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尋毫不猶豫開始學習天隙流光,憑著極強恐怖天賦,還有內功心法加成,幾乎很短時間內,便成功學會這門劍士神技。

「阿庫婭我們繼續!」

「究竟誰在守護誰?!」

阿庫婭忿忿不平,但身體卻很誠實,繼續往地城深邃幽暗走去。

而就在此刻,千尋忽然停住步伐,將一塊水晶從褲兜里掏出。

「惠惠他們發消息來了?」

「讓我看看,是做好晚飯了嗎?」她好奇伸長脖子。

千尋打開消息內容,淡淡熒光有節奏閃爍,頓時兩人愣住了。

……

「魔王軍幹部在這附近?!」

維玆緊張點了點下巴,語氣充滿擔憂:「貝爾迪亞想讓我偷偷打開城門,被拒絕之後,他便朝西方離開了。」

恐怕連貝爾迪亞都沒想到,維玆通報的速度,比他想象還快上許多。

剛轉過身,就被無情賣了。

「那我們去揍扁那傢伙吧!」

惠惠蠢蠢欲動,今天的一炮,她還沒打出去呢。

「不行,貝爾迪亞的劍法,即使在所有幹部里,都算頂尖的存在。」

維玆連忙搖了搖頭,隨後又想起什麼:「阿庫婭大人在嗎?可以把她叫上,用聖光凈化消滅對方!」

「那個維玆,你和貝爾迪亞有仇嗎?」和真臉色怪異地說。

「談不上多好,早在魔王城裡,他就經常把腦袋扔在我裙底,偷窺……」說到這兒,她面色有些紅潤。

「喂,那可是魔王軍幹部啊,以我們現在實力根本打不贏!」

「如果輸了,你殿後行了吧!」

話音剛落,達克妮斯臉頰浮現潮紅,很顯然那奇怪的抖M性癖,已經讓她開始興奮起來。

這人果然沒救了!!

「那就趁對方還沒走遠,趕緊過去吧。」

接到消息的千尋,從地下城走了出來,然後又轉過身對阿庫婭說:「我看過貝爾迪亞懸賞金,價值2億五千萬厄里斯,不僅能還清債務,剩下的還可以大把揮霍。」

「你有沒有把握?」

剎那間,阿庫婭眼前一亮,眸子燃燒起熊熊鬥志的火焰!

「放心交給我吧!!」

……

「我感到了一股不安。」

騎馬的貝爾迪亞,莫名其妙渾身一顫,旋即警惕四處張望。

「或許太緊張了吧。」

看著周圍沒人之後,他便直接下了馬,向不遠方瞧去。

茂密叢林的小路上,幾輛木推車隨意被丟棄,地面還有些零零散散的破碎兵器。

「果然出事了。」

最先計劃是準備用魔能炮,對阿克塞爾進行試探性攻擊,引出威脅魔王陛下的神聖力量。

結果貨還沒送到,他便差點被打死,貝爾迪亞可以肯定,目標就是那名大司祭。

之後他便尋求幫助,所以暫時耽擱了一些時間。

「冒險者嗎?」

貝爾迪亞蹲下身子,仔細觀察竟然發現,連一點遺留的乾涸血跡都沒有。

「周圍也沒魔法痕迹,確實十分古怪。」

難道是某種吞噬類的魔法?

「亡靈凈化!!」

而正當他入神之際,阿庫婭飢餓難耐的聲音,從背後猛地響起。

「誰……啊啊啊!!」

貝爾迪亞披風一抖,拔劍出鞘,瀟洒轉過身來。

整個動作一氣呵成,直接正面挨上了女神級的攻擊。

「居然是那天的不死騎士?」

瞧著疼得滿地打滾的貝爾迪亞,惠惠與和真發出驚訝聲。

「誰,誰偷襲我!!」

他艱難插劍起身,眼神充滿殺意,可當看見某個熟悉身影后,貝爾迪亞當場僵硬住了。

「千…千尋,怎麼辦,我的凈化力量好像不管用。」

見對方還能站起來,阿庫婭一下子慌了神,向自家的守護騎士求救。

「那就再來幾發!」

「好!」

「等等,我們其實可以商……啊啊!!」

貝爾迪亞大喊出聲,當話音剛落,又幾發亡靈凈化轟然而下,狠狠命中在傷痕纍纍的身體上。

頓時,凄慘叫聲回蕩在森林上空。

「別……別過來,我可是魔王軍幹部。」他顫抖拿起騎士劍,邊後退便威脅道。

甚至語氣布滿恐懼與害怕。

「怎麼辦千尋,依然不管用啊!」

「那就讓我來吧!」

千尋拔劍而起,隻身一人朝對方走去,這讓所有人包括貝爾迪亞,都瞬間愣住了神。

「忘記告訴你了,我也是一名騎士,來場公平的一對一吧。」

似乎怕對方不相信,千尋還特意轉身向眾人叮囑:

「希望各位不要插手!」

看著那認真的表情,眾人明白了這是一場賭上騎士尊嚴的戰鬥。

但只有阿庫婭讀懂潛在意思,「不要插手」等於「需要用神器」,也就是說空手不行!

「雖然不明白,到底怎麼想的,但作為一名騎士而言,你確實讓我很敬佩。」

貝爾迪亞屏氣凝神,低沉地說:「放馬過來吧!」

「其實我也想知道,魔王軍幹部究竟有多強大。」

伴隨千尋話音結束,他便化為一股疾風,持劍而來。

劍身裹挾洶湧氣流,夾雜著撕裂空氣的破音聲。

第一招他便用盡全力!

而面對千尋來勢洶洶的攻擊,貝爾迪亞面不改色進行格擋。

當兩把騎士劍碰撞一起,激烈火花四處濺射,錚錚作響! 上古主宰手握畫戟一柄,雷電侍身飛舞,眼中殺氣橫秋。雙腳一震,力作群龍奔走,單拳一握,威如旱地驚雷。

恰是英雄當盛時,敢為人間真霸王。

在他震天撼地的雷霆斬擊下,整個廣場都陷入了一片混亂。所到之處,地表崩碎,哀鴻遍野,磚石瓦礫漫天撲飛,血肉殘肢滿地打滾。

「你太弱了。」

「不自量力!」

「不堪一擊。」

「戰場就是屠宰場。」

「站好,立正!」

「吃我方天畫戟!」

整個廣場,除了哀嚎就是他的咆哮。

大批玩家在他的追逐下,成片倒下。他每一次揮舞方天畫戟,都會有一道閃電向前噴涌而出,為他肅清道路。

玩家們的箭矢、火球等各種攻擊手段,打在他身上,十有八九都沒有傷害,即使有也微乎其微。

至於近戰,則根本沒幾個能靠近主宰。更多的只能在主宰飛來跳去時,以肉身上去抵擋,為自家後排的撤離爭取短暫的幾秒鐘。

之前還打算爭搶BOSS的幾方勢力,現在已經對BOSS唯恐避之不及。像個燙手山芋一樣,想盡辦法地拋給對手。

然而,主宰的愛是博大的愛,是雨露均沾的愛。他總是挑人最多的地方,跳進去大殺四方。

所有人都被這BOSS攪得焦頭爛額。只想着儘可能的躲開他,已經無暇內戰了。

花錦明他們人少,BOSS一時半會兒並沒有注意到他們。所以花錦明這會兒,已經屁顛屁顛的跑去和姑娘們分起了戰利品。

姑娘們也樂呵呵地湊上來,圍作一團。

「掉了什麼?掉了什麼?快看看。」馬清香表現得最激動,竊喜不停,今天早上的不開心早就拋之雲外了。

花錦明笑嘻嘻的將戰利品依次掏出。「明日之星兩個。香香姐、小布丁一人一個。」

「嗚嗚嗚……小明哥你太棒了。我真的好崇拜你。」小布丁抱着亮閃閃的明日之星,喜極而泣。

「獵龍靴,余霜的。莊嚴護腕,小布丁的,還帶一個特效可以沉默敵人。上古法衣,香香姐的,屬性特別好,非常適合法系。」

【獵龍靴】(預熱中)

2分鐘后,預熱結束。預熱期間,玩家死亡將100%掉落該物品,收進背包則會泄露光芒至少1分鐘。

防具·皮甲·鞋子

裝等:23[紫色史詩]

需要等級:12

護甲:56

屬性:力量+16,智慧+9,體質+7

裝備介紹:龍的榮耀從天而降,無法抗拒,無可匹敵。我的榮耀從天而升……

【莊嚴護腕】

防具·布甲·護手

裝等:22[紫色史詩]

需要等級:12

護甲:45

屬性:精神+13,智慧+13,體質+5

特效:沉默一個敵人。之後你至少需要3分鐘來從亡者身上收集法力碎片,來為莊嚴手套充能。

裝備介紹:肅靜!

【上古法衣】

防具·布甲·衣服

裝等:24[紫色史詩]

需要等級:12

護甲:60

屬性:敏銳+18,智慧+8,體質+8

裝備介紹:從上古時代留存下來的精緻法袍,你依然能通過觸摸感受到古老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