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一個正常的醫療團隊除了主刀醫生,還有兩個助理醫生,一個器械傳遞護士和一個麻醉師。

但是許曜一個人就是行走的團隊,僅此一個人就代表了一個團隊,不僅能夠看到病人的第一眼就認出疾病,甚至效率比一個團隊還高!

「這……不可能……」蓋爾不斷的搖頭不斷的向後退著,完全不敢接受自己已經失敗了的現實。

「你做不到不代表別人做不到,承認自己撈很難嗎?」

許曜留下這句話後轉身就走向了手術室的門口,走出去后他脫掉了自己的手套,最後來到了洗手池邊洗了一會自己的手。

整個過程中,拿著攝像頭的攝影師一直跟在他的身邊,畢竟他是勝利者,所以這個攝影師想要看看這個名為許曜的人,接下來會做什麼,或者說會發表什麼樣的發言。

當許曜走出手術室的大門時,有幾個已經發了瘋的醫生突然拿出手術刀,瘋狂的朝著許曜所在的方向沖了過來。

「混蛋!你這個該死的混蛋害得我們破了產!」

然而正在看著直播的其他醫生,看到這個陣勢全部都嚇了一跳,就連舉著攝影機的記者手腕都抖了一下。

「我的天啊!快阻止那三人!」

「天哪,他們過來了,許曜醫生要被他們砍死了!」

一些看著直播的女醫生甚至已經忍不住發起了尖叫聲,他們沒有想到許曜居然會遭到報復性的襲擊!

面對他們突然發動的襲擊,許曜一個側身就輕鬆的躲過,隨後指尖一轉出現了三根銀針。

「嗽!」

一陣破空聲傳出,三根銀針飛快的射入了襲擊者的脖頸處,三個襲擊者者同時放下了手中的手術刀,一頭栽倒在了地上。

而許曜仍舊是面不改色的回過頭來,對著攝像機說道:「他們這速度也實在是太慢了吧,就這樣還想要砍人?對了,他們現在應該也屬於全身麻醉了,剛剛我出手的時間好像只用了一秒吧?一秒三個麻醉,算不算得上是一個新紀錄呢?」

許曜這個疑問深深的扣在了所有醫生的心頭,這一次他們才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許曜的真正實力。

僅是眨眼之間就讓三個人倒下,而且還是用飛針定穴的手法!

擁有這種實力,蓋爾想不輸都難!

【PS:破六百章了,持續爆更!多謝支持。騰訊討論群:947705867,大家可以進來討論劇情,或者提出建議】 我喚醒了我體內的力量,我自認爲,覺醒的青龍加上我體內的太極八卦圖,絕對可以對付那個詛咒而來的血人,可是這個時候,耳邊忽然傳來了一句:“咦?”

這個聲音很大,有點空靈,甚至讓我在水裏都忘記了遊動,因爲這個聲音的方向,竟然是這個巨人,是他說了一句表示非常奇異的的一聲:“咦?”

我轉過腦袋,看到了他,這個我一直認爲就只能是一具屍體的巨人,他的眼皮一張一合之間,竟然睜了起來,他輕輕的一個晃動,水面上就有了劇烈的波動了起來,由此可見,他在這個水裏的所佔的巨大的體積。

然後在所有人的目瞪口呆之中,他伸出了手,用兩根兒手指,伸向了我,就那麼簡單的,把我整個人夾了起來,在夾起我的過程中,我看了看水面,看到了那張血色的臉,正怨恨的看着我。

而這兩根兒手指,則夾起我,放在了他另外的一隻手裏。巨人伸出了腦袋,那兩顆幾乎跟我認一樣大的大眼睛,就在我的面前,他再一次的發出了一聲:“咦?”

我被嚇的一動不敢動,說實話,大家都看過西遊記,這也是我小時候認爲最好看的電視劇,沒有之一,此時我竟然有了孫猴子在如來佛的掌心的感覺。要是我在這手指間撒個尿,然後在手指上寫一句林小凡到此一遊,那就真的再好不過了。哥們兒完全成了孫悟空的翻版。

此時,最不明就裏的就是那些當兵的,他們認爲最大最大的高手林小凡我竟然被一個巨人兩隻手指夾起來放到了手掌心裏。此刻他們都慌了神,竟然集體對着巨人開槍了,一瞬間,槍聲大作,子彈如同不要錢似的打在巨人的身上。

而我,已經把體內青龍的力量和太極八陣圖運轉到極致,我被一下子就夾了起來,這個巨人是說了兩句咦,但是我真的絲毫不懷疑,下一刻,他兩隻手只要合併一下,就能把我當成螞蟻一樣的拍死。

子彈打在他的身上,也像是隔靴搔癢一樣,這個巨人就這麼看着我,眼神兒裏面滿是奇怪,過了一會兒,他竟然離我更近了,然後,伸出鼻子在我的身上嗅了一下,這一嗅,幾乎讓我整個身體站立不穩,我好像要被他吸到鼻孔裏一樣。

士兵們在打了一波子彈,知道絕對沒用的時候,沒有再去浪費彈藥,而是有人開始往水潭這邊兒跳,還有人拿着繩子,開始往這邊兒丟,衝着我大叫道:“小凡哥,抓住繩子,我們拉你回來。”

我看着依舊看着我的巨人,對他們擺了擺手,道:“都靜一下,相信我,沒事兒。”

這是我深思熟慮的結果,現在的這個時候,反抗沒用,巨人想要弄死我們,真的只是一巴掌的事兒,我的運氣一向很好,而且我認爲,這個巨人在此時甦醒,很大的可能是我的原因,因爲我動用了青龍和太極八陣圖的力量。

士兵們安靜了下來,此時林二蛋跟胖子也在那邊兒浮出了水面,水下的那個頭髮,也不知道怎麼樣兒了。——我此時竟然還有閒工夫去瞎想,只是胖子和林二蛋在出來之後,看着這邊兒,也默不作聲。

所有人都在賭,賭我的運氣,也是賭我的命。

“好熟悉的力量。好熟悉的人。”巨人在一切都安靜下來的時候,忽然對我說道。

“恩,我也看您很面熟。”我故作鎮定的擠出一個笑臉對他說道。

“你見過我麼,知道我是誰麼?”巨人看着我。竟然在這個時候問了我一個問題。

“我……我不知道……”我對他說道,搞什麼飛機,我能認識你?

“可是我看你,非常的面熟,我認識你,我也聽到了一個聲音,說你不該活着,也不該存在。”巨人看着我說道。

我頓時就要嚇尿了,操,我一直以來遇到的都是友軍,感情這一次遇到的,是一個敵人啊!我調起我全身的力量,準備最不濟也要來一個魚死網破。

巨人點了點頭,道:“對,你不該活着。”

然後他就這麼看着我,另一隻手,就這麼朝我壓來,一瞬間,我感覺天地旋轉,一片的黑暗,我不是孫悟空,孫猴子如來佛還給他個機會只是壓在五行山下五百年呢,這一次這個巨人,是要直接要了我的命啊!

那一隻手,就這麼壓來,最怕的東西,還是來了,我閉上了眼睛,對着天空來了一拳,這是我全部的力量,那一隻手,就是一個天,就看我現在的一拳頭,能不能破了這個天!

我的拳頭接觸到了巨人的手,但是沒有打穿的感覺,只感覺到了壓力,體內金黃的太極八陣圖轉動到瘋狂,力量瘋狂的涌出,我伸出了另一隻手,可是也只是堪堪的頂住了巨人往下面壓的一隻手而已。

此刻,我體內的那條青龍,一聲怒吼,本來沉睡在太極八陣圖上的迷你版的身軀揮舞了一下,開始變大,變的如同我在那顆種子裏第一次看到它的時候一樣,蜿蜒千萬丈!

下一刻,我的右臂一陣發麻,金光涌現,我再一次的打出了一拳,這一拳,我感覺我能毀滅整個天地!

巨人的手,被我一拳打開。

我的左臂一陣金光起,卷着我就離開了巨人的手掌,這金光非常的刺眼,把我整個人都卷在了空中,等金光散去,我幾乎站立不穩,左臂上的那條猙獰的青龍紋身已經不見了。

而我的腳下,踩的竟然是一個巨大的龍頭!

我回頭看了一眼,那巨大的龍身,就充斥在這個地下的空間裏,巨大的龍眼,看着眼前的巨人,非常的忌憚。

下面的士兵們看呆了,龍是什麼?龍是圖騰! 全修真界最奇怪的店鋪 是神!

那我是什麼?此刻站在龍頭而立的我又是什麼?!

那一二十個士兵本來對我就崇拜,此刻,更是對着我就跪拜了下來,他們感覺自己看到了神!一個腳踏青龍的神!

“原來是你!!”這時候,這個巨人忽然睜大了眼睛,看着我,非常震驚的說了一句話。我頓時就喜出望外,媽的,認識啊,認識就好,握個手,咱們做好朋友好不好?打架真的不好。

“對,就是我。”我想到了爺爺之前對我說的話,其實是個傻逼都會明白,我可能是一個非常牛逼的人的轉世,或者說,我本身肯定有極其大的來頭,所以,我此時要狐假虎威一下。

保命要緊。

我腳下跨的青龍,絕對沒有戰勝的把握。

它一直都是那麼的驕傲,如果可以,它早就衝鋒了。

我說完這句話之後,這個巨人就這麼看着我,眼神兒非常的糾結,道:“怎麼可能是你!!”

“可是我是誰?!”他說完那句話之後,忽然抱着腦袋,看似非常的痛苦,然後,在我們的目瞪口呆之中,他站起了身子,整個身體都如同一個巨大的山嶽一樣。就那麼看着我,看了很久很久。

“我想不起來我自己到底是誰,也不知道到底該不該殺了你,看來,我還是繼續睡覺吧,如果你真的是傳說中的那個人的話,那我只能對你說一句,你還不夠強大,差的太多,我沉睡了這麼久,我一直都感覺到了他的力量。”

“他一直在變強,並且就要醒來了。”

巨人說完這句話,整個人,就那麼直挺挺的趟了下來,濺起一池子的水。

他沉在了水底。

如同沒有醒過。 隨後許曜以勝利者的姿態,來到了迪昂的面前。

「不好意思啊迪昂醫生,看來這一局是我們這邊獲勝了呢。」

秦天文看到許曜獲勝之後,底氣也足了不少,他非常熱情的拍著垂頭喪氣的迪昂,一邊搖頭一邊為他感到遺憾。

「迪昂醫生,你在這次的賭注里下了不少的錢吧?實在是太為你感到遺憾了,好在這次我還賺了一點小錢,要不午餐我請你出去吃火鍋?」

「不必了!」迪昂狠狠的拒絕了秦天文的邀請。

自從迪昂答應了和許曜的賭約之後,秦天文也就不用再為了評分,繼續討好迪昂。

原本他早就看著個迪昂不爽很久了,但是為了保持華夏醫療協會的評分,所以一直對他也是敢怒不敢言。

但現在既然迪昂已經答應了,如果許曜勝利就會修改評分,那自己也就不用再繼續奉承這個外國醫生了。

「迪昂醫生不用擔心,還有接下來兩把比賽。」

秦天文故意的將自己的臉湊過去,伸手輕輕地拍了拍自己臉蛋對迪昂說道:「等到比賽結束完后,你的臉,會更疼!」

迪昂氣得剛想要罵回去,卻看到許曜已經來到了自己的面前。

「這次的麻醉應該算我勝利了吧?」許曜問道。

在如此眾目睽睽的情況下,全世界所有醫壇人員的關注下,他迪昂哪裡敢說一個「不」字,更何況許曜的手中拿捏著自己的把柄。

如果自己不承認他的勝利,他將自己吸食毒品的情況公布,出去那麼自己的一生就這麼完了。

所以迪昂只能咬著牙點頭:「沒錯……這一次比試是你們取得了勝利。」

「那麼下一場比賽,就安排一場手術吧。給我和比試者各準備一個病人,在不知道這個病人的情況下,誰先治好病人的病就算成功。這樣如何?」

許曜昨天提出了第二次挑戰,按照約定只要他三把比賽都勝利,那麼點就要在華夏醫療協會的評分上籤上S的評價。

之前的麻醉效率是第1個挑戰,而第2個挑戰則是更為複雜的治療病症。

迪昂聽到這個比賽內容陷入了一陣沉默,他上下打量著許曜,不知道許曜為什麼要提出這種勝率極低的比試。

因為在這個地方動起手術的話,肯定是他們醫療協會裡的醫生更為合適。而且許曜沒有說是什麼類型的病人,也就是說許曜讓他們自己挑選手術的對象,讓他們挑選動手術的醫生。

聽起來不管怎麼說都是許曜這邊賊虧,迪昂這邊勝算很大。

但是迪昂剛剛已經吃過了許曜一次虧,他的心中已經有些害怕了,他不知道許曜的葫蘆里到底賣的是什麼葯。

雖然許曜說出了一大堆條件,都對他們醫療協會有利,但是他又害怕許曜真的能有方法獲勝。

就在這個時候,一位五十多歲的老醫生脫下了自己的口罩,站了出來說道:「既然這樣的話就答應他吧,我們可以選擇心臟搭橋手術,這是我最擅長的也是難度最大的手術。」

其他人注意到這位老醫生時,突然就引起了一陣騷動。

「喬尼格斯,沒想到喬尼格斯居然在這裡!他可是我以前的偶像和目標!「

「他以前還是我的老師呢,前任美眾國醫療協會外科主任!被總統任命為最優秀外科醫生的喬尼格斯,曾經外號為救贖者的喬尼格斯!」

「救贖的喬尼格斯!沒想到他居然要出手了,他可是在世界範圍內心臟搭橋手術成功率最高的醫生!」

人群開始騷動了起來,一個是老一輩的傳奇,一個是新時代的領袖。

喬尼格斯看著許曜的目光帶著濃厚的挑釁和戰意,但許曜卻打了一個哈欠沒有注意到他的神色。

因為許曜時刻已經有了必勝之法,他並不在意別人會怎麼說他,他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獲勝!

迪昂看到喬尼格斯也收起了自己高傲的態度,轉而肅然起敬的點頭說道:「既然這樣的話,那就按照喬尼格是醫生的話來做吧。許曜,我同意你的第二個挑戰。」

「從見到病人的那一刻起就開始競賽,直到手術結束病人藥到病除,誰先將病人的病給解決,誰就獲勝這一點沒有問題吧?」

許曜再次重複了一遍自己所提出的挑戰,這一次全世界都聽得一清二楚,迪昂想要抵賴都無法做得到。

喬尼格斯用著十分感興趣的目光一直盯著許曜,他摸了摸自己的想法自言自語的說道:「我想要看一看,他到底能夠做到什麼樣的程度,如果他真的能夠讓患者病除,而且效率還比我快,我可是會很丟臉的啊。」

這個比試並沒有任何問題,聽起來非常的公平。兩邊的醫生都進入了準備階段,並且都接見了自己的病人。

許曜所接觸到的病人是一位乞丐,頭髮亂糟糟的,身上還有一股餿臭的味道,但許曜卻非常能夠耐得住性子詢問他各種問題,甚至還伸手去幫他探了探血脈。

此刻迪昂對於許曜已經完全害怕了,萬一許曜在全世界的眼皮底下再一次贏了他們的老醫生喬尼格斯,那麼他們美眾國的醫療協會真的是沒有臉面坐龍頭了。

「一定要想辦法贏!為此甚至不惜手段也要贏!」迪昂已經暗中安排好了一切。

他不僅跟協助許曜的護士商量過了,讓他們故意在手術的時候造成失誤,或者偷偷在毛巾里下毒,再用毛巾給許曜擦汗,影響許曜的工作狀態。

其實就是選擇有隱藏疾病的病人,用來增加許曜的手術難度,從而讓許曜在解決心臟搭橋手術的時候,不得不兼顧另一個手術。

再一個問題的關鍵就在喬尼格斯的手上,自己已經優先的將患者的資料給了喬尼格斯,並且給他選的病人是一個健壯的青年。

病人的身體素質比較好的話,對於手術的順利也會有更好的進展。

在許曜與患者進行談話的時候,迪昂趁著喬尼格斯的休息時間,悄悄地來到他的身邊,並且將病人的病歷遞了上去。

「這是那位病人的病歷,這是手術方案,這次我給你的手術團隊,是醫療協會最好團隊,裡邊從助手醫生到護士,都是擁有大量經驗的人員。這次的比賽一定要贏!」

要是再輸給許曜,迪昂簡直就可以當場開槍自殺了! 喬尼格斯看著他遞給自己的資料,輕蔑一笑,隨後搶過了這份資料當著的迪昂的面,將這些資料全部都撕成了廢紙!

「你他媽瘋了嗎!」迪昂抓狂了,這可是自己提前想好的方案,就連病人都是原本自己的病人,他都已經全都安排好了。

只要喬尼格斯看一眼自己的方案,再看眼病人的病歷,當場就可以立刻做手術,完全不用再考慮其他的東西。

卻見喬尼格斯伸手錘了錘迪昂胸前,用自信的話語對他說道:「你覺得我會依靠這種東西嗎?」

迪昂頓時就暴跳如雷:「你要是輸了,我就立刻以現任外科主任的身份,把你給辭退!今後你就給我下崗回家養老吧!」

喬尼格斯卻是昂起了頭:「收起你的官威吧迪昂,如果我真的輸了,那我自己主動辭職。反正我也到了該退休的年齡,你覺得我還會害怕這個嗎?」

迪昂氣得差點連呼吸都喘不過來了,自己明明是一片好意,明明想著打敗許曜,為什麼他就是不領情!

如果輸了那麼他就成了整個美眾國的罪人,是他答應了這場賭約讓自己的國家蒙羞。

在之前的全身麻醉輸了之後,他就已經調查過了許曜的資料,驚訝的發現心臟搭橋手術許曜之前也有做過,而且還破了紀錄。

更可怕的事,當時協助許曜的只有一個女護士,就是秦天文之女秦雪。

所以才答應了這場比賽之後,秦雪也有說要主動上陣,但迪昂以他們醫院會搭配合格的護士為理由,拒絕了秦雪的要求。

自己都已經做到這個份上了,只要喬尼格斯肯按照自己的計劃走,那麼自己這邊可以說是必勝無疑!

「你……」迪昂握緊了自己的手,這個曾經是自己競爭對手的喬尼格斯,居然敢看不起自己。

喬尼格斯看著面色猙獰的迪昂,對他說道:「迪昂醫生,你在國際醫療學會待了那麼久,才成為評分者。難道你都沒有感到疑惑嗎?」

「憑藉你的才能和你的學習天賦,其實只需要五年的時間就能夠坐上這個位置,但你卻用了三倍的時間,等到上一任的評分者退休之後,你才做到這個位置。」

慕少的千億狂妻 「而且在醫壇上你的位置越來越大,但是我的名聲卻一直比你高,你難道沒有想過這到底是為什麼嗎?」喬尼格斯反問道。

迪昂目光之中出現了一片迷茫,他不知道為什麼喬尼格斯會問出這種問題,但他還是非常惱火的說道:「當然就是國際醫療協會那些老混蛋思想出了問題!」

「不!」喬尼格斯高聲喝止了他的言論,並且說道:「那是因為,你膨脹了。你已經失去了本心,追求的並不是醫術的進步,而是權利。」

這句話讓迪昂一下子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他只能瞪著眼睛看著喬尼格斯,心情雖然已經不再憤怒,但卻如同有東西堵在心頭一般難以順暢。

喬尼格斯繼續質問道:「你在加入了國際醫療協會後,可曾有看完過任何一本關於醫療的書籍?」

迪昂腦海中思索了一會後,搖了搖頭。

「你以前經常喜歡看書,特別是在閑下來的時候,之前你還曾經跟我,炫耀你一年要看完十本書,難道你現在比你以前還忙嗎?」喬尼格斯厲聲質問道。

「那我再問你一個問題,你這十五年以來手術時間到底有多長?你接觸到的手術有多少?」

面對著喬尼格斯的問題,迪昂有些不敢回答的將目光移向了另一邊。

喬尼格斯嘆了一口氣繼續說道:「你以前告訴過我,自己不喜歡醫療協會的種種制度,所以才想要一直往上爬進行改革。但是你現在早就已經陷進去了。」

「現在的你早就不是一位醫生了,更多的像是一位政客。就像醫療協會那些噁心的長老會一般,沉迷於過去自己的成績,現在一事無成,老得無法做手術脾氣還賊大,甚至對年輕醫生進行著打壓!」

喬尼格斯一番話語下去,迪昂猛然間想起了自己的本心,原來自己在追求夢想的道路上,已經漸漸迷失了自我。

原本之前的他是醫學天才,現在也早就已經淪落為一個普通的政客,腦海中中所見所想全都是自己的利益和地位。

看到迪昂陷入了思索和沉默,喬尼格斯才輕輕的放開他,轉身走回去。

「這位叫許曜的年輕醫生,正在朝著自己的目標前進和努力,我不想辜負他的這份努力,這一份對決我要光明正大堂堂正正的與他一決勝負!」

留下這句話后,喬尼格斯回到了病房之中,繼續了解著病人的情況。

此刻還在觀看直播的人開始紛紛的退散而去,他們覺得已經沒有什麼好看的了。

有的人興高采烈的走下樓,一路上有說有笑炫耀著自己在這一場博弈中贏了多少。

有的人則是垂頭喪氣走上樓,來到了天台中思索人生,考慮著要不要就這麼跳下去一了百了。

下一場比賽的時間還摸不準,畢竟要做一場難度如此高的手術,需要先將病人帶入醫院之中進行觀察。

在經過一系列的身體檢查之後,還要召集人手討論著手術方案,還要進行模擬手術。

畢竟心臟搭橋手術,確實是世界上難度最高的幾種手術之一。因為稍有不慎就會引發病人的各種各樣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