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是八仙堂或九陽殿,就夠血煞門喝一大壺了。

當無為子望向羅陽的時候,羅陽無聲的冷笑。

羅陽也不希望看到八仙堂和九陽殿聯手,這對他很不利。

現今他都擔心花花公子會認出他,或許花襲伊當場說出他的身份,那花花公子可能會當場動手。

屆時笑笑妞花襲伊會幫誰,那將決定羅陽是否能活下去。

「咯咯,聯手就聯手!不過醜話說在前,找到血煞子,得給我。」花襲伊笑道。

「找到再說!」花花公子冷道。

二人談妥了,剩下的便是要血煞門的人帶去找血煞子了。

花花公子見羅陽也留在客廳里,並沒有要出去的意思。

先前無為子說羅陽是他的徒弟,這算是低一輩的。

在花花公子看來,羅陽不應該留在這裡聽重要的消息,便說道:「你出去!」

這時羅陽猶豫著。

其實他還要去跟那個陌生女子見面,出去更好。

只是留祝子姍一人在這兒,估摸她很害怕。

現時又沒有機會跟她解釋清楚,瞥了一眼她,果然看到她俏臉滿是不安的神色。

適才已在花襲伊面前說祝子姍是老婆,又認了花襲伊做干姐。

羅陽想安慰祝子姍幾句,並且讓她拖住這夥人,等他救出洪佳欣再說。

單獨聊,這沒什麼機會了。

於是羅陽說道:「老婆,那我出去逛一圈,你們先聊血煞子的事。」

牽手不要說再見 花花公子聽了,重新打量羅陽。

「這到底是誰?!」花花公子質問無為子。

「咯咯,你還認不出來?」花襲伊笑道。

這話就有「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味道,羅陽暗叫不妙。

無為子也挺尷尬的,若照實說了,那就相當於欺騙了花花公子,後果會怎樣還真不敢說。

又打量了一番羅陽,結合花襲伊的話,花花公子似乎明白了什麼。

目光驟然精芒暴射,花花公子的殺氣湧現。

「我說呢!剛才看到你就覺得面熟,原來是你!」

若動起手來,看樣子至少要一挑二。

羅陽不了解笑笑妞和花花公子的實力,誰輸誰贏還難說。

但可以知道的是,即使能脫險,那都會脫一層皮。

現時還有一個關鍵人物,那就是花襲伊,她站在哪一邊將直接影響羅陽的安危。

羅陽淡淡道:「我們是來給我干姐找血煞子的,你想怎樣?」

從花花公子又打量祝子姍可以看出,他還不知羅陽新結拜了一個干姐。

「這位就是我干姐了。」

羅陽指了指花襲伊。

在宏運大隊的3位神秘客,張靜和祖孫二人就很有矛盾。

張靜要帶走洪佳欣,祖孫二人卻要攔阻。

換言之,在洪佳欣的問題上,八仙堂和九陽殿是對著乾的。

至於為什麼會那樣,羅陽不清楚。

他只知道,討好了花襲伊,那就有可能使她站過來一起對付花花公子。

聽說花襲伊是羅陽的干姐,花花公子又望向笑笑妞。

「咯咯,他確實是我的乾弟。看什麼?挖你眼珠出來!咯咯。」花襲伊笑道。

「笑笑妞,這事你別管。我要拿下他!」

最好的時光 話音未了,也不見花花公子如何動手,身影一晃,便已掠了過來。

彼時羅陽和花花公子相距大約是2米左右。

羅陽正要接戰,只見花襲伊身影也是一閃,便擋在了羅陽面前。

謝天謝天,這個干姐叫的不虧!

羅陽心裡很欣慰。

只要笑笑妞不跟花花公子聯手來對付羅陽,那他的壓力會小很多。

憑藉影拳的威力,羅陽有信心立於不敗之地。

當然,那是跟花花公子單挑的情況下。

若花花公子和花襲伊聯手,結果會是怎樣,那就難說了。

畢竟這二人都是懂那種可以攻擊陰魂的秘術的,一旦中了二人的術法,羅陽的影拳也發揮不出威力。

「讓開!」

「咯咯,想動我乾弟?!」

二人大眼瞪小眼。

果然不出羅陽所料,對於洪佳欣的問題,九陽殿的人和八仙堂的人是有分歧的。

「干姐,我不能連累你。」羅陽誠懇道。

「咯咯,現在說遲了。都已連累了。」花襲伊笑道。

忽然之間,花花公子與花襲伊手掌相碰。

砰的一響,一股巨大的氣勁橫掃出去,颳得屋裡的桌椅都倒了兩張。

整個空間顫抖了一下,房子上的泥灰簌簌掉下來。

看樣子,再對多幾掌,整間房屋都會坍塌。

花花公子與花襲伊各退了一步。

原先花襲伊和羅陽只相距一步左右,現今她退了一步,脊背便挨著他的胸膛了。

羅陽擔心花襲伊倒下,連忙伸手抱住她的柳腰。

「咯咯,你抱我幹什麼?祝妹妹要吃醋了。」花襲伊笑道。

聞言,羅陽便鬆了手。

花花公子怒道:「笑笑妞,你想跟我八仙堂為敵?!」

這話嚇不倒花襲伊。

「咯咯,你們八仙堂有什麼了不起?咯咯,除非你們答應我們的要求,否則休想得逞!」

一席話把花花公子氣得額頭青筋都突起來了。

羅陽也聽祖孫二人向張靜聽過要求,但就是不知要求的具體內容是什麼。

當時聽張靜的口氣,便知那個要求很苛刻。

「笑笑妞,你敢壞我八仙堂的好事,這個仇你負不起!」

「咯咯,我笑笑妞怕過誰?莫說你只是四小天王之一,就算是你們八仙堂四大天王來了,我也不怕!」

二人只對了一掌,算是不分勝負。

花花公子沒有再發起進攻,可知他也了解笑笑妞的身手實力,明知占不了便宜,動手還有什麼意義?

「好大的口氣!你們立刻叫人來,不要讓這3人走了!」花花公子發號施令。

這讓無為子和長真子左右為難。

若叫人來對付笑笑妞,那便是得罪九陽殿。

就算有八仙堂的人保護,但保護得了初一,保護不了十五,到頭來還是難免被九陽殿幹掉。

是以,得罪不起九陽殿。

若不聽花花公子的命令,又是得罪八仙堂,照樣不妙。

何況祝子姍是門主的千金,沒道理叫人來對付她。 時間一點點過去,內院里多了不少人,高層也沒有隱瞞的意思,所以這讓學生內部引發了不少談論。

「看到了么,內院來了不少強者,總感覺要出大事了。」

「不錯,自從魔獸暴動,群山成為禁區后,便有風雨欲來之勢。」

「而且咱們腳下這片湖泊的震動次數與頻率也越來越快,就像是有什麼東西在衝撞一樣。」

「我問過課長,但課長什麼也沒說。」

有人嘆息道。

他們怕得不是危險,而是未知,那種無處著力的感覺,前路一片迷茫。

「希望我們的擔心是多餘的吧。」

……

南內院。

氣氛沉悶。

「怎麼,各位,是不歡迎我們的到來么。」

涇渭分明,院中坐著四個勢力的人。

內院,皇室,光明教廷,以及頑石要塞。

其中內院方面,院長阿斯塔亞的身後還坐著一個身穿藍白戰士服的苗條身影。

身影帶著冰冷的面具,腰間別著兩把纖細的長刀,面具下的眸光如同古潭一般波瀾不起。

矮人波斯將目光落向那身影,微微一動:「想不到繁爾森學院居然和海國方面還有聯繫,難怪你們的皇室只派了這些廢物過來。」

「你!」

格吉爾面色沒有絲毫變化,但身後的侍衛卻是無法忍受。

「閉嘴。」

格吉爾手一揚,制止了侍衛,他看向波斯,「矮人波斯,頑石要塞的軍法執行官,像您這樣的人物為何一點禮儀修養都沒有,果然矮人一族與蠻人無異。」

聞言,波斯眸光微眯,他冷笑一聲:「哪怕過去三百年,人族的嘴皮子還是這般厲害,小子,你莫非真以為繁爾森會保住你?」

格吉爾雙手下意識捏緊,餘光瞄向了阿斯塔亞,但阿斯塔亞卻是面帶笑容,給了他一個和善的眼神。

「波斯,在我繁爾森的地盤上,你的氣焰還是收斂一些比較好。」

阿斯塔亞沉聲說道。

波斯嗤笑一聲,不過卻是不再說話了。

「光明騎士團的九團長,鼎鼎大名,早有耳聞。」

阿斯塔亞看向九團長。

九團長代表的是光明教廷,在他身後還站著一號二號兩位裁決者。

「恩。」

九團長似乎不願多說話,只是淡淡地點了點頭。

「大家都是來爭奪靈魂精髓的,那麼多餘的廢話我就不說了,明天巫妖王應該就會出世,到時各位就自憑本事吧,對了,黑暗教會估計已經進來了,至於隱匿在何處。」

阿斯塔亞搖了搖頭。

「黑暗教會那幫瘋子,也不知道來得是誰,希望不是凱瑟琳,那女人可是慾望的操縱者啊。」

波斯難得面色凝重,「慾望之神,九頭蛇女,萬千分身,我們的勢力都隱藏著她的耳目。」

「該來的躲不了。」

阿斯塔亞最後說了這麼一句,於是這場不是會議的會議,就此落下帷幕。

「海國使者,不知該如何稱呼?」

等其他走後,阿斯塔亞朝那身影說道。

「海國少將,傑西卡。」

今夜有喜:誘拐腹黑BOSS 身影漠然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