花姐,千萬別尿褲子。羅陽心中不停地祈禱。

腦筋轉了一圈,羅陽只好先走到牆邊。

隨即羅陽先讓唐桂花背對著牆壁站直,他的背脊則貼著唐桂花的胸脯,藉此來頂住她,不讓她滑坐下去。

而羅陽面對著方琳,這樣就可雙手給她脫褲子。呵呵,此計絕妙,呵呵。

一面幫方琳脫褲子,一面興奮地自豪能想出這個辦法。

這是一個跟時間賽跑的舉止。

褲子剛脫下來,方琳便要蹲下,也不管是不是站在馬桶正上方。

「方姐,等一下,我扶你過去哈。」

羅陽扶穩她,不讓她坐下去。

「我要尿尿。」方琳晃著嬌軀,呢喃道。

「方姐,我知道了。就行了。」羅陽想要輕輕拍拍她的臀,來安慰她,又擔心拍了會使她射尿,不敢造次。

旋即他將方琳扶到牆邊,讓她背靠著牆壁,他的脊背則壓住她的胸脯。

同時換唐桂花出來,依樣畫葫蘆,幫她脫下褲子。

無意中一瞥,乖乖,大白腿,嘿嘿。

唐桂花也跟方琳一樣,在褲子剛脫下時,便要蹲下去小便。

「桂花姐,等一下。」羅陽勸道。

「我要尿尿,你幹什麼不准我尿尿?」唐桂花晃著身子。

這時,方琳又在扭著嬌軀抗議。

「我也要尿尿。」方琳要出去,卻是推不開羅陽。

「方姐,桂花姐,來,就尿尿。別急,再等兩秒鐘。」羅陽一手扶著一個,走近馬桶。

見到了馬桶,方琳和唐桂花又急著要蹲下去。

「方姐,桂花姐,別爭,大家可以一起使用的。來,來。」羅陽做起了總指揮。

他讓方琳和唐桂花背對背站著,再讓她們慢慢蹲下去。

這樣方琳和唐桂花各自蹲在馬桶的一邊,也許不能完全尿到馬桶里,但總比一個尿褲子要強。

果然,當兩女剛蹲下時,便聽到嘩啦嘩啦的洒水聲,啊喲,好像競賽,看誰尿的快,嘿嘿。

羅陽站在旁邊,一手扶一個,使方琳和唐桂花能蹲好,別坐下去。

他不是故意要看,只是目光往下一溜,便能瞧到一些比較迷人的風景。講真,他覺得偷看美女尿尿,那是非常不道德的。

乖乖,一樣的白,一樣的美,嘿嘿。

喲喲,不能再看了,這不是正人君子所為。

可是羅陽的目光移不開。

過了好一會,洒水聲才由嘩啦嘩啦變成淅瀝淅瀝。

可見二女確實是尿急到不得了。

在她們小便時,不時能聽到她們輕輕地嗯嗯哼著,顯是身心舒爽,全身放鬆好了才哼出來的。

呵呵,美女撒尿原來會唱歌。

羅陽開心一笑,這個秘密被他得知了。

(本章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秦昊獨自一個人走在最後,此刻天雷海之中的雷霆因為秦昊已經領悟了雷霆意境頂尖境界,已經對他完全沒有任何的影響了,所以秦昊如平地一般走出了天雷海,而且是第一個走出去。

第二個不是莫九千,而是肉身變強的鐵壯,第三個才是莫九千,最後的是龍傲天走了出來。

四個人都沒有受任何的傷勢,除了龍傲天有幾分喘息,其他人都非常的輕鬆。

「走吧,繼續前進吧」四人到了這裡,秦昊發現了三人都沒有說話就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忍不住說了一句。

「好」

鐵壯和龍傲天同意了下來,莫九千雖然沒有說話但是用行動證明了。

四人小心謹慎的朝著前面走去。

「這四個小鬼有意思,居然利用天雷海領悟了意境,還有兩個人很不錯,一個肉體達到了大成,一個雷霆意境居然達到了頂峰境界,就看你們下面能不能通過,通過了給你們一點兒好處」

洞府最深處,乾癟的老人恐怖的笑著說道。

至於這個聲音秦昊等人可是完全聽不見,已不知曉洞府最深處居然還有一個乾癟宛如乾屍的老人。

這一次秦昊,莫九千四人只走了差不多半個時辰的時間,便出現了一道白光,好似出口的白光。

「居然出現了白光,難道真的有出口?」

龍傲天看見了這道白光激動的說道,畢竟在這暗無天日的地方是個人都會心生不好的東西。

「別急」

龍傲天旁邊的秦昊,眼看龍傲天要衝過去了,瞬間拉住了龍傲天的身體,臉色凝重的說道。

「對,先別急,你想想我們來這裡的事情」

莫九千已說道。

「我們一起過去吧」

秦昊對著三人說道,然後四個人一起走了過去,四人到達這裡的時候,依然是一片漆黑,萬一擁有白光,並且散發白光的地方乃是四座純白色的擂台,擂台的光芒很強,可以照射很遠的地方。

「人級戰場」

莫九千,鐵壯以及龍傲天看著這個純白色散發出白色光芒的擂台臉色瞬間難看了起來,凝重的說道,不敢相信這裡居然有人級戰場。

要知曉人級戰場乃是上古流傳下來的東西,珍貴無比,一般一個高等王朝可能只有一個人級戰場存在,甚至很多人都沒有聽說過人級戰場的存在。

「現在怎麼辦?」龍傲天臉色慘白了下來,對著莫九千詢問說道。

莫九千聽見了龍傲天的話沒有說話,顯然已拿不定注意了,畢竟人級戰場裡面什麼都是不可控制的,裡面的兇險完全不能夠靠說就能夠說出來的。

就這一下,莫九千,鐵壯以及龍傲天三人都沉默了,至於秦昊沒有說話,則是完全不知曉什麼是人級戰場。

「我可以問一下嗎?什麼是人級戰場?」

秦昊看見三人瞬間沉默了下來,很想知曉什麼是人級戰場便詢問的說道。

「人級戰場顧名思義便是一處戰場,這個純白色的擂台便是入口,唯有踏上這個純白色的擂台才能夠達到人級戰場,人級戰場之中限制修為只能夠武將修為之人進入,而且武將修為任何階段都可以進入,並且在人級戰場廝殺的不僅僅是人類還有其他種族,甚至還有武將最巔峰的人存在」

鐵壯給秦昊說道,停頓了一下繼續說。 方琳和唐桂花一樣,都是六分醉左右。

若無羅陽相助,她們進了衛生間,也不知能不能順利小解。

左右看一眼,見她們都闔上眼瞼,七分睡三分醒。

又過了一會,便幾乎聽不到洒水聲了。

不過,偶爾還有「的的的」的輕微聲音傳來。

憋尿太急了,一時之間難以完全排出來。

羅陽在喬在水身上體會過了,當時就是以為她完全排完尿了,才抱起她,哪知她不時還噴一點出來,弄到他褲襠都濕了。

現今有經驗了,不急著抱她們起來,先讓她們再蹲片刻。

羅陽也是蹲著,兩手分別摟住方琳和唐桂花,小臂要從她們的腋下穿過,卡住她們的雙臂,才能扶穩她們。

直至聽不到滴水聲了,羅陽才扶起她們。

剛想在廁所裡面幫她們提起褲子,忽然聽到有開門聲,也不知是誰,乖乖,嚇死我了。

彼時方琳和唐桂花已被扶起,但她們的褲子都還在小腿下面。

羅陽豎起耳朵聆聽外面的動靜。

「咦,她們去哪了呢?」

呀!這分明是安玉瑩的聲音。觀音姐姐,救我。

在幾秒鐘之內,羅陽絕無可能幫方琳和唐桂花都提上褲子。

若不管她們,他自己走出衛生間,一樣會引起安玉瑩的懷疑,到時她要是走進衛生間,看到方琳和唐桂花光著臀坐在地上,乖乖,畫面太美,不忍直視。

羅陽心念電轉,一剎那間,已想了好多個想法,有想過喊安玉瑩進來,有想過抱二女出去,有想過先幫她們提起褲子……

腳步聲在包廂里響起,隨即向衛生間走過來,噢噢,小小上帝,快快顯靈。

這時外面傳來一聲關門聲,不是羅陽所在的包廂響起的。

安玉瑩的腳步停了下來,隨後便向門口走去。

羅陽高懸的心終於降了下來,呵呵,天蓬元帥,今晚燒二炷香給你。

等到安玉瑩的腳步聲走出了包廂,羅陽以最快的度幫方琳和唐桂花提上了褲子。講真,作為有道德的男子漢,他真的沒看到多少。

這個他敢跟土地老爺誓。

又豎起耳朵聽了一會兒,才急急抱二女出了衛生間,將她們抱放在沙上。

這時若安玉瑩再進來,至少不會很難堪。

羅陽抹了抹額頭的汗珠,嘿嘿,老婆經常查房,完了完了。

隨即悄悄溜出包廂,回到安玉瑩用來休息的包廂。

此時安玉瑩正在朱莉所在的包廂說話。

羅陽坐在沙上等安玉瑩,過了兩分鐘,她便進來了。

見到羅陽在包廂里,頗為驚訝。

「咦,你剛才去哪裡了呢?」安玉瑩柔聲問道。

「每個包廂看看,看誰需要幫忙。剛想到一件事,今晚打火鍋,怎樣?」

當安玉瑩走近,羅陽拉著她的手,讓她在身邊坐下。

然後,呵呵,他不經意地將手搭放在她的大腿上,輕輕地拍了拍。

而且他的手沒有拿開,眼睛倒是看著安玉瑩的俏臉。

「你又來了呢。」安玉瑩嘟起了紅唇。

「哈?安姐,怎麼了呢?」羅陽又拍了拍她的大腿。

嘿嘿,跟玉一樣溫潤。

「你在人家大腿摸來摸去幹什麼呢,人家知道你是故意的呢。」安玉瑩的臉蛋越來越紅了。

「噢,安姐,你穿了褲子……」羅陽笑道。

安玉瑩推開他的手,幽幽地白了他一眼。

在這種時候,最需要做的安撫她。

羅陽最有心得了,一連啄了幾下她的紅唇,她的嘴角便有了笑意。乖乖,這份心得算得上專家級別的了。

「你的左手又放哪裡了呢?」安玉瑩推開羅陽的手。

「安姐,我左手不是故意放在你身上的。我只是想牽你的手。」羅陽笑道。

那狡黠的笑意,你妹,三歲小孩見了都明白是什麼表情。

「你要牽人家的手,牽到哪裡去了呢。人家的手在這裡呢。你又捏人家胸。人家生氣了呢。」安玉瑩嬌露道。

「安姐,別生氣。」

羅陽連忙啄住她的唇。

原先,他想去跟雙喬談正經事的,不意在唐桂花所在的包廂耽擱了一會。

「安姐,你休息嘛,別走來走去的。我現在去跟她們聊聊。很快過來的。你躺下。」羅陽輕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