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發生了什麼事啊?”劉家主有些不耐煩的問道。

“曹家、孫家、張家、鮑家、公孫家以及孔家都派出了高手去截殺劉致澤了。”那劉家弟子氣喘吁吁的說道。

“什麼?”劉家主和那老者臉色頓時一變,這特麼的都六大家族了啊,這個劉致澤到底得罪了多少家族啊,纔會讓這麼多家族同時派出高手去對付他。

“家主,我們怎麼辦?”老者看向劉家主問道。

劉家主皺着眉頭,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在沉思了片刻後,劉家主才揮了揮手,那個劉家弟子才退了出去。

就聽劉家主開口道“不用理會,如果劉致澤連這點小磨難都過不去,那我們也沒必要拉攏他了。”

“可是……秦廣王那。”老者有些擔憂的說道。

“那裏我會解釋的,你先下去吧。”

老者點了點頭,沒有再繼續說話了,而是轉身就直接離開了。

這時候,他也知道,自己說什麼都不管用了,畢竟事已至此,就算是劉家想要插手,恐怕也是不可能的。

那可是六大家族啊,那是什麼概念?

要知道,京都雖然家族衆多,但都是爾虞我詐,鬥來鬥去的,可是今天竟然同時派出高手對付劉致澤,這就足以說明,這八大家族是不想讓劉致澤入京了。

現在也就看道門會不會插手了,如果道門也不插手的話,估計劉致澤是真的死定了。

京都,已經是鬧的不可開交了,哪怕是道門高層這一刻也是一點頭緒都沒有。

要知道,劉致澤那可是靈亮道人發話要保住的人,可是現在六大家族同時出手對付劉致澤,就算是劉致澤成爲無品抓鬼師了,也不一定能夠躲得過這一次的劫難啊。

可是呢,道門又不能隨便插手,道門總會長更是在等待着靈亮道人的出現。

但是很可惜讓他失望了,因爲這個靈亮道人根本就沒有出現過,彷彿是劉致澤的生死都與他沒有半點關係了似得。

而另一方面,作爲整件事情的當事人劉致澤,卻是正靠在座位上打着呼嚕,睡着覺。

一旁坐着諸葛楠和洛羽靈,兩女一人抓着劉致澤的一隻手,說什麼也不肯鬆開。

而在劉致澤對面,則是坐着關瞳馬淵,至於南宮劍的話,和他媳婦去玩去了,據他媳婦介紹,他媳婦叫諸葛芯,人長得也還不錯。

未免不讓馬淵和關瞳吃狗糧,所以他們特意多買了一個位置空在那裏,而南宮劍和諸葛芯則是坐到了另外一旁。

“砰!忽然間,整個高鐵發出了一聲巨響,所有的乘客都尖叫了起來。

劉致澤原本還在夢周公,聽到這尖叫聲,也是當即睜開了眼睛,他和對面的關瞳馬淵相視一眼,關瞳馬淵和自覺的就離開去調查事情了。

而劉致澤則是繼續靠在座位上睡覺。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來到了劉致澤的面前,就站在原地不動。

“什麼事?”劉致澤眼睛都沒有睜開就問了起來。

他還以爲是關瞳和馬淵回來了。

“見過主公。”忽然,一道聲音響在了劉致澤的耳旁。

劉致澤眉頭一挑,睜開了眼睛看去,就見一個熟悉的人正單膝而跪,抱着拳跪在自己的面前。

“司馬長風?”劉致澤疑惑的叫了一句。

是的,眼前的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當初在鳳林市被劉致澤暴打了一頓的司馬長風。

也不知道司馬長風是怎麼想的,被劉致澤暴打了一頓後就直接離開了鳳林市,直到現在才突然出現。

“主公,是我。”司馬長風擡起頭,露出了他的臉,他依然是身穿短褲,披着黑色的披風,看起來倒是很拉風,不過在別人看來就是個智障。

“你來這裏做什麼?”劉致澤再次閉上了眼睛,都懶得去看司馬長風了。

“主公,我是來報信的。”司馬長風說道。 “報信?報什麼信?我好像和你並不熟吧。”劉致澤閉着眼睛,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司馬家在漢末的時候,那可是劉家的敵人,如果不是因爲司馬家的話,諸葛亮早就已經一統天下了,也正是因爲如此,劉致澤纔對司馬長風沒點好臉色。

“主公……”司馬長風繼續說道,不過他話還沒說完,就被劉致澤給打斷了。

就聽劉致澤道“等會,你叫我主公,我可不是你家主公,你家主公在京都曹家。”

“主公,今日長風到此,一是爲了代表司馬家正式認您爲主,二是來給主公您報信的。”司馬長風繼續說道。

其實,當初司馬長風去鳳林市,就是爲了考查劉致澤的實力,可是後來,在司馬長風瞭解了劉致澤的實力後就離開了。

也正是從那一次開始,司馬家族對劉致澤就已經不再抱有殺心了,而是準備隔岸觀火,看看劉致澤的前途如何,如果劉致澤能夠讓司馬家滿意的話,司馬家就會舉全族認主劉致澤。

直到前兩天,劉致澤在南諸葛大殺四方,並且成爲道門的榮譽長老後,司馬家也就下定了決心,認主劉致澤。

“你是說你們司馬家願意歸順我?”劉致澤有些不敢置信的問道。

司馬家可是老狐狸家族了,劉致澤還真的有些不太敢相信。

“是的,主公。”司馬長風點了點頭說道。

在司馬長風說話的時候,劉致澤就一直盯着司馬長風,可是司馬長風的臉上卻沒有露出任何的表情,反而是一副堅定之色,這倒是讓劉致澤有些驚訝,難道司馬家真的願意歸順嗎?

“說吧,你來報什麼信?”劉致澤也懶得去想了,只能走一邊看一步了。

畢竟現在他也沒有辦法確定司馬家族是真的認自己爲主,還是在騙自己。

“主公,曹家、孫家、張家、鮑家、公孫家、孔家,已經派出了高手,前來截殺你了,讓你不得進入京都。”司馬長風說道。

“哦?”劉致澤一愣,這倒是讓他有點興趣了,自己都還沒有進入京都就已經有人準備歡迎自己了?看來這些人的情報挺不錯的啊。

“少爺!”就在這時,關瞳和馬淵急急忙忙的跑了回來。

當他們看到司馬長風后當即一愣,就這麼盯着司馬長風。

“什麼事?”劉致澤看了關瞳和馬淵一眼問道。

“對了,差點忘記正事了,少爺,剛纔列車員發佈了消息說是前面的軌道出現了問題,咱們今天晚上可能要在車上過夜了。”關瞳說道。

列車的軌道發生了問題,而此刻,又是在郊外,四處無人的,就算他們不想在列車上過夜都不行了。

聽到這消息,劉致澤眯起了眼睛,他看了一眼窗外,此刻的天色已晚,七八點鐘了,如果按照正常的情況,在午夜之前是可以去到京都的。

但是現在鬧出了這樣的事情,也就是說,今天是必須要留在車上了。

看來是把六大家族搞的鬼才是了,畢竟自己只要兩三個小時就能進京了,如果他們不再這個時候對自己出手的話,估計以後都沒有機會了。

“看來他們是等不及了啊。”劉致澤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

“各位乘客,因爲前方軌道脫軌,所有,列車暫停行駛,等軌道恢復後,列車才能再次行駛,給您造成的麻煩,我們十分抱歉,還請諒解。”

就在這時,那廣播內響起了一道清脆的聲音,乘務員在彙報事情了。

當然了,列車突然停止行駛,要說別人沒有意見,那自然是不可能的,所有一些乘客都紛紛大叫了起來。

其實,不止乘客不滿,就連那些乘務員也很不滿,可是卻也沒辦法,因爲在去往京都的路上就只有這麼一條軌道,所有不管如何也要等軌道恢復了才能再次行駛。

“砰砰!”忽然,一道道聲音響在了列車的頂部。

聽到這生意,劉致澤眯起了眼睛,看來他們是已經來了,劉致澤看了一眼四周的人,車門已經被打開了,爲的就是防止一些菸民在列車上抽菸。

所以,還不如把車門打開,讓這些乘客們下去抽支菸。

“有殺氣。”馬淵右手一動,正打算掏出衣袖內的長劍,不過卻是被關瞳給阻止了。

這列車上這麼多的人,要是馬淵真拿出了長劍,估計會嚇壞別人的。

“顏良、周倉、陳到、黃崇、劉封、卓膺,你們跟着關瞳馬淵一起去,今天出現在這裏的人,一個都不要留下。”劉致澤淡淡的說道。

當他話語落下之後,頓時就有數道黑氣從他體內飛了出來,盤旋在了關瞳馬淵的頭頂。

“是,主公。”數個鬼將同時應了下來。

關瞳馬淵相視一眼,二話沒說就直接轉身向着列車的大門而去了,而司馬長風則是站在原地滿臉的驚愕之色。

“主公,剛纔那些都是鬼將嗎?”司馬長風驚愕的問道。

“是的,你也別在這裏礙眼,你也跟着一起去。”劉致澤淡淡的說道。

司馬長風點了點頭,趕忙轉身跟了出去。

等到三人離開後,劉致澤纔再次的靠在座位上睡起了覺。

“夫君,沒事嗎?”一旁的洛羽靈和諸葛楠有些擔憂的看向了劉致澤問道。

“不會有事的,繼續玩你們的手機吧。”劉致澤笑了笑說道。

兩女這才低下了頭不再說話了。

這次六大家族截殺劉致澤還真是下了血本,竟然想把劉致澤在路上就給弄死,他們甚至都忘記這列車上不僅僅只有劉致澤幾人了。

畢竟還有着很多的普通人在,他們這也是下了決心的,不然的話,事情一旦暴露,國家絕對會追究各大家族責任的。

不過對於劉致澤來說的話,隨便他們怎麼玩,只要不進列車鬧事就行了,否則的話,這麼多的普通人,還真的有些麻煩。

列車外的某座大山上,關瞳馬淵司馬長風把那些前來截殺劉致澤的人全部給吸引了過來。

一共是十二位高手,修爲基本上全部在二品三品抓鬼師的等級之內,不得不說,這已經是一股很強大的力量了。

“劉致澤呢?”一個身穿夜行服的男人看着關瞳馬淵司馬長風大叫了起來。

“我家少爺沒來,不過他囑咐過我們,你們都要把命留下來。”關瞳和馬淵相視一眼後開口說了起來。 “哼~就憑你們嗎?”其中一個黑衣人望着關瞳和馬淵冷冷的說道。

他會小看關瞳馬淵也是很正常的,馬淵的修爲是一品抓鬼師,這個對於他們來說有點麻煩,不過卻也沒有放在心上。

畢竟自己這一方可是有着十二個二三品的抓鬼師,對付有一個一品抓鬼師還不是手到擒來嗎?

至於關瞳和司馬長風的話,都是三品抓鬼師,這兩個人對於他們來說就更加沒有什麼威脅了。

“難道憑我們還不夠嗎?”關瞳淡淡的笑道。

“既然劉致澤派你們前來送死,那我們就先把你們殺了再說,上,幹掉他們三個。”黑衣人大叫一聲,十二名強者同時向着關瞳馬淵司馬長風而去。

就在這十二名強者快要靠近關瞳馬淵的時候,卻是忽然感覺整個空間一陣晃動,數道黑氣從天而降落在了關瞳馬淵三人的面前。

緊接着就化作成了數道身影,正是以顏良爲首的幾位鬼將。

一股強大的力量忽然出現,直接震的那十二位抓鬼師倒飛了出去,站在不遠處怒視着這方。

“鬼……鬼將?”有人驚叫了起來,他們都看到顏良等幾位鬼將了,一時間震驚的叫了起來。

“傳聞劉致澤能夠召喚陰兵和鬼將,看來一點也不虛,不過就算如此,難道你們認爲就憑這些鬼將能夠阻止我們斬殺你們嗎?”黑衣人大叫了起來。

再次衝了上去,與數位鬼將糾纏在了一起。

這些鬼將雖然如今已經是魂魄狀態了,但是不得不說,實力卻是一點都沒有退步,反而是很強,與那十二位強者爭鬥甚至都沒有落入下風。

他們是心塔內的鬼將,只要劉致澤的修爲高了,他們的能力也會隨之增長,如今,無論是周倉還是陳到的修爲都有了飛一般的跳升。

至少是三品抓鬼師,再加上顏良那位最接近無品抓鬼師的存在,十二位強者還沒一會的功夫就已經被打的連連敗退了。

一時間,整座大山都震動了起來,就是強大的力量相互碰撞才引起的。

而此刻,在列車上的劉致澤感受到列車顫抖了一下,當即睜開了眼睛。

那些普通的乘客更是以外是發生地震了,不過隨後的幾分鐘那股震動感就消失了。

緊接着,就看見關瞳馬淵司馬長風帶着數位將軍走了回來。

“都搞定了嗎?”劉致澤淡淡的問道。

“少爺,不負所托,他們全部已經魂飛魄散了。”關瞳站在劉致澤面前說道。

“那就行,不管他們了,長風,你去補張票,既然來了,那就跟我一起去京都吧!”劉致澤對着司馬長風說道。

司馬長風點了點頭,直接離開了。

關瞳馬淵再次坐在了劉致澤的對面,而那些鬼將則是回到了劉致澤的心塔內。

“少爺,你真覺得他可信嗎?”關瞳馬淵見司馬長風離開後疑惑的問道。

“暫時相信他吧。”劉致澤說完就再次閉上了眼睛,也懶得去想其他的事情了,現在還是睡覺當緊。

在兩個小時之後,軌道修復了,列車再次向着京都而去。

兩個小時之後,基本上都已經是凌晨了,劉致澤等人這才正式的進入了京都。

不過,當劉致澤等人下了列車的那一刻後,卻是再次碰上了冥界的使者。

車站內的座椅上,劉致澤等人坐在凳子上,而在他們對面則是站着一個鬼差。

他身穿壽衣手拿哭喪棒,這纔是鬼差該有的裝扮,而不是穿西裝打領帶。

“說吧!你是哪位派來的。”劉致澤點起了一支菸,淡淡的說道。

“我乃轉輪王殿下座下鬼差,劉致澤,轉輪王殿下有旨給你。”那鬼差冷冷的望着劉致澤說道。

這劉致澤的傲慢態度讓他有些不爽,畢竟自己好歹也是冥界的鬼差,哪怕是遇上了道門中人,道門中人也要給自己兩分薄面的。

“又是轉輪王?轉輪王想幹嘛?你就說吧。”劉致澤皺着眉頭說道。

這個轉輪王看來是沒玩沒了的了,估計這次是爲了上回那良佑鬼差和那鬼帝的事情。

“劉致澤,轉輪王殿下說了,只要你把拂離鬼帝放出來,另外再歸順與轉輪王殿下,他就可以把所有的事情當作沒有發生過。”那鬼差開口說道。

“你看我像弱智嗎?”劉致澤伸出了手指指着自己問道,說完,他又看了一眼關瞳和馬淵,繼續開口道“轉輪王三番兩次對我下手,難道他認爲如今還能與我和平相處嗎?”

“那你想如何?”那位鬼差冷哼一聲,繼續道“劉致澤,轉輪王殿下畢竟是陰司正神,法力通天,難道你認爲你能夠與他爭鬥嗎?”

“喲,好個陰司正神,他管教手下不利,反而怪罪於我,後更是想以勢壓人,難道他真的認爲我劉致澤是好欺負的嗎?”

“劉致澤,我勸你不要自誤,如今轉輪王殿下已經給你最大的寬容了,若不是需要你的力量,他早就滅殺你了。”鬼差冷冷的說道。

劉致澤有些不耐煩了,他打了個哈欠,看了看天空,道“再過段時間天都亮了,關瞳馬淵長風,把某人拖出去打一頓。”

說完,劉致澤直接牽着洛羽靈和諸葛楠的手就離開了,在他身後還跟着關瞳和諸葛芯。

“等會……劉致澤,難道你真要忤逆轉輪王殿下的法旨嗎?”那鬼差看着劉致澤的背影叫道。

“不要打死了,其他的隨便。”劉致澤頭也都懶得回了直接就離開了。

而很快的,剛剛劉致澤所待的地方,馬上就響起了一陣陣的哀嚎聲,是的,正是那位鬼差在慘叫着。

大概過了半個小時,關瞳馬淵司馬長風才追上了劉致澤。

一羣人找了個酒店先住了下來,一晃,天色都已經亮起來了。

整個京都再次沸騰了。

因爲劉致澤已經入京了,最爲震驚的還是屬於那六大家族。

六大家族共同派出了十二名強者,都沒有回來,反而是聽到了劉致澤入京的消息,如此想來的話,那十二位強者必然是回不來了。

一時間,六大家族也開始着急了起來,昨天晚上他們派出人去截殺劉致澤,如今,他們和劉致澤也算是徹底的槓上了。 今夜註定是個不眠之夜,劉致澤的入京,成功把京都攪的風起雲涌,原本各自針對的六大家族更是爲了劉致澤同時派出高手截殺!

這是讓很多人都想不到的,要知道,除了曹家和孫家以外,其他的家族都與劉致澤並沒有什麼深仇大恨,可是如今經過了昨晚之後,基本上都不用想了,劉致澤絕對要死磕這六大家族了。

當天色微微亮起的時候,整個京都再次瘋狂了起來,一輛輛的豪車出現在了衆人的眼中,而且這些豪車的車票,還都不是普通人能夠擁有的,這絕對是他們惹不起的存在!

當然了,更讓他們奇怪的是,這些車子竟然都是向着同一個方向而去,這讓不少人浮想翩翩,難不成這些車子都是去見某位領導人嗎?

“姐,你來接劉致澤幹嘛要把我也帶上啊。”其中一輛車內,夏侯櫻噘着小嘴,滿臉不高興的說道。

而在夏侯櫻身旁則是坐着夏侯落,兩女都沒有變化,反倒是越來越漂亮了。

夏侯落身穿一條黑色長裙,長長的秀髮入瀑布似得披在雙肩,她身材曼妙,面容精緻,修長的玉腿,晶瑩如羊脂玉一般,看的讓人癡迷。

一旁的夏侯櫻同樣如此,而且原本就漂亮的她,今日更是化了少些的淡妝,要知道,以往的夏侯櫻認爲自己很漂亮,對於妝容都是不屑一顧的,可是今日的她卻是不一樣了。

聽到夏侯櫻的話,夏侯落微微一笑,看了一眼自己的妹妹,開口道“小櫻,難道你不想見他嗎?你今天化妝不就是爲了他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