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如今國內的糖類品質比之滿清時候是上了不止一個檔次。

一句話彙總,糖類在陳漢朝也得到了新生。價格降了,品質高了。但這利益的絕大多數不是那在種植園主的手中,而是握到了製糖工業主的手中。

一斤蔗糖的價格是2.5華元,要是高品質的白砂糖、冰糖,價格還會更高,三塊、四塊、五塊也很正常。而甲級的甘蔗正式這種高品質蔗糖產品的原材料。在這種情況下,一斤出糖率在15%以上的高品質甘蔗的價格是多少呢?

不是三角,不是兩角,也不是一角,而只是兩分,頂高不會超過三分。

農場的種植面積是一千二百畝,一畝地的產量大概在6000斤,總產值也就是720萬斤。每斤甘蔗的價格只有兩分,那麼一年農場的總產值就是14萬4000塊,其總收益就在8萬5000塊以上。

一株甘蔗可以割三茬,也就是種三年。三年後拔出宿根,重新種植。

而事實上,農場是需要歇息一年的。

甘蔗這玩意兒超級耗費地力,就算年年撒豆餅和鳥糞也不能年年種植,中間必須讓它歇息。

而挖宿根和種植蔗苗的時候,也是需要請短工幫忙的。

如此這四年一個輪迴,第四年的產能接近於零,頂多是重點牧草,養地,另外還要繼續施肥。收入還沒有投入多,這麼一來,這個農場主四年的收益就大概就是二十三四萬——這還需要年年都生出甲級貨才行。

黎宣明的乾股是3%,他今年的分紅就在2500塊上下。這可不是個小數字!

而對於農場的東家來說,一畝地四年能掙200塊錢,每年就是50塊錢,這收益可是相當不錯的。比種水稻是強多了。

中國的糧價幾經顛簸,如今大米的價格一斤在一角二分到一角五分之間徘徊。這是市場價格,糧食公司從農場收糧的價格絕對不會超過一斤一角。而且只收晚稻米,早稻米是另一個價格,低得很。

而一畝地的水稻收成能有多少斤?

晚稻畝產300斤很正常,400斤就是風調雨順的大豐收,500斤還沒聽過。同時種稻、收割又要廢那麼大的勁兒,還有耕田、蓄水等等。

種甘蔗比種水稻划算。

尤其是在朝廷能及時供應豆餅、鳥糞之後,南海上的島嶼也有鳥獸糞石。

在中國境內,如此經濟作物侵佔糧田的例子還比比皆是。而這又意味着什麼呢? 農曆三月,歐洲傳來了新的消息。

——巴黎發生了新的政變,拿破崙一舉登上了法蘭西最高的權力寶座。

陳鳴得訊後笑的異常燦爛。好啊,這是個天大的好消息。這說明法國人要從埃及撤退了,歷史上拿破崙擔當了巴黎的大boss之後,沒過多久奧斯曼就跟法國又盟友了。同時這也說明中國很快就能在美洲贏來新的收穫了——路易斯安那。

這個暗棋,陳鳴已經埋下好多年了。真的是要到收穫的季節了。

而中國在有了路易斯安那後,燈塔國再想玩西進戰略也不行了。

這是抑制燈塔國,獨霸美洲,同時又不引起歐洲人注意的重要一步。

當然,拿破崙也可以不把路易斯安那賣給中國,而是如歷史上一般賣給美國,但是他敢承受陳漢的怒火嗎?他有必要承受中國的怒火嗎?

歷史上拿破崙把路易斯安那賣給美國人是出於對戰略大方針的考慮,當時拿破崙派大軍進攻海地,意圖恢復法蘭西在那裏的統治,結果全軍覆沒。法國在美洲的力量降到了最低點。拿破崙不把路易斯安那賣給美國,英國人奪取那裏簡直易如反掌。當時法國與英國的局勢已經勢同水火,戰爭是不可避免的了。

要知道在第二次反法同盟粉碎之後,拿破崙原本的如意算盤是在歐洲與英國講和,並在加勒比海地區與北美擴張勢力版圖——所以他派出遠征軍去海地,但法軍在海地的軍事行動一直不順利,同時英國人也不願意同法國和平,法國與英國的軍事衝突已然不可避免。

所以,拿破崙把廣袤的路易斯安那以一個便宜的價格賣給了美國人。雖然如此的價格依舊不是弱小的燈塔國可以承受的。但這次交易奠定了燈塔國強大的基礎!

拿破崙一直都是個很聰明的人,陳鳴不相信他會猜不出陳漢要從他的身上獲得什麼好處。

原時空歷史上,拿破崙把路易斯安那賣給美國,現在賣給中國顯然更符合他的利益。

乖乖前任你別逃 不過心急吃不了熱豆腐,這個果子還要再等一兩年時間吧。

現在的拿破崙剛剛上位,權利還沒有徹底的拿捏牢固,陳鳴自然不能這個時候就伸手朝他要路易斯安那。要等他鞏固了自己的權利地位,然後再謀求利益。

隨後的兩個月裏,至少一萬名中國勞工乘船開赴了天方。蘇伊士大運河的挖掘工程已經進入了軌道。這條運河的技術難題不大,因爲是海平式的運河,技術難度根本不是問題。可是整個工程都是在乾旱的沙漠當中,嚴重缺乏水源。當地的勞工絕大部分都是中國人,小部分的日本人,工程指揮部可不會如歷史上法國對待埃及勞工那樣,不顧後者的死活。

歷史上的蘇伊士運河,埃及12萬民工爲之獻身,平均每千米就死亡738.5人。中國人的人命可沒那麼廉價。

保證足夠的飲用水和食物,是工程指揮部最基礎的物質保障。而這樣的結果就造成了整個運河工程,足足四分之一被運到蘇伊士的中國勞工,做的是物質轉運的工作。

陳鳴覺得這整個工程建設下來,怕是10億華元也打不住。歷史上的法國人,那般苛刻的對待埃及勞工,生生逼死了12萬人,而當時的埃及總共還不到400萬人口,如此巨大的代價,修通蘇伊士運河也花了足足十年的時間,用去了小兩千萬英鎊的資金。

陳漢又需要付出多大的代價呢?

錢不是問題。就算再多幾個億,換算到每一年中,那也就是一個多億的資金。依照中國現在的財政和民間對於運河債券的熱捧,這根本不成問題。

有問題的是人。

中國人的生命現在很珍貴,不要說12萬人扔到了埃及,就是一萬人陳鳴都捨不得。所以啊,當法國人從埃及撤退之後,陳鳴會一點點的把運河工地上的幾萬勞工外調,不管是亞丁港,還是他想往的南非,幾萬人都是一股強大的力量。

而工程的勞動力主要還靠奧斯曼人。

統治着龐大的地盤,奧斯曼人的地盤中有着不少片的‘低賤人’,這些人在未來的時間裏會被一船船的運到塞得港——蘇伊士運河的西口。

時間慢慢進入了農曆的五月,過的真快,眨眼,半年的時間就沒有了。

還有一旬左右,就是黃淮平原上一年一度的夏收期了。自從先前遭災以來,黃淮平原上的數以百萬的老百姓是渡過了萬分糟糕的一年。

春天的旱災,夏秋的蝗災。

澇災是沒見到,可一旱災一蝗災卻是讓整個黃淮都耽擱了一年。

朝廷的賑濟工作是很給力的,但再完美的賑濟也不可能一個不漏的照顧到三百多萬受難百姓。一直到了中秋時候,黃淮連降了十天秋雨,雨勢不大,卻連下十天,真正的化解了懸掛在黃海平原頭頂大半年時間的旱災。也沒有耽擱了冬小麥的種植。

而到了冬天,這裏又狠狠地降了幾場大雪。瑞雪兆豐年,這是好事。而轉過年來,老天爺給臉,是風調雨順,黃淮大平原上受災的舊有痕跡像是湖中的波瀾,被迅速的撫平,現今的黃淮還是一派豐收景象。

徐州一帶的農場全部成了金色的海洋,無數的小麥還在抓緊最後的成熟衝刺期。

麥子在微風的吹動下,形成了金色的麥浪,一起一伏,沙沙作響,似乎是一首優美的音樂,令人回味無窮。這是豐收的喜悅!

麥浪滾滾,麥香飄飄。滾滾的麥浪把黃淮大地都染成一片黃,把天空染成一片黃,黃的殷實、篷勃,黃的驚心動魄、金光燦燦。

這是陳漢的根基。糧食的豐收是陳漢國勢昌盛的鑑證。盛夏雖然炎熱,可這是一個熱鬧的季節,一個收穫的季節,一個激動人心的季節。

另外,同樣是在徐州府城,西北城郊的黃河岸邊,一座工地正在忙碌的施工者。無數工人蟻穴裏的工蟻,緊張、勤奮而有序的忙碌着。

在工地的南側,三座蒸汽機正在發出震人耳朵的轟鳴聲,每個蒸汽機都連帶着一個鐵質的‘水車’,水車立在一個大大的‘鍋’中,鍋子裏被倒入了一車車的碎石子、沙子、水泥等。然後一鍋鍋的混凝土被這些蒸汽機攪拌,當攪拌結束,打開鍋子的閥門,傾斜下來的混凝土由江邊上立着的另一臺蒸汽機帶起的傳送帶,運到自己應該去的地方。

陳漢要在徐州建立起中國第一座黃河大橋。技術上有沒有難度?當然有。但能不能克服?一樣可以。

黃河下游的水深是很淺的,比泰晤士河口地區的水深淺多了。

但黃河底部的淤泥淤沙絕對會給橋墩的建設構成很大的麻煩,

而在工地的西頭,一輛兩側各帶着兩個大輪的高大而奇特的蒸汽機械正如一頭巨獸般靜靜立在中央,機械前低後高,其頭首部委還有着一個高高豎起的煙筒,渾身漆黑,最後則如階石高凸,又如是格子間,空出的地方都安裝着玻璃,四周圍繞着十幾名身穿紅黃色工作服的工人。

蒸汽怪物爲鐵木混合結構,長近兩丈,寬有六尺【兩米】,高則接近一丈四尺【五米】。這就是中國第一代定型的蒸汽火車頭了。

徐州黃河邊的這個工地那就是開海鐵路的施工地之一,也是最最重要的施工地之一。如果這兒的黃河大橋構建不能成功,那麼鐵路橋也就不用相望了。開海鐵路也會成爲陳漢的一個大笑話。

而在鐵路修築的同時,火車頭和車廂也陸續的被佈置到位。徐州站可是開海鐵路上至關重要的站口,這兒的規格是調度站,與開封、海州站的資格一般高。

當一剷剷煤炭被塞進了鍋爐,蒸汽開始升溫,隨着一聲汽笛鳴響,站在編號爲04號蒸汽火車頭駕駛室駕駛位上的工人露出了滿意的笑。

這可是了不得的大傢伙,後頭掛上六七個拖車,每一個都裝滿重物,重大幾萬斤,這大傢伙也能以每小時10裏的速度跑上幾百裏地。

工地西頭的鐵軌鋪成的還不到兩裏地長,以火車頭的速度很輕鬆就搞定了。

“哈哈,今天的測試一切正常,這已經連續半個月沒出現問題了。”半個小時後,隨車的技術員向徐州站的總工興奮地彙報道。

……

建國到現在已經第二十六個年頭,截止成天二十六年上半年,又一次全國人口大普查的結束,陳漢的總人口已經有20600餘萬人。出生率高得讓人擔憂,中國人自古就有多子多福的思想,現在生活提高了,不多生養一些孩子,還留作種子不成?

與之對應的,就是對外移民速度的下降。不僅是美洲,南洋和外東北的人口遷移速率也在大大下降。如今的美洲和南明州,早期的不少城鎮人口甚至還沒有突破萬人大關。

二十多年的埋頭髮展,二十多年的工業化進程,如今的陳漢距離完成工業革命還很遠很遠,但國家近代工業的基礎規模已經逐漸步入成熟期。只是社會還沒有進入到工業型社會,距離全面爆發式擴張還有點距離,所依賴的產業工人數量依然不足。

整個中國本土,每年能從正規職業教育學校渠道和在職培訓獲得的合格技工數量不過五萬人,整體工業發展依然受着原料供應和熟練技術工人數量問題的制約。

當然,這並不是說二十多年的努力效果就不打了。事實上,龐振坤入主內閣後第一個發起的重大議題就是新時代交通建設的革新。

對比當年的水路、陸路交通疏通、修築,二十多年的時間讓陳漢的工程建設技術有了難以想象的超大發展,這裏頭就飽含着橋樑技術。

徐州的黃河鐵路橋就是一個實驗,在未來的五年中,中國各條大江大河上都會出現一道道跨越江河兩岸的大橋,讓之前需要船舶轉運的‘交通’變得更加方便快捷。

黃河中下游是此次交通大建設的重中之重,誰讓黃河在中國北方的社會經濟當中有那麼高的重要性,而它本身河流水深又相當的淺少呢?

並且在一些大中型河流上,水庫也會一個個出現。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陳州府淮寧縣,流經周家口鎮這顆豫東的商業明珠的沙河。不久前賈魯河才經歷了一場大規模降雨,緊接着豫東陳州府一帶又連連降雨,以至於沙河水位暴漲,河水翻滾急潺,濤聲綿綿。

河北岸畔。中原第二建築公司和國家建設部下屬的橋樑研究所所組成的聯合施工隊,正在爲國內第一批鋼筋混凝土跨河大橋工程之一的沙河大橋做着最後的施工準備工作。

徐州的黃河大橋是鐵路橋,周家口的這座沙河大橋則是純粹人行馬走的。

在周家口這個距離魯山最近的商業要點興建跨河大橋,溝通兩岸的交通,是國家目前掀起的新一輪交通建設戰略的重要目標之一。沙河大橋是一系列跨河大橋中的一個,這個戰略計劃是對路橋工程施工技術的一次重大考驗,同時也是中國從傳統的建橋工藝邁進新時代的節點。

這次的交通建設計劃總投資不下五個億,而計劃進度上的時間也絕不止五年。這甚至會牽連到五年後的第七任內閣,而資金追加也是小意思。

對於普通小民來說,他們是不會管將來的。他們關心的僅僅是眼前。

沙河大橋一旦落成,並不會對周家口本身的經濟有質的促進作用,但好處也是很多很多的。至少這河兩岸的交通方便的太多太多了。

過去的沙河只能走船,或者是輕型馬車——沙河上也有老式的橋樑,走個人可以,載人馬車也能行,但裝滿貨物的馬車,還有公共馬車這樣的重型馬車,就不行了。老式的橋樑承受不起!

可是要換成鋼筋混凝土的呢?

而建設部既然在鐵道設計的時候敢把主意打到黃河的身上,小小沙河就絕對不成問題的。中國如今的橋樑工程力學完全可以做到,而工程中所動用的所謂先進機械,也不過是若干臺重型蒸汽牽引機或吊機,以及一些內河浮臺。

甚至在沙河大橋這類的二等或者是三等橋樑上,都有人提出過用牽引式的橋樑設計,但最終還是被上頭給否決了。鋼筋混凝土與石料建造的建橋方案,施工技術相對成熟,成本低也更保險。而牽引式橋樑所需的很多技術,尤其是大型金屬構件加工和鉚接,那都有相當大的不確定性。

一座座大型橋樑工程的建設,是國家拉動內需,培養路橋技術施工人才,推動社會經濟發展的重大大工程。它不光能成爲各地高等教育院校的橋樑建設專業學生提供現成的工程實習地,還能爲社會提供大量的就業崗位。

別看整個計劃才五億華元,可這五億華元在社會上的流動、運轉,最後所能爆發出的經濟量,卻會是這個數字的兩倍、三倍,甚至是更多。就陳鳴所知,只今年上半年,陳漢本土境內各府縣新生的建築工程方面的企業、工廠,就超過了一百家。刺激作用很明顯的。

就以沙河大橋爲例,陳州府境內就多出了兩家建材公司,註冊資金達到了十萬華元,分別經營河沙、水泥、五金等。陳州府的地方政府還特地的把這兩家新公司在內的本地相關行業的企業負責人都召集起來,發動大家提高產品質量和生產效率,儘量爭取橋樑建設工程中的各種需求訂單都落在本地。

雖然他們誰都清楚這是不可能的。

但是建材這方面的前景是有目共睹的。這沙河大橋如果修通,只陳州府境內,看看就會有多少老式橋樑要更換成堅實堅固的鋼筋混凝土橋樑?這些纔是建材公司的真正希望。

……

齊魯武定的利津縣豐國鎮。

大清河入海口前最富饒的鎮集,這裏的碼頭可以說也是大清河的入海口了。

近來山東也是多雨,大清河中上游一帶的雨天持續了好幾天,下游的滾滾河水就不需要多說了。但豐國鎮碼頭的擴建工程並沒有雨水拖延步伐,依然十分熱鬧。

這並不是中樞內閣規劃的建築工程,而是在這一波全國交通工程建設當中,齊魯政府跟風而進行的省內重點建設之一。在這個雨天裏參與港口工作的工人接近五百人,其中一半來自豐國鎮。

一羣羣身穿雨衣的碼頭工人忙碌地穿梭在港口和倉儲區之間,一架架重型蒸汽吊機將一車車裝滿了大塊青石的車廂吊送到工程建設的第一線。

這些青石都是武定府本身所產石料,不管是港口防波堤的外包石,還是碼頭鋪地用的雕紋石板,全產自武定府。而在港口碼頭與倉儲區之間,還有一輛輛以畜力牽引的軌道板車。這條鐵軌並不是因爲這項工程而緊急搶修的,而是豐國鎮的碼頭設計中本身就有軌道。

後者在這些年裏,已經成爲大中型碼頭的標配之一。

而豐國鎮的碼頭吞吐量當然不能跟煙臺、青島相比,甚至比之萊州都要大不如,但這裏靠着大清河,再次也不可能是小型港口。

且齊魯省政府爲什麼要修建這個碼頭?

就是因爲這兒的地理優勢。

齊魯有那麼漫長的海岸線,但兩個大型港口一在半島的南側,一在半島的東側,北邊的萊州港發展前景並不怎麼美妙。豐國鎮所在的齊魯西北沿海區域,很大程度上更受到了天津的影響。天津港的存在和發達眼中擠壓了萊州灣沿線的生存空間。

但有句話是怎麼說的?比上不足比下有餘。萊州港現在的情況就是標準的比上不足比下有餘。而萊州港位於豐國鎮港和煙臺之間,齊魯政府的算盤就是期望着豐國鎮也能比上不足比下有餘,讓大清河流域也火紅起來。

一條大清河貫穿了齊魯的北境,若是能發展起來,那對齊魯全省的作用可巨大無比。

別看萊州的發展速度和繁榮程度遠遠比不上煙臺和青島,但跟齊魯別的府相比,已經是很好了。

豐國鎮和萊州港那就是半島北側的小煙臺和小青島。

……

豐國鎮港區熱鬧紛呈,此刻的青島港也熱鬧的緊。這不僅是因爲青島本身就是山東的第一大港,年吞吐量比煙臺還要強上一籌,還因爲青島擁有齊魯境內唯一的一家大型造船廠——青島造船廠。

此刻青島造船廠的中高層領導和股東代表正匯聚一堂,他們不是在討論廠子的下一步發展規劃,而是每個人手裏都拿着一本書,渾身散發着鬥雞一樣的蓬勃生機,這是朝廷剛剛下發來的《陳漢集裝箱標準規範》。

從今天起,集裝箱這個在陳漢境內已經施行了很久的運輸方式,甚至都已經傳到了歐洲的運輸方式,被國家政府以行業標杆的形式確定了下來。

說真的,陳漢的反應有點慢了。這個果子在十年之前就熟透了,就可以摘取了,現在中國的遠洋運輸業,甚至一些英國遠洋商船,早就通行了集裝箱模式。當然,陳漢如今的這個集裝箱標準模範,也有着自己的必然意義。它讓集裝箱的體積從原先的四個等級十一個標準簡化爲了三個標準,這幅度是超級大的。

大中小!

大的是多長多寬多高,小的是多長多寬多高,規定的死的不能再死。

這在一定程度上對於海洋運輸業也是個進步。

雖然陳鳴很想說集裝箱的大小應該完全一致,但就現在的科技條件來看,這是不可能的。再說了,就是21世紀集裝箱也有普通箱和高箱之分,甚至普通箱裏都有大小之分。

而對於各地的造船廠來說,這也是個必須要嚴肅面對的事情。他們今後再造船舶,就必須依照集裝箱的大小來設計船舶結構了。不然的話,那會被時代潮流所拋棄的。

陳漢推行集裝箱運輸,這二十來年的時間裏,沒有用什麼行政手段、高壓強壓手段,而完全是用肉眼看得見的利益,讓千千萬萬的船家自己做出了選擇。

任何一家造船廠都清楚集裝箱對於船隻的作用,任何一家有抱負的造船廠都不會忽略集裝箱對於船舶的重要性。

事實上,國家十多二十年來發展出來的海洋運輸力量,已經因爲注重這個細節而增收了很多很多的利益了。一艘普通的民用遠洋商船的最大載貨量一般是500噸上下,但這只是理論載重數據。在之前的百年時間裏,如此商船實際上的載貨量連400噸都沒有,連300噸可能都勉強。

因爲有船艙空間結構這個隱含的性能制約,再加上安全的考慮。甚至在許多時候,因爲商品特性導致對貨倉空間的利用率很低,往往感覺已經堆滿了,其實所有貨物加起來也許還不到300噸,白白浪費了商船的運力。同時,船艙裏各種不規範的貨箱,也導致裝卸、儲運的過程非常繁雜,浪費大量工時。

而集裝箱的‘生成’很是解決了這方面的難題。雖然集裝箱的個頭要比之前的貨箱大不少,但也絕對不想後世那般的巨大。最大的集裝箱也只是三尺寬高,一丈長。用蒸汽吊機或者說大型畜力吊機送上船甲板,甚至是直接從特意設置的‘天井’落到船艙內部,然後用人力板車推到船艙深處。最後經過移動吊車——滑輪組,很輕易的就能把每個倉房的每一寸空間都利用上。

而現在,陳漢就是要減少集裝箱的標準,之前的十一個標準實在太多太多了。集裝箱統一標準,並指導商船貨艙的建造規範。這就是內閣的打算。

各種標準的集裝箱,可以最大程度合理儲備運輸大宗商品,再結合如今陳漢各個碼頭上都匹配的蒸汽吊機,裝卸運輸效率可以大幅度提升,這對於現時代貨物儲藏運輸成本一直居高不下的商貿活動,有着不可忽視的巨大意義。

江南也在下着雨,甚至可以說,這個月份的南方,整個都籠罩在一片煙雨之中。

可就是在這綿綿的降雨中,南方的贛江、湘江、錢塘江、閩江等等河流,一處處的內河碼頭也在緩慢地擴建中。整個中國在進入了龐振坤時代後,就彷彿一下子回到了二十年前。全國各地到處都是工地,到處都是建設…… ,最快更新主宰江山最新章節!

又是一年的冬季,北地的大雪紛紛而下,或如鵝毛或如冰霜,將大地、山川裝點成一片潔白的世界,晶瑩剔透,銀裝素裹。

在不考慮軍事、民生等其他外界因素的時候,陳鳴還是挺很喜歡下雪的,他也喜歡下雨,喜歡颳大風,下冰雹,喜歡一切的自然天氣災害。

人臥躺榻上,手捧着一本小說,手邊放着一杯熱茶,耳朵聽着外面滴啦滴啦的雨聲,或是呼呼嗚嘯的風聲,那是一種人生享受。

現在他就耳朵裏聽着外面大雪壓枝的咯吱咯吱聲,捧着手中內閣剛剛送到的《亞歷山大合約》,細細的詳讀着。臉上露出了滿足的笑!

——法國人和奧斯曼人和解了。

剛剛登上巴黎最高的權力寶座的拿破崙所要面臨的局勢是危機的。在他領兵遠征埃及的那一年多時間裏,法國所要面臨的形勢非常嚴峻。西曆1798年的冬季,俄、英、奧、西班牙、奧斯曼、那不勒斯等國再一次組成了第二次反法聯盟。策劃者和組織者還是英國,軍事行動的支柱是俄國和奧地利。在歐洲本土,反法聯軍從意大利、瑞士、荷蘭、萊茵地區四個方面進攻法國。到了1799年初,俄軍名將蘇沃洛夫率領的俄奧聯軍擊敗了意大利地區的法軍,4月裏佔領了米蘭,盛夏時節攻下了曼圖亞和亞歷山大里亞,初秋的時候又在諾維獲得了一次決定性勝利,法軍猛將——意大利方面軍總司令儒貝爾直接戰死,法蘭西在那一戰裏就損失了一萬多人。拿破崙當初的輝煌戰果徹底的付之東流,意大利北部又成爲奧地利的殖民地。

戰爭的連連失利讓法國人情不自禁的想起了拿破崙。國難思名將麼。

法軍在北意大利都被蘇沃洛夫打成了狗,那麼昔日的意大利勝利者現在又在哪裏呢?他帶領的常勝兵團到哪裏去了?

共和國的英雄和他所率領的幾萬名法國忠誠男兒在遙遠的沙漠地區流血犧牲,而曾經取得光輝勝利的祖國在自己的邊疆蒙受恥辱,這難道符合國家利益嗎?

整個法國都期待着困頓在埃及的拿破崙迅速歸來。

所以,拿破崙放棄埃及遠征軍的指揮,只帶着少量軍隊返回法國本土,這絕不是無腦的行動。

巴黎督政府的勾心鬥角、**無能以及經濟困窘已經引發了法國各階層的不滿情緒。拿破崙從意大利運到巴黎的幾百萬金幣,全被督政府袒護下的官員和投機商私自侵吞。而城鄉的無數羣衆則在繼續捱餓,老百姓至少需要一個能讓他們吃上飯的政權不是?

軍隊中的士兵缺少物質和糧餉,成千上萬的人爲逃避兵役到處流浪。有產階級也在責備督政府的昏庸無能,因爲督政府的內外政策沒有給他們帶來任何好處。連已銷聲匿跡的保王黨運動,都突然的在旺代死灰復燃。一些保王黨竟大膽地在街上喊出了“蘇沃洛夫萬歲!****國”這樣的口號。整個法國到處都是不安、動亂和不滿。

督政府五個督政官之間意見衝突,勾心鬥角,已無足夠的力量來制服各個黨派,來平息憤怒的情緒。無數法國人期盼着一個強有力的人物出現,帶領着他們恢復法蘭西昔日的平靜和榮耀。

拿破崙就是在這種情況下帶着少量親衛部隊登陸弗雷居斯,他受到了整個法國的歡迎。人們爲他舉行隆重的歡迎儀式,發表激動人心的演說,張燈結綵,舉行遊行,把他當作共和國的希望來歡迎。

然後拿破崙發起的政變理所應當的成功了。然而法國的危險局勢卻沒有得到緩解,能夠解決這一切的只有戰爭。

於是擔任法蘭西第一執政的拿破崙親自領軍,再次越過阿爾卑斯山,戰勝了意大利與熱那亞方面的奧地利軍隊,獲得了著名的米蘭戰役的大捷。不久後,法軍名將莫羅也迎來了自己一生之中的巔峯之戰——霍恩林登戰役,爲自己的戎馬生涯打上了一顆熠熠生輝的勳章。是役莫羅以損失2500人的代價殲敵1.4萬人,其中俘獲奧地利軍九千人,爲粉碎第二次反法同盟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陳鳴現在拿到的不僅有法國和奧斯曼締結和平協定的文案,還有這一段時間裏歐陸上發生的大事件。

對於拿破崙的發展,對於歐洲局勢的演變,他很滿意。

雖然這米蘭戰役大捷讓陳鳴暗暗覺得刺眼。原時空歷史上的第二次反法同盟時期,他記得是有一個馬倫哥戰役的,可以說是拿破崙得到最高權力後的第一戰,是立威和鞏固自己權威的第一戰。

但現在這個時空的馬倫哥戰役被米蘭之戰取代了,雖然這一戰依舊涉及到了馬倫哥村這個地方,可戰鬥沒有在這個村落髮生,而是在距離馬倫哥村不遠的聖吉里阿諾村打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