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真真是孽障啊!”

趙姨娘嘆息一聲,道。

小吉祥倒沒所謂,道:“奶奶,您就放心吧,有幼娘姐姐在,四爺定不會有事。

照我說,您乾脆將四爺交給三爺管教得了。

老這麼下去也不是法子,四爺昨兒怎麼會搶芝兒的兔子,還推倒她?”

趙姨娘“呸”了聲,道:“誰知道那個小畜生被什麼迷了心了,做出這種沒面皮的下.流事來!

不過,我也用不着你三爺管。

如今他了不得,都快和皇帝一樣了,還將我這個奴幾齣身的娘看在眼裏?

往後我也不去攀他的高枝兒,只當沒了這個兒子!”

說着,又落下淚來。

小吉祥忙笑勸道:“奶奶這纔是糊塗話!

三爺哪日不來給您請安,您隨便罵他,他也呵呵笑着不惱。

這世上但凡有的好東西,他都想法子給您弄來。

您喜歡吃海里那小魚兒,他就讓人出海,專門給您打這種小魚兒。

我聽杏兒姐姐說,如今滿天下,也只有奶奶有這份體面呢!

昨兒三爺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見到蛇娘姐姐把蒼兒打了個半死,才動了真火兒。

您見蒼兒被打成那般,不也罵了蛇娘姐姐糊塗嗎?

可見您也心疼親孫兒!

再說了,四爺日後沒有三爺照應,前程可怎麼得了?

賈家這樣大的大家子,一門兒裏還有高低貴賤,您不讓三爺管,他若真不管,日後總不能讓四爺成了那些苦哈哈吧?

而且,不是奴婢多嘴,四爺真真越發不像了……”

“放屁!”

趙姨娘罵道:“他能比你三爺當初更孬?別人不知道環哥兒以前什麼模樣,你還不知道?”

小吉祥語結,乾笑了聲,道:“那是遠遠不如……

不過奶奶,如今和往常又不一樣了嘛!

三爺同你說了幾次,讓他管教,您就是捨不得。

您想想,日後四爺若是也能跟三爺一般,封公封侯,不是更體面?

我聽說,這回同三爺一起去草原打仗的人,能封七八個國公,一大串兒侯爺呢。

了不得!”

趙姨娘聞言,頓時心動了……

不過她還是拉不下臉面,不願低頭,對小吉祥小聲道:“那你去跟你三爺說說,這次給玫哥兒也封個爵位?

別說封公,能當個一等候,我就心滿意足了!”

小吉祥好笑道:“怎麼可能?這回肯定沒四爺的份兒,不然那成什麼了?

我的意思是,只要四爺跟着三爺學,您還怕他不照應自己的親弟弟?

連那些跟他親的外人他都那樣照應。”

趙姨娘聞言,猶豫再三,道:“可昨兒,我瞧着那小畜生是真的惱了。

這蛇娘也是,意思意思得了,還真把蒼兒打成那般。

這下倒好,我倒成了壞人了……

小吉祥,你說環哥兒該不會真不管他弟弟了吧?

你去幫我探探口風。

你就同他說,哪有跟自己娘和親弟弟生氣記仇的道理?

算了算了,你不行,人家都懷上了,就你沒用,蛋也沒抱一個。

回頭,我還是找林丫頭去勸勸吧,他聽林丫頭的……”

小吉祥聞言氣結!

正要說什麼,就聽到外面廊下傳來小鵲的聲音:“哎呀,三爺來啦!

小爺和姐兒也來了?

呵呵,小爺,你怎麼來了?”

“給奶奶和四叔道惱……”

聽到這,趙姨娘面上登時泛起光來,忙對小吉祥道:“快快快,幫我搗施搗施,別落了老太太的氣派!”

小吉祥一邊咯咯笑着,一邊幫趙姨娘收拾起來……

……

ps:這兩章的靈感,來自隔壁鄰居家,鬧的轟轟烈烈,最後皆大歡喜,看着挺有趣,就融了進來。

我不大認同賈蒼未來會和李銳一樣,畢竟他出手,算是正義的。

當然,有些書友是實踐派,都有兒女,我這種只憑想象的,可能不實事求是……

唉,說起來都是心酸…… 處理完家裏事,再出門時,天已大亮。

騎在馬上,想着之前的事,賈環覺得很有趣。

也許,這就是家的味道。

趙姨娘依舊不放心將賈玫交給賈環,尤其是聽說要如同賈蒼一般,交給蛇娘帶。

她害怕賈玫會被活生生打死。

但對於昨天的事,她也不再提起。

好似什麼都沒發生一般,疼愛賈蒼、賈芝。

等賈環再帶着賈蒼、賈芝看過蔫兒吧唧的賈玫,又去給賈母請了安後,新的一天,照常開始了。

但今天,卻又註定了,會與衆不同。

……

卯時末刻,賈環自家門而出,西出金光門,與同赴北疆三百騎相匯,共往西城十五里外小鋪,新建的營地。

安康伯府世子莊傑於二月前帶一千人在此地,營建了一座足以安下十萬俘虜的營地。

在韓大、烏遠並原長城軍團都指揮使竇英率領一萬大軍,押送十萬俘虜入關前完工。

起名,天俘營。

今日,朝廷行獻俘大典,先以賈環爲奏凱大將官,於城外天俘營前,奏告天地、宗廟、社稷、嶽瀆、山川、宮觀及在京十里以內神祠,大軍凱旋!

以酒脯行一獻之禮。

天俘營外,早早就擠滿了百姓。

待辰時二刻,頭戴紫金冠,身着鬥牛公服,腳踩朝天靴的賈環率領三百鐵騎剛剛出現時,滿場雷動!

莫說牛奔、秦風等人,連賈環都爲這一幕感到動容。

這些百姓,多是神京百姓。

他們難進午門樓前觀禮,索性來此先看個痛快。

但是,若心中無王朝和民族自豪感,他們絕不會如此狂熱!

賈環與牛奔、秦風等人對視一眼,都看出彼此眼神中的激動:

我大秦的百姓,壯哉!

民心可用!

這一點,對日後大秦開拓海外,極爲重要。

等賈環登上一簡單祭壇,叩拜天地、宗廟、社稷、嶽瀆、山川宮觀及在京十里以內神祠,以清朗的聲音傳遍四野,告明大軍王師,凱旋歸來時,滿場數十萬百姓,狂呼“大秦萬勝”!

聲衝雲霄,地動山搖!

天俘營內十萬羅剎俘虜,都被這等聲勢驚駭的面如土色。

這等國民,誰人能勝之?

待奏凱禮畢,賈環率三百騎,並兩千兵馬,押着從十萬俘虜中選出的一千被俘敵酋,以白練捆縛,趕往神京城。帶往太廟、太社作象徵性的告禮,然後在皇城南門五鳳樓前行獻俘禮。

一路上,數十萬百姓緊緊相隨。

雖然入不得皇城宮門,百姓們卻都在朱雀門外候着。

等賈環一行人祭拜過太廟、太社後,再次出來時,歡呼聲再次洞徹天地。

隆正帝在皇城南門朱雀門五鳳門樓前楹當中,設帳立座。

忠怡親王贏祥並監國皇五子贏晝,立於其左右。

武勳親貴及文武百官,在樓下左右班立,樓前稍南,設獻俘之位。

賈環率大軍押赴俘虜來後,首獻凱旋虎符將令。

侍臣蘇培盛用紅絲繩袋提升上樓,報知皇帝。

隆正帝就座,百官三呼萬歲行禮。

蘇培盛宣佈“引獻俘”!

當着無數武勳、百官、將士及數萬百姓之面,賈環親自押着白練捆縛雙手的厄羅斯女皇索菲亞,一步步登上五鳳門樓。

在這過程中,索菲亞將賈環好一頓問候……

這是昨天在“交好”過程中,達成的交易之一。

但索菲亞絕沒想到,會有這樣大的動靜,會有那麼多的百姓觀看。

高傲的索菲亞,此刻憤怒的面紅耳赤。

不過,事已至此,她也別無選擇,除了“親切的問候”賈環……

等在無數的人注目下,“敵酋”羅剎鬼婆子上了五鳳樓,在隆正帝御座下單膝跪下,低下頭時,莫說那數十萬百姓,連滿朝武勳親貴及文武百官,和數萬大軍,都激盪的難以言喻。

唯有山呼海嘯般拜下: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天地間,唯餘此音!

隆正帝用盡全身力氣,揚起下巴,細眸輕眯,望着五鳳樓下的寰宇周天,億萬臣民。

這一刻,他不再是癱瘓於牀榻間,苟延殘喘的老人。

而是千古一帝,百世聖皇,隆正大帝!!

贏祥站於其身後,不露痕跡的攙扶他起身,並用巧勁,助隆正帝緩緩舉起手,對着下方臣民。

億萬臣民的歡呼聲,登時再高三分。

看着面色激盪的隆正帝,賈環擔憂的給贏祥使了個眼色。

隆正帝現在的身體,最忌激動。

贏祥在隆正帝身後小聲道:“皇上,注意龍體啊!”

隆正帝似未有所聞,雖勉強站着,艱難的舉着手,卻無比貪婪的看着城下萬民。

這些,都是他的子民!

在位二十三年,即使在最艱難之時,都未忘百姓生計。

這一刻,他終於得到了回報。

見隆正帝激動的不能自已,贏祥又勸不住,贏晝根本不敢勸,沒法子,賈環只能硬着頭皮上了:“陛下,臣這邊還等着呢!您稍微快點……”

厭惡的聲音,終於打斷了隆正帝的自嗨……

他側過眼,極爲嫌棄的瞪了賈環一眼後,卻到底緩緩平靜下來,重新坐了下去。

看到這一幕,贏祥等人紛紛鬆了口氣……

隆正帝用禮部官員書寫的文書,說了一通連賈環都不明白的話後,最後還得示意迷迷糊糊的賈環可以起身了……

賈環這才小聲讓索菲亞謝過上皇天恩,一起站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城下百官和士卒百姓們,再次激動的呼喊起來。

隆正帝剛剛又被引出了帝王興致,可餘光瞥到一旁那個礙眼的人,就登時興致全無……

哼了聲後,隆正帝命贏祥,代他致辭萬民。

也不知是禮部哪個龜兒子寫的,依舊是賈環聽不明白的駢文。

他不懂,城下百姓將士們也沒幾個能聽懂的,百姓自然也不懂。

除了一些文官如癡如醉外,也就不鹹不淡的過去了。

而後,到了最後的環節。

酬功封賞!

此程,由監國皇五子贏晝代爲主持。

用意,不言而喻。

遲鈍如贏晝,都能感受到這背後隆正帝對他的關愛之心。

罕見的臉上沒了憊賴之色。

“國逢憂難思良將,社稷傾危有忠良!”

贏晝雖然緊張不已,可卻極爲認真的讀着詔書。

其每讀一句,樓下自有人傳諸於外。

所以,他的語速極慢。

這一篇敘文,相對之前贏祥所宣之言,要簡單樸實的多。

顯然,並非禮部文臣所作。

城門樓下,不少文官聽到這樣粗陋的旨文,不由皺起眉頭來。

再聽到旨意中對武勳極示讚美之言,就更不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