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錢大正躺在地上,樣子似乎已經睡著了。

錢二皺了皺眉,有些無語地走過去踢了錢大兩腳:「你怎麼還睡下了,快點起來!」

錢大的身體動了一下,蒼白的面孔暴露在錢二的視線中,他的脖頸和胸前衣服滿是鮮血。

錢二頓時感到不妙,就要後退與喊叫。

突然,一隻手掌從後面探出捂住他的嘴,同時一支匕首刺穿他的背心。

錢二悶哼一聲,劇烈的掙扎。

「錢二,發生什麼事情了?」

聚靈境四重的錢家高手聽到動靜,帶著疑惑朝著巨木走去,正好看到錢二被殺的一幕。

林沐晨暗呼糟糕。

果然,聚靈境四重的錢家高手先是一愣,接著便是大怒,他抽出刀朝林沐晨砍去。

「林沐晨,你竟然在這裡!受死!」

刀身散發著靈芒,猶如鋒利的寒光。

「咔!」

一聲巨響,錢家高手手中的刀,頓時在巨木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刀痕。

林沐晨臉色一變,抓住一把泥土殘葉灑向錢家高手,同時身形爆退。

「廢物,找死!」

錢家高手護住眼睛,朝林沐晨追去。 「必須速戰速決,否則一旦引來錢家的其他人,我的行蹤就徹底暴露了。」 長女當家 林沐晨暗道。

身在森林之中,林沐晨可輕易遮掩身形,可一旦人多,他還是無法掩藏。

若是等到錢萬年到來,以他湧泉境二重的實力,全力爆發下,周圍有什麼風吹草動都瞞不過他的感知,林沐晨就更無法逃脫。

當即,林沐晨摸了摸右手的納戒,那裡有一株鳳血草。

林沐晨心中一橫,便是轉身將手中的匕首刺向錢家高手。

「哼!不自量力!」

錢家高手冷笑一聲,一刀斬向林沐晨。

頓時,靈芒迸發,空氣都被斬的發出「嗤嗤」的聲音。

林沐晨頭皮發麻,連忙用匕首格擋。

「叮」的一聲,一股巨力傳來,林沐晨被掀得接連後退數步,手中的匕首差點被砍飛。

「果然,聚靈境四重的武者不可小覷!」

林沐晨眼神微眯,他右臂有些發麻,微微顫抖,低垂的右手上,手背處有一道傷口往外淌血,鮮血一滴一滴沿著手指落下。

那是被靈芒所傷。

若不是林沐晨躲得及時,他的手掌都會被切下來。

靈芒之威,恐怖如斯!

要知道,這才是聚靈境四重的武者。

要是聚靈境五重,靈力已經比較濃郁,靈芒綻放之下,匕首都會被瞬間斬斷,林沐晨絕不可能倖免。

「哼!廢物而已,竟然還敢反抗!還不快點束手就擒,我留你一具全屍!」錢家高手看到林沐晨受創,囂張的叫道。

林沐晨皺了皺眉,已經耽誤了太多時間,下一組錢家高手應該快要出現了。

務必要趕在下一組錢家高手到來前,幹掉此人!

心思電轉間,林沐晨取出火靈珠,頓時周圍的氣溫徒然升高。

路總搶親成功了沒 「這顆火靈珠給你!你就當作沒遇見過我!」林沐晨道。

看到火靈珠的瞬間,錢家高手頓時眼睛都直了,他貪婪的道:「殺了你,我同樣可以得到這顆火靈珠!」

林沐晨冷笑一聲:「在下一組錢家高手到來前,我保證你抓不到我,到時候,就算你和其他人一起抓住我,這顆火靈珠也指不定是誰的!」

聞言,錢家高手臉色變幻不定,最終貪婪戰勝了理智。

「將火靈珠交給我!我放你走!」錢家高手伸出右手,神情有些急切。

玄級初階武技崩拳的心法,在林沐晨的識海中流淌,林沐晨暗暗向火靈珠度去一股暗勁,用力拋向錢家高手。

「給你!」

錢家高手連忙抓住火靈珠,下一刻,他便是臉色大變。

只見火靈珠入手的那刻,一股暗勁突然引動了火靈珠內部的火屬性靈力。

濃郁的火屬性靈力頓時開始暴動,瞬間爆發出熾熱的溫度和耀眼的光芒。

「啊~」

錢家高手凄厲慘叫,他的一雙手瞬間被汽化,渾身泛著火光,在地上打滾。

這一幕也是林沐晨始料未及的,原本他想藉助那股暗勁爆發的瞬間,抓住機會一舉襲殺錢家高手。

卻沒想到,竟然意外引動了火靈珠的力量,重創了錢家高手。

「是林沐晨,抓住他!」

慘叫聲傳遍四周,另一組錢家高手聞聲趕來。

林沐晨臉色劇變,連忙撿起落在地上,已經失去光華的火靈珠,飛速而去。

趕來的錢家高手,還沒來得及撲滅錢家高手身上的火,他便是化作一具焦炭,死得不能再死了。

這三個錢家高手見狀,臉色大變,眼中有一絲懼意。

那個錢家高手,在他們眼前被活活燒死,死狀凄慘,他們有些心驚膽戰。

其中一人咬了咬牙道:「你去召集其他人,我們兩個繼續追蹤林沐晨!」

說完,便是和另一人朝著林沐晨追去。

追來的兩個錢家高手,一個修為是聚靈境三重,另一個是聚靈境四重,林沐晨不敢戀戰,急速飛逃。

「怎麼不見了?」

很快,這兩個錢家高手便是失去了林沐晨的蹤影,他們的臉色難看至極。

他們兩個皆是聚靈境的高手,竟然將一個煉體境九重的人跟丟了,不可置信的同時,他們心中也滿是羞惱。

正當他們查看四周時,林沐晨突然從一棵巨木旁竄出,手中的匕首,狠狠刺向聚靈境三重的錢家高手。

「在這裡!」

那個錢家高手臉色大變,急忙呼救。

聚靈境四重的錢家高手驚怒交加,林沐晨竟然敢在他的眼皮底下,暴起發難。

真是可惡至極,一點都沒把他放在眼裡!

他的手中靈芒迸發,一掌襲向林沐晨的後背。

感受到背後的鋒芒,林沐晨咬了咬牙,眼中異常的冰冷,手中的匕首閃電般劃過,留下一串殘影。

「啊~」

一聲慘叫,聚靈境三重的錢家高手,喉嚨被刺穿,帶出一篷鮮血。

而林沐晨也中了聚靈境四重的錢家高手一掌,他噴出一口鮮血,踉蹌而退,後背一片血肉模糊。

林沐晨眼冒金星,痛的差點暈過去,他咬牙堅持,毫不停留地繼續朝前而去。

「該死!」

眼看同伴被殺,這個錢家高手臉色鐵青,心中也是升起一股懼意。

要知道,林沐晨可是煉體境九重啊,竟然接連殺了他們四人,其中還有一人和他修為相當,卻是被活活燒死的。

錢家高手感到心寒,他終於明白,錢萬年為何會親自帶隊,誓要斬殺林沐晨。

此子不除,定為錢家大患啊!

「絕不能讓他逃了!」錢家高手看著重傷逃走的林沐晨,咬牙跟了下去。

後背遭到重創,奔跑中不斷牽動著傷勢,林沐晨痛得冷汗直冒。

他心中微動,取出一節鳳血草含入嘴中。

鳳血草入口即化,有一種澀澀的味道,和淡淡的血腥味。

很快,林沐晨感覺後背的傷口,以及右手背有些酥麻感。

林沐晨抬手觀看,只見右手背處的傷痕,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

要不是手上還有血跡,一點也看不出受過傷。

「這麼神奇!」感受到傷勢痊癒,林沐晨不禁暗暗稱奇。

「在那裡!」

一聲大喝聲響起,又有幾個錢家高手趕來,呈半包圍的陣型向林沐晨靠攏。

距離越來越近。

與此同時,身後不遠處,錢萬年的身影也出現在視野中。

他眼中殺機四射,正急速趕來。 錢萬年的到來,頓時令林沐晨精神緊繃。

林沐晨的識海深處,極光步武技的心法口訣緩緩流動,他一邊逃跑,一邊領悟著這部武技。

這部武技,自然是林沐晨初次進入識海魂珠中,自主選擇他的那兩部黑色捲軸之一。

這部武技有四層,分別為逐波步、奔雷步、歸虛步,以及極光步。

此時,林沐晨感悟的正是第一層逐波步。

逐波步修鍊至大成后,將身輕如燕,度如箭矢,在水面上行走如履平地。

一般來說,只有達到聚靈境時修鍊武技,才能初窺門徑,方可體會到其中的奧妙。

原本林沐晨想著突破聚靈境后,再修鍊這部身法武技。

不過事與願違,幾番波折,導致他必須要儘快提升實力,但迫於修鍊資源,他只得踏入蠻荒古森。

雖然林沐晨未踏入聚靈境,實力不足,無法發揮出逐波步的威力,但至少也能將他的速度提升幾成。

在這生死時刻,速度便是生命!

危難時刻,林沐晨幾乎爆發出了所有潛力,幾個呼吸的時間,速度便是驟然提升。

這也是由於魂珠中的功法武技等,林沐晨帶不出去,而是直接烙印在他的識海中,如此一來,他感悟起來自然事半功倍。

「成功了!」林沐晨眼中閃過一抹喜色。

甜心伊人 後方,越來越多的錢家高手趕來,此時已有十幾人。

原本他們和林沐晨之間的距離,在迅速拉進。

可幾個呼吸的時間,林沐晨的速度竟突然提升了近一倍。

這些錢家高手頓時有些目瞪口呆,一副活見鬼的模樣。

縱然之間的距離還是不斷的拉近,但一時半會兒,他們也追不上林沐晨。

「哼!還要負隅頑抗嗎?那我就讓你絕望吧!」錢萬年眼中凶光畢露。

一直追不上林沐晨,他已經有些失去耐心了。

這裡畢竟是蠻荒古森,雖然不知道為何,這一路上妖獸很少,但隨著越來越深入,錢萬年越來越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忽然,身後的錢家高手傳來一陣驚呼。

林沐晨轉頭掃了一眼,只見錢萬年渾身纏繞著乳白色的靈芒,追殺而來。

沿途阻攔他的枝葉,瞬間便是被其身上纏繞的靈芒絞得粉碎,所過之處,猶如野象馳騁,一片狼藉。

遠遠地,林沐晨便已經感受到,錢萬年的氣機已經鎖定了他。

林沐晨瞳孔收縮,錢萬年氣勢洶洶而來,竟然不計消耗地拉進距離。

難道他就不怕氣勢過大,招來強大的妖獸嗎?

林沐晨臉色陰沉,暗罵一聲,連忙收斂心神,加速逃走。

「林沐晨,今日你插翅難逃,還是省點力氣吧!」

錢萬年的聲音傳來,只見他一腳踢飛一塊巨石。

那塊巨石頓時猶如一顆隕石般,急速射向林沐晨。

勁風呼嘯,林沐晨頓時臉色大變,他來不及閃躲,只得硬著頭皮轉身撐開雙掌抵擋。

「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