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才蔡氏企圖用裝暈來嚇唬宋離,結果卻被宋離無情給揭穿的事可都還在大家的腦海裡面記著呢。只是這次蔡氏可不是裝暈了,而是真的暈過去了。所以宋有江有信心,宋離肯定不會那麼容易就能把蔡氏給救醒的。

宋離依舊還是取出剛才嚇唬蔡氏的銀針出來,只是這一次宋華江家裡的人抱著的都是一個看好戲的態度。

「阿離,現在奶可是真暈過去了,你這跟針恐怕是起不到什麼作用了吧!」宋媛以為宋離是準備再一次用針來嚇唬蔡氏,所以故意在宋離面前說用針肯定是不行的。

宋離點頭,「光用針肯定是不行的。不過堂姐剛才意思就是承認奶她剛才是在裝暈了嗎?」之前蔡氏裝暈雖然被宋離用一根針就給嚇得裝不下去了。可是卻沒有人直接揭穿啊,但是現在宋離說這話擺明就是要揭穿蔡氏了。

宋媛的臉漲的通紅。

「我不是這個意思,剛才奶那也是真暈。」

「剛才我一根針就能讓奶醒過來,現在要是一根針不行,那我就再加上另一樣東西肯定就能行了。」宋離道。

蔡氏撞過去的勢頭雖然猛,但是因為年紀擺在那裡的,而且在沒有人攔著的情況下,蔡氏已經盡量讓自己撞過去的力度減少了。

「爹,怎麼說奶會撞牆那都是因為你,所以這救奶的重責那可就是落到爹你的身上了。你願不願意幫這個忙?」宋離問道。

宋華豐沒想到自己還能幫上忙。

「我當然願意了。」

「爹,把你的鞋子脫給我。」他們是一路走過來的,一路上又出了不少的汗,這會兒她爹的鞋子肯定是很不好聞的。其實宋離也沒有必要這麼做,可是他們這上門來看人,一句好話都沒有得著就算了。爺奶他們居然還合起伙來算計他們。這就不能忍了。

宋華豐的鞋子汗味重,宋離光是提在手上就能聞到了。

「爹,娘。大伯你們都來幫忙把奶給按住,免得奶這一醒來不小心再給嗑著絆著了。」宋離提著鞋子道。

宋離要幹什麼,難道旁人還看不出來嗎?

宋正浩又怎麼可能會讓宋離這麼做?

「老二家的,你真的就準備讓你家宋離這麼對你娘?」

宋華豐有些遲疑,「爹,阿離她的法子指不定有用呢?」

宋正浩沒想到這個時候了,宋華豐居然還敢跟自己爭辯。

「這法子有個屁用。老大,還不趕緊去請大夫過去。她一個小丫頭胡鬧,難道你也跟著一起胡鬧?」

宋華江當然不願意跟著宋離一起胡鬧,只是他也拿不住娘這到底是在裝暈還是真的暈過去了。現在得了宋正浩的話,自然是連忙就要跑出去請大夫了。

「。。。。。。」

「這是用不上我了?」宋離問道。

宋正浩瞪了宋離一眼,「個沒良心的東西,你就這麼對你奶?」

宋離嘿嘿一笑,「爺,您也不要生氣,我這個法子真的是有用的很。要是您不相信我可是給您試試看,保管只要我這一針下去,再給奶問問我爹這鞋子的味道。我奶准能立馬就醒過來。」宋離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

宋華豐現在也明白了,只怕他娘這會兒早已經醒過來了,不過是在裝暈罷了。要不然爹怎麼會這麼極力的攔著阿離?

「爹,阿離的這個法子或許是真的管用,要不您還是讓她試一試吧!」宋華豐道。

宋正浩一個白眼就翻過去了,「胡說八道,這是什麼法子?怎麼能管用?老二,你這心狠啊,你就這麼對你娘?小時候你吃你娘奶的時候你都忘了?」 葉天出了大殿之後,與各方都交代了一聲,之後便是將林軒兒,粱笙二人都給叫上,一同進入到了靈巢空間之中,開始了這外界十五天,內部小半年的漫長靜修之中。

蕭澗雲倒是並未跟著葉天一同進入靈巢空間,而是留在了外面,與莫悅心待在一起,他現如今的一些法陣修鍊也用不著葉天隨時盯著,一些簡單的東西,以及靈魂修鍊上的一些事情,莫悅心同樣可以指導他,同樣的,蕭澗雲自己也是表示有些耐不住性子靜修小半年,索性是並未去叨擾葉天。

此一次,葉天有著絕對的把握一舉衝擊到七劫涅槃境的層次,林軒兒亦是能夠迅速的衝擊到六劫的級別,由此修為作保,在這內域地界上走動,方才算是能夠安然。

進了靈巢空間,葉天三人便是各自分散了開來。

林軒兒去往了元初星上的極地所在,在那裡,冰天雪地的環境,最適合她修鍊。

而粱笙則是去往了靈巢空間最初的起始之處,那片湖泊之上,是靈巢空間中靈氣最為聚集的源頭之處,在那裡,粱笙亦是能夠的道最好的靜養,就連靈墨刀,都被粱笙一併帶了過去,作為刀靈存在,粱笙的修鍊,同時也便是在溫養這些寶刀!

而已自己,卻是並未身在元初星之上,而是在那茫茫無邊的虛無空間之中,如同一粒宇宙塵埃一般的懸浮著。

在這樣無天無地,滿目虛無之處,才是靜修靈魂修為最好的所在,現如今葉天的修鍊,已經是用不上任何人幫助了,涅槃尊者也沒什麼可教他的,索性是留在了元初星上,幫忙看著些粱笙和林軒兒,讓得葉天能夠自己安靜的修鍊。

在那一片虛無空間之中,葉天盤膝坐在了一塊懸浮的碎石塊上,巽風菩提悄然浮現在了他的手中,不等葉天有什麼動作,那巽風菩提便是自己化為了一股青色的氣流,直接融入到了他的體內!

「怎麼比我還猴急。」

葉天陡然一陣失笑,這求道菩提,不等他擺好了架勢,自己便是竄進了他的體內,這也是讓得葉天感到幾分好笑,就好像這求道菩提都巴不得他快點突破似的。

「小半年的時間……絕對足夠了!靈魂修為……要是突破了那第七重涅槃劫,我的靈魂修為,究竟會增長到什麼程度呢?」

葉天心中此刻也是有些期待,他的靈魂修為,受到自身的種種手段影響,再有這那自然之靈體質的存在,強悍程度早已是遠超常人,如今再行靜修精進,恐怕到時候突破七劫,給他帶來的增幅會是前所未有的龐大,甚至不亞於曾經,他直接四劫同渡,一舉沖入四劫涅槃境帶來的增幅!

常常的呼出一口氣,葉天的眼目便是緩緩的閉合了起來,靈魂能量彷彿是一股和煦輕靈的風,不斷地在他的體內流淌,盤旋,每一次流轉,便是會變得更加的殷實,更加的凝練,也將他的底蘊,朝著更高的方向推去。

而在這個過程之中,新到手的巽風菩提,幾乎是毫無限制的將其中蘊含的能量灌注進了他的體內,越是融合,便越是讓得他的實力,朝著更高的層面發起衝擊!

……

外界。

摸約是過了有個三日的時間,來自五湖四海的高手強者們,便是已經將這雲棲閣的地界給擠得滿滿當當,無論是東區還是西區,想要找上一個地方住宿落腳都變成了一件十分不容易的事情,平日里幾百金幣一晚的客宿,最近已經是炒到了需要用玄幣來支付房費了,而這都還是供不應求。

素質高一些的,可能還禮貌商議,或是聊得來了一併擠擠,或是相互之間競價一番,價高者得。

而落的一些素質差的,甚至是直接大打出手,打不過的,還有當街撒潑,耍賴打滾之輩,可謂是頗有些讓人捧腹了。

而那些個地位高,有著足夠影響力的人,便是紛紛被邀請到了雲棲閣坐在的這中心島嶼上居住,這裡的居住條件要好了許多,不過住宿依舊是有些緊俏,所幸雲棲閣的這些高手之中,也不乏有這擅長法陣之道的人存在,開闢了不少的法陣空間,這才解決了住宿的問題。

雲棲閣大殿之上。

「哈哈……文君老弟,我們這一別數年,老弟身體可還安好啊?」

一名身穿著暗金色袍服的中年男人,面帶著滿滿的笑容走向了莫文君,那件暗金色的袍服,讓人一眼就能認出此人是瑤光閣之人,這位,赫然便是那瑤光閣的閣主,張仙慶太爺。

「有你張太爺掛記著,哪能不安好啊?怎麼樣?小傢伙們可都來了?」

莫文君上前一把與那張太爺抱了個滿懷,二人也是親如兄弟一般的熱切。

「可不能都來啊,嚯,一聽說那傳聞中的葉天閣下到了你雲棲閣,個頂個的都耐不住性子了,吵著嚷著要來呢,這要都跑來了,你這雲棲閣還不給他們擾的一團糟啊?此行只帶了賢兒和墨兒,算是代表啦。」

張太爺擺了擺手朗笑道,一邊說著,一邊便是指了指跟在他身後的兩名年輕小輩青年。

這兩名小輩,看上去也是和莫悅心差不多的年紀,修為亦是與莫悅心無二,皆是七劫涅槃境的修為,端是厲害得緊!

「賢兒,墨兒,怎的這麼沒禮貌?還不見過你們文君伯伯?」

聽得張太爺催了一聲,那兩個模樣頗為清秀俊朗的小輩青年這才從周圍的熱鬧之中回過神來,連忙朝著莫文君禮貌的拱了拱手:「文君伯伯,侄兒失禮了。」

「哈哈……好,賢兒這個當哥哥的,修為也是幾近圓滿了,不錯不錯,頗有進步。墨兒也越發的精進了,看樣子也快了,都是好樣的!」

瞧得這兩個實力不俗的小輩,莫文君臉上也是頗為的歡喜,這些個小輩,可都是被他們這些老輩強者當成掌上明珠一般的愛護這,能有這等修為,也是讓得這些老輩們頗為的喜歡。

「文君伯伯,就張賢張墨兩位哥哥好樣的,清兒差了許多麼?」

總裁系列②:女人,投降吧 忽然,一道嬌俏的少女聲音便是從大殿的另一側響起,莫文君轉眼望去,便是瞧見一名看上去更要年輕幾分,摸約是方才而是出頭的少女一蹦一跳的走來,其身上那暗紫色的飛鵬袍裝將她的皮膚襯得雪白,看上去分外的靈修,而在她的身後,一位美婦人亦是蓮步輕移而來。

「清兒也不賴,同樣七劫了呢,也很棒!都是好樣的!」

莫文君伸手拍了拍那少女的腦袋朗笑道,隨後方才望向那美婦人,「碧霖妹子,久違了。」

那被稱作「碧霖」的美婦人朝著張太爺和莫文君略微的躬了躬身,優雅一笑:「讓兩位哥哥久等了,莫三哥,怎的不見悅心那妮子啊?莫不是又在加練?」

「唉……不提,不提,這妮子一天天的,跟個修鍊狂似的,不知道的還以為這妮子走火入魔了呢。」

擺了擺手,莫文君也是頗為的有些無奈,莫悅心啊,此刻正領著蕭澗雲加練呢,說是不能輸給葉天太多之類的,頗有些幹勁滿滿的味道。

「都到齊了就好,那葉天閣下,聽你說是在靜修吧?也好,這幾日,我們幾個老輩便一同準備準備吧,到時他破劫之時,我們也好搭一把手。」

張太爺目光在大殿中掃了一圈,看著這一派熱鬧的景象,眼睛里卻是隱隱的有些落寞。

四方閣的高手到了三方,他們結拜的兄弟姐妹四人,卻是只到了三個,這大殿之中,終究是缺了那瀟湘閣啊…… 宋離一看陳氏的樣子就知道道理髮生什麼事情了,其實這也是可以預料到的。

「算了,既然沒有了。那咱們明天重新做就是了。」這嘗了一個包子之後宋離也就想起來自己好像也很久沒有吃包子了,這嘗一個之後自己就更加想要吃包子了。

陳氏詫異,「明天還做?」

宋離點頭,「我跟爹娘都還沒有吃過呢。再說了大嫂的好手藝那是我們都知道的,總不能就這麼浪費了不是。」

陳氏很是尷尬,「那好,明天咱們再做一次吧!」

宋敏兒有些膽怯的看了宋離一眼,「小姑姑你是不是生氣了?」

宋離蹲了下來,「我怎麼生氣了?」

「今天我們在家做包子,可是小姑姑你沒有吃上,你肯定是生氣了是不是?」宋敏兒問。

宋離摸了摸宋敏兒的小腦袋,「我怎麼沒有吃上可,不是有敏兒你給我留個一個包子嗎?」

「可是那時敏兒吃完了之後才留給小姑姑的,再說了爺奶都沒有吃上包子。」宋敏兒的手指不停的在打繞。

「沒事,咱們明天再做一次,爺奶不就能吃上了。」宋離安慰宋敏兒。

宋敏兒點頭,「那小姑姑能不要生我娘的氣嗎?」宋敏兒看了一眼陳氏,那會兒在屋裡的時候她娘可擔心了。

宋離點頭,「當然,小姑姑保證不會生你娘的氣好不好?」宋離伸出手跟宋敏兒拉鉤。

宋敏兒得到宋離的保證之後自然是高興的不行,連忙跑到陳氏面前。

「娘,您聽見了,小姑姑說不會生您的氣的,這下您就不用擔心了。」

二房

馬氏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

「我說今天這包子吃的真是不過癮,要是明天還能繼續吃就好了,只可惜爹娘已經回來了,明天這肯定是吃不成了。」馬氏一邊剔牙一邊道。

宋有成嫌惡的看了馬氏一眼。

「爹娘回來怎麼了?你們今天辦得這叫什麼事兒?居然趁著爹娘不在給自己開小灶兒。」

馬氏沖著宋有成翻了一個白眼,「說的好像你自己沒吃一樣,我可是記著呢,你今天可是吃了七個包子,還吃個半斤左右的狼肉。」馬氏馬上就把丈夫給揭穿了。

宋有成哪想到馬氏居然會這麼無聊的來記自己的這些東西?

「吃都堵不上你的嘴。」宋有成抱怨。

馬氏嘿嘿一笑,「要是天天都像今天一樣都這麼多的好吃的,說不定就堵上我這張嘴了。只可惜爹娘實在是太摳門了,我這張嘴當然就堵不上了。」馬氏道。

馬氏的這話頓時讓宋有成不高興了。

「咱們家的日子過得還不好?每天都能吃上肉,你那娘家能每天都讓你吃上肉?」宋有成道。

馬氏一翻身從床上爬了起來。

「你那也叫肉?天天都是狼肉,我這一嘴的膻味,在這麼吃下去我看我整個人都快要變成狼了。」馬氏沖著宋有成哈了一口氣。

宋有成揮揮手,「行了,有肉吃你就滿足吧,真要是一天不給你吃肉,我看你不嚎。」

馬氏眼珠子一轉,「我說今天爹娘是去那邊了吧!」

宋有成點頭,「是去了。」

「嘖嘖,今天可是給那邊準備了不少的東西啊。」早上準備東西的東西,馬氏就已經眼紅了,那麼多的東西。咋的都值些銀錢了,就這麼給送過去了,真是可惜。

宋有成冷笑了一聲,「不給送過去,難不成留給你吃?」

馬氏一瞪眼,「留給我吃怎麼了?難不成我還吃不得了?」那麼些好東西給自己吃不是正好嗎?「咱們這幾年都沒有再懷上那就是因為我這身子沒有補好,要不然我還能懷不上孩子?」

宋有成沒想到馬氏居然是這麼想的,這懷不上孩子怎麼就跟吃的扯上關係了。再說了他們現在已經有花兒了,就是想繼續要孩子那也是遲早的問題。

「那你是什麼意思?」宋有成聽出馬氏的話裡有話。

「我的意思是咱們要不也學爹娘當初他們一樣分家吧!」馬氏道。

分家?宋有成立馬一下就坐直了。

「這話是誰讓你說的?」宋有成道。

馬氏憋憋嘴,「誰讓我說的?這就是我自己想的? 超能少女 咋的難不成我們還不能分家了?」馬氏道。

「只要有我在的一天,你這輩子就不要想分家的事情了。」宋有成雖然喜歡動些小主意,但是卻從來也沒有想過要分家,可是現在馬氏居然跟自己說想要分家。這不是就是在告訴宋有成,她這是要翻天嗎?

馬氏一番眼,「咋就不能分家了?咱們現在住在一起什麼都要聽從爹娘的指揮不說,就是宋離也能說上我兩句,我到底是個當嫂子的咋就該天天被個小姑子給指揮來指揮去的?」

「就為了這你就想要分家?」宋有成才不相信馬氏是為了這個想要分家的。

馬氏也知道要是自己一點實話都不跟丈夫透露,丈夫肯定是不會相信自己的。

「咱們現在分家之後可以自己單幹,這樣今後咱們的日子肯定會比現在過得還要好的。」馬氏道。

分家單幹?這是什麼意思?

「我跟天香樓的夥計打聽過了,天香樓的掌柜收宋離的兔子每隻是一百二十文前。到時候等咱們分了家也養兔子,照樣還是賣給天香樓,不過咱們就賣一百文錢一隻,這比阿離賣的還要便宜。到時候天香樓的肯定會願意收咱們的兔子的。」馬氏道。

宋有成震驚的看著馬氏,他怎麼從來都不知道原來馬氏心裡竟然還打著這樣的主意?

「你什麼時候跟天香樓的人接觸的?」

「之前阿離不是讓我看管兔子,後來人家天香樓的人過來拉兔子的時候我跟人閑聊了兩句不就知道了。」馬氏似乎一點都沒有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

宋有成冷冷一笑,「你要是想分家那咱們就和離,這樣你也就不用跟著我這個沒用的人受折磨了,到時候你想怎麼樣都隨你自己的便。」宋有成沒想到馬氏居然敢私下打這樣的主意。

馬氏急了,「咋說的好好的突然就要跟我和離?再說了咱們倆弄這難道還不好嗎?到時候得到的銀子那就都是我們夫妻倆的了。」 「張二哥,這熱鬧日子,莫要心中難過了,澗雲那孩子不是回來了么?你且放心吧,那孩子,一定能重振瀟湘閣的。」

碧霖輕拍了拍張太爺的肩膀,她又何嘗不知道,張太爺眼中的那落寞之色,是想起了他們所有人的老大哥,瀟湘閣的蕭太爺呢……

「唉……可惜啊,大哥如今不知所蹤,一川那小子也……澗雲這孩子,也是苦了他了,不過能夠有宣凌少主提點,又有葉天閣下在他身邊教導,這孩子,也必成大器!不提這傷心之事了,讓孩子們玩兒去吧,文君啊,讓悅心妮子也別傻練了,一同去玩玩放鬆一下,過些日子,才是他們表現的時候。」

張太爺擺了擺手,將這話題跳了過去,旋即臉上便是恢復了那祥和的朗笑。

小輩們各自玩鬧,幾位長輩們也是相邀著準備出遊,距離四方閣開幕要有十來天的時間,這幾日,足夠他們休息妥當,且幫著葉天準備好衝擊涅槃劫的準備工作了,現如今,便是只等時間到了葉天出關,而後,這四方閣會,便可拉開帷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