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丹的複製體在長年累月的學習中,終於變成了與古丹幾乎完全一樣的人,古丹也顯得沒有從前那麼寂寞,畢竟他找到了一個思想上完全能與自己保持一致的“朋友”。

天才永遠都是孤單的。唐術刑腦子中冒出這樣一句話,但他也不確定是不是應該稱呼古丹爲天才,應該說換成任何一人,能存在這麼長一段時間,就算不是天才,在某個歷史階段也會被視爲天才。

唐術刑也意識到,古丹這樣做,寂寞也許是理由之一,畢竟他的想法和做法,不要說在過去,即便在現在,都極少有人可以徹底的理解,特別是知道當年他啓動天目試圖殺死所有人,單憑這一點,這個世界上也許除了他之外,就找不到第二個人可以去理解。

……

“也許我們是時候離開了。”古丹的複製體第一次主動開口說話,其神情舉手投足與真正的古丹沒有任何區別。

“是呀,差不多了,我們在這裏度過了多少年了?”古丹站在窗口看着外面的冰海,他很享受這種寒冷,只有寒冷才能讓他覺得連空氣都是冷靜的。

“幾百年吧,我沒有計算時間,我現在也沒有時間的概念,畢竟我從誕生開始就呆在這個地方,從來沒有離開過,我對外界的一切認識,都來源於你的知識和經歷。”複製古丹淡淡道,“可是,外面現在變成什麼模樣了?你知道嗎?接下來我們又應該做什麼?”

古丹站在窗口看着遠方,似乎能看到遠處大陸上發生的一切鉅變,此時第二次世界大戰已快爆發,納粹德國在悄然之中壯大,計劃侵吞着那個獨裁者眼中需要的一切。

“我們是時候離開了,對嗎?”複製古丹又問,朝着古丹的身後慢慢走去。

“什麼?”古丹似乎腦子中在想着其他的事情。

“我說,我們是時候離開了,去完成我們的計劃,去拯救這個世界,用我們自己的辦法,曾經你選擇的方法出現了失誤,這次重頭來過,我們可以將這個計劃重新彌補。”複製古丹的雙眼充滿期待,看着古丹。

古丹沉默了許久,竟然搖頭道:“在剛纔,就在剛纔的那一瞬間,我突然間意識到,我是不是錯了?”

古丹說完這句話的時候,不僅是複製古丹,就連在旁邊看着這些回憶的唐術刑等人都很是詫異,從前的萊因哈特希竟然會說出這種話?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錯了?你沒錯,你思考的是正確的,如果我們不去做,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會去做!”複製古丹上前一步,焦急道。

“有,肯定有,其實他們都想自救,只是用錯了方法,我當年也用錯了方法。”古丹依然呆呆地看着外面的冰海,“我用一個錯誤去結束另外一個錯誤,一開始就是錯誤的。”(未完待續) 夏宸被綁架的具體時間劇情沒有介紹,畢竟是小說,又不是什麼現實世界,只是由小說組成了一個位面。

不過劇情里介紹的是,在一個夜黑風高的夜晚,哦不是,是將近過年的那段時間,下著大雪,一臉憂鬱氣質的少年,夏宸,被人強行帶進麵包車裡。

這就是被綁架的整個劇情了。

作為旁觀者,原主不僅沒有親眼看到,而且那個時候,原主已經進精神病院了。

不過估摸著也將近了,秋天已經過去了,冬天來臨,沒多久公司就得放假了。

嗯?好像混進什麼東西。

遊戲的內測結束后,正式發放出來的時候,有幾百萬的下載量。也是公關厲害,找了幾個畢竟有名的遊戲主播宣傳,這才有了今天的盛況。

至於為什麼會想到做遊戲,可能是看老馬的遊戲這麼火爆,也想分一杯羹吧!

「好了,馬上就要期末考試了,明年就是高考,我希望大家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好好學習,努力考個好大學。其實老師也不想逼你們,但是你們學習是為了什麼,是為了你們自己,不是為了你的父母還是為了老師。學歷在這個社會真的很重要……」

講台上,班主任講起了長篇大論,七音穿著粉色帶兔耳的衛衣望著窗外,其他同學都恨不得把自己縮在被窩裡的時候,她突然想出去釣魚了。

也不知道這冬天能不能釣到什麼魚。

去哪裡釣魚呢?這兒好像也沒什麼地方可以去的吧?

夏宸已經有一段時間沒來了,隨著遊戲的火爆,工作室也越開越大,公司也不再是個空殼子了。

七音還真應了她那句話,放心當個甩手掌柜了。

現在公司全上下,只知道公司有個總裁叫夏宸,卻不知道真正的老闆其實是七音。

不過她並不在乎,開這個公司也只是為了消除男主的黑化值加打發時間用的,反正到最後她也是要離開的。

劇情的最後,原主在精神病院里度過了一生,她從來都只是三分鐘熱度,不可以在一個世界里待一輩子。所以,只要任務一完成,她都不會選擇逗留。

【哇!一上線,男主的黑化值又掉了五點,現在已經在百分之二十了。宿主,你做了什麼?】

小六子看著男主的黑化值越來越低,它彷彿看到了勝利的曙光!

「也沒幹嘛,就送了個盒飯。」七音懶懶的說。

【就送了個盒飯?】男主這麼好騙的嗎?

舒家的公司已經度過危機了,但是後遺症就是,短時間不能恢復盛況。但是七音的公司開起來了,舒母以為她這些天不回家都在公司度過,所以給她送了個盒飯,結果被她轉手送給了夏宸。

夏宸以為是七音親自做給他的,感動的一塌糊塗。

過程就是這樣的。

所謂的黑化值,也就是你對這個世界感受到的惡意,當你察覺不到這個世界的一丁點善意時,也就離徹底黑化不遠了。

當然,也不排除一些變態,或者生來就非常喪的人。 古丹的話,讓複製古丹有些不知所措,他愣在那裏,看着眼前賦予自己一切的生命體,充滿了疑惑,許久,他突然間擡高了自己的嗓音,問:“那你將我創造出來是爲什麼!?”

“我很寂寞,我很寂寞的原因,是因爲沒有人認同我,這麼多年以來,我以我的知識和經歷,希望去阻止一切我認爲的壞事,可是都失敗了,我意識到我的力量有限,於是我開始墮落,我開始順應所謂的歷史方向,然後我發現,做好事很難,卻很有意義,做壞事很簡單,但其中的意義只是爲了報復和滿足自我。”古丹轉身看着複製古丹,“我不斷在他們的錯誤中創造着自己的錯誤,我以爲自己在前進,但實際上,我一直在倒退,其實我什麼也阻止不了。”

複製古丹上前道:“你有錯,你錯在太心軟了,你不應該用臣服和勸說的態度去讓他們糾正錯誤,糾正錯誤的真正方法是用力量!”

複製古丹攥緊自己的拳頭,舉起來放在古丹的眼前:“你見過的那些國王,皇帝,哪一個不是用自己的權威和力量來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哪一個不是?”

“但那些僅僅只是利用武力和壓迫來得到結果的權力者,又有多少維持了自己創造出來的世界呢?沒有,一個都沒有,一個文明終將被更先進的文明取代,下一個文明在留着上一個文明優點的同時,也會吸取其中的缺點,這是無法規避的問題。”古丹淡淡道,“優點中存在着缺點。缺點也不一定全是壞事,這就是一個有着無數個可能性的公式,沒有最終的答案。”

複製古丹搖頭:“那是因爲他們沒有堅持,那是因爲他們太依賴於下面的人,他們在自己的計劃進行到某一個階段的時候便滿足了。停滯不前,如果他們堅持,事情又會不一樣,世界也會不一樣,這個世界原本就應該統一,消除國界。消除語言障礙,消除所有不利於人類發展的因素,從根本上來杜絕未來發生的一切危機,從思想上來改變他們。”

“如果無法改變呢?”古丹皺眉問。

“如果無法改變,那就只能毀滅……”複製古丹咬牙道。

古丹搖頭:“毀滅之後呢?我們是跟着毀滅還是獨自在這個世界上存活下來?”

複製古丹立即道:“我們要存活下來。等着下一個紀元的來臨,等着下一次新型文明的興起,我們再重頭開始,拋棄過去的缺點,吸收優點,無論經過多少次重頭再來,我相信我們最終總會成功!”

“可是,他們是人吶。其實就和我一樣,是人,我曾經也只是個普通人。人的思想會在經歷某些事情之後發生細微的改變,這種改變也許是根深蒂固的,自己意識到了之後,已經無法再回到過去的思想環節之上了。”古丹搖頭,“你不用說了,我覺得還是應該順應環境的變化。讓一切都順其自然,該怎樣就怎樣。我們不應該去插手!”

“好!”複製古丹突然怒吼道,“你不做。我做,你就留在這裏,看着我對這個世界的改變,哪怕是花上幾個紀元的時間,我都會做出來給你看,這就是你創造我的原因所在!”

古丹轉身看着複製古丹,語氣如先前一樣的平淡:“你錯了,我先前就錯了,我創造你出來的原因,並不是爲了讓你來幫助我,只是爲了排解寂寞,有一個認同我理念的人陪我說話,幫我分擔憂愁,可就在之前那麼一瞬間,我意識到自己的從前都是錯的,我創造出你來,也許是個錯誤。”

“你創造我,是爲了排解寂寞?”複製古丹笑了,笑得那麼無奈,這個答案讓他非常失落,無比的失落,這種失落在心中逐漸變化,變成了另外一種東西,就在古丹扭頭看向窗外的那一刻,複製古丹眼中閃出了一絲殺意。

這一絲殺意並未被古丹所發現,但唐術刑等人卻清清楚楚地看到,可隨後複製古丹什麼都沒有做,只是回到了書架前開始看書,而接下來的日子中,古丹也只是每日看向窗外,坐在那裏發呆,維持着那呆滯的表情,時不時露出個笑容來,像是在回憶着什麼。

複製古丹依然在不斷地學習,但這段時間似乎並不漫長,不過一年兩年的時間,唐術刑等人看着眼前的畫面也是在飛速進行,終於等畫面的時間恢復到正常狀態的時侯,複製古丹也終於從書架旁邊離開,走向依然坐在窗口前發呆的古丹道:“我該走了。”

“你走不了的,你要是敢離開,我會殺死你。”古丹淡淡道,“不信你試試。”

複製古丹笑了:“那你試試吧。”

古丹轉身一把抓住了複製古丹的胳膊,就在他抓住的那一瞬間,手卻滑落了下去,他驚訝地看着複製古丹,怒道:“你對我做了什麼?”

“你的弱點我已經知道了,我也知道你爲什麼失去了信念,因爲你的精神衰弱了,你的精神衰弱是因爲肉體的衰弱,這兩者之間相輔相成,如果你將意識徹底轉移進了我的身體之中,那麼你的力量就會恢復,可惜的是,你沒有如從前一樣建立起屬於自己的絕對領域。”複製古丹用一種高傲的眼神看着古丹,“你現在什麼都做不了了,當然,我也不打算殺死你,因爲我希望你可以看到未來我都做了什麼,我完成了你的夢想,到時候我就是你,而你什麼都不算,只是空氣中的一抹灰塵。”

“你這個……”古丹說到這的時候,已經渾身無力,他癱倒在地上,隨後複製古丹小心翼翼地將他攙扶在那張自己誕生的牀上。

複製古丹看着躺在那裏的古丹道:“我計算過了,你還可以存活大概兩百年左右,不過等到一百五十年左右之後,你的意識就會陷入模糊,即便身體不會死亡,但也會接近腐爛,哪怕你是突變體,沒有任何生物可以熬得過時間,這一點,你比我更清楚,這就是你真正創造我的意義,其實,哪怕你轉移意識到我的身體中來,佔據我的身體,讓我被創造出來的意識煙消雲散,我都覺得那是一種榮幸,可惜的是,你墮落了。”

古丹躺在那,看着複製古丹輕微搖頭:“你錯了,你如果那樣做下去,遲早有一天你就會意識到自己是錯誤的,你會知道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勞的,你很清楚,我們鬥不過環境,也鬥不過時間,你現在和我從前一樣,想要的只是得到其他人的認同,僅此而已。”

“就算是,那又怎樣?”複製古丹淡淡道,隨後轉身,“我要去藍島,我要去將你原本計劃中的那臺電腦取出來,我需要它來完成偉大的計劃。”

隨後,複製古丹直視那扇大門道:“當我走出這扇門的時候,我的偉大復興計劃就開始了。”

“那不是計劃,那只是你一廂情願的戲劇。”古丹吃力地看着複製古丹走向那扇大門。

複製古丹並未說什麼,只是開門,站在門口遲疑了一會兒,低聲道:“永別了。”

隨後複製古丹離開,將門輕輕地關上,像是怕吵醒了熟睡中的古丹。

看到這裏的時候,唐術刑等人徹底明白了,如今在尚都的那個古丹,根本就是個複製人,壓根兒就不是真正的古丹。真正的古丹在這裏,在這座塔中,已經被囚禁了近百年之久。

就在三人驚訝之餘,塔中房間的環境開始變換了,雖然所有的陳設都與萊因哈特希回憶中一模一樣,但從屋頂開始變得破舊,那種破舊的變化就像是瘟疫一樣從頂端的中心位置朝着四周擴散,牆面開始老化,不少的地方長出了苔蘚,書架開始腐爛,其中的書頁也慢慢地出現了被書蟲蛀咬的蟲洞,下方的桌面也出現了細小的坑洞,所有的一切都很快從百年前變回了先前的模樣。

唐術刑等人不約而同看向那張牀,看着牀上真正的古丹體表也覆蓋上了一層灰,但他的身體卻沒有太大的變化,始終維持着百年前的那副模樣,只是靠近後能在他眼神中看到有那麼一絲絲的絕望,而這種絕望在真正的古丹看到他們三人之後又瞬間消失了。

“你們是他,不,是我的敵人,對嗎?”古丹轉頭看着唐術刑等人,“我能感覺出來,我說過,遲早會有人起來對抗他的,等等……”

古丹說到這,突然擡手一把抓住唐術刑的手腕,緊接着分別抓了抓姬軻峯和顧懷翼的手腕,隨後嘆氣道:“他真的做了,你們都不是普通人類了,難怪可以來到這裏。”

唐術刑看了一眼姬軻峯和顧懷翼,低聲問:“我們來這裏是爲了阻止他的,但是在這之前,我們根本不知道他到底是誰,也不知道他不是你,而是你的複製體。”

古丹笑了:“他與我一模一樣,沒有任何區別,是我親手製作出來的,不過,有一點不一樣,他很聰明,他把我轉移給他的很多關於過去的回憶,也許會導致他改變未來策略和思想的回憶全部拋棄,並且封閉在這裏了,不過回憶不會撒謊,回憶也無法徹底的拋棄,我想,他在長年累月之中,肯定也經受着長期的折磨,所以他想了無數的辦法來試圖毀滅這裏。”

此時唐術刑明白,爲什麼二戰納粹德國的傘兵會來這裏了,那些傘兵的目的就是爲了來毀滅這座古堡,來殺死真正的萊因哈特希……(未完待續) 「近日,一起失蹤案引起警方的注意,這不僅是一起簡單的失蹤案,很可能牽扯到殺人案件。視頻中可以看到,嫌疑人一身羽絨服,帶著口罩,一副鬼鬼祟祟的模樣……」

樓下電視機響著的新聞聯播並沒有人看,倒是舒母看了一眼,對著正在下樓的七音說道。

「琦琦,最近出行注意安全,新聞上的嫌疑人好像就在我們這座城市。」

七音打了個哈欠,一身加絨的睡衣還沒有換下,直接癱倒在沙發上,無趣的關掉了電視。

「放心吧,我沒事。」

「你這孩子,聽媽媽的,再說了,凡事注意些准沒錯。」舒母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家裡唯一的孩子,可不得寶貝著點。

「行行行,以後我都結伴而行得了。」七音不耐煩的回了一嘴,然後倒在沙發上再沒了聲音。

「你這孩子真是,真是叛逆期到了。趕緊刷牙洗臉換衣服,吃完早餐你還要去考試呢!」舒母吃完最後一口,拿起包便起身。

「我先去公司了。」

「好的!」

七音有氣無力的回完,又癱在沙發上不動彈了。

被窩裡那麼溫暖,為什麼要起床去考試?

還不是為了夏宸那個二傻子。

「小六子,你真的不知道男主被綁架的具體時間?」知道具體時間多好,讓她這麼擔心做什麼?

【這個…我真不知道。你也是知道劇情的,劇情寫的詳細,你我知道也就詳細。可劇情里的時間並不詳細啊!】

良久,便聽得七音說了兩個字。

「廢物!」

【……】嚶嚶嚶,被嫌棄了呢!

下線下線,系統也是有小脾氣的!找隔壁小龍人干架去!

小龍人:???

熱騰騰的早餐吃完,七音摸了摸圓滾滾的肚子,打了個飽嗝。

完了,仙女人設不保了。

冬日的風總是那麼冷冽,吹在人臉上吹的生疼,就算是全身都裹成一個球了,卻還是能感覺到寒冷無處不在。

街道上的人把自己縮成一團,如果不是因為有事情要出門,是絕對不可能出來的。這街道上都是白雪,天上還在飄著小雪,看這架勢還能下幾天。

可偏偏,這樣的場景里,出現一個異類。

裡面穿著一件襯衣,外面套著一件加絨衛衣,還有一條黑色褲子,整個人好似在過秋天。

【宿主,你冷嗎?】

「不冷啊!」七音毫無壓力的說。

【怎麼可能不冷呢?你隔壁那人都凍成篩子了。】小六子迷惑,這天氣它看了數據,零下十幾度!

七音冷笑一聲,不屑的說:「凡人能和本座比?」

【……】來人吶,把這個中二病少年給我拖下去。

【行吧,只要你別病了影響任務就行。】

七音是坐著家裡的車來的,但是車只能停在校門外,所以要到教室的話,還得自己步行。

這一路走來,引得不少人側目。

那白皙的脖子露在外面,露著慘白的顏色,別人看了都替她冷。

到七音面上,是一貫的冷靜,沒什麼表情。

如果不是因為趕著去考試,還真想上前問一句。

「你冷嗎?」 七音和夏宸在不同的考場,但是有小六子在,她知道,他暫時是安全的。

然後,她又成了考場上的一道亮麗風景線。

「校花,你穿這麼少不冷嗎?」隔壁的同學過來問了,這天氣他都已經把祖傳皮大衣穿上了,還御不了寒。

七音搖了搖頭,轉著筆,「不冷。」

「厲害,佩服!」同學比了個「你牛」的手勢,然後把手縮了回去,等待試捲髮下來。

「切,這麼冷的天,真是要風度不要溫度。指不定是做什麼去呢!」

「你少說點,那人脾氣不好你又不是不知道。」

平常看七音不慣的女同學竊竊私語著,她們家裡也是有點小錢,有點小勢的。性格方面也比較讓人覺得麻煩,所以大多數人都不太願意惹她們。

七音這耳朵不是說假的,她自己在原來的世界本來就是習武的,在這裡她也從來沒想過落下,所以聽力方面是絕對不會不好。

「知道我脾氣不好還說這麼大聲?生怕我聽不見啊?」

七音的聲音一響起,整個安靜的考場頓時陷入一片尷尬的氣氛中,那事件中心的兩個女同學擰了擰眉頭,當做沒聽見。

而七音只是冷笑一聲,沒太放在心上。

這個世界,語言的威力,總是很大,但是能傷到她的,很少。再者,誰都長了嘴,背地裡說你的也不止一個,總不可能一個個把嘴巴都縫起來吧?

她的確是個瘋子,但不是變態,更不會無聊到做這種事。浪費時間浪費精力,不過她要是有小弟的話,可以讓小弟去做!

嗯,不錯不錯,下個世界看看能不能收到幾個小弟。

監考老師到達的時候,所有同學都縮成一團,恨不得趕緊把卷子寫了回去蹲在暖氣旁邊。一雙雙眼睛死死的盯著老師手裡的試卷,好似在說怎麼還不髮捲子?

「好了好了,考試馬上就開始,那邊那個同學,把東西收一下,與考試無關的東西,放後面去。」

七音轉著筆,坐在考場正中央的位置,妥妥的C位!

桌面上乾淨整潔,除了兩支筆,沒有別的東西。

考試鈴響起,卷子這才發下來。

「考試現在開始了,別給我竊竊私語搞小動作啊,這可是關乎你們以後的考試,自己得負責!」

這些話向來都是左耳進右耳出,不過已經是現在這個時刻了,心性也定了下來,大多數人還是會選擇對自己負責。

一時間,考場里,只有執筆和翻動試卷的聲音,每個人臉上帶著的不僅是被凍過後的「高原紅」,還有對待未來的一分認真。

監考老師一臉的欣慰,就是看到一副沒在狀態的七音是,臉色有點崩。

這姑娘已經連續好幾次模擬考得倒數了,也不知道這次考試能考幾分。他記得,這同學以前的分數沒那麼低啊!

相比於別的同學苦惱的糾結這題是選擇A還是B的時候,七音已經奮筆疾書,把一些簡單的題目給做完了。

留到最後的大題,她也就過目了兩眼,然後草稿都不打就把過程寫出來了。 “他的方法是徒勞的,我教會了他所有的東西之後,我纔開始在這個地方佈置下陷阱,外面的那些植物,都是我的衛隊,而且在這裏還佈滿了一種毒素,一種除了高級屍化者或者妖化者之外,連普通屍化者進入之後,在短時間內都會死亡的毒素。所以,除了你們之外,其他人進入這個環境,那就是死路一條。”古丹躺在那裏看着頂棚低聲道,“在他的記憶中,沒有這一段記憶,所以他根本不知道我佈置了這些,這就是爲什麼他之前派了那麼多人來幹掉我卻全部失敗的原因。”

古丹最終還是留了一手,就像是傳說中那個貓是老虎師父的故事一樣,貓一身的本領都教給了老虎,卻留了一手爬樹的絕技,而古丹這樣做,也是因爲他計算到了自己的複製體也許會背叛他。

古丹嘆氣:“說到底,這個地方只有他和接近他體質的人可以進來,其他人都會死,我想過如果有一天他背叛了我,離開了,他總是會被以前的回憶牽絆,他遲早都會回來毀滅一切的。就像是一個人,試圖銷燬自己腦子中過去最悲傷的回憶所做的事情一樣,只不過我們的回憶是立體的,不僅僅只是畫面而已。”

“你是說,你這樣做,是計算到複製體遲早會回來,對嗎?你在這裏等着他,對不對?”唐術刑問,現在他基本上可以區分了,這個叫古丹,而在尚都內部的那個叫萊因哈特希,雖然他們基本上相同。但古丹拋棄了曾經毀滅的念頭,而後來的萊因哈特希封鎖和拋棄了過去的回憶,那些可以在不知不覺中改變他的回憶,變成了後來的造物大人。

他之所以起這個名字,完全就是爲了完成當年他與古丹之間的所謂“承諾”。他要重新創造一個新的世界,用自己鐵血獨裁的手段,在他看來,這叫救贖。

“但是我沒有想到,他竟然創造了你們……”古丹笑道,說完這句話。唐術刑、顧懷翼和姬軻峯都是爲之一愣,姬軻峯下意識反駁道,“我們不是他創造的!”

“哈哈哈哈——”古丹笑了,“是嗎?你再仔細想想。”

不用仔細想,古丹的那笑聲立即讓姬軻峯清醒了。首先屍化技術怎麼來的?遠古人類留下來的,是萊因哈特希在東南亞溼婆族遺蹟中重新研究出來的,其實這種研究也許只是個過場,畢竟他擁有古丹所有的學識。 鳳不歸巢:帝女傾天下 而古老的趕屍一族,能做到屍化,也完全的得益於萊因哈特希的一系列研究,包括後續的一系列各種等級的屍化者,都基於遠古人類的屍化技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