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小志點了點頭,大聲的說道:「對啊,我肯定要錢的,這個世界上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

「好,既然你這麼說,那你拿錢滾蛋吧!」劉瑩有些絕望的說道。

「姐,你確定你不是在裝比嗎?」劉小志冷笑着說道:「你真的舍的把錢都給我?」

「只要你要,那我就給!」劉瑩抹了抹眼淚,有些決絕的說道。

「這可是你說的啊!別後悔!」劉小志有些驚喜的說道。

劉瑩有些傷心,又有些無奈的的說道:「弟弟,爸爸現在還沒死呢,只是失蹤了。」

「他死沒死跟我沒關係,我只知道他把家產都給了你。」

劉小志很生氣的說道:「他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我不是他兒子嗎?」

聽到劉小志這麼說,劉瑩很想把劉小志不是爸爸親生的事說出來。

但是話到嘴邊,劉瑩又忍住了。

她擦了擦眼淚,說道:「弟弟,爸爸不在了,以後就是我們倆相依為命了。」

「姐,你別裝了,劉家的家主之位,爸爸竟然傳給了你,你肯定別提有多開心了。」

「我也不跟你爭,我只要錢,你趕緊拿錢給我吧!」劉小志冷冷的說道。

「你想要多少錢?」劉瑩問道。

見劉瑩說到重點了,劉小志陷入了沉思。

過了一會兒,他笑着說道:「姐,我們姐弟一場,我也不要多了。」

「你給我一千億吧,我們從此以後就沒有關係了。」

「什麼意思?」劉瑩獃獃的說道。

「我說,你給我一千個億,我可以跟你斷絕姐弟關係!」劉小志說道。

「混蛋!」劉瑩氣的伸手要打劉小志。

但是劉小志抓住了劉瑩的手,他有些不屑的說道:「姐,現在爸爸不在了,你不要再欺負我了。」

「你抓疼我了!」劉瑩哭着說道。

劉小志放開了劉瑩,笑嘻嘻的說道:「姐,你最好識相點!別逼我對你動手!」

其實劉瑩並不想失去自己的弟弟,但是劉小志的話,確實太讓人寒心了。

爸爸失蹤后,他最關係的竟然是家產。

想到這裏,劉瑩也釋然了。

她看着劉小志,失神的笑了起來,說道:「小志,你真的要跟姐姐斷絕姐弟關係嗎?」

「當然啊!」劉小志點了點頭說道:「不然我拿到一千億后,你後面來找我要錢怎麼辦?」

「原來你也知道,我們家現在拿不出這麼多的錢。」劉瑩苦笑道,眼裏滿是失望。

劉小志有些不屑的說道:「這個我不管,你就算是賣公司,賣房子,也得湊一千億給我。」

「好,我拿一千億給你,你給我滾出劉家。」劉瑩哭着說道。

「姐,這可是你說的啊,別後悔。」

劉小志大聲的說道:「一千億,一分都不能少!」

「滾,你給我滾!」劉瑩指著劉小志,聲音非常顫抖的說道。

劉小志說道:「一個星期內,你給我湊齊一千億,不然就別怪我翻臉了!」

說完后,劉小志就大搖大擺的走出了房間。

看着弟弟遠去的背影,劉瑩痛苦的跌坐在了地上。

她沒有想到,自己的這個弟弟,竟然是個眼裏只有錢的混賬……。 一道破破爛爛的木門悄然的從地面上緩緩升起。

薛維淡然的走進去,剎那間,地府之門直接關閉。

那一幕幕熟悉又陌生的背景再次充斥著薛維的眼帘。

鬼門路上的冤魂孤鬼仍然十分之多,見到有人過來,這些冤魂孤鬼像是打了雞血一樣不斷的嚎叫起來。

一道道黑影朝著薛維直接衝過來。

薛維眉頭一挑。

不知道死活!

手中紅色的鬼差令旗猛地一搖,恐怖的威壓和吸力直接爆發。

幾乎距離薛維近的小鬼全部被收到鬼差令旗之中。

其他的小鬼一看,那恐怖的鬼差氣息瀰漫紛紛四處逃亡。

他們不過是區區一個小鬼,甚至連鬼兵都算不上,和鬼差硬碰硬,這不是在找死嗎?

雖然鬼門之路的小鬼都是神志不清的小鬼,但是對危險的警覺性可是很高的。

穿越了鬼門之路后,薛維才是真正的來到地府。

那陰沉的環境以及黑壓壓的氣息簡直讓人喘不開氣,在地府的荒野之中,幾乎隨時可見孤零零的小鬼飄蕩。

凹凸不平的大地裂開一道道的口子,紅色的岩漿在裡面沸騰著。

鬼兵們守護著通往天城的要塞,一個個剛進入地府的小鬼在鬼兵的帶領下有秩序的前進著。

想要從地府的荒野來到天城,如果是一般的小鬼只能徒步走過去。

但是像鬼差的話就沒有這種擔憂,他們有專屬的傳送符。

傳送符使用后,薛維一轉眼便來到了天城的門口。

天城兩側幾乎被鬼兵包圍著。

畢竟天城作為東城的四大城之首,守衛力量是十分強大的。

一群鬼兵看到薛維后紛紛單膝跪地。

「見過差爺!」

薛維只是點點頭徑直的走了進去。

不得不說甲子區的面積確實大的嚇人,就像林德風所說,甲子區的面積相當於半個華夏,那麼整個天城有二十二個區,這二十二個區加起來才是天城整體的面積。

可以想象一下,這天城究竟有多大。

在地府之中,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是鬼。

百分之六十以前的都是修鍊鬼術的鬼修,他們可能是人,是神,是動物等等。

地府里的生活和普通人沒有什麼兩樣,只不過多了很多神話色彩。

甲子區中有一處街坊,名為匯寶街。

這條街就相當於人間的商業街一樣,裡面幾乎匯聚了各種商家,只要你想要的,沒有匯寶街沒有的。

再珍貴的東西在匯寶街都能給你找出來。

望著人來人往的人們,撇開那陰森森的氣息,薛維真的感覺自己彷彿置身在人世間一樣。

周邊的小販要麼支撐著一個攤位,要麼乾脆就把賣的東西放在地上不停的叫賣著。

這裡面不缺乏一些武器,法器,法寶一類的東西。

終於,薛維在一家店鋪的門口停留了下來。

店鋪的招牌很直接了當,佰草鋪。

走了進去后,好傢夥,這佰草鋪的面積還真的不小,一共三層,每一層的面積都足足有兩百多平方米。

櫃檯呈L形狀,那櫃檯湊近一看,竟然是用白金打造。

好傢夥!白金在地府里這麼不值錢嗎?

尤其是旁邊的樓梯,到處懸挂著珍惜之物,甚至有的竟然是用冰種翡翠做的鈴鐺就隨意擺放在那裡。

薛維忍著想要偷過來的心思來到了櫃檯面前。

看守櫃檯的事一個之年輕胖子。

在冥火之眼的加持下,這年輕胖子是一個鬼修,實力平平無奇,在先天六階左右。

看著有顧客來,胖子立馬喜笑顏開著,那本來就不大的眼神簡直快眯成了一條縫。

「喲,這位客官,您需要點什麼?我們佰草鋪是匯寶街有名的靈草店,在這裡,上品靈草也能給您搞到。」胖子一副獻媚的說道。

上品靈草?

嗯?

有戲!

薛維靠近那個胖子,一副神神秘秘的樣子。

“幽夢花,上甘露草,紫夢蝶,黑星鷺草….這些藥草咱們這裡有嗎?”薛維壓低聲音問。

要知道在人間這可都是及其珍貴的東西,哪怕地府里就算是有,恐怕價格也不低吧。

但是誰知道,薛維說完話后,那個胖子用著一副關愛智障的眼神看著薛維。

「這位客官…您說的這些,我們這裡還…真的沒有。」胖子一副無奈的說道。

薛維一瞪眼睛。

「什麼?沒有?你不是說連上品靈草都能搞得到,這些東西都沒有?那你們還叫什麼佰草鋪?」薛維滿是不滿。

尼瑪!

這不會再地府里也是稀罕物品吧!

如果是的話,那自己還怎麼製作駐顏丹?

現在薛維內心想哭的心都有。

胖子尷尬的咳嗽了一下。

「咳咳,這位客官,我們佰草鋪售賣的是靈草,您說的這些尋常草藥我們是不售賣的,隔壁有一個小攤,那老頭就是賣一些尋常草藥,您說的那些他那都有,一靈石就能賣很多。」胖子連忙解釋道。

俗話說,顧客就是神,找惹誰也不能招惹了顧客。

尤其是眼前的這個黑衣人身上竟然帶著一副威壓,恐怕來頭絕對不小。

胖子是能不得罪就不得罪。

尋常草藥?

薛維的嘴巴直接瞪大。

好傢夥!您這是把我說的草藥當垃圾呢!

很快,薛維擺正臉色,咱不能讓別人看不起咱啊。

不過很快薛維又想到了一個很關鍵的東西,靈石。

自己好像根本沒有這玩意啊,不對,自己有十枚靈石,還是星雲真人給自己的。

在人間的話,十枚靈石挺多的,但是如果放在地府的話,那這十枚靈石恐怕根本就是杯水車薪吧。

「請問一下,直接用陰德交易不可以嗎?」薛維彷彿像是一個小白一樣問道。

胖子差點把眼睛瞪出來。

我的個乖乖!

陰德啊!那可是陰德!

這尼瑪,你這麼有錢?

要知道陰德不管是在地府里還是天庭那都是稀罕東西啊!那是承載了天道的。

你竟然想要用陰德來買這些垃圾?

這小子該不會是哪個大家族的弟子自己出來歷練的吧!

很有可能?

看著這個傢伙頭腦一副不靈光的樣子,胖子越來越堅定了自己的想法。

「這位貴客,如果您有陰德的話,建議您去靈德樓進行去兌換,靈德樓就在前面不遠處,是地府專門兌換靈石和陰德的地方。一陰德可以兌換十枚靈石,但是如果您想兌換陰德的話,那就需要一百靈石兌換一陰德。」胖子說道。。 依靠【天狐漫虛步】的靈巧與速度,鯊猩狐在五行劫陣世界中左衝右突,殺敵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