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塞爾市那邊,是將停留在那的白家姐妹接過來,以免她們白等。

畢竟自然知道了拜火教的所謂寶藏,並非真正的寶藏,而是封印之地,那裡面就算真的有火神源血,眼下也不可能去取。

不過,白家姐妹也沒算白來,畢竟馬玲瓏也是覺醒血脈,這種血脈和巫族一樣,所以可以向馬玲瓏請教,能有效的提高自身的實力。

至於去帝國內陸的,則是讓瓦塔諾和欒天龍帶人過來。

眼下波斯劇變,面對爭取了一國之力的大祭司,以及突然跳出來的異常,馬家本身力量又太薄弱,所以葉天需要人手。

做好了相應的安排后,葉天接過馬玲瓏遞過來的項鏈,項鏈上還帶著朦朧的體溫和香氣。

那項鏈的吊墜是一小塊聖火令上弄下來的碎片,只要往裡面注入任何能量,便能夠感應到聖火令本體方位。

將項鏈收好,葉天便離開了馬家,開始向波斯而去。

如今的事態之嚴重,可以說是非常的可怕,一旦狼一族重新打通通道,使其在異空間的同族降臨地球。

最強小村醫 但如今處於末法時代的地球修鍊界,將如同擺在人類面前的蟻巢,哪怕數量再多,都只是輕而易舉碾碎的存在而已。

所以當下,必須儘快找到莉莉絲公主和聖火令,以防落入那些異族之手。

葉天一刻都不敢耽擱,根本沒有去搭乘那些汽車一類的交通工具,直接喚出了兩儀劍陣,於空中跳躍接力,訊迅速的向著波斯而去。

與此同時,位於西海市最豪華的酒店裡,秦婉瑩等帝龍閣的殘餘人員,也接到了來自帝龍閣上層的命令,正聚在一起商議著。

「根據上層的指示,如今波斯帝國發生巨變,大祭司政變,襲擊莉莉絲公主,並屠盡王室,這背後有異族作祟跡象!

在這之前,馬家的馬老太爺也向我們提及這個情況,所以兩相綜合,異族再次冒出來是非常大的可能!

現在這次的巨變,原本已經啟動過來的帝龍閣龍牙戰鬥隊已經直接奔赴波斯,不會在西海停留!

至於我們,任務也已經改變,停止對宗教的調查,潛入波斯,配合龍牙戰鬥隊共同探查異族的動向。

至於那個異族來歷,是在幾千多年前從其他空間降臨地球,意圖滅絕人族的的非人種族!」

秦婉瑩神情嚴肅,將得到的情報一一說了出來,並將關於異族的歷史一一說了出來。

聽了秦婉瑩講述的異族歷史,在場除了葉軒之外,帝龍閣成員紛紛露出了驚訝之色,整個三觀似乎都被洗禮了一般。

顯然,他們完全沒想到在一千七百多年前,地球上曾經發生過這樣波瀾壯闊,又危險到了極致的大戰。

當下,便有之前質問葉軒,名叫喬山的帝龍閣成員問道:「婉瑩姐,既然這個異族如此的可怕,當年都是連番大戰,才勉強壓制他們。

那我們豈不完了?當年那種金丹、元嬰遍地走的修真盛世,都打得那麼辛苦,才勉強將那些異族壓制!

如今我們連達到練氣六層都很困難,面對重新出現的這些異族,是不是直接洗乾淨脖子,等他們的殺啊?」

秦婉瑩皺眉道:「不要這麼悲觀,龍脈封印之地造成的末法時代,對我們有影響,對那些異族也一定有影響。

否則這長達一千七百多年的時間裡,這些異族絕不會那麼風平浪靜,潛伏到現在才出來作祟。

恐怕在末法時代的影響下,這些異族也和那些血脈修鍊者一樣,他們也已經快要傳承不下去了。

所以那些異族才會跳出來,想要重新打通通道,召喚同族降臨,同時恢復他們自身的血脈!

那些異族如今只敢躲在背後興風作浪,更說明了這個可能性,所以根本無需太擔心這事,我們只要認真完成我們的任務就行!」

聽到秦婉瑩這話,原本一臉緊張的眾帝龍閣成員,這才鬆了口氣,覺得確實有道理。

當下,又有一個帝龍閣成員問道:「那我們接下來該做什麼?」

秦婉瑩說道:「我們配合龍牙戰鬥小隊,對該事件進行調查,盡全力阻止異族的計劃了!

至於該怎麼做,不是我們該考慮的,帝龍閣上層自然會做出最完善的部署,或者只要執行就行!」

一眾帝龍閣的成員紛紛點頭,眼下他們自然不可能有更好的主意,反正天塌下來有高個子頂著就是!

見狀,秦婉瑩命令道:「好,那大家下去收拾東西,15分鐘后匯合,我們到時出發,去往波斯!」

當下,剩餘的帝龍閣成員應了一聲,紛紛散去,回自己的房間收拾東西去了。 如此一來,房間就只剩下秦婉瑩舟、周蘿兒和一臉陰沉的葉軒。

因為這個房間便是秦婉瑩和周蘿兒住的房間,所以她們自然不需要離開。

見葉軒神情凝重,秦婉瑩有些意外,出聲問道:「葉軒,你還有什麼問題嗎?」

葉軒回過神,臉色陰沉的說道:「我總覺得真教在塞爾市襲擊我們,並且之後一而再再而三的攻擊我,背後一定隱藏著陰謀。

這是有人特意設下的這個局,從而引導我們帝龍閣和真教間的衝突,從而將本就混亂的局勢攪得更加的混亂!」

秦婉瑩並不意外,這件事情他們之前就已經分析過,知道之前真教瘋狂反撲,背後一定有勢力攪局。

只是因為缺少情報,再加上一來就被打蒙了,根本無從下手調查,所以根本不知道這背後攪局究竟是何勢力。

當下,她問道:「你的意思是說,真教之前的瘋狂反撲,和波斯王國這邊發生的巨變都是有異族插手而引起的,是嗎?」

「很有可能!」葉軒點頭,「如今新月地帶、西域的亂局,一開始便是由真教在在塞爾市發動的襲擊引起,才有了後面的這些事情!

如果這所有的事情都是那異族所為,那就說得過去,他們的目的是封印之地下面的通道,那麼將新月地帶和思域攪得能有多亂就有多亂,自然對他們有好處!」

秦婉瑩點頭道:「這倒是有可能,我會向上層彙報的,現在你也去收拾一下,我們準備出發去波斯!」

葉軒皺了皺眉,似乎想要說什麼,最後什麼都沒說,轉身回自己的房間。

他原本想要通過這個分析,挽回之前賽爾氏的失分,重新建立制止的形象。

可很明顯,葉軒的這個打算失敗了,秦婉瑩並沒有就這個問題多和他討論。

葉軒也無奈,只能慢慢來了。

沒多久,所有的地龍閣成員已經收拾好,按時集合。

秦婉瑩說道:「既然任務已經改變,那我們便出發去往波斯,配合龍牙小隊對異族進行調查!

不過在這之前,波斯發生劇變,情況未知!至於真教,從之前的事可以看出,已經到了瘋狂的地步,什麼事情都可能做出來。

所以在和龍牙戰鬥隊會合之前,各位一定要謹慎小心,路上千萬不要生事,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注意力,明白?」

「明白!」

剩下的成員紛紛應和。

「好,出發!」

秦婉瑩點頭,縴手一揮,帶隊出發了

龍牙戰鬥隊已經去往波斯,剩餘的帝龍閣成員頓時歡喜起來,因為帝龍閣既然派出了龍牙戰鬥隊,那他們接下來的任務就要輕鬆很多了。

因為這龍牙戰鬥力實力之強,絕非一般,那可是帝龍閣的高級戰鬥力量,一共有十二名成員。

要想加入這支戰鬥隊,起點至少要達到相當於鍊氣六層的實力,而領隊和兩個副領隊,則有著練氣七層的實力。

由此可見,這支龍牙戰鬥力的實力有多可怕了!

嫁給極品太子 在場人中,原本葉軒和秦婉瑩兩個人的實力,都達到了加入龍牙戰鬥隊的標準。

秦婉瑩沒有加入,是因為要壓制體內的陰絕煞氣,無法完全發揮自身的實力,所以謝絕了。

畢竟龍牙戰鬥隊作為帝龍閣的高級戰鬥力量,所要面對的都是危險極大的任務,無法完全發揮自身力量的隊員,在發現危險的時候,不僅沒辦法給團隊帶來支持,反而會拖累團隊。

秦婉瑩出於這方面的考慮,最終拒絕了龍牙戰鬥隊的邀請。

而葉軒,同樣也拒絕了龍牙戰鬥隊的邀請,他沒有秦婉瑩的那些顧慮,純粹只是出於寧做雞頭,不當鳳尾的想法罷了。

這時候,離開豪華酒店的地龍閣,一行並沒有注意到,在他們離開之後,有幾個鬼鬼祟祟的身影分散開來。

其中有一個緊跟在他們後面,剩下則分散開來,向著城市的不同方向而去,不知道目的是什麼。

在阿島,真教教主剛經歷了接連不斷的憋屈,只能叫來一個真教女信徒到他的房間來,用身體向女信徒傳播神的榮耀。

爽感過後,真教教主起身,無視床上的屍體,神情又恢復了陰沉。

當下,他赤著身,坐在床邊,自語道:「該死也不知道撒出去的那些探子,找到了那個叫葉軒的帝龍閣人員沒!

這事必須儘快,以免消息走漏,那到時就麻煩了!絕對不能夠讓大祭司那傢伙知道,否則那傢伙絕對會翻臉!」

就在真教教主自語的時候,一道人影沖了進來,隨意的看了一眼床上的屍體,似乎早已習以為常,轉而恭敬的向著真教教主稟報。

「稟報教主,之前那個帶人襲擊隱藏總部,名叫葉軒的人已經找到了!」

聽到這話,真教教主猛的站了起來,激動道:「那傢伙在什麼地方?」

當真是瞌睡正好送了枕頭,真教教主正想著這件事,就有好消息過來,當真是這段時間以來他所得到的最好消息了。

那稟報之人連忙回答:「根據探子回報那個叫葉軒的人便在西海,正和其他帝龍閣的成員啟程,似乎正要趕往波斯!」

「帝龍閣的人要來波斯?」真教教主皺眉道,「也對,波斯一向是華國的勢力範圍,如今在沒有任何預兆的情況下,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自然是需要派遣帝龍閣去調查的,那是大祭司該頭疼的!

不過那個葉軒絕不能夠讓他逍遙自在,給我派人盯死他,等他到了波斯,在將他乾死,拿回地圖!不,乾死他,太便宜他了,我要將他帶回來好好折磨!呵……」

聽到這話,那稟報之人打了個冷顫,腦海中浮現出來的真教教主所說的折磨的恐怖畫面,那絕對是人間地獄。 同樣在阿島的港口,一處港口的值班空里,正有兩道倩麗人影站著。

在這兩道倩麗身影邊上,則或趴或倒的圍著一圈穿著真教服飾的人。

若是葉天在這裡,一定會驚訝的發現這兩道倩麗身影,他居然都認識,而且還都是熟人。

因為其中一個,正是引發如今西域、新月地帶一切混亂,被真教的人綁架去露娜。

而另一個更是不應該出現在這裡,可現在卻完全橫跨了整個帝國,莫名其妙的出現在阿島的愈秀兒。

別說是葉天見了會驚訝,其實愈秀兒現在也同樣還有些發懵,因為在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從帝國的最東部,神奇的跨越到了這處地方的。

之前在暗影潭那邊,因為葉天召喚的雷火之力震懾,愈秀兒方從入魔的狀態醒來。

因為愧對葉天和姜嫣然,所以便趁著沒人注意的情況下,跑進了暗影潭所在的山林中。

後來心魔重來,愈秀兒於精神失守之際,莫名的進入到了那處名為夢境的奇異空間。

在這個過程中,愈秀兒反而將心魔吞噬,徹底的完成了夢魘法相的控制,不復入魔的危險了。

在那處夢境空間里,愈秀兒經歷了很多,實力得到了極大的增強,徹徹底底的融合了夢魘法相,能夠完美的在現實和夢中行走,從而得到夢境的認可。

得到了夢境的認可,愈秀兒終於能夠自由的離開夢境空間,真正的回到了現實。

剛一離開夢境,愈秀兒就發現自己莫名的出現在了一個島上,好不容易看到了一群人,正當她上行去要詢問的時候。

那些人二話不說,居然直接對她發動了攻擊。

在夢境中的漫長經歷,愈秀兒不僅心境上得到了歷練,自身的實力得到了增漲和強化,能夠完美的發揮夢魘法相的威力。

那些人的攻擊還沒有觸及到愈秀兒站著的地方,便已經被夢魘侵入,直接陷入到人心最恐怖的噩夢中。

除非意志足夠堅強,並且能夠打破噩夢循環,否則是別想醒過來了。

愈秀兒不是濫殺之人,所以並沒有完全發揮夢魘的規律,否則這些人已經死掉了。

不過,愈秀兒發現這些人中,居然有人能夠不受到夢魘的影響,而且還是一個看似尋常普通的女孩。

只是這女孩雖然不算夢魘的影響,但在見到同伴倒地后,也沒有要逃跑,依舊站立在原地,一動不動的。

好奇之下,愈秀兒小心的靠上前去,卻發現這女孩神情獃滯,整個人好像是沒有自我一般。

因為擁有著夢魘法相,愈秀兒對精神方面的一些法術詛咒之類的感應非常敏銳,立馬便察覺到這女孩會這樣神情獃滯,是被人在精神方面下了控制。

夢魘法相使人陷入各種夢中,本質上也是精神層面的攻擊,所以自然也有辦法解除同為精神控制的法術了。

加之這女孩只是普通人,對方給這女孩下得精神控制,並不是什麼高明的法術,愈秀兒輕鬆的便解除了。

解除了女孩身上的精神控制,愈秀兒只能從這女孩的口中,知道了自己現在所處的是什麼地方了,也知道了這女孩的來歷。

後來,愈秀兒看露娜滿臉悲傷,只能無奈的勸她先逃離這座島,去西海是找馬家。

如果實在不行,她們再回帝國內陸找她的哥哥。

在愈秀兒口中,她的哥哥可是非常厲害的修真者,絕對能夠幫上忙!

顯然,愈秀兒口中的哥哥,只能是葉天了。

在經歷了夢境的種種后,愈秀兒真正的認清了自我,知道之前自己會被心魔入侵,是有自己的原因在內。

所以雖然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個遠離帝國的島上,但她要回去找葉天做真誠的道歉,不會再逃避了。

正好如果露娜沒辦法得到馬家的幫助,可以帶著她一起回帝國內陸,找葉天幫忙的。

這時候,愈秀兒自然並不知道葉天也在西域,而且正往波斯這邊而來。

露娜之前便被困住,更不可能知道了,聽了愈秀兒的勸慰,雖然悲傷於自己的父親居然為了權利,讓人給自己下了控制的法術,完全不在意自己死活,但還是表示了感謝。

露娜能夠成為一名特種兵,並作為馬玲瓏的貼身保鏢,除了有大祭司的原因在內,她個人的能力也是有的,很快便將負面的情緒壓下,開始考慮起如何逃離阿島。

如今阿島完全被真教和大祭司的人控制,想要逃出去可不是那麼容易,但露娜現在不是一個人,而是身邊多了愈秀兒這個能夠操控夢境的人。

在知道愈秀兒的能力后,露娜便做出了逃離阿島計劃,利用愈秀兒入夢的能力,直接讓真教的人將她們當成自己,跟著他們一起離開就行。

所以露娜和愈秀兒兩人,會出現在這處港口值班室,便是因為這個原因了。

二女在放倒了值班室你的人後,找來了全新的真教服裝換上,並將臉也給遮上,便開始喚醒被愈秀兒用夢魘法相弄暈的幾人。

這些人醒來后,對於多出來的人完全沒有注意,仍舊做著自己的事情,一切自然的不能再自然了。

這便是愈秀兒夢魘法相的能力之一,能夠利用夢境對人進行類似催眠的加入一些信息,從而讓那人自然而然的不會去質疑這些突然多出來的信息。

像現在,本來只有五個人的值班室,多出了兩個人,在愈秀兒的這個手段之下,那原本的五個人並沒有任何的懷疑了。

「秀兒姐,你這招好厲害啊!」看著這五個人醒來后,真的沒有任何懷疑的露娜,頓時放下了警備,羨慕的說道,「這招要是用得好,完全能夠成為這個世界上最王牌的間諜了,改寫歷史啊!」

愈秀兒有些感到好笑,這露娜的思維仍舊停留在普通人層面上,居然將這樣的能力用來做間諜,真是讓人無語。

經歷了夢境歷練,愈秀兒的心態徹底改變,不在是普通人心態了。 另一邊,葉天已經來到了波斯,完全不知道和愈秀兒擦肩而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