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圍看熱鬧的修士,都忍不住笑了起來。那名天一宗的弟子雖然留下了一句狠話,不過他離開的樣子,一看就是怕了戰亦寒。

「真是想不到雲天界第一宗竟然有那麼沒用的弟子。」

「他不是還說自己的天一宗宗主的大弟子嗎?哈哈哈…」

「就他那慫樣,能成為內門弟子就已經不錯了。」

「大師,你幫我煉製一些符籙吧,這是我的報酬,請大師笑納。」

「我也想請大師幫忙煉製,這是我的儲物袋。」眾人再次將目光集中到了蘇瑾月的身上。

蘇瑾月搖了搖頭,「不好意思,我現在沒有心情煉製。」她可不想再遇到剛剛那種人了。她是想要多掙些仙靈石,不過她滅殺海獸同樣可以換取仙靈石。

「大師,我願意出雙倍的價格。」有修士不放棄道。

蘇瑾月還是搖了搖頭。

這時,海面再次巨浪翻湧,一看就知道新一波的獸潮就要來臨了。

眾修士見狀,連忙祭出自己的仙器,進入了備戰狀態。

「你不用這麼辛苦的,仙靈石我會賺的。」戰亦寒伸手揉了揉蘇瑾月的髮絲,看著她的深邃眼眸中充滿了溫柔之色。

「我這不是順便嘛。」蘇瑾月俏皮的一笑。她也沒有想到自己會遇到那種人。

戰亦寒無奈的搖了搖頭,「我不想讓你這麼辛苦。」

蘇瑾月點了點頭,狡黠的笑道:「好嘛!那你以後負責賺錢養家,我負責貌美如花可好?」

「這樣最好。」戰亦寒笑著颳了一下蘇瑾月的鼻尖。 「好主意,交給我。」蘇瑾月狡黠的笑著,拿出符筆,快速的在一張符籙上畫著,不一會兒,一張符籙就在她手中形成。

打了一個響指,手中的符籙瞬間變為透明,下一刻就化成了一束光,從金葉界中射了出去。

顧振洋感覺額頭一涼,正詫異間,聽到身後有人叫自己,轉頭望去,看到一名女子正站在不遠處,詫異的挑了挑眉,「你是?」

女子嬌嗔的瞪了顧振洋一眼,「顧師兄真是貴人多忘事,這麼快就把我忘了。」

「我是真的不記得了,還請師妹提醒一句。」顧振洋仔細的想了片刻,還是沒有想出對方是誰。

羅千傲和周紫霜見顧振洋突然停住了腳步在那裡發獃,有些詫異。

「顧師弟,你怎麼了?」羅千傲問道。他們剛剛已經相互介紹過了,顧振洋的修為和年紀都比他們要低一些,所以他們就稱呼他為師弟。

「羅師兄,周師姐,你們先走吧,我還有點事。」顧振洋說道。

「好!」羅千傲也沒多問,拉著周紫霜就走。他終於可以和紫霜單獨相處了。

「羅師兄真是迫不及待呀。」蘇瑾月笑的上氣不接下氣。至於顧振洋,她只能在心中跟他說聲對不起了,為了羅師兄和周師姐的未來,也只能丟下他了。

她剛剛煉製的是一張幻靈符,修士中了幻靈符,就會產生幻覺,等到一炷香過後,幻靈符的作用才會消失。

「你呀,就是淘氣。」戰亦寒寵溺的在蘇瑾月的額頭上親了一下。

「這樣我們才能看戲啊。」蘇瑾月壞壞的笑道。羅師兄和周師姐,肯定不會想到她和亦寒就在他們的身邊。

「不打算出去了?」戰亦寒笑著輕捏了一下蘇瑾月的臉蛋。

蘇瑾月嬌嗔的睨了戰亦寒一眼,「當然要出去,等羅師兄他們休息的時候,我們再去探路。」

「好,都依你。」戰亦寒笑道。

「就知道你最好了。」蘇瑾月雙手捧住戰亦寒的臉,笑著在他的臉上親了一下。

「這點獎勵可不夠。」戰亦寒壞笑著眨了眨眼。

「討厭!」蘇瑾月嬌嗔的輕錘了一下戰亦寒的胸口。

羅千傲和周紫霜一直向前走著,入眼處除了一望無際的黑土地,什麼都沒有。

「我們坐下來休息一下吧。」羅千傲停住腳步,看向周紫霜。

周紫霜點了點頭,與羅千傲席地而坐。

「以前獸潮的時候也有修士失蹤,或許他們都在這裡。」羅千傲猜測道。

周紫霜點了一下頭,輕嘆了一口氣問道:「我們會不會出不去?」她真的很擔心。

羅千傲伸手握著周紫霜的手,一臉認真的看著她,「別擔心,我會永遠陪著你的。」只要他還有一口氣在,他就會永遠陪在她的身邊。

周紫霜的臉紅了紅,輕咳了一聲,轉過頭看向天空。她知道羅千傲喜歡她,她也同樣喜歡他,只是他不說,她也只能假裝不知道。

羅千傲看著周紫霜,嘴巴動了動,還是沒有開口。

「羅師兄怎麼婆婆媽媽的,真是急死人了,不就一句話嘛。」蘇瑾月看著外面的兩人,恨不得衝出去。

戰亦寒笑著拍了拍蘇瑾月的背,「別著急,兩人遲早會在一起的。」

「我也知道,可是看著好心急。」蘇瑾月嘆氣道。

「那我們不看他們,我們修鍊一會兒。」戰亦寒笑道。

「不要。」蘇瑾月搖頭。她可不想錯過了好戲。

「真拿你沒辦法。」戰亦寒搖頭笑道。

見羅千傲一直盯著自己,周紫霜的心跳控制不住加快,「我們走吧。」再被他這樣看下去,她的心都快要跳出來了。

羅千傲握著周紫霜的手收緊了一分,「紫霜,我有話要跟你說。」

「還是以後再說吧。」周紫霜用力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她已經猜到了羅千傲要說什麼。

羅千傲一咬牙,大聲喊道:「紫霜,我喜歡你,喜歡你很久了,你願意接受我嗎?」這句話他已經憋在心裡很久了,這時說出來,其實也不是特別的難。

周紫霜停住了抽回自己的手的動作,愣愣的看著羅千傲。她猜到羅千傲會跟她說一些類似的話,只是沒有想到他會說的這麼直接。

「你願意跟我交往,成為我的仙侶嗎?」羅千傲緊握著周紫霜的手,一臉緊張期待的看著她。

「答應他,快答應他呀。」蘇瑾月忍不住激動地喊道。這種現場看戲的感覺,真是太爽了。

戰亦寒好笑的看了蘇瑾月一眼,看向外面的兩人。

「紫霜,你願意嗎?」見周紫霜遲遲不回應,羅千傲的心就感覺像是被人握住了一般,讓他有種喘不過氣的感覺。難道紫霜從來沒有喜歡過我嗎?一切都是我在自作多情嗎?

周紫霜回過神,對上羅千傲那雙帶著緊張和期待,還有著一絲黯然的眸子,嘴巴動了動,微微的點了點頭。

「你的意思是答應我了嗎?」見周紫霜點頭,羅千傲心中一陣狂喜,激動地問道。

「嗯!」周紫霜紅著臉再次點了點頭。幸好這裡沒人,不然她非得羞死不可。

「太好了!」羅千傲開心地抱起周紫霜,在原地轉著圈,「紫霜答應我了,答應我了,哈哈哈…」

看到笑的像個孩子一樣的羅千傲,周紫霜的臉上慢慢的揚起笑容,笑容漸漸變的燦爛。

「有情人終成眷屬了,太好了!」看著外面笑的一臉幸福的兩人,蘇瑾月開心地笑道。

「嗯。」 冷總裁,你好狠 戰亦寒笑著點頭。

周紫霜伸手拍了拍羅千傲的肩膀,「放我下來。」雖然這裡沒有人,但是這樣被人抱著,還是很不好意思。

「不要!」羅千傲笑著搖頭。這一刻他真的感覺好幸福。

「不理你了。」周紫霜白了羅千傲一眼,轉過了頭,嘴角揚著淺淺的幸福笑容。

「我們出發吧。」羅千傲哈哈笑道,抱著周紫霜大步向著前面走去。能和紫霜在一起,哪怕以後的路再艱難,他都甘之如飴。 「紫霜,你快看前面有個村莊。」看到遠處出現一個村莊,羅千傲露出驚喜的笑容。有村莊就有人,有人他們就有出去的希望。他們已經來海底半個多月了,看到的都是黑土地,現在好不容易才看到有人類的痕迹。

羅千傲和周紫霜快步向著村莊走去,走進村莊兩人看到眼前的情景都愣住了,只見村莊里的人不少,但是卻沒有一個年輕人。

看到羅千傲和周紫霜,正在忙碌著的村民,紛紛停下手中的動作打量著兩人。

「你們是從仙界來的?」一名老者開口問道。

「是的,請問這是什麼地方?我們怎麼樣才能出去?」羅千傲問道。

「這裡是海底世界,進入這裡的修士,只會老去,永遠都出不去。」老者語氣中透著濃濃的落寞。

「為什麼出不去?我們既然能進來,肯定會有辦法出去的。」羅千傲不相信的問道。他不要留在這裡,他要回到上面和紫霜一起回遁世仙宮。

「這裡是海獸囚禁人類修士的牢籠,在這裡我們只有一百年的壽命。」老者眼中露出悲傷和不甘之色。只是他知道,就算再不甘也沒有辦法。他根本就出不去,只能在這裡忍受著身體里的仙靈力一點一點的被抽空,看著自己慢慢地老去,直至死去。

「牢籠?」羅千傲和周紫霜臉上露出震驚之色。

老者嘆了一口氣,點了點頭,「進入這裡的修士,身體里的仙靈氣每隔一個月就會被抽取一次,容貌也會老一分,最後你們就會和我們一樣變成老人。」

「你們進來這裡時候,也和我們一樣?」羅千傲不敢相信的打量著面前的眾人。難怪這裡沒有年輕人。

「嗯。」眾人點了點頭。

「這裡就你們一個村莊嗎?」羅千傲問道。他已經相信了眾人的話,但是他一定會找到出去的方法的,他好不容易才和紫霜在一起,他不要和她只有短短的百年。

「還有別的村莊,不過我們沒有去過。」老者說道。每次獸潮都會有修士被卷到這個世界,然後和他們一樣,開始四處尋找出去的辦法,最後慢慢的死心,過一天算一天。

羅千傲想了一下,看向老者,「我們可以先在這裡住下嗎?」

「可以。」老者點頭。

「謝謝!」羅千傲和周紫霜道了一聲謝。他們雖然急著想要從這裡出去,但是也知道就算再急也沒有用。

蘇瑾月看向戰亦寒,「等晚上我們出去看看。」她和亦寒有金葉界,不用擔心會變老,但是他們也不想永遠留在這個世界。

「嗯。」戰亦寒點了點頭。他相信這裡既然可以進來,肯定就可以出去。

羅千傲和周紫霜選了一塊空地,蓋了一座房子。他們打算先在這裡住下,向周圍的眾人詢問清楚了這裡的情況后,再作打算。

這時,天空中傳來一陣隆隆之聲。

緊接著,羅千傲和周紫霜臉色就是一變,他們感覺到有一股無形的力量,正在抽取著他們身體里的仙靈力。

隨著身體里仙靈力被抽取,羅千傲和周紫霜感覺全身漸漸地沒有了力氣,整個人只能癱坐椅子上,任由那股力量抽取自己的仙靈力,卻毫無抵抗之力。現在他們也終於明白,那些老人為什麼要認命了,沒有了仙靈力,他們只不過是任人擺布的螻蟻而已。

蘇瑾月和戰亦寒從金葉界中閃身而出,看向因為被抽取了仙靈力,而疲憊的趴在桌上睡著的兩人,拿出兩顆丹藥放入兩人的口中。

羅千傲和周紫霜睜開眼睛,看到面前的人是蘇瑾月和戰亦寒,兩人愣了一下。

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次看向蘇瑾月和戰亦寒,羅千傲露出了驚喜的笑容,「戰師弟,蘇師妹,真是你們啊?」

「嗯。」蘇瑾月和戰亦寒點了點頭。

「我還以為你們沒有被卷下來,你們怎麼會找到我們的?咦?我身體里的仙靈力好像恢復了,這是怎麼回事?紫霜,你是不是也恢復了?」羅千傲看向周紫霜。

周紫霜點了點頭。

「我給你們服用了丹藥。」蘇瑾月說道。

「原來是這樣啊。」羅千傲恍然。

「羅師兄,周師姐,這個給你們,裡面有一些仙靈石和恢復靈力的丹藥。」蘇瑾月拿出一個儲物袋遞羅千傲和周紫霜。

「不用了,我們自己也有。」羅千傲搖頭道。他們剛剛是太虛弱了,才沒有辦法從儲物戒中拿出丹藥恢復。

「拿著吧,我這裡還多呢。」蘇瑾月將儲物袋遞給羅千傲。

「謝謝!」羅千傲道謝道。

「蘇師妹,你們沒有被抽取掉仙靈力嗎?」周紫霜問道。被抽取了仙靈力后,一段時間是無法使用神識的,蘇師妹他們要是被抽取掉了仙靈力,是不可能這麼快就恢復的。

「我問過這裡的人,他們說仙靈力被抽取掉后,是無法使用神識的,所以我提前將恢復仙靈力的葯拿了出來。」蘇瑾月說道。

「我真是笨,怎麼就沒有想到呢。」羅千傲伸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

蘇瑾月笑了笑,「你們的仙靈力剛恢復,先休息一會兒,我和亦寒出去看看情況。」

「我和你們一起去吧,我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羅千傲說道。

「不用了,我和亦寒兩個人去就可以了,你陪著周師姐吧,不然周師姐一個人可要寂寞的。」蘇瑾月壞笑著對周紫霜眨了眨眼。

周紫霜的臉紅了紅,白了蘇瑾月一眼。聽蘇師妹的口氣,難道她已經知道了她和千傲在一起?

「那你們早去早回,注意安全。」羅千傲笑著叮囑道。看到戰師弟和蘇師妹,他莫名的有種安全感,好像只要有他們在,他們就不會有事。明明他才是師兄不是嗎?

「好!」蘇瑾月和戰亦寒點了點頭,轉身向著外面走去。

「蘇師妹是不是已經知道我們在一起的事了?」周紫霜收回視線,看向羅千傲。

羅千傲一拍腦袋,懊惱道:「我怎麼忘了跟他們說這個好消息了,等他們回來一定要告訴他們。」

周紫霜無語的白了羅千傲一眼。她問的不是這個好不好。 馭獸狂妃:魔帝靠邊站 「紫霜,你快看前面有個村莊。」看到遠處出現一個村莊,羅千傲露出驚喜的笑容。有村莊就有人,有人他們就有出去的希望。他們已經來海底半個多月了,看到的都是黑土地,現在好不容易才看到有人類的痕迹。

羅千傲和周紫霜快步向著村莊走去,走進村莊兩人看到眼前的情景都愣住了,只見村莊里的人不少,但是卻沒有一個年輕人。

看到羅千傲和周紫霜,正在忙碌著的村民,紛紛停下手中的動作打量著兩人。

「你們是從仙界來的?」一名老者開口問道。

「是的,請問這是什麼地方?我們怎麼樣才能出去?」羅千傲問道。

「這裡是海底世界,進入這裡的修士,只會老去,永遠都出不去。」老者語氣中透著濃濃的落寞。

「為什麼出不去?我們既然能進來,肯定會有辦法出去的。」羅千傲不相信的問道。他不要留在這裡,他要回到上面和紫霜一起回遁世仙宮。

「這裡是海獸囚禁人類修士的牢籠,在這裡我們只有一百年的壽命。」老者眼中露出悲傷和不甘之色。只是他知道,就算再不甘也沒有辦法。他根本就出不去,只能在這裡忍受著身體里的仙靈力一點一點的被抽空,看著自己慢慢地老去,直至死去。

「牢籠?」羅千傲和周紫霜臉上露出震驚之色。

老者嘆了一口氣,點了點頭,「進入這裡的修士,身體里的仙靈氣每隔一個月就會被抽取一次,容貌也會老一分,最後你們就會和我們一樣變成老人。」

「你們進來這裡時候,也和我們一樣?」羅千傲不敢相信的打量著面前的眾人。難怪這裡沒有年輕人。

「嗯。」眾人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