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看見他的身影,倒映在大地之上,影子卻是被月光拉長。

那醜陋的影子,此時此刻,竟然出現了一個骷髏的頭像,圓滾滾的眼眶之中,卻是沒有瞳孔。

“納嘉魔神,賜我神力,萬物衆生,聽我召喚,讓所有的力量,從地獄之中瘋狂涌出,將眼前的敵人,撕成碎片……”

白袍祭司一聲吶喊。

只看見四周的大地之中,竟然伸出了一隻隻手臂。

一具具骷髏,從大地之中,緩緩站起身來,散發出詭異的氣息,像是從深淵之中爬出來一樣。

李長生面不改色,看向了跪倒在地上,身子已經癱軟的阿歡幾人,冷冷地說道:“睜大你們的眼睛好好看看,你們信奉的神靈……召喚出來的,卻是這些邪惡的生靈……這哪裏是什麼真神,這是魔……這是西方傳說之中的惡魔……”

白袍祭司大笑起來,說道:“惡魔又如何?今日你們進了我的幻境之中,誰也別想離開這裏……”

李長生話不多說,將銀白色短劍一橫,剎那間朝着白袍祭司衝去。

這無盡的骷髏,對於李長生來說,根本不足爲懼。

當初李長生在荒嶺之中,面對陰師的時候,陰師就曾召喚出陰屍大軍,也都一樣給李長生滅了。

所有黑暗的力量,說起來,也只是異曲同工,無論東方還是西方,也只是藉助無盡的陰氣,將邪惡的力量發揮到極致。

銀白色短劍揮斬而出,寒光一掠而起,如同長虹破空。

剎那之間,無數的骷髏,四分五裂,摔落在了黑土地上,不堪一擊。

白袍祭司狂嘯一聲,化作一道巨大的黑幕,朝着李長生蓋了上來。

“殺……”

李長生震身而起,在阿歡幾人的驚恐之中,飛上了高空。

劍光掠過,像是揚起無盡的塵沙,在這一刻,將夜空之中皎潔的明月給遮擋住,一片金黃色的光華,從李長生的周身之中,盪漾開來。

這一刻,萬獸呻吟,大地狂吼。 光華顫天地而生,匯陰陽而行,凝劍氣而落,滅邪靈而出。

李長生劍光飛掠,化作無數的光芒,橫掃而去,只看見一排排骷髏,紛紛倒地。

白袍祭司雙手不斷顫動着,口中唸咒,聲音響徹整個黑夜。

那蒼老枯敗的樹枝上,出現了一個個黑洞洞的漩渦。

羣鴉嘶吟,化作濃濃的黑柱,朝着李長生衝了過來。

磅礴的氣勢,攜黑暗並起,像是帶着無數的殘影,幽幽暗暗。

黑夜裏,像是響起了古老的童謠,西歐的音調,被彈奏在一片悽美的夜空下。

“素梟三神,嚴駕夔龍。威劍神王,斬邪滅蹤。紫氣乘天,丹霞赫衝。吞魔食鬼,橫身飲風。蒼舌緑齒,四目老翁。天丁力士,成南御兇。天縐激戾,威北銜鋒。三十萬兵,衛我九重……急急如律令……”

只看見漆黑的高空之中,蕩起一個巨大的八卦陣圖。

陰陽交接,紫光閃爍,像是隨風而起,旋轉着席捲過蒼茫深邃的大地。

八卦陣圖掃過,一聲聲淒厲的鬼哭狼嚎聲,震耳不絕,只看看數不盡的骷髏,都被收入了八卦陣圖當中。

“該死的人類……你與魔神作對,必定永不安寧,你的靈魂……將生生世世,在恐懼之中,顫抖……”

白袍祭司指着李長生怒吼着。

“一切邪祟生靈,敢有擋我者……殺無赦……”

“西歐邪神又能如何?我李長生衛道千年,早已經無所畏懼,願以吾之鮮血,染蒼天一片鮮紅,換世間浩然正氣……”

話音落下,李長生從天而降,揮舞着銀白色的短劍,一劈而下。

璀璨的劍光,蕩起層層波浪,如同滔天的江海,一剎那間,奔涌咆哮。

白袍祭司面目猙獰,一揮長長的白袍,無數的黑暗力量,凝住成鬼臉紛飛而出。

暗暗沉寂的黑夜當中,只看見億萬低語不停的鬼臉,呼嘯着,如同冷風一般席捲而向李長生。

然,浩蕩劍光之下,鬼神之中若有敢擋着,生死不論。

磅礴的力量,如風雨欲摧山海樓,那數不盡的鬼臉,在這一刻,被橫掃蕩盡。

白袍祭司臉色驟然一變,轉身化作鬼影,向後頭飛閃。

“轟隆隆”

一聲巨響,如雷鳴一般,顫動蒼天大地。

阿歡幾人,早已經面色俱變,看着猶如天神一般的李長生,揮劍所到之處,無人可敵。

銀白色短劍劈斬而下,幽深的大地,剎那間裂開一條巨大的縫隙。

才短短一眨眼的功夫,只看見白袍祭司,已經朝着遙遠處那高大陰森的古堡飛去。

李長生仗劍踏長風而行,緊追在白袍祭司的身後頭。

陰森森的古堡,像是帶有強大的魔力一般,李長生心中暗暗吃驚。

那八卦陣圖橫掃完遍地的骷髏之後,隨風呼嘯而來,“嗖”的一下,速度快捷無比,一下子就擋在了白袍祭司的身前。

一股淡淡金黃色的光華,發散出來,掠起塵煙萬千,將想要逃走的白袍祭司給震退。

白袍祭司面色一暗,停住了腳步,回過身來,看着追來的李長生,怒吼道:“我乃是異世教的白袍祭司,你今日膽敢殺我,納嘉魔神,不會放過你的。”

李長生冷冷說道:“他敢來,我連他一併殺了。”

話音落下,滾滾的劍光,頓時出手。

在這一刻,天上地下,彷彿從四面八方,都看得見飛掠而來的劍光。

浩瀚的劍光,如同無窮盡的滄海,似是在這一刻,驚起無數的璀璨光芒,劍身像是化作了高歌長吟的巨龍,發出了巨大的咆哮聲,震碎虛空,蕩起萬千寒芒,摧枯拉朽,破虛妄而至。

白袍祭司面色鐵青,想要去躲,但是他的身後,此時威勢滾滾的八卦陣圖,早已經攔住了他的退路,身前,四面八方的劍光,似是劃破夜空的長虹。

他大吼一聲,振起雙臂,滾滾的濃煙黑氣,發散出來,想要做垂死前的掙扎,奮力一搏。

悽美的劍光射來,一切早已經如同註定好的一樣。

滾滾滔天的威勢,如泰山鎮壓而落,撼動大地星河。

“轟隆隆”

巨響轟鳴不停,整片大地顫動起來。

只看見周圍的虛空,像是碎裂掉一般,不斷化作零星的碎片,掉落下來。

無盡的夜空,剎那間消失不見,天上皓月也消失在了雲霧當中。

遙遠處,嘶啞啼叫的烏鴉,陰森森的黑暗古堡,在這一刻,都化作了虛無。

重生之北國科技 李長生眼前的白袍祭司,整個人雙膝跪在了地上,這一刻,他的身軀,化作淡淡濃密的黑煙,緩緩消散在了空氣之中。

一切,恢復了正常。

李長生和阿歡幾人,再次出現在了地下室當中。

眼前,還是那火苗子一直往外竄的火柱子,但是整個地下室裏,卻是少了詭異的氣息。

阿歡幾人,癱倒在地上。

“李……李……李兄弟……你……”只見阿歡呆若木雞地看着李長生,想要說些什麼,卻又不知該說什麼。

李長生回過身來,走上前去,盯着他,問道:“現在,你還相信這異世教,信奉的,是真神嗎?”

“我……我……”阿歡臉上的表情呆滯。

旁邊幾人,反應倒是十分快,剎那間回過神來,連忙朝着李長生磕頭,大喊道:“謝謝神仙救命……謝謝神仙救命……”

李長生冷冷說道:“我不是什麼神仙,你們還是起來吧,跟我走……我還能救你們一命。”

“好,好……”幾人連忙站起身來。

阿歡這才緩過神來,顫顫着身子,站起來,說道:“這異世教……信奉的,真是惡魔?”

李長生瞪了他一眼,說道:“你若不信,我可以帶你去看幾具屍體,那些人,都是之前被異世教聖救活動上選中的幸運兒,如今,他們的靈魂,都已經被惡魔收去了……”

阿歡聽完,雙腿一軟,冷汗都流出來了。

“那……那你……真是個道士?”阿歡又問。

李長生點了點頭。

阿歡咧嘴一笑,大喜,瞪大了眼珠子,說道:“李兄弟……李兄弟……你還收徒嗎?”

“……” 李長生帶着阿歡幾人走出教堂,便看見麥李澤已經帶着不少人,在教堂外頭等候了。

一見李長生等人出來,衆人臉上一喜,連忙迎了上去。

李長生說道:“先帶這幾人回去,安排好住處,同趙婉兒一樣,事情未解決之前,不要讓他們出事。”

“好。”麥李澤點了點頭,隨後壓低了聲音,說道:“李前輩,有收穫。”

李長生說道:“如何?”

麥李澤笑道:“我按照李前輩你的吩咐,讓人守在了出城的必經之路,果不其然,在你進入教堂不久之後,我便看見紅袍大祭司,手中捧着一個神龕,出了城。”

“神龕?”李長生怔了一下,隨即回過神來,說道:“想必那神龕之中的,必定是那異世教的邪靈,納嘉魔神。”

麥李澤點了點頭,說道:“我們一路跟隨在他們的身後,見他們,進了大山之中。”

李長生微微一笑,說道:“我已猜到……既然黑袍祭司說,異世教在東方發現了聖地,我就猜想,這聖地不可能在寧城之中,但想來應該離寧城不會太遠……這納嘉魔神被西方教堂所傷,自身元氣不足,無法進入到聖地之中,想來這一次,是要藉助這五個人靈魂和鮮血的力量,一舉衝入聖地。”

麥李澤笑道:“那紅袍大祭司抱着神龕,在山中打轉了一圈,似是在等待時辰一到,聖祭而來的靈魂助納嘉魔神顯聖,但沒想到……等了許久,卻是沒有收到靈魂,心知必定出了事情,於是急急忙忙就趕回了寧城。”

“他們現在去了哪裏?”李長生問道。

麥李澤臉色稍稍一變,說道:“想來應該是沒有收到聖祭的靈魂,紅袍大祭司心生警惕,所以回城的時候,格外小心,也發現了我們的人在後面跟着,所以……”

說到這裏,麥李澤沒有繼續說下去。

李長生自然是知道,麥李澤等人一定是跟丟了。

不過李長生並不擔心,如今已經得知這所謂“東方聖地”的位置,就可以去一探究竟,且不論到底是不是東方的聖地,但既然能讓納嘉魔神如此看重,必定裏頭非同小可。

李長生說道:“你讓相關人員,將這教堂封鎖了,如今已經能確定是邪教無疑,這裏頭有個地下室,你讓人仔細找找,看看有沒有什麼發現……還有,讓人把守在出城的各個路口,若是有紅袍大祭司的消息,切莫要打草驚蛇,先回來稟報。”

畢竟這一次要對付的,是紅袍大祭司和納嘉魔神,這些都是擁有超自然力量的生靈,一般的人,恐怕根本制服不了他們。

“好。”麥李澤點了點頭,吩咐了一下其他人。

李長生擡頭看了看夜色,此時已是凌晨四點左右了,他深吸了一口氣,說道:“弄輛車,你帶我去看看那紅袍大祭司去過的地方。”

麥李澤去弄了輛車,載着李長生,晃晃悠悠地便離開了。

麥李澤開車,李長生坐在副座。

此時,已近黎明,一片漆黑。

出城的路,已經是黑得陰森了。

仙武神煌 出了城後,往山林裏去的路,更是荒絕幽深。

一路之上,麥李澤說道:“那紅袍大祭司,帶着神龕進了山,不過具體東方聖地的位置,我們卻是沒有弄清楚,見他一直在某處地方繞圈圈,也沒再往裏頭走。”

李長生冷冷一笑,說道:“既然他們覺得,這是東方聖地,想必裏頭一定有不尋常的東西,那納嘉魔神實力還未恢復,當然不敢再往裏頭走。”

麥李澤說道:“到了那裏,李前輩你可有信心,找出那地方?”

李長生說道:“一般來說,這種禁忌之地,必定會引起周圍的地勢,發生變化,先不論這個地方,是正是邪,但只要到了那裏,我就可以憑着感應,察覺到具體的位置。”

麥李澤鬆了口氣,說道:“那我就放心了,有李前輩你在,自然是不會出什麼問題。”

這些日子以來,一直依仗着李長生,才能如此輕鬆從異世教的手中,救下那麼多的人。

若是換成其他人,怕是早已經身首異處了。

此時,車正行駛在一條一望無際的公路之上,兩邊是平原,在公路的盡頭,就可以看見連綿不絕的大山。

路程倒也不算遠,從寧城進山,撐死一個小時。

麥李澤加快了速度,凌晨五點前,就可以趕到山林之中。

“對了。”麥李澤像是想起了什麼,說道:“你讓我查這納嘉魔神的傳說,我倒是查到了一些。”

李長生淡淡地說道:“你說說看。”

回到九零低調做人 麥李澤說道:“我們聯繫西歐的宗教,查到了這個納嘉魔神,是傳說中撒旦座下的十二邪神之一,不過,他的力量,應該是屬於十二邪神之中,最低的那一個,好像是最後一個獲得撒旦分封的邪神。”

“然後呢?”

麥李澤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據典籍上說,這個納嘉魔神,崛起於西歐巫術時代末法時期,當時,教廷聯合了西歐國家,大規模圍剿女巫,打擊巫術的進展,有一個實力十分強大的巫師,以自身的怨念,加上信徒們的信仰之力,祭練了自己的靈魂,隨後,以‘納嘉’爲名。”

“噢?”李長生來了一絲興趣,說道:“也就是說,這個納嘉魔神,並不是純粹的信仰之力創造出來的?”

麥李澤點了點頭,說道:“對……撒旦座下十二邪神當中,只有他,靠的不是純淨信仰之力成長起來。”

李長生一拍大腿,高興地說道:“那就好辦了。”

“什麼意思?”麥李澤怔了一下,有些不太明白。

李長生神祕一笑,說道:“他不是衆生念力所產生的惡魔,那就代表着,我能夠將他完全殺死,而不需要進行封印。”

麥李澤聽了,也頓時大喜。

就在這時,只看見公路的前方,幽幽蕩蕩,出現了一個身影。

麥李澤正在與李長生說着話,卻是沒有注意到。

李長生一眼看見,頓時臉色一變,大喊一聲:“小心” 李長生一句“小心”,頓時嚇了麥李澤一大跳。

他趕緊踩剎車,但是此時,車速飛快,哪裏還來得及。

眼見那人影越來越近,立刻就要撞上,麥李澤連忙打轉方向盤。

李長生卻是神色一變,反應過來,伸出一隻手,死死地摁住麥李澤的方向盤。

只聽見車窗外“呼”的一聲,狂風呼嘯而過。

車子在公路上漂了個“C”字型,正對着人影,撞了上去。

但這一撞,卻是從那人影正當中,剎那間穿了過去。

車子因爲慣性,直衝出幾十米的距離,才剎住。

麥李澤整個人身子打了個激靈,冷汗都流出來了,趕忙下車。

李長生倒也沒有多說,跟着下了車。

往回看,空蕩蕩,黑漆漆的公路上,哪裏有什麼人影。

冷風吹來,吹在了麥李澤的身上,倒是讓他整個人,一下子清醒了許多。

“李前輩……這是……”麥李澤身子一顫,有些不解,看向了一旁的李長生。

只見李長生冷冷一笑,說道:“有鬼物。”

“鬼物?”麥李澤一下子沒太聽明白。

李長生有天眼,剛開始瞧見人影的時候,下意識自然反應,喊了一句“小心”,但是他很快便反應過來,那公路之上的,根本不是人,而是魂靈。所以,立馬伸出手摁住麥李澤的方向盤,生怕車子高速漂移,導致出現翻車的現象。

李長生回過身,看向不遠處的山林,說道:“恐怕這山林之中,有東西想要阻止我們進山。”

“有東西?什麼東西?”麥李澤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