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玉手上還有十多顆無影蹤,自然一點也不擔心。

腦袋稍微一歪,「哪裡驗?」

……

唐玉按照指示,到了後面一個亭子下。

「勞駕,看看這顆靈藥值不值一個參賽名額!」

桌子後面坐著一位長者,頭髮花白,從唐玉手中接過無影蹤,仔細端詳了一會。

「小航,試藥!」

長者用小刀切下一丁點來,遞給了跟前一個粗壯矮小的少年。

那少年接過靈藥,皺了皺眉,一口把那殘存的無影蹤吞了下去。

片刻之後,小航雙腿就泛起一絲青芒,「長老,我覺得現在雙腿特別有勁!」

說完,小航雙腿一蹬,直接竄到了亭子頂上。

唐玉也是第一次見到這無影蹤的效果,心裡也暗暗的吃了一驚,「沒想到這藥效居然如此強,若是不敵用來逃跑,一定很不錯!」

小航立馬跳下來,有朝著一邊的道上跑去,身形流轉間,身影上有隱隱青芒。

效果顯然是非常的好了! 地獄名媛 看到這裡,唐玉微微笑道。

「我這靈藥可還行?」

那長老珍寶似得收好切下的那大半,「再交出一顆完整的,這入場對戰牌,就是你的了!」長老指了指一邊紅漆塗刷過的木牌。

唐玉又放下一顆無影蹤,扯過一個木牌,扭頭就要走。

可是看著一邊的小航,突然開始蹲在地上嘔吐,唐玉以為是自己的靈丹有問題,忙蹲下詢問。

「你咋了?是吃了我的靈丹不舒服嗎?」

小航搖搖頭,凝著表情,繼續乾嘔著。

「小夥子,你別管他,他是吃藥吃的多了!」剛剛收唐玉葯的長老坐在凳子上,淡淡的說道。好像小航對於他來說,就是一件可以肆意使用的工具。

從他的臉上看不出一點點不安。

唐玉可見不得,在一邊的桌子上倒了一碗水,遞給了小航。

小航有些惶恐的接過水,看著一臉微笑的唐玉,猶豫了片刻,「謝謝你。」說罷,才咕咚咕咚的喝了起來。

「慢點,還有,各種靈藥不能吃太多的,靈藥都會作用於靈氣,短時間吃的多了,靈氣可是會紊亂的!」唐玉很認真的勸說著。

小航傻傻一笑,「沒事,嘿嘿。」小航笑起來傻傻憨憨的,就像是個小孩子一樣。

唐玉心裡冒出一個想法,「難道這個小航智商有點問題,所以才被拿來試藥?」這麼一想,唐玉對這發對戰牌子的青雲,印象一下子就差了好多。

雖然有點可憐這個小航,可唐玉也知道,現在自己的實力還沒有到可以肆意的行俠仗義的時候,拍了拍小航的肩膀。

朝著開始來的桌子走了過去。

「嘿嘿,小子,你到底行不行啊!看你去了那麼久,想來是說了不少好話吧?」

「說好話肯定沒用的啊,要是有用,說書先生不是都有牌子了?那老子還學個毛的武藝,學說書算逑子了!」

「哈哈哈。」

周圍人看著唐玉年輕,而且沒有帶下人,也不像是大家子弟,紛紛取笑唐玉。

而唐玉只是淡淡從懷裡掏出一個紅漆令牌,「是不是有這個,就能參加八門會武了?」

長老抬頭看了一眼,眉毛輕挑,「不錯。」

「謝了!」唐玉輕蔑的朝圍著的眾人笑了笑。

剛剛嘲笑唐玉的眾人,紛紛閉上了嘴巴,腦袋也都看向其它的地方。

轉頭去了周圍的店鋪。

不得不說,這裡因為八門會武的原因,熱鬧異常。

這裡熱鬧的原因,不僅僅是因為這些參加八門會武以及湊熱鬧的人。還有各種賣貨的,比如賣葯的、賣兵刃的……

而有了這些人,自然也就有了賣吃喝的。

儼然成了一個繁華的商貿重鎮。

唐玉在各種簡易的商家之間閑逛,想看看有什麼特別的東西,想買一點送給陳彤。

正逛著。

「唐玉!」

從唐玉的背後傳來一聲大喊。

唐玉一驚,這個名字在藍宇根本沒有人知道,能叫出這個名字的是誰!

「楊雲飛!」唐玉轉過頭,看見楊雲飛正在朝著自己笑,不過那個笑,看起來,怎麼都不算是善意的。

被認出來了,唐玉也不打算躲避,楊雲飛搖搖晃晃的走近。「果然是你,上次讓你鑽了空子,帶走了本少爺的小美人。要是八門會武上遇見你,本少爺一定不會手下留情。」

楊雲飛惡狠狠的說著,眼神里流露出一種淡淡的殺意。

唐玉自然不會怕這個手下敗將,隨意的笑了笑,「手下敗將。」

楊雲飛也是貴族子弟,自然不會被唐玉這種話輕易激怒,「好小子,賽場上見吧!」

唐玉也不想過多糾纏,轉身消失在了複雜的商鋪之中。

「少爺,要不要找個人把他做了!」

「哼,我若要他性命,他還活的到今天?在擂台上輸了的,我要親自贏回來!」楊雲飛捏著拳頭,堅定的說道。

「可惜了那個陳彤,那麼標緻的女子,我也不多見過呢……」

「哼,少爺我桃花齊天,冷老大不是有個女兒,據說長的也是如花似玉的,應該不久就會送到我們楊家來了吧!女人嘛,玩物而已。」

比起沒有得到陳彤,楊雲飛更難受的是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子打下擂台。

唐玉買了些有趣的小玩意,看天色不早了,就朝著天瑕宗往回走。

穿過鎮子邊的路,在狹長的樹林中間,唐玉停住了。

他感覺道了一絲不安,這看似安靜無人的樹林里,有殺氣。

突然,一陣鳥兒從林子里朝天空飛了上去。

肅殺的氣息越來越濃郁。

「咻!」一隻利箭刺破空氣的聲音傳來。

此時的唐玉已經全神貫注,自然輕易躲過。

隨後,一行五人從林子里沖了出來。五人高矮不一,打扮各異,但都蒙著面罩,看不清模樣。

「小子,這林子可是咱們兄弟幾個的,想過,得留下點什麼來!」

「要錢?」唐玉也不慌,從剛剛那一箭的力度來看,眼前幾個人實力應該不是很強。

「哼,錢自然是要的,哥幾個還看中了你胸口裡面的那塊牌子!」其中一個人啞著嗓子說道,聲音裡面似乎有種難以抑制的興奮。

「想要八門會武的牌子?就看你們有沒有那個本事了!」唐玉說完,朝著從林子里出來的幾個人擺好了戰鬥姿勢。

僅僅過了一瞬間,唐玉就直接朝著前面的路上跑了。

這幾個人本來以為要來一場混混烈烈的戰鬥的,可是沒有想到。唐玉戰鬥姿勢都擺好了,人卻想要跑。

「追!」 鳳驚九霄:盛寵重生妃 為首的一聲令下,幾人朝著唐玉就追了上去。

唐玉餘光看著身後幾人,心裡冷笑,「不過幾個武徒等級的人,也敢來截我的道!」

隨著時間的推移,追擊唐玉的幾個人也因為速度的差異拉開了距離。這幾個人看著唐玉從一開始就要跑,加上唐玉看著年紀輕輕,根本沒有想到唐玉敢回擊。

可唐玉從一開始就是這麼想的,敢打自己主意的人,一定得付出一點代價!

唐玉奔跑中,不斷的回頭,終於找到了一個合適的機會。 轉頭、拔劍、刺出。

一氣呵成,行雲流水一般,毫無滯頓。

「猴子!」後面的人似乎意識道了什麼,大喊了一聲。

可猴子距離唐玉實在是有點近了,視線的問題,讓他在發現唐玉回頭的時候。

白猿已經呼嘯著刺入他的胸口,直接洞穿。鮮血順著劍尖瘋狂的從後背湧出。

唐玉一擊得手,立馬朝著猴子的小腹狠狠的踢了一腳,隨後抽劍走人。而踢在小腹這一腳也是非常的講究,在無道子那裡背了很多天書的唐玉,對人體的結構還是非常的了解。

小腹是流動血液畢竟集中的地方,猛烈的撞擊,會讓裡面的器官進行收縮,從而血液會朝著其它地方快速的流淌。

小腹往上去,就是胸口,那些受到很大壓力的血液,就更加肆無忌憚的朝著兩個創口噴/射了出去。

一時間,兩道血柱一前一後的噴著。

唐玉冷笑一聲,繼續朝前跑去。

「猴子!」猴子的幾個夥伴高聲呼喊著,留下一個來照看他,另外的三個加速朝著唐玉追去。

唐玉的速度不算快,幾人之間的距離逐漸拉近。

猴子的受傷,也讓這幾個人心中有了警醒。知道唐玉不是個善角色。

「兄弟們,不抓活的了,殺!」為首的一人見有兄弟重傷,也下了狠話。

大哥一開口,三人同時開了靈骨,靈氣的流光閃動。速度陡然快了一倍有餘。

瞬間跟唐玉的距離就拉進了好幾米。

唐玉看後面幾人都帶著兵刃,如果近戰用震星錘難免會受傷,雖然實力超強,可是同時面對幾個敵人,唐玉還是第一次。

好事成雙 唐玉靈機一動,一顆無影蹤吞進肚中。

淡青色的靈氣慢慢從腿間生出,而唐玉本身也運起了金黃色的靈氣,光茫將那青色的靈氣所掩蓋。

青色靈氣灌注在雙腿上的瞬間,唐玉就覺得不僅整個身子都輕了不少,而且雙腿有力了很多,看著周圍三四人高的樹,好像隨意一躍就能夠跳上去。

「那小子就是個黃色靈骨的垃圾!上去做了他!給猴子報仇!」

原本猴子瞬間被刺傷,三人對唐玉的實力還有點顧忌,可看到唐玉黃色的靈骨之後,就沒有了那麼多的考慮。

畢竟唐玉看起來那麼年輕,就算是再勤奮,再刻苦,又能有多少實力呢?

唐玉故意放慢了速度,隱瞞了無影蹤帶來的爆發力。再一次看眼就要被追上,格擋開先砍來的一刀。整個白猿都抖了抖,好像已經有些承受不住的樣子。

「開碑手·破浪!」唐玉緩了緩身形,一聲大喝。一股靈氣轟然而出,直逼那持刀大漢。

破浪這一招不過是佯攻,唐玉沒有用幾分力,而隨後跟上的震星錘才是攻擊的重點。

看著唐玉隨著一團靈氣逼近,那持刀大漢不驚反喜。近身格鬥是他的拿手好戲,正愁追不到,沒有想到唐玉居然自己送上門來。

「喝!」一聲暴喝,大刀上靈氣一閃而過,破浪的靈氣團直接被打在了地上。而大刀角度運轉不及,大漢提腿一腳,直挺挺的送到了唐玉的拳頭上。

那大漢的腳比唐玉的拳頭大上好幾倍,看起來完全是一場碾壓,可結果卻出乎了這三人的意料。

唐玉絲毫未動,反而那大漢飛了出去。

唐玉完全提速,立刻跟了上去,手持白猿一劍朝著那大漢雙腿之間就刺了過去。

由於受到「震星錘」的巨大震動力,那股怪力讓那大漢的一條腿完全麻痹在當場。根本使不上力,幾次掙扎想要站起來,均沒有成功。

而另一方面唐玉的身形快了好多,只是一瞬間,那大漢雙腿間就見了紅。

一劍刺過,伴隨著一聲慘叫,白猿離開,跟著白猿離開的還有一道鮮紅。陽光下的鮮血格外的顯眼,可白猿上一滴未染,依舊那麼乾淨,明亮。

連廢兩人,唐玉再度轉過頭,剩下的那兩個人已經不敢輕舉妄動了。

就是再莽撞,也知道唐玉大概不是好惹的了。本來這一劍,威力並不大,可是刺到了那種要害,難免會加重痛苦。

那持刀大漢連刀都捏不住了,雙手捂著襠部,痛苦的哀嚎著。已經完全喪失了行動力,看起來比猴子還要凄慘。

「怎麼辦?大哥都倒了。」身下倆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時間決定不了是上還是退。

「不如,咱們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其中有個人顯然因為功夫不精,心裡有點害怕。

「哼,想走,問過我了嗎?」唐玉移動著,沒有一點點聲音,像是鬼魅一樣,白猿在太陽的照耀下,閃閃發亮。

這把兇器,已經連續廢掉了他們兩個兄弟。

「風緊扯呼!」

二人調頭就跑,一人一個方向。

此時貓捉老鼠換了角色,唐玉膽子大了起來,論速度,他更快。

因為先前有唐玉被他們追上的例子,他們兩個覺得一個人一個方向,怎麼也能逃出去一個。而且很大的概率是兩個人都能逃走。

「啊!」僅僅三秒,唐玉就一劍刺入了其中一個人的后心,完全沒有抵擋的就死了。

另一個人剛跑了幾步,扭頭一看,心裡一慌。腳下突然一閃,一腳踩空,滑倒在了樹旁邊。

而凶神一般的唐玉,已經提著白猿,三下兩下的就靠了過來。

「別殺我!我投降!」這人反應極快,立馬做出了正確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