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量:27(影響物攻,影響範圍跟職業有關)

敏捷:44(影響攻擊速度,移動速度,命中,閃避率,影響範圍跟職業有關)

體質:3(影響血量,物防,影響範圍跟職業有關)

智力:3(影響魔攻,影響範圍跟職業有關)

精神:3(影響魔法值,回魔速度,魔防,影響範圍跟職業有關)

剩餘自由點數:0

林岳這種加點方式,既保證有一定攻擊力的情況下,又確保了敏捷屬性這個職業優勢屬性的最大利用空間,重新加點后,林岳的生命值和物攻上升的幅度雖然不大,但是命中和閃避兩個屬性卻大幅度的上升。

林岳敢保證,跟他等級相同的玩家,沒有一個可以打到他,「境界ol」判斷miss的方式,除了玩家主動做出迴避動作進行躲避外,還有「閃避判斷」這一標準。

譬如,當別的玩家命中值跟林岳的閃避值相差很遠的時候,對方打到林岳的幾率幾乎無限接近零。

「加完點,現在學職業技能。」林岳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對達芙妮說道:「大姐,我現在已經算是森林賢者了,你什麼時候教我技能?」

達芙妮笑道:「放心,我馬上就授予你現在能夠學到的技能。」

話音剛落,林岳的面前彈出了一個技能學習的界面,不愧是隱藏職業,剛剛轉職的玩家一般職業技能只有一個,但是林岳現在卻能夠學到兩個。

野性射擊(主):lv1,對20米外的目標射出一箭,造成220%的物理傷害,15%的幾率觸發「弱點」,使目標受到的物理傷害增加40%,持續60秒。該技能消耗mp15點,冷卻15秒。(熟練度0/100)

捕獵(主):lv1,對野外的怪物進行馴化,抓捕比玩家等級低5級的目標,抓捕時目標的生命值越低,成功幾率越低,該技能消耗mp30點,冷卻20分鐘。(熟練度0/50)

兩個技能都非常實用,林岳毫不猶豫學掉了,至於學習技能所需要的十幾個金幣高額學費,林岳完全沒有在意。

這個時候,達芙妮忽然語氣一轉,神色憂傷道:「土豪哥,既然你已經轉職成森林賢者,那麼你現在也可以算是我們白精靈族的一份子,有件事情我想拜託你。」

隱藏任務?

不滅龍帝 林岳定了定神,連忙道:「大姐,你有事就直說吧,只要能夠幫到你,我一定在所不辭。」

系統:npc達芙妮對你的好感值上升3點,目標親近。

達芙妮給林岳一個感激的眼神,然後從懷裡掏出一封信,叮囑道:「很簡單,你只要把信送到去位於人族和白精靈族邊境的楓葉驛站,將它交給一個叫做羅琳的酒館老闆即可。」

系統:你觸發了隱藏任務「送信」,任務難度c,帶著達芙妮給的信前往楓葉驛站,把信交給酒館老闆羅琳。完成任務獲得經驗值6000點,獅子城區域聲望20點。

從領主府出來后,林岳昂首闊步,感覺精神氣爽,他很想找個地方試試隱藏職業的技能效果,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系統提示卻刷新了出來。

系統:親愛的玩家小饞貓的土豪哥,外界有人在找你。

這是「境界ol」一個溫情提醒功能,當玩家正在遊戲的時候,如果外邊有打擾或者呼喚,系統就會給玩家提醒,讓玩家下線。

「這個時候誰找我?」

林岳愣了一下,他現在居住的地方是出租屋,平時就他一個人根本沒有幾個認識的鄰居。

想了想,林岳決定還是選擇下線,萬一外邊起火自己又不去理會,可就被悲劇了。

系統:你正在退出遊戲,10,9,8……

白光一閃,林岳眼前的景物再度變得模糊,等恢復清晰的時候,林岳脫掉了連接器睜開眼睛,與此同時,耳邊傳來一陣敲門聲,並且還有一把聲音在喊著。

「林岳,你個獃子,給我快起來!」

我在異界撿經驗 聽到這把聲音,原本還在心裡腹誹的林岳瞬間定格在哪裡,半響,他腦袋裡湧現出一絲久違的記憶。

對呀,既然重生回到了10年前,那麼我現在的身份應該還是一名學生。

目光落在床邊一套有點脫色,藍白相間的校服上,林岳突然苦笑了起來。外面那個正在敲門的傢伙林岳同時也想起來了,他正是林岳當年的一個死黨——張超。

往床頭的掛歷瞥了一眼,林岳臉上的笑容更加的苦澀,「這麼說,我還要上學嗎?」 「都怪重生后一直想著遊戲的事情,差點忘記了自己現在的身份還學生。」林岳扶了扶額,同時,耳邊傳來的拍門聲越演越烈,外面的張超同志大有破門而入的勢頭。

稍微平復一下自己鬱悶的心情,林岳從床上跳下來然後把門打開,映入眼帘的,是一張陌生而又熟悉的面孔。

張超是林岳的發小,上一世,自從高中畢業后,兩人各自上了不同的大學,時間一長就沒有聯繫了,到後來出來工作,大家也忙於各自的生活,自然變得越來越生疏。

沒想到再次跟這小子見面是在重生后……

林岳心裡百感交集,發獃之際,張超已經走了進來,沒好氣說:「我說林岳,不就是一個女人嗎?有必要整天把自己困在家裡,來,哥們帶你去外邊溜達溜達,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做真正的女人。」

張超的話讓林岳愣了一下,並且讓他想起一件事情,那就是他曾經在高二的下學期,國慶假期放假的前一天,向當時學校的校花林糜香送出一封情書。

當然,當年那封情書最後並沒有真正送到林糜香的手上,而是被當時同樣正在追求林糜香的駱應龍給截了。

現在回想起來,林岳想起當年得知這件事情后可是消極了足足半年的時間,也正因為如此,當年於國慶假期公測的「境界ol」,林岳並沒有心情去關注。即使事後作為好朋友的張超好幾次慫恿自己,自己也沒把它當一回事。

「原來這樣,我是因為這個才錯過當年『境界ol』的黃金時期?」重新把事情記起來后,林岳忍不住扶額。

作為一個心理年齡接近30歲的重生者,如今回憶起這件往事,林岳不禁為自己當年「愚蠢的行為」感到後悔。

按照張超的說法,不就是一個女人,有必要把自己關在屋裡嗎?還足足消極了半年的光陰,這是多麼浪費生命的事情啊?

「難道上天讓我重生回到10年前,就是為了彌補這個當年的遺憾?」林岳這時候喃喃自語道。

林岳一動不動站在哪裡自言自語,張超卻以為自己的兄弟還沉浸在「失戀」的打擊中,頓時氣打不是一處,罵道:「林岳,是男人就給我振作起來,像個龜孫子一樣躲在這裡算個毛?」

林岳被張超這句話罵得一愣一愣,隨即心中流過一道暖流,他過去的朋友並不多,不過不可否認,能夠交心的卻不少,眼前的張超就是其中一個。

「謝謝你,阿超。」林岳看看這張超,發自內心道。

這回輪到張超愣住了,半天反應過來被林岳看得有點不好意思,訥訥道:「切,謝個毛線,我們不是兄弟嗎?」

大概因為彆扭的關係,張超撇撇嘴往身後的床坐下去,結果屁股正好坐在林岳放在哪裡的「境界ol」連接器。

「什麼東西咯著我的屁股?」張超伸手往屁股一摸,當他看到那個連接器的時候,表情那個驚訝,「『境界ol』的連接器?」

好一會兒,張超從床上跳下來,反應很誇張的指著林岳罵道:「好你個林岳,前幾天我勸了你好久,你都說不想跟我一起玩『境界ol』,沒想到你現在偷偷的躲在屋裡玩?害我白擔心你一場。」

林岳知道他誤會了,哭笑不得之餘也不知道如何解釋,只好硬著頭皮說:「我就是因為失戀才玩這個散心,之前沒跟你說是我不對。」

張超鼓著臉,突然問道:「你在遊戲的id是什麼?」

林岳一開始不知道他這話是什麼意思,等了一下才明白,於是老實說:「小饞貓的土豪哥。」

張超笑了,捂住肚子哈哈叫道:「你這個窮酸樣還敢自稱土豪?別逗了!」

林岳也不生氣,見他笑了便知道已經沒事,反而跟著笑道:「對呀,我就是一個窮酸土豪,怎麼啦?」

張超走到林岳的面前,雙手放在肩頭上說道:「不管怎麼樣,你能夠從那段失戀的陰影中走出來也是好事,我應該替你高興……」

說到這裡,林岳原本還挺感動,不過這小子突然話鋒一轉,怪聲怪氣道:「不對啊,你只是暗戀林糜香而已,根本談不上失戀。」

林岳心裡暗翻白眼,表面卻裝作平靜道:「我對林糜香同學只是仰慕,還談不上為了她意志消沉。」

「說得好,這才是我的好兄弟。」張超突然興奮起來,指著床上那個連接器說道:「以前我怎麼勸你都不願意跟我一起到遊戲里闖一番事業,現在你既然想通了,那正好是一個好機會。」

「好機會?」

「是的,我打算成立一個打金工作室,等高中畢業以後就建立俱樂部招兵買馬,打造一個屬於我的遊戲帝國。」

對於張超這個遠大的理想,林岳一點都不覺得意外,事實上在上一世,林岳早知道他有這個想法,而且高中畢業后的張超也真的當了一名職業玩家,可是他跟林岳一樣,混到最後還是一名小公會的三流打手。別說俱樂部,就連打金工作室最後都沒有成立。

凝視著眼前張超那張寫滿對未來憧憬的臉龐,林岳的精神一陣恍惚,半響說道:「阿超,如果你要成立打金工作室就算我一個吧。」

「真的?」張超好像對林岳這樣說感到有些意外,不過隨即就興奮道:「林岳,我就是等你這句話,只要我們兄弟同心,一定可以在這個遊戲里闖出一片天地。你不知道啊,『境界ol』可是劃時代的遊戲,它將會改變整個世界……」

張超又開始嘮嘮叨叨的說起話來,其實,沒有人比林岳更加清楚「境界ol」以後的發展趨勢,林岳聽不下去,忍不住打斷道:「先不要說這個,你在遊戲的id是什麼,我看有沒有機會跟你匯合。」

張超有點得意道:「我的遊戲id是動感超人,582911號新手村,現在的等級是8級,估計今天晚上之內可以離開新手村。」

瞧他一副「我很厲害吧,快誇誇我」的表情,林岳也不好意思告訴他自己這邊已經15級,並且轉職成隱藏職業,轉而道:「那麼好吧,等你離開新手村再告訴我,到時候我們在主城匯合。」 「對了,你現在多少級?等到了主城那邊需要我帶你嗎?」張超還不知道林岳真實的情況,所以很好奇問。

「我15級了。」既然人家問到了,林岳想了想覺得也沒必要特意隱瞞,所以還是很老實的說。

「15級?」張超瞪大眼睛,半響捧腹大笑道:「林岳,我看你這小子越來越會吹牛,現在等級榜前一百名都沒有多少個是15級,你以為你是那些等級榜上面的高手?」

張超和林岳是同一間孤兒院出來的,兩人從小玩到大,所以張超十分清楚林岳從來都沒有玩過遊戲,對於網游更加是一曉不通,因此張超打死都不相信林岳現在的等級是15級。

林岳同樣早就知道張超不會相信,也懶得解釋,只道:「等今晚我們在獅子城碰面的時候再說吧。」

「好吧,誒?等等,獅子城?」張超忽然不笑了,看著林岳愕然問:「你說獅子城?林岳你玩的是人族?」

「是啊,有什麼問題?」林岳點點頭道。

張超表情一滯,扶額道:「慘了,哥玩的是白精靈族,主城在輕語之都。」

「……」林岳沉默了,他怎麼把這個設定忘記?

張超苦惱道:「遊戲初期,玩家在沒有達到30級之前是不會開放跨種族傳送陣的,也就是說,不同種族的玩家短時間內不可能見面。」

林岳安慰道:「既然我們現在還不能見面,那麼只好分頭行動好好練級,等有玩家達到30級,跨種族傳送陣開放后我們再碰面吧。」

張超滿面遺憾道:「這得要等多久啊?以『境界ol』的升級速度,越往後升級的速度會越慢,等第一個30級的玩家出現,最快要個把月的時間。」

「那未必。」林岳小聲嘀咕了一句,不過沒敢說出口。

以林岳現在的資金,假若要練級,方法實在太多了,如果不是怕升級的速度太快會引起別的玩家注意,林岳甚至只要願意,隨時都可以在短時間內升到30級。

雖然有些可惜,不過眼下的狀況林岳只能跟張超約定30級以後再碰面,等送走了張超,林岳這邊也忍不住打了個哈欠。

「在遊戲的時候淺度睡眠果然代替不了真正的睡眠,看來要先睡一覺。」看著床上的連接器,已經連續在線接近20個小時的林岳放棄了繼續遊戲的想法。

從衣櫃里拿了一些乾淨衣服,林岳洗了個澡,然後又泡了兩個泡麵,等吃飽后往床上一躺便呼呼大睡。

夢中,林岳好像回到了10年後,自己在職場上混蛋風生水起,最後還當上了老總,在人人艷羨的目光中迎娶昔日的校花林糜香。

然而就在洞房花燭夜的時候,林岳正要擁著佳人抵死纏綿之際,駱應龍突然帶著他的手下闖進來,把林岳五花大綁扔到一邊去,然後在林岳憤怒的目光中撲向滿臉驚恐的新娘子。

「啊!」

林岳猛地睜開眼睛,抬手摸了一下額頭髮現全是汗水,他氣吁吁的坐起來,目光落在床頭的掛歷上。

半響,林岳苦笑道:「怎會做這種無聊的夢,難道因為剛剛見過張超的關係,所以勾起了一些不愉快的記憶?」

甩了甩頭把腦袋裡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甩掉,林岳抬頭看了一下鬧鐘,現在的時間是下午的2點多。

「居然睡了那麼久。」

意識到自己睡過頭,林岳連忙從床上跳下來,經過簡單的梳洗,匆匆的再吃掉一個泡麵填飽肚子后,林岳重新戴上連接器。白光一閃,林岳出現在之前下線的地方。

現在距離遊戲公測已經超過一天的時間,遊戲在線的人數仍然不斷在增加,此時的獅子城更加是站滿了那些剛剛從新手村出來的玩家,對比起昨天清冷的街道,現在的獅子城熱鬧得多。

林岳沒有馬上去練級,而是先打開等級榜,結果,如他自己所想的一樣,等級榜現在排行第一的傢伙不再是他,而是一個叫做炎黃血帝的傢伙。

是他?

林岳心中一驚,因為這個人實在太出名了,在林岳上一世,此人正是當其時「境界ol」華夏區的霸主,公會炎黃後裔的會長。

說起炎黃後裔,它其實是一個近幾年才興起的大型公會,跟諸如霸氣王朝和九鼎這樣的老牌公會比起來,它算是一個比較嫩的新勢力。

然而10年後,正是這個後起之秀最後統一了整個華夏區,代表華夏出戰「境界ol」的全球國戰。

等級榜上面除了炎黃血帝這位名人外,林岳還留意到不少10年後鼎鼎大名的玩家,當然,更多的是林岳不認識的。

不停往下拉,林岳終於在下面找到自己的名字,經過一個早上的時間,林岳現在的排名回落到993名,差點跌出等級榜。往上的全是等級超過15級的玩家,其中,排名前100的,包括炎黃血帝在內等級最高的玩家已經升到17級。

「高手眾多啊,居然才半天的時間就把排名拉開了那麼多。」林岳一陣自言自語后,連忙關上等級榜。

既然自己已經落後那麼多,就必須馬上追回來,林岳眼中閃過一抹厲芒,隨即朝城南廣場走去。

此時的城南廣場比之前更加熱鬧,遠遠的可以聽到各種吆喝的聲音,佔地超過一個足球場的廣場沾滿了擺攤和逛街的玩家,林岳花了不少時間才擠開人群來到懸賞板的面前。

想要快速升級目前最快的辦法自然還是刷懸賞,林岳駕輕就熟在上面領了一個任務,然後開始喊話:「高價無限收懸賞材料,賣的直接點交易……」

有錢使得鬼推磨,廣場上雖然同樣有不少人在花錢收購懸賞材料,可是林岳出的價格實在比他們高太多了,不一會兒,林岳幾乎壟斷了所有的收購生意,那些賣材料的玩家更是把林岳圍得水泄不通。

我開始搖滾了 與此同時,距離林岳不遠處另一個收購點上,霸氣王朝的霸氣項羽正在為收購材料而煩惱。

不過跟林岳不同,霸氣項羽收購材料並非為了刷懸賞,而是為了完成一個十分重要的隱藏任務。

那個任務要求他搜集199個蘑菇絲線,由於數量太多,霸氣項羽放棄了前往彩虹原野刷魔化蘑菇的想法,選擇直接來到城南廣場這邊進行收購。

一開始,收購還挺順利的,霸氣項羽出價25個銅幣收購,很多玩家都願意賣他,不知不覺就收購了近半。

可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賣他的玩家越來越少,驚覺到有問題的霸氣項羽終於注意到懸賞板前被人團團圍住的林岳。 系統:你完成了e級懸賞任務「蘇珊大媽的委託」,獲得1500點經驗值,80銅幣。

系統:你等級提升到16,獲得自由屬性點5。

交了第13個懸賞任務后,原本經驗條已經到達15級89%的林岳終於再次升級,等級變成16,等級榜上的排名也回到了前500。

「一口氣追上去!」

林岳現在充滿幹勁,眼睛死死盯著懸賞板,只要那些任務刷新出來,他第一時間就接過來,然後把早就收購好的材料拿出來交任務。

不過就在林岳等待任務刷新的過程,一把聲音突然從後傳來。

「兄弟,你在刷懸賞嗎?」

林岳回頭瞥了那人一眼,是一個身材魁梧,國字臉,看上去敦厚老實的青年,他頭頂的id叫做霸氣項羽,本人形象倒是跟這個id相符。

霸氣項羽此時非常納悶,自己好不容易接了一個隱藏任務,結果任務要他收集199個的蘑菇絲線。

那玩意只有彩虹原野的魔化蘑菇才會掉落,但是現在那個地方已經被各大的玩家佔據用來練級,要靠殺怪去收集199個蘑菇絲線,不知道要到猴年馬月。

後來,霸氣項羽想到了去城南廣場收購,為了這個,他還特意向會長預支了一筆公會款項,原以為事情會很順利,沒想到現在卻殺出一個程咬金。

剛才霸氣項羽走過來的時候,遠遠就聽到林岳收購材料的價格,蘑菇絲線居然出價2個銀幣,收購價差不多是他的10倍。

這傢伙一定瘋了。

這是霸氣項羽當時第一個想法,隨即,他注意到林岳的id。

小饞貓的土豪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