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清薇玩著顧擎淵的手出現在宴會場內,頓時,不少目光停留在兩人身上。

向清薇從入場就跟木頭一樣的木訥,緊緊挽著顧擎淵的胳膊,面對別人禮貌的問好,想回一句你好都擠不出來,甚是尷尬。

「顧先生,幸會幸會,我還以為你不肯賞臉呢?」公爵一眼就在人海出瞄中了顧擎淵,手裡搖晃著一杯香檳,朝著他們走來。

顧擎淵從穿著白色襯衫領結侍應的托盤裡,端起了一杯香檳,隨後跟公爵碰了一下,「幸會!」

公爵注意到兩手空空的向清薇,開口問:「顧太太是嫌我這裡的酒不好,玷污了您的味蕾嗎?」

「不是不是!我現在不能喝酒!」向清薇連忙解釋。

「那是?」公爵問。

顧擎淵看了看向清薇,湊到公爵耳邊小聲說道:「她懷孕了,現在不能喝酒,這次帶她過來主要緩解下心情。按照我們傳統,沒三個月不好對外公布。」

公爵一聽,立馬大笑起來:「哈哈……恭喜恭喜!同時,也要謝謝顧太太,讓我跟卡卡的關係得到緩解。」

向清薇疑惑:我嗎?什麼時候的事?

接著用F語對侍應說:「去弄杯果汁給顧太太,還有去請卡卡小姐過來。」

「顧先生顧太太隨意。我去招呼其他的客人。」說完,便離開了。

「顧擎淵!我都說我不適合參加這種場合了!你看我都不會社交,只會獃獃的看著,偏要帶我開參加這種場合。」向清薇怒瞪了一眼顧擎淵。

「你自己待公寓里不會悶嗎?帶你出來見世面釋放下情緒。」顧擎淵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睥睨看著向清薇張牙舞爪的樣子。

「顧總,沒想到這這都能遇見你,實屬難得啊。」幾個西裝革履的男人湊了上來,爭相敬酒。

「喲!這位是顧總的侄女?長得可真標緻啊!」

侄女?哪裡看出來是侄女了,明明是我老婆!

「我太太。」顧擎淵冷冷說。

那幾個人尷尬地連忙改口:「原來是顧太太啊,是我們眼拙了,怪顧太太長得太漂亮了,還真是與顧總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啊。」

聽著這些生意場上的人寒暄,向清薇覺得自己格格不入,只能點頭哈腰跟著說:「謝謝。」

「嘿,清薇姐,顧大叔!」洛卡卡從背後拍了拍向清薇的肩膀。

「不許從背後拍!」顧擎淵怒瞪洛卡卡。

洛卡卡意識到自己好像做錯了什麼,「嘿嘿,不好意思,我注意注意!」

顧擎淵也看出了向清薇心不在焉,偏過頭來,湊到耳邊說道:「你們隨意去逛逛吧!我去找公爵談點事!」

「好!」向清薇如脫韁的野馬,高興地點了點頭,拉著洛卡卡離開了。

洛卡卡領著向清薇圍著場地轉了一圈,肚子感到小餓,就湊到餐桌邊上坐下。

向清薇看見這些誘人的糕點,胃口大開,一個又一個往嘴裡送。

洛卡卡看著向清薇狼吞虎咽的樣子,咽了咽口水,這還是前幾天吐得過去的向清薇嗎?

「不是說,孕吐吃不下東西嗎?」洛卡卡拿過侍應送過來的果汁放到向清薇面前。

端起果汁一飲而盡后,說:「孕吐是很厲害,他每天幫我按摩穴位,還有朋友送來緩解孕吐的維生素。現在每天胃口好得很。」

「向清薇!胃口很好嘛!」

這個聲音,是陌琳!她怎麼在這。

抬頭一看,一襲紅色抹胸拖地長裙,精緻而不濃艷都妝容,再陪一頭棕色波浪捲髮。 史上最強導師 煞是美艷。周圍的男士都願將目光停留在她身上幾分。

走到向清薇面前伸手,「好久不見。」

「啊切!好久不見!」

陌琳身上濃郁的香水味讓向清薇受不了,打了個噴嚏。

「整容女,你的香水有點劣質,建議你換一換,還有你的額頭的玻尿酸剛打沒幾天吧?」 驚世鳳鳴:至尊大小姐 洛卡卡歪著頭看著她。

「哪裡來的小丫頭,敢對我指指點點。」

「你……」紀嫣然氣的渾身哆嗦,這裡是公共場合絕不能動手,要保持優雅。

臉色立馬平靜下來,冷哼一聲,「不跟小屁孩計較。」

「下面歡迎知名歌手陌琳帶來她的新作《你不知道》,大家掌聲歡迎!」主持人宣布著下面環節。

陌琳給了兩人一個白眼,直徑的走上台前,拿起麥克風,伴奏響起,閉上眼睛,準備情緒。

「你不知道,我望了你多久。

你不知道,我多愛你。

總在人群里,尋找你。

只想多再看你一眼。

……」

一曲完畢,主持人上台接過麥克風,繼續主持:「感謝陌琳小姐的深情演唱!陌小姐最近很是紅火啊!」

陌琳:「得到大家都喜愛,我也很開心的!」

「那這首歌是有什麼特殊含義嗎?據說距離上一次發新歌是一年前啊。」主持人問。

「秘密哦!」

支持人尷尬笑了笑,「請陌小姐先到旁邊休息,掌聲送給陌琳小姐。」

台下響起了一片如雷貫耳的掌聲。

連洛卡卡都驚艷到了,「你們認識的吧?」

「認識,也知道她是歌星。」向清薇拿起蛋糕咬了一口又放下。

「還是顧擎淵的桃花之一,也就是我的情敵,現在還不死心出現在這裡,沒想到啊。」向清薇嘆了口氣,搖搖頭。

看來今晚,不是一個太平的夜晚。 一邊,顧擎淵正與公爵聊的火熱,討論這碼頭髮展方向,資金如何運作。

一個侍應走了過來,低著頭說:「顧先生,您的太太正到處找你。」

「好!知道了!」接著對公爵說:「抱歉!我先去找我妻子了。公爵還有什麼問題,可以隨時向我提出。」

踱步往向清薇方向趕。

「卡卡小姐,公爵大人找你!」一個侍者說道。

「哦?父親找我?」

「我先過去了,你自己注意點。」洛卡卡起身離開。

而在角落的陌琳看著這一切,按照歐美娜的部署,會將向清薇身邊的人引開,讓自己找機會下手。

陌琳憤然的攥著拳頭,恨不得硬生生的把向清薇撕個粉碎。

眸光一掃,瞥見了身後那一汪清澈的游泳池。

心生一計。

看著向清薇低頭吃著餐桌上的東西,勾唇邪笑,故意等著那邊端著飲料過來的侍應朝這邊走過來。

向清薇沒有注意到暗處那一雙恨不得將她活剝生吞的眼睛,而是繼續這手上是糕點的動作。

端著水果的侍應走到紀千晨的旁邊。「啊……」陌琳抓準時機一個趔趄,往前撲去,兩隻手抓住侍應的手臂,故意將人往向清薇身上推過來。

現實總歸是骨感些,反應極快的向清薇,身形靈活,完美的避開,然後轉到莫琳背後,一腳踹在她的腿上。

整個人重心不穩,一抹艷紅色墜入泳池,濺起一灘巨大的水花,灑了幾滴在向清薇的裙裾上。

「有人落水了!」這一動靜引來了不少人圍觀。

在水裡撲通了幾下,陌琳好不容易浮上水面,抹了一把臉上的水花,吐了幾口池水。「噗……向清薇,你居然敢推我!」

「哈哈,真是笑話,誰看見我推你了?」向清薇抱著雙臂,居高臨下的睥睨著水裡的落湯雞,做了個鬼臉便擠出了人群。

聞見動靜,直徑向這邊走來。眸光掃落在泳池的水面上,確定落水的人不是向清薇那丫頭,他的心陡然舒緩了一口氣。

在水裡掙扎的人,看見顧擎淵的出現,恍若世界出現了一道光,拚命呼救:「擎哥哥,我在這裡,救我,救我!」

顧擎淵沒有理會,對圍觀的眾人說:「有時間看熱鬧,還不快把人救上來。」

「啊!」吼了一聲,憤怒地擊打著水花。

轉身離開。

她去哪了?她不是在找我嗎?

往餐桌上尋找,這邊沒有,那邊也沒有,在哪裡?

凌梟寒神色愈發深沉可怖,周身散發著濃濃的殺氣,猶如暗夜的撒旦,籠罩著狂肆的危險氣息。

他握著手機,期待著她能平安給自己撥通一個電話。

洛卡卡與公爵走了過來,遇見了像是在發瘋尋找著什麼的顧擎淵。

「大叔,找什麼呢?清薇姐呢?」洛卡卡問。

「她不見了!」

一聽,人失蹤了,公爵立馬下令,封鎖城堡,不許任何人進出,也派人去尋找。

顧擎淵則也是調動所有人員尋找調查。心提到了嗓子眼,萬一出了什麼岔子,讓他怎麼辦?

此時。被人綁上一輛黑色轎車的向清薇被黑色膠布封住了嘴巴,一句話都說不出。她的雙手負在身後被一捆很粗的麻繩束縛著,腳也一樣。

就在前幾分鐘,剛從人群中掙脫出來,立馬被兩個帶著面具的侍應架空,還有人從後面捂住她的嘴巴。將她拖上了一輛黑色轎車。

然後,就被五花大綁起來了。

最近真是水逆,接連發生讓人不爽的事情。

圓溜溜的大眼睛盯著這車上的人。

全身身材高大的法國本地人。

他們在車上嬉笑,打哈哈,全是用的法語,她一句都聽懂了。

大概說的是有一個女人給了他們錢,讓他們把自己綁起來送到郊區廢舊工廠,任務就達成了。隨後就會再有一筆大傭金進賬,可以去唱歌跳舞泡妞。

「唔……唔……」

向清薇試圖用F語跟他們搭話。

膠布封住了嘴,她說的什麼她自己都聽不懂。

那群人也沒理她,繼續用很粗俗的話在車廂里說話。

車子行駛了很久,很久,都還沒抵達目的地。

突然,車子突然熄火了。

車上三人,一人看著向清薇一人下車檢查汽車的故障。只聽見其中一人用粗鄙的語言罵到:「真是倒霉,車子沒油了!」

兩人交代之後,拿著油桶便走向附近的加油站。

「唔……唔……」向清薇努力發出聲音。

剩下這個白皮服膚憨憨大漢,用著蹩腳的中文說:「你想說話?」

驚訝的瞪圓了眼眸,這個外國人還能說中文。

「嗯……嗯……」向清薇瘋狂點頭。

他撕下了黑色膠布。

向清薇連呼吸的順暢了很多,大口吸氣呼氣,能正常說話。她不知道自己會被抓去哪兒,這輛車通往的又會是怎樣一種黑暗深淵。

在確定自己無路可退之前,她還是打算試一試,逃出去。

「我口渴了!想喝水,你去買!」向清薇盯著他說道。

「車,車裡有」隨手掏出一瓶未開封的礦泉水,遞給了向清薇。

向清薇手腳都被綁住了,無奈看著他說:「你看我這樣子,能喝得了嗎?」

「哦!」 海賊之無雙槍魂 隨後往礦泉水瓶口對著向清薇的嘴喂,向清薇還未喝上一口,水全倒了,身上衣服全濕了。

「你看!這就是你喂我喝的水。」

「so

y啊!」他重新拿了一瓶遞到向清薇面前,「你自己來!」

向清薇白了一眼,「你不解開希望怎麼喝水?」

他猶豫了一下,還是解開了。

向清薇鬆了送手臂被勒紅的地方,眼睛掃視四周,注意到一個滅火器自己伸手就能夠到的地方。

靈機一動,「你看,他們帶好吃的地方回來了!」

趁著視線轉移的空隙,滅火器重重砸在他的腳上,「騙你的!」

那疼痛,那酸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