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時之後,羅薇薇電話響了起來。

「找到了。」

那是一千四百多米,市中心一座山上。

葉雄跟羅薇薇趕到那裡的時候,地上留著幾個煙頭。

旁邊的石頭上面,留著一顆刻著m字的子彈,正是殺手m先生的標識。

這兩年來,這個標識震驚全華夏,乃到全世界。

葉雄至今無法想象,這兩年來,聞名全世界的級狙擊殺手,居然是自己曾經的戰友,喬洋。

他蹲下來,將石頭上的子彈撿起來,用袋子裝好,塞入自己的口袋。

「交給技術科鑒定吧。」羅薇薇。

「沒用,查不出什麼的,這東西我有用。」葉雄道。

這時候,電話響了起來,是龍在天的電話。

葉雄走到一邊接聽,剛接通,電話那邊傳來龍在天有些焦急的聲音。

「死神,鳳凰出事了。」(未完待續。) 許玉揚萬萬沒想到那隻體重三四百斤的丑百怪竟然能在那八根細「竹竿」的支撐之下來個「撐桿跳」,轉瞬間來到自己眼前。

然而更令許玉揚沒有想到的是就在這位千手觀音落地的霎那其背後生出八隻手臂中竟然多出了兩柄彎刀,一對戰斧,兩支長矛。

頃刻間這六件長短不一的兵器雨點般的向罩在黃三郎與許玉揚二人身上的白色光罩落下。

「嗖嗖嗖」一陣利刃破空之聲在許玉揚耳畔回蕩。

「叮叮噹噹」光罩上寒光閃爍,任那十臂巨妖刀劈斧鑿,卻始終無法突破二人身上的白色光罩。

一陣瘋狂的劈砍之後那十臂巨妖顯然有些累了,向後倒退兩步,略帶氣喘。

「小老頭難道你是縮頭烏龜嗎?怎的就不敢出來與老娘大戰一場?」

黃三郎呵呵一笑:「醜八怪,有能耐你就來呀,看你能把三爺怎麼樣。」

十臂巨妖一聲冷笑,「別以為你們藏在這護體真氣之中老娘就那你們沒辦法!哼,告訴你們老娘有的是手段。」

黃三郎咧嘴一笑:「別光說呀,醜八怪,有什麼本是你就使出來吧,三爺等著你。」

十臂巨妖面目猙獰,一雙赤目圓瞪:「既然你們不願意出來,老娘就讓你們兩個死得更難看。」

言畢之時肩膀下沒有拿著兵刃的兩隻手臂向前一探。

「哧哧」兩聲,兩道蛛絲便由掌中射出,徑直向著黃三郎與許玉揚二人藏身的白色光罩上落去。

不過轉瞬之間,條條蛛絲便已將那半圓形的光罩包裹起來,並緩緩形成一個白色絲繭。

許玉揚雖有光罩護體,但身此時處絲繭之中卻也不由得感到頭暈眼花,窒息之感頻頻來襲。

心中起疑:自己這究竟是怎麼了?

雲舒見勢急忙開口道:「三爺咱們不能再在這絲繭之中久留,這絲繭定然劇毒無比,玉揚已經快要堅持不住了。」

黃三郎冷笑一聲:「這妖孽毒性好強,沒想到但只這蛛絲,玉揚都已經扛不住了。」

言畢之時左臂掐做指訣端在胸前,口中符咒急念「呼」的一聲白色光罩猛的向外一涌。

洞府之中立時閃出一道耀眼白光,真氣使然那已經纏了無數層白色蛛絲的絲繭立時而破,化作一根根白絲飄於半空之中。

十臂巨妖卻是一聲嘶吼「小老頭有本事別出來呀。」

說話之時身形一晃便已到在黃三郎於許玉揚二人身旁,手中兵刃刀劈斧鑿齊齊落下。

「呼呼」兩聲兩柄戰斧疾劈而至,雲舒急忙控著許玉揚的身體揮劍相迎。

「叮」的一聲脆響,許玉揚嬌小的身子早已被震得向後連退數步。

另一邊兩柄彎刀翻飛,又劈右砍連連向黃三郎身上落下。

黃三郎手中一柄短劍相迎。

許玉揚站穩身形抬頭觀瞧,卻見黃三郎身形靈動,化作一道白光,握著短劍上下翻飛。

在十臂女妖掌中的六件兵刃之中左閃右避,往來突忽,卻從不敢與這巨妖力敵。

而那十臂巨妖卻將手中幾件兵刃舞動開來,追著黃三郎連劈帶砍痛下殺手,卻始終不能傷其半分。

許玉揚不免失笑:「呵呵這個醜八怪雖然樣子嚇人,但是看那笨重身子如何能是三爺對手?要是再斗一會累也累死了。」

雲舒卻報以一聲冷笑:「若是能像玉揚你說的那樣那便好了,以她這種身形體態而言能夠有此身法已然實屬不易。」

正與黃三郎爭鬥的十臂巨妖忽然轉過身來,對著許玉揚一聲嘶吼:

「小姑娘還是先照顧好你自己吧。」

說話時猛一張口,口中立時噴出一股漆黑毒液直奔許玉揚面門射來。

許玉揚早知那毒液劇毒無比,生怕粘上一點,自是不敢掉以輕心。

只覺身子一輕,便已向後躍出十米有餘,將那股毒液盡數避過。

十臂巨妖一聲時候「小姑娘等老娘收拾了這個小老頭,一會再去慢慢的喜歡你。」

看著那妖怪醜陋的嘴臉許玉揚只覺一陣乾嘔反胃,等你來喜歡我?那還不如自己先去跳進毒鼎里自尋死路算了!

此時洞府之中千餘只邪祟怪物早已被這嗜血成性的黑蝙蝠屠戮殆盡,遍地白骨皚皚。

但凡得以活命的邪祟怪獸早已沿著一條條懸洞跑得老遠。

整個洞府中就只剩下了成群結隊盤旋飛翔的千萬隻黑色蝙蝠。

經過方才那一陣瘋狂屠戮此時早已「酒足飯飽」,又沒有了那個「巨齒天蓬」的驅使便一個個的飛回洞中倒掛了起來繼續睡覺。

隱婚摯愛:前夫請放手 只是其中一隊黑蝠飛還懸洞之時不經意間經過剛剛黃三郎與許玉揚站立過的地方,立時發出陣陣哀嚎之聲。

一個個墜落於地撲棱了兩下翅膀便化作一灘灘膿血。

許玉揚見此情形心中大驚,「這,這是怎麼了?」

雲舒冷笑一聲,開口道:「那還用問?難道玉揚這麼快就忘了方才纏著咱們的那團絲繭了嗎?」

許玉揚有些半信半疑,「那層絲繭不是都已經被三爺吹散了嗎?」

「是呀但是即便那小小的一根蛛絲也夠了。」

「什麼就只那一根小小的蛛絲都有如此劇毒了?」

雲舒哼了一聲:「剛剛若不是有一身鱗甲相護只怕玉揚早已中毒身亡了。」

許玉揚聞聽此言頓時一驚:什麼?雲舒神君有那麼誇張嗎?

「你剛剛頭暈眼花,胸悶氣短便是已經中毒的表現,若不是有這一身鱗甲以及本神君幫你護住心脈玉揚以為自己身陷絲繭之中還能活到現在?」

許玉揚聞聽此言心中頓生怯意,雲舒則恨恨地咬了咬牙開口道:

「這妖孽奇毒無比,不知道已經修鍊多少年了才能有此修為,若是容它在世上不知將毒害多少生靈,本神君今日一定要將其除去。」

言畢之時飄身到在黃三郎身旁:「三爺對付這個妖孽也不必講什麼道義,你我聯手速速除之。」

黃三郎呲牙一笑:「醜八怪,我們兩個以多勝少你不會介意吧。」

聞聽此言許玉揚知道接下來雲舒與黃三郎是真的要與這個丑妖怪以命相搏,復又想起之前種種。

不經意間自己便已身中劇毒,險些丟了性命,此時在面對這隻巨妖心中難免惴惴。

雲舒的聲音則在心頭傳來:「玉揚不用怕,一會動起手來你只要掐緊指訣定會安然無事。」

許玉揚只將掐著指訣得右掌端在胸前,事到如今那還有那麼多的思緒,唯有與雲舒、三爺同進共退放手一搏。

十臂巨妖一聲嘶吼:「你們兩個一起來那就更好了,生得老娘費事還得一個個去收拾。」

黃三郎呵呵一笑,「看你滿嘴放毒,也不知多少年沒有刷牙了?竟有這麼大的口氣!」

許玉揚看著面前這奇醜無比,同時又散發著陣陣臭氣的大妖怪心中仍然甚是害怕,而黃三郎卻還能談笑自如,心中不免暗自佩服:

三爺真是好樣的,都這個時候了還能談笑風生的耍嘴皮子,玉揚真是服了您老人家了。

十臂巨妖卻是一聲冷笑,「小老頭別看你現在有說有笑的,一會就叫你欲哭無淚。」

說話時八條竹竿腿在地上猛的一撐便已懸身而起,向著黃三郎與許玉揚飛撲而來。

燈筆 葉雄心裡疙瘩一下,急道:「她出什麼事了?」

「我也不知道,她已經失聯三天了。」龍在天擔心地。

作為龍組曾經的一員,葉雄非常明白,像鳳凰這種執行要務的特工,幾乎每一天都要向上司彙報工作,遇到特別緊要的任務的時候,甚至一天要彙報幾次。

「她現在查的這件案子,非常重要,我要求她每天向我彙報兩次進展,但是這三天來,她一消息都沒有,我懷疑她出了什麼事情。」龍在天。

「為什麼不早?」

「我知道m先生在盯著你,你無法出任務,所以暫時沒有告訴你,不過我已經派出特別姐,前往西北找尋她的下落,但是特別組雖然是我信得過的人,但實力太差,連鳳凰都失聯了,我怕他們沒能力完成任務。」

「無妄跟將臣呢?」

「無妄還有很重要的任務,至於將臣,要守在龍組,以防出緊急事件。再,這件事情,我也不想讓他們知道。我現在最信件的兩個人,就是你跟鳳凰了。」

「龍組,是不是出什麼事情了?」

葉雄聽鳳凰提過幾次,龍組有大動蕩,但是一直都不太清楚,正好趁機問一下龍在天。

「上層有人懷疑我的能力,甚至龍天涯根本不是什麼內奸,而是被迫出逃的。最近關於甚至戰士,上層作出戰略性改變,準備實施一刀切?」

「什麼意思?」

「所有關於基因戰士的人,殺無赦,而你很有可能會被列為特殊人物對待,他們很有可能會提出,將你帶回科學院,進行研究。」龍在天道。

「這麼,他們是懷疑我會對人們產生威脅,要將我帶回去當白鼠一樣研究?」葉雄冷哼。「我是絕對不會妥協的,誰敢抓我,我會讓他們有來無回。」

「我已經將你的情況跟他們彙報了,他們相信你的忠誠,但擔心你的穩定性,怕你有一天會失控。我儘力訴,他們暫時將提案壓下去,但是提案什麼時候會被通過,這很難。」龍在天。

「上層真的有幽靈的影響力?」

「很難,畢竟幽靈任過幾屆龍組首長,樹大盤根,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誰是忠誰是奸。」到這裡,龍在天頓了一下,這才繼續道:「死神,現在看似是獸組織最弱的時侯,但是不代表他們長期弱下去,我還是希望,儘快找到他們的基地,把他們一舉殲滅。」

鳳凰出事,葉雄很擔心,但是現在他不能離開江南。

他總算明白,為什麼喬洋要禁錮他,顯然鳳凰的失蹤,跟獸組織有很大的關係。

不然的話,喬洋就不會想盡辦法,拿他的女人的命來要脅他,讓他不得離開江南。

「等我把這邊事情做完,就去找鳳凰。」葉雄完,掛了電話。

回去路上,羅薇薇見葉雄一直都沒有話,問:「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過幾天,我有個任務要出。」葉雄回道。

「m先生這邊怎麼辦,他可是警告過你,讓你不得離開江南一步。」

「這兩三天之內,我一定要將他刮出來。」葉雄冷冷道。

回到公司,葉雄把自己關在辦公室裡面,整整一天,都在想著怎麼對付喬洋。

像喬洋這樣的人,不得身手極強,反跟蹤能力也是數一數二的,而且他對自己十分熟悉,想要抓住他,真的太難了。

除非能布個局,讓他自己跳進去。

可是,那傢伙不是傻子,十分精明,想讓他上當,沒那麼容易。

葉雄掏出懷中那顆刻著m字的子彈,放到桌面上,靜靜看起來。

喬洋知道他的弱,但他同樣有弱,但是,他的弱在哪裡呢?

葉雄打電話給陳蕭,問他進展如何,陳蕭已經查到線索,什麼時候找到還不定。

「陳蕭,看你跟朱雀的了。」

掛掉電話之後,葉雄走出辦公室,朝安家姐妹的辦公室走去。

去到那裡,安樂兒不在,只有安吉兒在。

「找我妹妹?她還在睡懶覺,沒起床呢!」安吉兒一邊玩手機遊戲一邊。

核心成員,一般都是非常自由的,葉雄不強迫他們必須來上班。

安吉兒平時挺自覺的,一般沒什麼事都會來公司,安樂兒則懶得多。

這跟性格有關。

「我來找你的。」

「有任務嗎?」

葉雄走到她旁邊坐下來,這才問道:「安吉兒,以前在幽靈身邊,你有沒有聽過m先生?」

「聽過,他是幽靈很看重的人,一個超強的狙擊手。」

「你的狙擊術,跟他相比,差了多少?」葉雄問。

「差了不止一個層次,他那種狙擊水平,已經是世界級的殺手了,一千五百米之內,幾乎都能擊殺目標,而且他的反狙擊能力,撤退能力已經達到一個超神的水平,想要抓住他,真是太難了。」安吉兒道。

「如果我讓你去殺他,你有把握嗎?」葉雄問。

「老闆,你沒開玩笑吧?」安吉兒頓時臉就黑了:「你讓我去殺他,不如讓我自殺好了,我哪裡幹得過他,他可是國際殺手榜上的人。」

「如果我告訴你關於他的一切消息,行動習慣,個人能力,所有關於他的情況,你就不會覺得他是神。他只不過是我曾經一名手下而已,連我你都不怕,還怕他?」

「m先生是你的手下?」安吉兒震驚了。

「狙擊一途,到達一定程度之後,很難再進一步,這種最重要是體驗在心理上,如果你能幹掉m先生,你的狙擊手水將會得到質的飛躍。」葉雄。

安吉兒頓時沉默了。

……

半個時之後,葉雄從安吉兒辦公室出來,準備去心怡集團找白白。

車子差不多到心怡集團,他發現有人盯著自己,順著目光看過去,一道妖冶的人影坐在公司對面一間西餐廳裡面。

與此同時,電話響了起來。

「好弟弟,這麼早來接老婆,時間似乎還早,不如上來坐坐?」郭芙蓉。

葉雄將車子停在馬路邊,朝西餐廳走去,很快就來到郭芙蓉面前。

「怎麼樣,找到對付m先生的辦法沒有?」郭芙蓉笑著問。

如果不清楚兩人關係的人,見她這麼道,肯定以為兩人是非常好的朋友呢!

「他活不了多久。」葉雄冷冷道,完,目光落到她臉上。「你也一樣。」(未完待續。) 「咯咯,好弟弟,你這樣對姐姐,是不是太狠心了?」

砰!

葉雄狠狠一巴掌,擊在桌子上。

巨力之下,整張桌子震了起來,桌面上的杯子掉到地上,四分五裂,清水濺濕了郭芙蓉的鞋子。

「郭芙蓉,你知道現在我最想對你的兩個字是什麼嗎?」葉雄頓時了一下,這才冷冷地罵道:「賤人。」

郭芙蓉的臉瞬間就黑了,但是很快她就恢復笑容,依然帶笑地:「男人衝動,是要受到懲罰的哦。」

「賤人。」

「你最好考慮一下,這些的後果。」郭芙蓉笑容僵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