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走鬼體便能救活我孃親嗎?”龍逸軒擡頭看着風泫靈,眼眸中滿滿的決絕。

他要救孃親,哪怕是死。

“是,本王保證你的孃親會醒來”

風泫靈點點頭,倒也不是他狠心要這孩子的命,只是最近冥都越發混亂,他已經沒有能力壓制住那些蠢蠢欲動的人們了,唯獨讓風唯冥繼承他的位置,不過風唯冥體內的鬼體卻只有一半,不能和那些人對抗,他難免擔心會出變故,而且冥兒快要渡劫了,他不能讓他有半點差池。

如此決定也確實無奈之舉。

冉小狐聽的雲裏霧裏,但是看着風唯冥緊蹙的眉頭,想來其中一定有什麼關係,再看看龍逸軒這個孩子,那麼小,卻那麼有孝心,確實是一個討喜讓人心疼的孩子。

“我願意,只要能救孃親,我願意把鬼體拿出來交換”龍逸軒說的一臉堅定。

爹爹把鬼王的能力渡給他不也是想讓他能順利進入冥都城麼,若是用它來挽回孃親的命再好不過。

聽到龍逸軒說願意,風唯冥眉頭微不可見的蹙了一下,他何嘗不知道自己爹的打算,只是若是要讓自己變強大犧牲掉龍逸軒,他是絕對不允許的。

“好,好孩子,你先在冥都住下來,待本王幫你尋到你孃親的三魂六魄再取你身上的鬼體”風泫靈看着龍逸軒,臉上也是一片欣慰。

……

從冥殿裏出來,風唯冥的臉色有些難看,多次看着龍逸軒欲言又止,終究是沒說出口。

小桃子歪着頭,看着有些不尋常的風唯冥,微微蹙起眉頭,她在殿上看的清楚明白,風唯冥和鬼王一定是有什麼事情瞞着大家。

待把龍逸軒安頓下來後,風唯冥把小桃子送到了她的廂房門口轉身準備離開手腕卻被人拽住。

“怎麼了?”風唯冥轉頭看着小桃子,挑了挑眉頭繼續道:“難道是捨不得我走嗎?”

“我……我纔沒有”小桃子看着笑的一臉得瑟的風唯冥,小臉倏地染上了一抹好看的酡紅,越發稱託的她小臉紅彤彤的很可愛。

風唯冥看着她嬌羞的模樣,心中一片愉悅,以前剛接觸這傢伙的時候,她就像一個刺蝟一樣,不僅看不起他,還鄙視他,他自然不會和她多做計較,當時也只爲養傷,心中念着爹孃,想要早點回到他們的身邊保護他們,自從那日偶然救了落水的她後,她便變成了自己的跟屁蟲,自己走到哪裏,她便樂此不疲的跟到哪裏。

原本的厭煩,不喜歡,到現在的習以爲常,甚至有些喜歡她跟着自己了。

這樣的變化,怎麼說呢,很甜,很奇怪,讓風唯冥說不清楚,總之很幸福,很喜歡這個感覺。

“說吧,什麼事?”率先跨入廂房裏,風唯冥坐在木桌前爲自己倒了一杯水。

“龍逸軒的娘真的能復活嗎?總感覺你爹太好說話了”小桃子蹙了蹙眉心,開門見山的問道。

“爹既然答應了龍逸軒,便一定會做到。”

“可是爲何你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

“你看出來了?”風唯冥微微訝異,他表現的那麼明顯嗎?連小桃子都看出來了。

小桃子徶徶嘴,她又不是沒頭沒腦的人,怎麼就看不出來。

“這幾天的相處,你把龍逸軒當弟弟,我又何嘗不是?他和小絲年紀相仿,還那般懂事,我多少也會關照他些,不過他體內有鬼體就註定不能安然無恙的離開冥都城”風唯冥放下茶杯,嘆了口氣道。

“你一早就料到你爹會幫忙?那龍逸軒會怎麼樣?”小桃子臉色有些難看,感覺是自己坑了龍逸軒,自己好心幫他,結果卻這樣。

“他是凡人,取走鬼體有兩個可能,一,死。二,殘。”

“不,他還那麼小,不能這樣對他!”小桃子想到不想就吼了出來。

“這也沒辦法,誰叫他體內有鬼體,即便是他不救他娘,此時此刻,我爹也不會讓他輕易離開,怎麼說,他也救活了娘,想來他若是知道,也是願意的”

“風唯冥,你太可怕了,你們太可怕了,竟然爲了自己,爲了變強大,竟然要一個孩子的命嗎?”小桃子搖着頭,眼角溢出淚水,雖然知道這個世界就是弱肉強食,不過她始終不敢相信,自己喜歡的鳳唯冥是這樣一個血染鮮血的人,那些權勢真的那麼重要嗎?

“小桃子你冷靜點。也許結果並沒有那麼糟糕。也許龍逸軒的體質能承受住鬼體抽離……”風唯冥試圖安撫小桃子,他很清楚,從未從狐狸山出來的小桃子,雖然體內有煞氣和清心菩提相互抵住,有時候會在不經意間殺人於無形,又會在下一秒經過清心菩提的作用救活那人,可是小桃子本身是不壞的,她很善良。

“風唯冥,若是龍逸軒真的死了……或者殘廢了,我不會原諒你,不會!”

小桃子臉上已經溢滿淚水,她狠狠的推着風唯冥出去,接着狠狠的關上了房門。

風唯冥欲言又止,輕輕的嘆口氣,小桃子此時此刻不能接受也是很正常的,現在他也沒別的辦法,總之先找到龍逸軒孃親的三魂六魄再說吧。

砰——

一聲脆響,接着便是玻璃碎了一地的聲音,風唯冥轉過頭看過去,卻看到小絲一臉驚恐的看着自己,嘴巴憋着,一副快要哭的表情,眼角已經掛着晶瑩的淚水了。

“小絲,別哭,摔壞了哥哥給你再尋一個水晶球便是,你別傷心”風唯冥一邊說着,一邊走向風宛絲,他以爲是小傢伙摔壞了水晶球而難過要哭呢。

然而他剛走了兩步,風宛絲便哇的一聲哭了起來,豆大的眼淚不要命的飆出來。

“哥哥壞人,哥哥要對小哥哥做什麼?”

雖然斷斷續續的聽着,不是很懂,但是風宛絲很聰明,知道他們所說的那個龍逸軒就是那個小哥哥沒錯,桃子姐姐都被哥哥弄哭了,哥哥一定是要趕走那個可憐的小哥哥。

“小絲……”風唯冥眼中劃過一絲驚訝,難道小絲聽得懂他和小桃子說的話嗎?不可能,小絲不是鬼胎而是凡人,而且那麼小,她怎麼聽得懂。

“哥哥要趕走小哥哥,小絲不要跟哥哥玩!”風宛絲一邊摸着眼淚,一邊大步的跑來。

風唯冥想追都來不及。

輕輕的嘆口氣,風唯冥這叫一個鬱悶啊,沒想到龍逸軒的到來,讓這兩個小女人竟然那麼爲他說話,而且都那麼在乎他,他心裏極度不平衡啊。

那小子一張小白臉模樣,還真是招女人喜歡啊。

……

這邊,風泫靈處理好事情回到閨房的時候,一進門就看到冉小狐在鋪着被子,嘴角上揚,走過去從後面一把抱住了冉小狐。

冉小狐被突如其來的擁抱嚇了一跳,聞到了那股熟悉的氣息後,笑着滿滿的轉身。

風泫靈看着眉目如畫、顧盼生輝的冉小狐眼裏閃爍着如流星劃過夜空般的光芒,揚脣一笑,聲音魅惑如絲地道,“娘子終於讓爲夫抱了,爲夫最近可忍得好辛苦”

話落,風泫靈低頭精準地攫住了她的雙脣,吻由淺及深,極具耐心地漸漸深入。

冉小狐被風泫靈熱情的吻,吻的有些喘不過氣來,漸漸的也給出了迴應,雙手攀上風泫靈的脖子,柔敘無骨的小手慢慢滑入他紅色的長袍裏,伸手扯掉他腰間的玉帶。

感受着冉小狐那隻不安分的小手,風泫靈身子一陣僵硬,身上的那股火越加焚燒的厲害,微微俯身就將冉小狐抱了起來,放到了睡榻上,四片薄脣頓時交織在一起難捨難分。

最近可是憋壞了他了。

臥室裏,風泫靈抱着懷裏的軟香鈺體整個人全身上下的每一個細胞都是愉悅的,那種久旱逢甘淋的暢快難以言表,他只知道,他的身心都越來越離不開冉小狐了。

小狐已經成了他的甘泉玉露,滋養着他的一切。

低頭輕吻冉小狐的眉心,指腹摩挲過冉小狐那已然恢復往日光澤的如凝脂般的臉頰,風泫靈看着冉小狐的眼裏簡直柔的可以滴出水來。

……

笠日清晨,當風唯冥想要找風泫靈的時候,伺候冉小狐的丫頭卻支支吾吾紅着臉告訴他,鬼後和鬼王還沒起呢。

風唯冥看着禁閉的房門,蹙了蹙眉頭,這都過了早膳時辰了,他家爹孃還真能睡……

風唯冥不自在的咳嗽了幾聲,然後轉身離開。

屋子裏,風泫靈雖然早已經醒來,不過這種佳人在懷的感覺實在是太美好,而且他也知道他昨晚有多瘋狂,看着懷裏累的還沒有醒來的冉小狐,風泫靈眉宇間閃過一絲心疼,是自己太沒節制了,讓冉小狐那麼累。

手臂慢慢收緊,風泫靈緊緊的抱着冉小狐,只要她不醒來,他便抱着她一直睡。

腦海裏不斷的浮現出昨夜的一幕幕,想到冉小狐對自己冷淡了那麼久,第一次那麼熱情主動,風泫靈不由地就笑了,身子也不受控制的升起一股熱度。

正當風泫靈兀自開懷的時候,他懷裏的冉小狐在他胸前蹭了蹭然後緩緩地睜開了雙眼,擡頭看着風泫靈那張俊美如斯而神色飛揚的笑臉,冉小狐也不禁一笑,呢喃道,“笑什麼?”

風泫靈笑而不答,臉上的笑容愈發春風得意,一個翻身輕易地就將冉小狐鎖在了自己的雙臂之間,然後低頭一路親吻着她的鼻尖,聲線暗啞低沉充滿蠱惑地道,“爲夫好像又餓了”

-本章完結- 感受到風泫靈的氣息漂浮在自己的耳畔,冉小狐不由紅了臉頰,不過,她累的真的快要散架了,她明明昨天也看到風泫靈很疲憊了,此時此刻才知道她錯的有多磨離譜。

狠狠嗔了風泫靈一眼,冉小狐敏捷地從風泫靈的雙臂之間鑽了出來逃脫了他那帶着魔力的雙脣,“不要,我餓了,我要吃飯。”

風泫靈怎麼會讓冉小狐這般輕易的逃脫自己的魔爪,所以他一伸手,便輕易就將她抓了回來然後又禁錮在了雙臂之間,低頭繼續細細地啃咬着冉小狐的耳骨模糊道,“先讓爲夫吃飽了先”

說着就撲了過去。

冉小狐欲哭無淚,自己遇到這個老冰棍就註定被吃幹抹淨的悲慘命運。

……

當兩人洗漱完畢出門時,已經過了晌午了,看着逐漸偏西的夕陽,冉小狐簡直連撞牆的衝動都有了。

現在兒女都在家,還有未來的兒媳婦,風泫靈怎麼還這般不知輕重,讓她覺得羞死了。

似乎看穿了冉小狐的想法,風泫靈一臉愉悅地道,“你是這院子的女主人,你最大,誰敢看你笑話。”

冉小狐咬着脣狠狠地嗔了風泫靈一眼,滿臉好看的酡色,“都老夫老妻了,還一點不正經,兒女估計都看着,昨天冥兒回來還沒有給他們接風呢。”

風泫靈笑的越發邪魅,“接風酒隨時喝都可以,可是娘子大人卻是終於不生氣了,爲夫一定要好好的伺候着才行。”

“風泫靈,你要是敢這樣說那以後我就再也不需要你‘伺候’了。”

聽着冉小狐半嚴肅半開玩笑的語氣,風泫靈立刻就止住了笑。然後從後面摟住冉小狐,“爲夫錯了,現在爲夫伺候娘子用膳”

說着便摟着冉小狐去花廳用膳,

用過膳,風泫靈陪着冉小狐在御花園走了走。

“那孩子身上竟然有鬼王的鬼體嗎?”看着滿園的桂花,黃燦燦的,香甜如蜜,冉小狐閉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想到昨日那個稚嫩的小臉,不由的問道。

“嗯,雖然只有一半,但是確實是鬼王的鬼體”風泫靈點點頭,現在他已經讓水印天去着手調查那孩子孃親的三魂六魄了,只是隱約有些擔心,總感覺最近冥都城安靜太平的有些異常,讓他有絲不安。

“取走鬼體,那孩子會死嗎?”冉小狐擡頭看進風泫靈那雙含情脈脈的桃花眼裏,問的認真。

風泫靈知道冉小狐經過那次的種種,也多少知道些,也不打算騙她,雖然覺得那孩子很可憐,但是鬼體本就是他的,他收回來也是理所當然,不過他答應救活他孃親就一定能做到,算是給那孩子的一些補償吧。

“嗯,他是凡人的軀體,取走鬼體,只有兩個結果,一,他承受不住那股噬心的疼痛一命嗚呼,二,即便他忍下來了,卻可能殘廢了,估計也只能是個活死人。”風泫靈看着站在滿叢桂花樹旁的冉小狐,看着她白希的臉頰,越發風韻的眉眼,哪怕是生了兩個孩子,一點也不影響她身上的獨特氣息,反而讓她以前的少女氣息漸漸變得成熟起來,以前以爲她是玉笙的轉世,總是把她加框上玉笙的影子,此時此刻看來,卻完全不是,小狐就是小狐,她身上有一種玉笙身上沒有的獨特氣質。

冉小狐一聽,眼眸裏閃過一絲不忍,她也知道風泫靈能做出這個決定也是迫於無奈,但是那孩子和小絲一樣大,若是真的……太可憐了。

“沒有別的辦法了嗎?”冉小狐走到風泫靈身邊,靠進他的懷裏。

做了母親後,她的心境也越發柔軟了,慈悲和不忍心了很多。

風泫靈揚脣,伸手摟過冉小狐和她肌膚相貼,“沒別的辦法了,不過我儘量把給他的傷害降到最低,那孩子也是個苦命的”

冉小狐眉心輕蹙,將側臉貼進風泫靈的胸膛,伸出雙手緊緊地抱住他,“好吧,請最好的取魂師來幫他,一定要讓那孩子活下來。”

風泫靈低頭,薄脣落下吻在冉小狐的額頭:“嗯,我會的”

“玉笙姑娘,鬼王和鬼後在賞花,你不能過去”一個聲音倏地打破了兩人相依在一起的身影。

冉小狐蹙了蹙眉頭,看向聲音來源。

楚玉笙一身碧綠的長裙,髮髻輕輕的挽起一個流雲髻,略施粉黛,眉眼彎彎,提着裙襬,邁着蓮步正慢慢的從石橋上過來。

“桂花開的如此燦爛,我每天憋在屋子裏都快悶死了,靈讓我別去冉姐姐的寢宮,我不去便是,難道這御花園我還不能來嗎?”玉笙聲音柔柔的,帶着一絲委屈,淚眼盈盈的眸子督見遠處一襲紅衣的風泫靈是,哭腔更濃。

冉小狐看着楚玉笙含情脈脈的看着風泫靈,嘴角忽然綻放出一抹笑意。

楚玉笙嘛,明明知道她和風泫靈在此處,卻急着要過來,這才搬入府裏幾天呢,就坐不住了。

開始冉小狐也是對楚玉笙有愧疚的,但是此時此刻她卻沒有了。

以前她可是在現代做過演員的人,女人那些小心思她怎麼看不懂。

方纔她便從楚玉笙眼眸中看到了一抹算計。

是,若是她和風泫靈沒有成親沒有孩子,她會愧疚,會退讓,會把屬於楚玉笙的一切還給她。

但是風泫靈說過,他愛的是她冉小狐這個人,不管她是什麼身份,玉笙的轉世也好,不是也罷,他要的只有她而已。

況且他們也成親了,還有了一雙兒女,這一世,她和風泫靈纔是正規的夫妻,她纔是正室,是風泫靈的妻子,她不會因爲他們曾經的七世戀情而把自己的幸福拱手讓出。

這一世,楚玉笙纔是他們感情之中的插足者。

若是玉笙安安分分的在她們這裏做客,她會非常歡迎,若是想要奪回風泫靈,想都別想。

說是自私也罷,冉小狐既然原諒了風泫靈,接受了一切,就會捍衛自己的婚姻。

“靈……沒想到你也在這兒賞花”楚玉笙提着裙角小心翼翼的跨過了用青玉石鋪成的石橋,雙眸含羞的盯着風泫靈。

“是啊,夫君是陪我來賞花的”冉小狐臉上帶着親切怡然的笑,眼眸卻是一片淡漠之色。

“呃……原來冉姐姐也在啊”楚玉笙臉上閃過一絲尷尬,好像是纔看到冉小狐一般。

那雙楚楚可憐讓男人一見就充滿憐憫的眼眸瞅着風泫靈,可是風泫靈壓根不看楚玉笙,手依舊摟着冉小狐,嘴角的笑意充滿了寵溺。

“我……我好像打擾到你們了”楚玉笙抿了抿嘴角,有些苦澀的說着,手指死死的揪着手裏的秀娟。

“不打擾,既然玉笙妹妹如此喜歡這桂花,那便讓給你觀賞吧,正好我和夫君要回去了”冉小狐笑的格外客氣,說着便要往自己院子裏走。

風泫靈自然也不希望玉笙出現在冉小狐面前,好不容易纔換來自家娘子的原諒,他可要好好的伺候着,況且他也都和玉笙說清楚了,他們是不可能的了,那些輪迴的天劫,這一世過後便不會再有,而且他們的一切也都是過去式。

“爲夫扶你回去”風泫靈臉上帶着柔情,輕輕的託着冉小狐的腰身。

冉小狐點點頭,心裏還算愉悅,還算有點眼力。

冉小狐對於見到楚玉笙本就排斥,現在見到她一副可憐巴巴,好似所有人都欠她的模樣,冉小狐就越發不喜歡她,以前她儘量的避免和楚玉笙的相遇,這樣她就不會多想,她以爲只要她不主動,就一定不會遇見楚玉笙,但是沒想到對方顯然不會讓她如願。

“靈……我有些話要對你說……”風泫靈對冉小狐的寵溺深深的刺痛了楚玉笙的雙眸,眼見他要走,楚玉笙咬了咬脣瓣,終於忍不住呼喚出聲。

這幾天風泫靈一直避開她,他真的以爲他說的那些話就能讓她死心嗎?

風泫靈,這個高高在上的男人,她怎麼准許他從她生命裏錯過。

她不相信,七世的絕戀,他能那般絕情說忘就忘。

自己纔是玉笙,纔是正牌啊,那冉小狐算什麼東西。

不等風泫靈開口拒絕,冉小狐卻已經擡頭對着楚玉笙開口:“玉笙姑娘若是在府中有什麼住不慣的地方可以跟我說,夫君畢竟是男子,有些女兒家的事情不方便說也是正常。”

看着冉小狐竟然擋着自己跟風泫靈說話的機會,楚玉笙心中就一陣怨恨。

不過臉上卻沒有表露出一絲一毫的怨恨。

“冉姐姐是怕玉笙和靈有什麼嗎?玉笙雖然和靈有七世的戀情,但是着一世終究是錯過了,玉笙也知道,姐姐纔是靈的妻子,纔是冥都城的鬼後,玉笙只是想和靈說些心裏話,難道姐姐這點都不肯嗎?”楚玉笙咬着嘴脣,委屈愧疚,不知所措的看着冉小狐。

“雖然你是鬼後,可是也不能這樣對待我們主子吧,不僅禁她足,還不讓她見鬼王,而且鬼王大人都沒說什麼,你憑什麼爲鬼王大人做決定決絕我們家主子的請求?”一旁被楚玉笙帶進府的貼身丫頭小於頓時不服了,急忙跳出來指責冉小狐。

-本章完結- “小於,住嘴,不准你這麼對冉姐姐說話!”玉笙輕聲呵斥,但是眼底卻並沒有任何責備之色。

冉小狐角微勾,她剛剛說什麼了嗎?

看看楚玉笙委屈愧疚,不知所措看着她的樣子,還有周遭那些不明所以的丫鬟們異樣眸光看着自己,冉小狐這才恍然大悟,原來人家是覺得她欺負楚玉笙了啊!

她嘴角輕勾,看向一旁看着自己的風泫靈,眼眸中的意思很清楚,她不打算開口,想聽聽風泫靈的意思。

畢竟這可是他的老相好了,若是風泫靈在意她,她也不好說什麼不是。

“你是誰?不過是一個丫頭,你主子只是府裏的一個客人,你有什麼資格對這宅子的女主人說這些?”風泫靈勾起脣瓣,雙眸如寒冰亂箭般射向名喚小於的丫頭,聲音冷冷的毫無溫度。

“我……”小於看着風泫靈的眸光,嚇得不輕,結結巴巴,小臉蒼白。

“靈,是我不好,是我沒管好丫頭,衝撞了姐姐,你要罰就罰我吧”

“玉笙你這般說是覺得本王連個丫頭都不能處置嗎?”風泫靈妖冶的雙眸冷冷的看着楚玉笙,嘴角的冷意越發明顯。

他雖然對楚玉笙有愧疚,可是不代表就任由她想要給冉小狐難看,他風泫靈的女人,從來都不是別人能給難看的對象。

“我……我不是那個意思……”楚玉笙低垂着眼瞼,一副受極了委屈的模樣,楚楚可憐。

“來人,把這個沒有尊卑的丫鬟拖下去杖斃”

風泫靈慵懶的聲音帶着一絲嗜血的味道,話未落,前面囂張跋扈的小於頓時嚇傻了,跪在地上不停的磕頭。

“鬼……鬼王大人,奴婢……奴婢知錯了,奴婢知錯了,求鬼王大人不要殺奴婢”小於完全沒有料及這樣的結果,她跟在楚玉笙身邊,一直都聽着楚玉笙說她和風泫靈愛了七世。風泫靈對她的愛簡直是已經超越了傳說,她自然也是肯定在風泫靈心目中楚玉笙是最重要的,那麼自己是楚玉笙的貼身丫頭,所以身份自然也是水漲船高,所以她纔會愚蠢的說那些話。

然而看着在地上不斷磕頭的小於,風泫靈看都懶的看。

冉小狐勾了勾薄脣,倒是沒有想到風泫靈竟然直接要殺了楚玉笙的貼身丫鬟,是不是太過血腥了些。

不可否認,她心裏怎麼那麼爽呢?

也許自己心裏也有惡魔的種子吧,冉小狐這般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