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以為她應該會接受不了,但是沒想到她現在壓根顧不上自己的形象。

顧薇薇整個人微微的顫抖著,雙手還死死的包著自己的身體,嘴唇顫抖著重複著一句支離破碎的話。

「別過來…別碰我…走開都走開啊…別碰我…」

甚至一直到消防隊員已經扶起了她的身子,她還是整個人都神經兮兮的。

消防隊員最後沒有辦法,只能拖著她走。

被消防員半扶半拖的走著,顧薇薇始終都回不過神來,直到路過廣場的時候,她的耳邊鑽進了一身低沉的冷笑。

雖然笑聲很輕,但是卻如一記驚雷,轟的一聲在她腦海中炸了。

顧薇薇猛的抬頭,看向了傳來笑聲的方向。

廣場邊上站著一個清瘦的女孩子,不僅是爆炸頭,臉上也是丑的讓人難以接受。

這個時候正抱著胳膊,臉上掛著若有若無的笑。

顧薇薇像是被刺激到了一樣,一下子就清醒過來了。

她掙脫了消防隊員的攙扶,三兩步就衝到了許醉凝的面前。

咬牙切齒的大喊。

「是不是都是你乾的!許醉凝!你說啊!是不是你?!」

顧薇薇這時候已經憤怒的快要失去理智了,她瘋了一樣的衝上前去,想要和許醉凝動手。

許醉凝卻是一副好像被嚇到了的樣子,捂住胸口連連後退了幾步。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什麼就是我乾的了?」

顧薇薇顧不得許醉凝這副裝模作樣,當時就尖叫了起來。

「那些鳥是你引來的吧!」

「不然你為什麼讓我的朋友們離我遠一點?你就是這個意思吧?」

顧薇薇最基本的邏輯推理能力還是有的,她早上剛剛使壞用鳥屎弄髒了許醉凝的衣服,中午報應就到自己身上來了。

再加上許醉凝還說了那麼可疑的話,她當然會懷疑導致這一切許醉凝才是那個罪魁禍首。

許醉凝角微微的笑了笑,然後不緊不慢的反問。

「你是在說什麼瘋話?難道我有這麼大的本事,連鳥都能控制?」

顧薇薇一愣。

誰說不是呢?她的眼睛里失去了憤怒之後,再次回歸了空洞。

旁邊的老師都覺得她應該是受了刺激,所以只想拉著她,趕緊離開這個地方。

由於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軍訓自然也沒有辦法繼續了,於是教官宣布下午自由活動。

周雙卿第一個歡喜了起來,然後壓低了聲音問許醉凝。

「醉凝,我看這就是惡人有惡報,她現在可比你那會兒尷尬多了!」

許醉凝我只是微微的笑了笑,沒說話,周雙卿心情大好,忍不住一把拉過了許醉凝的手。

「反正今天下午也沒有軍訓了,我們還是去門口的商業街吃東西吧?」

雖然學校是有食堂的,但是畢竟開放時間有限,想要坐在一起好好的聊天,還是要去校門口的小飯館。

周雙卿來學校的第一天就已經將門口好吃的給調查清楚了,也沒辜負她那副圓滾滾的模樣。

許醉凝點了點頭,然後又轉向了一旁的沈清晏。

「清晏,你和我們一起來吧?」

沈清晏總是非常安靜,以至於會讓別人忽略她的存在,她自己也沒想到許醉凝會突然邀請她。

這個時候臉刷的一下就紅了,然後捻著自己的衣角問道。

「我真的可以一起去嗎?」

周雙卿一把也拉過了她的手。

「為什麼不能一起去?我們以後還要在宿舍里相處五年呢,當然是要一起的呀!今天就我請你們吧!」

三個女孩相視一笑,就準備朝校門口走過去。

只是剛剛走到校門口,許醉凝就看到了那一輛熟悉的幻影勞斯萊斯。 王冥的話,讓身後的冷印青猛的愣住了,渾身的顫抖慢慢消失不見,臉上逐漸冰冷無情,一股滔天的威壓朝著四周釋放出來。

「這就對了,事情已經做了,冷印祥能夠被救出來,看來是楊柏的安排。冷狂,旱魃?而你,炎黃組的人?」

王冥才是掌控一切的人,凝視眾人,根本不屑跟冷印祥說話,一個修為盡喪之人,有什麼權利給高高在上的王冥對話。

「是嗎?」冷印祥也看到冷印青的變化,那一刻,冷印祥也低下頭來,背後的冷狂已經殺氣騰騰。

「大哥,你已經失敗了,如今的薩滿教是我的,楊柏太狂了,進入妖神大陣也是他的命運。那個人的後代,理應如此。」

冷印青決然的說著,而此時的神衣也反應過來,暗中沖著冷衛,還有一些薩滿教的眾人點了點頭,此時一些人已經開始戒備,空中又一次傳來神秘的聲音。

「你的?薩滿教是你的?你只是崑崙的奴僕而已。薩滿教不是一個人的,薩滿教是屬於這些山中,這些妖仙,這些最真之人。」

「轟!」巫金權杖又一次撞了下去,冷印祥蒼老的身軀逐漸拔高起來,望著上空的妖神大陣,雙眸雖然絕望,可是卻慢慢的肅然起來。

「孩子,都是我的錯,你稍等一下,姥爺給你報仇!」冷印祥當初那麼霸道,脾氣當然暴躁無比。

「轟!」第三聲傳來,冷印祥手中的巫金權杖慢慢的傾斜下來,巫金權杖已經指向前方,指向王冥,指向冷印青。

「眾薩滿,殺叛逆,誅!」冷印祥手中的權杖突然爆發璀璨的光芒,每一道光芒,形成一個光輝法陣,出現在每一個薩滿教的腳下,神之賜福,權杖散發的通靈之氣,讓薩滿教的人都有了一絲明悟。

「我才是大長老,大哥,你不是了!」冷印青也走了出來,強大的氣場籠罩眾人,目光森冷的看著所有人。

「叛逆!」一些老者慢慢走了出啦i,無視冷印青,伴隨在冷印祥的身後,而一些年輕人卻冷酷的站在神衣的身後。

一個個薩滿教做出選擇,薩滿教分出兩派,已經開始對視起來。不過那些出馬仙,卻大部分都在冷印祥的旁邊,畢竟冷印祥掌控的巫金權杖,通靈之法更加的強大。

「大哥,你要毀掉薩滿教嗎?」冷印祥瞳孔一縮,如果戰鬥起來,薩滿教的人又一次血雨腥風,這一次,要比二十年前還要很難恢復。

「你已經毀掉薩滿教了,你的心,還有薩滿嗎?你的背後是崑崙,你還是閉嘴吧。」冷印祥的臉上出現蟒鱗,冷印祥主動讓常家附身,此時的冷印祥心中也在疼,薩滿教已經不一樣了。

「別說那些沒用的,統統都死吧!」就在這個時候,王冥突然一揮手,朝著冷印祥就抓去。

王冥出手很快,這個崑崙長老太陰險了,看到雙方對立,薩滿教最後都死了,只要留下聖女,以前能夠跟崑崙披靡的薩滿,就會煙消雲散。

王冥剛一出手,冷狂已經忍受不住,瘋了一樣,沖向王冥。煞神焰化為煉獄,朝著王冥而來。

「混蛋!」冷狂是殺氣騰騰,楊柏死了,冷狂已經徹底發狂了,這一世,冷狂欠冷悠塵的,如今還欠楊柏的,結果兩人都沒有好下場。

「轟隆隆!」冷狂剛一出手,王太冥冷笑一聲,崑崙道術徹底激發,無數的冰霧出現,當場就擋住煞神焰。

王太冥跟冷狂戰鬥起來,而此時的冷月秀卻從透骨鏡當中掙脫出來,身上妖氣翻滾,也憤怒的看著冷印青。

「楊柏到底怎麼樣?能不能掐斷大陣!」宋端武一抬手,萬劍而起,朝著妖神大陣就攻擊,上空的渦旋根本無懼這些劍氣。

「宋隊長,沒有用的,妖神大陣開啟,就已經自動運轉,除非敵寇身死,不會挺下來。」冷凝川趕緊解釋。

「那這麼說,現在楊柏還沒死?」宋端武的思維跟這些薩滿教不一樣,妖神大陣還在激發,就說明楊柏並沒有死。

「什麼?」宋端武的話,讓冷月秀和冷印祥都愣住了,也意識到什麼,冷印祥猛的看向冷印青背後的神衣。

「想要中斷大陣,需要妖神大陣的法門,這一次的法門,在神衣的身上,抓住她!」冷印祥終於想到什麼。

「大哥,你過分了!」冷印青終於狂笑起來,半步元嬰期的威能,讓天空都昏暗起來,而冷印祥抓住權杖在後退,也震驚的看著。

「現在已經不是當初的你,為什麼還要出現,你們算什麼?」冷印青雙手擎起一片天地,那上面有山脈河川,散發恐怖的威能。

「堅持住!」宋端武雙手掐著劍訣,身上的靈氣抵抗這股威嚴,滾滾洪流,一道道劍氣直衝雲霄。

宋端武背後出現一把把古劍,綻放的絕世劍芒,宋端武還擁有一把武當真武劍,雖然比不上神劍龍泉,可是也威能巨大。

「轟隆隆!」宋端武也要瘋了,猛地從冷印青的威壓當中掙脫出去,殺向神衣。而此時的神衣咯咯的冷笑起來,率領冷衛,也同樣沖向宋端武。

「大哥,你說話?」整個場面已經徹底時空了,冷印青已經凝立虛空,俯視著眾人。

這些薩滿教的人,站在冷印祥的背後,如果不是巫金權杖,眾人根本無法抵禦。冷印祥臉上都是鱗片,拿著巫金權杖的手,終於有了一絲力量,可還是跟半步元嬰的冷印青差的太多。

「說什麼?叛逆而已,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冷印祥真的不廢話,不過看著對面的年輕一代,還有身後的薩滿教眾人,冷印祥還是清醒的,不能夠讓薩滿教毀在自己手中。

「所有人都聽著,這是我們冷家的事情,老夫要清理門戶!」冷印祥一步踏出,藉助巫金權杖和出馬仙的力量,身上湧現巨力,背後出現一個巨大的尾巴,朝著虛空的冷印青抽了下去。

「轟!」山川斷裂,冷印祥好像又一次恢復以前,此時的冷印祥威風凜凜,戰力全開。

「哈哈,清理門戶,大哥,當初你多麼霸道,明明我是有天賦,可是你把所有資源,都放在你那裡,你知道嗎?你很不公平。」

冷印青手中的拐杖橫掃而出,一個個山脈被攝來,朝著冷印祥鎮壓下去。冷印祥的臉上徹底蒼白起來,手中綻放一道道光芒,抵擋冷印青。

「公平,你跟我要公平,你天賦驚人,可是你覺得那些資源是給我的?」冷印祥長嘯一聲,用力的砸下去。

巫金權杖橫掃一大片,碎裂無數的山脈,冷印祥艱難的走著,一定要攔下冷印青,給宋端武時間,抓住神衣。

「你說什麼?」冷印青就是一愣,以往的種種,冷印青總覺得事情有些不對。

「你天賦驚人,那我呢?薩滿不是我們冷家的薩滿,薩滿想要衝出這片牢籠,就需要更加強大的底蘊。冷印青,你根本什麼都不懂,你以為崑崙要的是什麼?」

「崑崙真正想要的,那是神女,神女的陷落,聖女的天賦,對嗎?」冷印祥的每一句話,都讓冷印青倒退一步。

「當初的資源,你給了神女,難道神女要蘇醒了?」冷印青一直憤怒一件事,就是冷印祥的不公。

「神女沉睡,是為了薩滿教氣運。當初的種種,薩滿教太過強大,暗中總是神秘人出現。老夫一直認為是那個東西,結果卻是崑崙。」

「冷印青,你可以問問王冥,他留在這裡,為的是什麼?神女的位置他們一定已經知道,只是無法進去,他們想要不光是冷月秀。」

冷印祥的話,讓冷印青真的愣住了,神女是薩滿的象徵,那是薩滿的傳承,大長老統御薩滿教,而真正的薩滿教靈魂之人,就是神女。

冷印青看向王冥,而此時的王冥手中出現一道道光圈,每一個光圈封印在冷狂的身上,完全把冷狂這個旱魃,碾壓著打。

「哈哈,不愧是大長老,可惜你錯了,神女這樣的老祖級別,我怎麼能夠對付。崑崙要的是臣服,華國修真界,無人能夠抗衡崑崙,這個神女的威脅有點大。神女之地,本長老當然知道,可惜不是要進入,而是要毀掉,哈哈哈。」

「你說什麼?」冷印祥也愣住了,誰能夠想到崑崙不是要神女的傳承,而是為了崑崙的巔峰,要封印神女。

「那個位置,有我們崑崙老祖的封印,你們的神女,永遠無法降臨了,薩滿教的傳承也算斷了,哈哈,冷印青毀了這些,你可以重新建立門派。」

王冥不屑的說著,一個衣袖灑出無數的寒芒,冷狂渾身的煞神焰轟然炸裂開來,身上被連續的掃中,當場就被轟飛出去,強悍的旱魃身軀,根本擋不下王冥的道術。

「冷狂叔叔!」冷月秀趕緊撲了過來,冷狂已經渾身顫抖,上面的光圈在碾壓冷狂,旱魃的身軀出現一個個寒冰。

「王冥,老夫殺了你!」冷印祥瘋了一樣,朝著王冥而去,此時的冷印青已經徹底傻了,那些薩滿教的人也徹底傻了。

「就憑你?你算什麼?」王冥只是輕笑一聲,一指錄下,冷印祥背後衝出一頭蛟蟒,王冥太強大了,道術直接就被出馬仙給鎮了出來,冷印祥失去力量,頹然的倒在地上。

可就在這時候,上空突然傳來巨大轟鳴,整個妖神大陣,頓時發出驚人的咆哮。 上空的妖神大陣突變,這是誰也沒有想到的事情,妖神大陣風捲殘雲,那渦旋當中,時而萬雷在轟鳴,妖神分化虛天,天外三十三,滾滾妖雲,鎮壓四方。

「怎麼回事?」王冥也愣住了,妖神大陣怎麼爆發這麼恐怖的威能,渦旋的最中心怎麼越發的炙熱起來,猶如岩漿一樣。

「裡面發生什麼了?楊柏怎麼還沒有死?」王冥猛的指向虛空,薩滿教的妖神大陣,那可是能夠擊殺元嬰的,楊柏這個傢伙,不可能在妖神虛天當中而出。

王冥說的沒錯,冷印青等人也都了解,可是誰都沒有想到,楊柏在進入妖神大陣的第一時間,就進入龍紋令空間。

妖神大陣,三十三天,風雨雷天,日月霜輝,天地萬靈,妖仙幻靈統統都蘊含強大的威能。

楊柏也不傻,楊柏現在沒有任何的龍氣,只能夠進入龍紋令空間,這也是楊柏最大的依仗。

「幸虧有這個!」楊柏擦拭一把汗水,身份已經被揭露了,冷印青已經下了殺手。楊柏唯一擔心就是冷凝川,不過妖神大陣沒有消散,估計薩滿教等人都不會出手。

「到底怎麼辦?」楊柏是真的著急,拖的越久,外面也有危險,何況冷印青完全聽著崑崙王冥,如今楊柏只能夠逆轉一次龍泉劍,逆轉之後,楊柏也會身死道消。

就在楊柏實在著急的時候,楊柏猛的感受到空間當中,散發強大的龍氣,在這龍氣之下,四周的空間越發的扭曲,猶如神龍一樣。

「對了,那個龍鱗甲,難道龍鱗甲完成了?」楊柏頓時想到什麼,朝著龍鱗甲的方向而去。

破妄金瞳之下,楊柏離開就看到面前的龍鱗甲,那是一套強悍的甲胄,甲胄之上,層層鱗片已經消失不見,化為龍紋一樣。

甲胄三層,內甲薄如絲,那是一層特殊的龍氣,中甲卻擁有特殊的彈性,彷彿龍皮一樣,而外甲絕對反射特殊的光芒。

龍鱗甲,每一片甲胄,都神秘莫測,楊柏只是一眼,就倒吸一口涼氣。

「好可怕的戰甲!」楊柏剛一說完,走到龍鱗甲的面前,然後一股龍吟,龍鱗甲猶如流水一樣,突然朝著楊柏而來。

「活了?」楊柏伸出手臂,手臂已經被龍鱗包裹。然後在楊柏的眼中,甲胄如水延伸下去,慢慢的來到楊柏的全身。

「嗷嗚!」龍應不斷,楊柏彷彿伸出神龍當中,內甲散發的龍氣,當場就補充楊柏消耗的靈氣。

「引靈龍陣!」楊柏瞳孔一縮,當然看到內甲的背後,那奇特紋路。這套龍鱗甲,能夠吸收靈氣化為龍氣,這簡直就是龍紋令的作用。

而同時楊柏的身上,感受到一股神秘之力,那是神龍加持。龍鱗甲超越世間萬物之甲,蘊含恐怖的威能。

哥哥,疼我請進來 楊柏的雙手都被甲胄包裹,可是手指能夠自由活動,只是輕輕一動,手指當中突然出現龍爪一樣的利刃,相當的鋒利。

楊柏低著頭,目光俯視身上的龍鱗甲,重新恢復的戰力,已經讓楊柏興奮起來。

「用龍泉劍試試?」楊柏現在無法激發龍泉劍的神威,卻可以試用鋒利的劍芒。楊柏只是一抬手,龍泉劍騰空而起,朝著龍鱗甲斬出一道道劍芒。

「嗖嗖嗖!」閃爍連連,龍鱗甲綻放龍紋波紋,神劍的鋒芒卻被擋了下來。

「防守力驚人,太好了!」楊柏心中暗喜,不過在低頭的時候卻突然感覺有點麻煩,如今都什麼時代了,穿著這一套戰甲出現,總是感覺不倫不類。

「如果能夠像衣服一樣那就好了!」楊柏只是想了想,可是楊柏的心意,龍鱗甲突然遊走起來,真的猶如流水一樣,楊柏的身上出現一個黑色中山裝的衣服。

「還能夠這樣?」楊柏頓時愣住了,中山裝太土,楊柏剛這麼想,腦海當中浮現黑客帝國,基努里維斯的黑色風衣,頓時龍鱗甲化為同樣的衣服出現在楊柏面前。

「這真的不錯!」楊柏都要笑起來,這要戴上墨鏡,絕對的拉風。

龍鱗甲能夠隨著心意而變化,可是龍鱗甲的防守力卻沒有變化,只要楊柏需要,楊柏可是隨時把衣服的任何部位,重新化為甲胄,擁有強大的攻擊力。

「有了這套龍鱗甲,我可以闖出妖神大陣嗎?」楊柏已經恢復冷靜,也不能夠一直躲在龍紋令空間。

「出去!」楊柏心中發狠,外面還有那麼多事情,舅舅冷凝川一旦被冷印青等人傷害,楊柏會後悔的。

楊柏從龍紋令出來,漫天都是風雨雷電,那恐怖神威,楊柏情不自禁一縮頭,可是這些神威,沒有傷害楊柏,龍鱗甲又一次化為甲胄,全面守護楊柏。

「真的沒有事,三十三天嗎?那就讓我闖一闖?」楊柏也開始興奮起來,身形猛的騰空而起,甲胄又一次化為風衣,楊柏在空中連續的折變。

每一次出現大陣之天,甲胄保護楊柏,楊柏衝天而出,上空的妖神憤怒的看著楊柏,從來沒有遇到這麼強大的對手。

妖神真的憤怒了,巨大的身軀之上,突然裂開一道道瞳孔,楊柏已經來到三十三天之上,就要衝出妖神大陣。

「轟!」每一個瞳孔,釋放巨大的光柱,妖神之怒,滅殺萬靈。無數光柱當中,蘊含的妖氣,生生把楊柏給轟了回來。

「什麼?」楊柏也愣住了,妖神大陣的確太凶了,楊柏擁有龍鱗甲,卻無法轟開妖神大陣。

楊柏折返原地,震驚的看著上空的光柱,身上層層妖焰消散,楊柏的心也沉了下去。

「還得動用龍泉劍嗎?」楊柏望著上空,手中的龍泉劍慢慢閃現,只是這一次,楊柏得到龍氣的補充,還是只能夠斬出一劍之力。

龍泉劍在手,上空的妖神好像更加暴虐起來,或許感受到了危機,三十三天開始傾覆,整個空間都在逆轉。

「該死!」楊柏身形連續的跌落,在空中急速的翻滾,無數的妖威又一次匯聚,楊柏無法穩固自身,斬出手中龍泉劍。

「斬!」最後楊柏突然長嘯一聲,左臂突然化為龍爪,死死的抓緊一出空間裂縫當中,承受空間反噬之力,甲胄在轟鳴,楊柏體內的龍氣轟然進入龍泉劍當中,龍泉劍綻放絕世的光芒,猛的揮動下去。

「轟!」上空的妖神身上的瞳孔還想綻放光束,可是在龍泉劍面前,金龍直衝雲霄,撲向妖神。

龍之力,碾壓一切,神龍而出,乾坤定!

妖神悶哼一聲,薩滿教的大陣再也無法保持,那個巨大的渦旋整個碎裂開來,漫天都是無窮無盡的妖氣,朝著四周擴散。

「不好!」正在妖神大陣當中,對峙的所有人,都被這股恐怖的力量掀飛出去,整個莊園徹底混論下去,這個古宅,除了三個茅草屋,其他都被轟飛出去。

王冥也在騰空,不過身上一道道寶光鎮守,而身後冷印青腳踩祥雲,目光震驚無比,妖神大陣的位置,已經化為混沌之地。

薩滿教所有人都承受這股能量波動,天已經破了,好半天這些人才能夠抬起頭來,而此時虛空當中,一個人穿著風衣的男子,凝立虛空,俯視的一切。

「冷印青,王冥,我出來了!」楊柏目光多麼犀利,在能量中心之地,散發無上戰力,目光;冷酷的看著王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