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麗欣終於聽出張齊言下之意,俏臉唰的燒了起來,快速的放開手,嘴硬的說:“切,我願意抱你是看得起你。”

“是啊,能一親小姐芳澤我做夢都會笑醒。”

“你個臭小子,剛纔怎麼沒把你凍死呢。”

“小姐,難道想我被凍死?”

商麗欣沒好氣的瞪了張齊一眼:“不要,你凍死了,我在你身上的投資豈不是全泡湯了,本小姐從來不做賠本買賣。”

收拾了臉上的紅色後,表情轉爲嚴肅:“剛纔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爲什麼剛開始裏面像蒸籠而你自己卻變成了冰雕?”

這個問題張齊也給不出一個確切的答案,自己身體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真要問他,他也不甚清楚。

“我也不知道啊,我只知道喝了酒以後身體熱的要死要爆炸一樣,於是就去洗手間衝冷水,可是衝着衝着我就變成了冰塊,後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啊,對了,我是怎麼回到這裏的。難道你是扛我過來的,不對,你扛不動,難道你用的是拖,哎呀。”

張齊故作驚駭的叫了聲,擡起一隻腳看自己的腳底,“你有沒有把我的腳後跟拖沒了啊。”

商麗欣噗嗤笑了,有意逗張齊:“是啊,看你凍成了冰雕,我就拿刀把你的耳朵切下來了。不信,你摸摸,看是不是少了一個耳朵呀。”

張齊配合的露出恐慌之色,急忙雙手捂住耳朵,叫:“你怎麼這樣啊,我的耳朵……”

“哈哈……”

商麗欣被逗的開懷大笑,滿天的愁雲全部散去,今天晚上的火氣也沒有了。

“臭小子,怎麼沒把你凍成傻子呢。”

“我要是凍成傻子了,小姐豈不是更虧。倒貼的錢收不回來了,我又是在你這裏出事的,確切的說是被你強逼喝酒後出事的。爲了不讓良心受到譴責,小姐肯定要負責我一輩子。這麼一算虧的更大。”

商麗欣故作惱怒的衝張齊揮了揮拳頭,“臭小子,貧嘴。”

童勇進來的時候看見兩個人有說有笑的,頓時生出一腦門問號。

“小姐,他……”

“他自動解封了,沒事了。”

“真的沒事了?”

商麗欣指着張齊的臉:“他的臉色都恢復正常了,能有什麼事。”

童勇猶豫的說:“我已經訂好房了。”

商麗欣不在意的揮揮手,“你看着辦吧。想帶女朋友過夜,房費報銷。”

這句話立馬讓童勇變成了落湯的螃蟹,從頭到腳都紅了。

“小姐,您別開玩笑了,我哪裏有女朋友。”

商麗欣笑望着他:“那也沒什麼,臨時找一個就是了。好像這酒店也提供這類服務,打電話給前臺要一個漂亮的就是了。都給你報銷,點最貴的。”

童勇臊的不敢擡頭:“小姐,您先吃,我去把房間退了。”

匆匆的退了出去,走的慌張差點撞上進來的服務員。

惹的商麗欣又是一陣大笑。

“張齊,以後跟童勇學學,別見多了花花世界人就變黑了。”

“小姐別開玩笑了,我可不要隨便點來的東西。”

“噗嗤”商麗欣捂着嘴笑起來,“就跟菜一樣,好吃的菜都貴。”

“那可不一定,有些簡單的菜不要多少錢就很好吃。比如我媽媽炒的小青菜,什麼佐料都沒有,也不放肉卻好吃的很。在我的印象中這是我吃的菜裏最好吃的。”

商麗欣坐正的身子,“阿姨,最近好麼?”

張齊的眼神黯了黯,“一般般吧,操勞了半輩子,身體都垮了。”

“有沒有想過把阿姨接城裏來住呢,這裏的醫療條件好,也好給阿姨好好看看病。”

張齊垂下頭,他何嘗不想,可是他還沒有這樣的能力。接媽媽到城裏來,要租房子還要生活。城裏不比農村,自己有地種點糧食,種點菜就可以供自己吃喝。而城裏什麼東西都要買,連喝水都要花錢。他這樣沒有收入的窮學生根本開銷不起。

“別開玩笑了,大小姐。我怎麼能跟你比,我沒有收入暫時養不起媽媽。再者媽媽也不想離開那片土地,因爲只有那裏還殘留着父親的一些痕跡。”

憂鬱的眼神,苦澀的笑容,讓商麗欣看到另一面的張齊,這是他藏在心底的痛。

“那麼你好好努力吧,儘快改變這一切,讓阿姨過上輕鬆自如的生活。”

張齊點點頭,堅定的答:“會的,這就是我的目標。”

商麗欣將一直大閘蟹的爪子揪下來,放進張齊的盤子裏。

“多吃點,補補你的爪子。”

看着商麗欣變開心的臉,張齊輕輕吐出一口氣。今天晚上應該沒有什麼麻煩了吧。大小姐的心情好轉了,司機師父說了,女人心情好的時候什麼事情都不計較。

商麗欣擺弄着筷子,突然說:“塞納河邊我已經拿下來了,稍加裝修,就可以重新營業。不順眼的人員我裁掉了一點。人手目前不太夠,招人的事你看着辦。下個星期開始那裏歸你打點,所以呢給我盡心點。我只給你犯兩次錯誤的機會,自己看着辦。”

她來真的,打理酒店這不是他的專長。

“小姐,您別開玩笑,我怎麼能打理酒店呢,我又沒學過管理。”

商麗欣白了他一眼:“這種東西需要學麼,看一眼就會了。我會派一個有經驗的經理過來協助你,讓他教你一個月時間。”

這就是有錢人的任性吧,想怎麼幹就怎麼幹,難道她就不考慮虧本的事。

“小姐,萬一虧了怎麼辦?”

看張齊緊張擔憂的樣子,商麗欣做出冷酷的樣子:“虧了,你就給我當一輩子奴才,免費的。”

啥,給他當免費奴才,他還要不要尊嚴了。這個不行。

“小姐,我是您保鏢,還要上學,沒有時間幹第三份事了吧。”

他太太才是真大佬 “我記得某人同時兼五六份工作,那個時候他怎麼不說忙不過來呢。”

那個時候他是爲了養活自己不得不拼命。幹一天就有一天的工錢,不幹就什麼都沒有,但也不用賠什麼。現在不一樣啊,工作看起來輕鬆了,可卻頂着賣身一輩子的風險。但看商麗欣的樣子,張齊知道他是掉在井裏出不來了。 這頓險象環生的飯吃到接近尾聲的時候,張齊的手機突然響起來,打開是個陌生號碼。

商麗欣見張齊臉上的表情奇怪,笑問:“是不是小美女的查崗電話啊?”

“不是啊,不認識的號碼,我一般不接不認識的號碼。”

商麗欣現在的心情不錯,調侃:“幹嘛不接,就算是推銷無聊的時候逗一下也是挺好玩的。”

張齊纔沒有心情戲耍那些騷擾電話,本想掐斷但是手一抖按錯鍵了。那邊傳來一個人焦急的聲音。

“喂,張齊麼,你家出事了。”

就這麼一句話,讓張齊的心忽悠一下提到了嗓子眼。

“你說什麼,我家出什麼事了?”

“有人把你家房子點着了。”

“轟隆”一聲,好像一聲炸雷在頭頂響過。張齊不敢相信他聽到。

“你,說什麼?”

陌生人說,“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快點回來吧。”

“我媽媽,媽媽她怎麼樣了?”

“你別問這些了,回來就知道了。”

“啪”那邊掛斷了電話。

“喂喂喂,我媽媽怎麼樣了?”張齊還不肯放棄的對着手機喊。

商麗欣放下筷子,關切的說:“冷靜一下,張齊,事情應該沒有你想的那麼糟。”

“爲什麼房子會着火呢?爲什麼?”

現在誰能知道爲什麼,商麗欣站起來。

“你別慌,我立即叫車送你回去。”

張齊感激的望着商麗欣,如果不是跟她在一起,現在天都黑了,已經沒有回家的車了。

“謝謝你商小姐,謝謝你。”除了感謝的話,張齊不知道說什麼好。他現在的一顆心早就飛回了家裏,媽媽有沒有事,誰能告訴他。

“別傻了,現在這種時候不要說謝,我同你一起去吧,也許能幫到你什麼。”

“不用了,要走好幾個小時的路,到家也快天亮。我不要你跟着我勞累。如果只是簡單的失火,我一個人就能搞定。”

商麗欣想想:“好吧,叫唐師父送你去吧。”

唐師父就是平時負責接送張齊的司機。

“謝謝小姐。”再顧不上說其他的話,張齊快速的衝了出去。他要回家,回去看看母親,只希望不要有事纔好。

張齊的家住的靠近山區,家附近就是山,交通不很便利。以往回家要先坐火車再換成汽車,最後還要坐十幾分鐘的三輪車。

這次有自己的車反倒比平時快了一個多小時,就這樣到他家村子附近的時候天已經見亮了。

張齊一路上着急緊張根本沒睡。高速的時候替換司機差點沒把車子開飄起來。時速超過兩百邁,把司機唐師父嚇的夠嗆,說幸虧是好車底盤重,要不然很容易翻掉。之後唐師父就再也沒敢讓張齊開了。

車開進村子的時候已經有早起的農人在外面做事,看見一輛他們沒見過是啥牌子的車進來了,就站在那裏觀望。

村裏的狗趕熱鬧的圍過來狂叫。狗也是喜歡湊熱鬧的東西,一個叫後緊跟着就是一羣叫,不片刻整個村子的人都被驚醒了。

當車子停在張齊家門口的時候,衝下車的張齊驚訝的看到他家破敗房子還在哪裏,根本沒有被燒過的痕跡。

唐師父跟着下車,奇怪的問:“這裏沒着火啊,怎麼回事?難道是你家的另一處房產。”

張齊心裏更奇怪,顧不上解釋,快步衝過去敲院子的門。破門到處都是窟窿眼,通過窟窿眼能看見院子裏的情況。

沒有紅燒過的痕跡,也就是說那個打電話的人是耍他的。是誰?爲什麼要這樣戲弄他?

敲門聲驚動了屋裏的人,母親打開屋門走到院子裏,問:“誰啊?”

母親的聲音聽起來很無力,但落在張齊耳中卻親切萬分。

“媽,我回來了。”

母親先是一呆,突然反應過來,踉蹌着跑向院門。

從窟窿眼裏張齊看到母親激動不已的臉,“媽,慢點,別急。”

院門“嘩啦”一聲拉開,母親高興的拉住張齊的手,“你怎麼回來了?”

張齊笑,自然不能立即就說是因爲被人騙了。

母親看看他身後的唐師父:“這是你朋友麼?”

饕餮之冒險王 “是的。”

“這麼一大早的,你們是怎麼來的。兒子,叫你朋友快到屋裏坐坐吧,我還沒有做早飯。你們坐着等一會,我給你們做早飯去。”

“媽,我來吧,您臉色不好,是不是昨晚沒睡好啊。”

母親笑笑:“不是,沒關係。你看你怎麼一大晚上的往家裏趕,中秋放假提前了?”

“不是。”

“那你怎麼半夜趕回來啊?”

“沒事,想您了。”

母親疑惑的打量張齊兩眼,“你不是有事瞞着我吧?”

“沒有,真的。”敷衍了一句,便對唐師父說,“師父,你先進屋坐,我家簡陋也沒什麼好招待的,你別要介意。我跟我媽去廚房做點早餐,都是粗飯請師父將就一點。回去,我給師父補償。”

唐師父急忙的客氣的說:“先生不要客氣,你們別管我,我在院子裏站一會就行。”

母親不好意思的說:“那怎麼行,您是客人,我們家雖然窮,可禮數還是應該有的。;屋裏坐吧。”

把唐師父讓進客廳,倒了杯白開水。

“對不起,我們家沒有茶葉,一杯白開水讓您見笑了。”

唐師父還真沒見過比張齊家還窮的人家。四壁空空如也,客廳也就一張桌子,兩把長條凳,還都是破舊的快要倒掉的樣子。窗戶玻璃好多已經壞掉,只用報紙糊着。一半是石塊,一半是泥土的房子,有的地方牆縫大的能塞進去一隻小孩手臂。

如此貧窮的家,也只可能有一杯白開水了。

八卦女王 “張夫人,您客氣了,有水就可以了,純天然綠色無污染。”

母親被唐師父這句“張夫人”叫的什麼彆扭,她一輩子還是第一次聽見有人這麼尊稱她。儘管彆扭,還是禮貌的笑笑:“那麼你坐,我給你們弄吃的去。”

趕緊走出來,廚房就在院子裏,張齊跟在後面出來。

母親小心的回頭看了一眼屋中的唐師父,小聲問:“兒子,他是誰啊?”

看到母親緊張的樣子,張齊笑笑:“他是司機。”

“你們開車來的?”

揚天 “是啊,不然怎麼會一早就到了。”

“怎麼回事啊,你爲什麼突然回來了?”

張齊不想說是有人騙他的,摟住母親的肩:“肯定是想你了,所以就回來看您了。”

“不對,沒有事你爲什麼半夜三更往回趕,還帶了司機回來。兒子,你可別騙媽媽,是不是你做了什麼事?你可不要嚇媽媽啊。”

淳樸的母親已經開始亂想,以爲張齊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在逃難。張齊聽出媽媽的意思,笑起來:“媽,您想什麼呢。真的沒事,就是回來看您的。我想您了。”

“瞎說,大老遠的,又沒有錢,沒事別往回跑,得多少錢啊。你發財啦,這麼浪費。還帶司機,開私家車回來花錢更多吧。”

看來他只能充回土豪才能消除母親的疑慮。

“錢不是問題,媽,您就別管了。我回來了,您不開心麼?”

母親嘴上責怪,其實心裏高興的很,她恨不能天天看着兒子。

“媽媽當然開心了,就是大老遠的回來一趟,又累又辛苦,媽媽心疼。下次沒什麼事別動不動就往家裏跑,想媽媽了,打個電話就是了。就打隔壁家張二叔的手機,他隨時都在家。”

“打電話又看不見您,我就是想看看您。”

母親倖福的笑了,“你這小子多大了,還粘着媽。要是家裏有錢早就該給你娶個媳婦了。你看看村裏跟你差不多大的男孩子都成家了,還有比你小的也成家了。你要不是讀書也該成個家。”

“媽,成家還早,城裏都是三十以後才成家,我才二十,還有十年時間,不急。”

“你不急我急。你看我這身體還能撐多少年。你要是三十歲再結婚,我還有機會看到孫子。你給我聽好了,一畢業就給我結婚,媽媽就等着看孫子了。”

張齊無語,這裏的風俗就是這樣,只要不上大學都高中畢業結婚。等他大學畢業,高中同學好多都是抱着小的拉着大的,一家幾口。

“媽,您只要好好的保重身體,我保證讓您抱上孫子。”

母親笑紋展開,“那就好,我們家張齊模樣好,學歷高,怎麼可能找不到老婆。我看鄰村的跟你同學的那個叫什麼的丫頭就不錯,現在還沒有嫁人,聽說她對你有意思,一直在等你啊。”

母親怎麼知道這件事的。高中的時候確實有個女孩子喜歡他,可是爲了學習他從來就沒主動找過女孩,也沒有接女孩明裏暗裏的暗示。

當年他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重點,成爲這個小村子第一個名牌大學生,而那女孩好像是上了一個大專。

“媽,您別聽這些八卦,根本沒有的事。”

“大家都這麼說,你別以爲媽不知道。聽說那女孩很喜歡你,要不,媽去給你們說和說和,先把親事定下來。”

嚇死了,母親還真是夠急。

“媽,千萬別,她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瞧你說的,什麼不是喜歡的類型。這成家過日子,要的就是靠得住的女人。媽聽說那女孩特別能幹,家裏家外一把手。不知道多少人家都盯着她呢。現在這種能幹的女孩不多了。”

張齊尷尬的笑,不好說什麼,趕緊催着母親做飯吃。 家裏沒有什麼好吃的,做了一鍋紅薯稀飯後,又貼了幾塊餅,然後弄了點小菜,這就是他們家最豐盛的早餐了。

唐師父雖然是個司機,但生就生在城裏,從來沒有見識過農村生活,就是這種簡陋的早餐他也沒吃過,不過吃起來還真的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