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氣回縮,瞬息回到陳玄體內,玄翦跌落在地,驚鯢的嘴角也溢出鮮血。

「我們需要一座劍陣。」

陳玄一揮袖,三顆瑩白丹藥懸空飛掠,頃刻便至三人身前。

「是什麼樣的敵人?」

驚鯢服下寒丹,緩緩開口。

玄翦也以黑劍撐地,坐了起來。

「莫非是那位天人?」

玄翦想起了白亦非身後的那位宗師。

陳玄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

「小庄,你的師兄現在何處?」

衛庄掙紮起身,沉默不語。

陳玄望向西方,一條黑龍正朝着韓國騰躍而來。

……

自從韓非歸韓以後,新鄭便熱鬧了起來。

先是鬼兵借道,軍餉失竊。

接着韓非成為司寇,左司馬劉意被害,又牽扯出一樁陳年往事。

再有百越餘孽現身新鄭,城郊接連大火。

不過這一切都與陳玄無關,他整日除了練功練劍,便是勘察韓國氣運。

興許是有了那尊鎮國之鼎的緣故,即使近日韓國並不太平,但韓國氣運卻並未削減幾分,甚至有了絲絲興盛之象。

韓國境內,已然近半年未曾生出天災了。

天災易避,人禍難躲。

王權更迭,最是牽動人心。

太子已然落水身亡,四公子韓宇曾經多次上門拉攏陳玄,但卻都被他搪塞了過去。

相較之下,陳玄對韓非更加看好幾分。

一來,韓非才華橫溢,而且心懷天下蒼生。

二來,陳玄曾經去過小聖賢庄,也算是與韓非有舊。

三來……

自韓非歸國以來,他的一身氣運便璀璨到了極致,連帶着讓韓國氣運一陣暴漲。

陳玄雖然不知其中緣由,但並不影響他在韓非身上下注。

不過,只是一小注。

真正的大人物,即將到來。

……

「李斯?」

衛庄立在窗邊,疑惑地看向韓非。

「秦使遇刺,呂不韋便再派了一位使者,而這位使者,是我的同門師弟。」

韓非苦笑着說道。

雖然韓國因為氣運上漲而無天災,但也只不過是讓底層百姓勉強過活,若是論及國力,天下又有哪一國能夠與秦國媲美呢?

「看來你的這位師弟很不簡單。」

衛庄緩緩坐下,面對韓非。

「即便他再不簡單,如今也跳不出棋盤。」

陳玄飲了一口茶,笑道。

不得不說,紫女泡的茶水就是要香一些。

「秦軍已然抵達韓國邊境,旦夕就要侵入韓國,若是再給不出一個交待,只怕……」

韓非看了看立在一旁的紫女,又是擠眉弄眼一陣。

「既然已經確定天澤是兇手,那抓了他便是,何必糾結?」

陳玄不太理解。

「我需要用他們的力量去對抗夜幕。」

韓非如是說道。

「夜幕?」

陳玄搖了搖頭。

「不過是一群螻蟻罷了,不足為懼。」

衛庄贊同地點了點頭。

韓非抬起胳膊,指了指衛庄,欲言又止。

「九公子,你有所不知,在你歸韓之前,國師大人曾經拆了原來的那座將軍府。」

紫女笑着說道。

「竟有此事?」

韓非詫異地看向陳玄。

陳玄向來神出鬼沒,少有能與幾人聚會之時。

而拆將軍府一事,多少算是一樁禁忌,新鄭本就鮮有人知,知曉此事的人多半也不敢提及。

「父王未曾怪罪?」

也難怪韓非有此疑問,自鑄鼎之事以後,陳玄便沒去上過朝了,只在每月十五進宮面見韓王,替他調理身體。

「王上視國師大人為天上謫仙,怎會因為一點小事而開罪於他?」

紫女笑着在韓非身側坐下。

若是姬無夜聽見此話,多半要氣得吐血三升。

你管拆我府邸叫小事?

「話說回來,國師大人整日忙於尋真問道,今日怎麼有時間來我紫蘭軒?」

紫女替衛庄和韓非問出了這個問題。

陳玄嘴角微翹,但卻不着急解答,反而端起茶杯輕抿一口。

「你們可曾聽過天樞之位?」

衛庄瞳孔一縮,匆忙取下劍架上的鯊齒,戴上斗篷,就此消失在窗外。

「天樞者,天道人綱,逆之,雖成必敗……」

韓非喃喃自語,忽然眼前一亮。

「太玄子前輩,莫非是那位來了?」

陳玄再次端起茶杯,不緊不慢地抿了一口,直到韓非快要急瘋了,這才緩緩開口。

「半月前,我夜觀天象,只見西方有一條黑龍,翻騰而來。」

韓非收斂了笑意,神色凝重。

「若是如此,局勢便更加兇險了。」

嬴政初登王座,根基尚淺,而呂不韋權力滔天,又與秦太後有着不清不楚的關係,秦王此行絕不會太平。

「卻不知會派羅網天字的哪一位?」

紫女試探著看向陳玄。

陳玄淡然地搖了搖頭。

紫女與韓非頓時鬆了一口氣。

不料陳玄卻再次開口。

「哪一位?有我在此,怎會只派一位?」

韓非與紫女對視一眼,先是一愣,接着有些想笑,但最後卻無奈地發現——陳玄所言皆是事實。

「國師大人,未請教您府上的那位夫人?」

雖是驚鴻一瞥,但韓非對驚鯢卻一直念念不忘。

「她也曾位列天字一等,你若是你自覺能護住她,我便不攔你。」

韓非神色一僵。

陳玄輕揮衣袖,一指點出,直指南方。

「劍來。」

千里之外,龍淵劍來。 虛空之上。

『上古神榜』四個大字,散發著玄奧無比的道韻,金色的光澤更是籠罩洪荒四海八荒。

無數暗中觀察的洪荒大佬,甚至是聖人,全都被那神榜散發出的威壓所震懾。

不由得想要臣服其下,心生敬畏之情。

混沌中,那位被老子等人懷疑的鴻鈞道祖,在感受到洪荒異動的那一刻,緩緩睜開了眼眸。

臉上帶著濃濃的震驚。

「何為『上古神榜』?竟然將封神榜都難逃其手?!」

鴻鈞看著那些紛紛揚揚,散落在封神台四周的封神榜碎片,一股不詳的預感油然而生。

鴻鈞當即掐訣推演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