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過了四天,楊順在微博里看到一條本地新聞,才得知,禁毒局竟然在短短几天內,獲得了這麼大的成就!

「1月24日,我市警方在雲南警方的協助下,成功抓獲一個南毒北運的畈毒集團,搗毀三環線外的一處中轉制讀工廠。以林某為首的畈毒嫌疑人24人全部落入法網,當場繳獲栤毒5公斤,手槍8把,子彈80發,管制刀具9把……」

紅楓市政府官方微博為技偵,網安,禁毒等協同單位點贊,社會輿論一片叫好,市民紛紛表示支持,為警方打call,送溫暖,紅楓公安廳再接再厲,重拳出擊,各警種聯動,每天都有捷報傳出,犯罪分子聞風喪膽,節前報警次數和犯罪案件數量斷崖式下跌。

看著這條新聞,楊順原本還沒什麼感覺,可聯繫雲南那邊的新聞,以及記者們藝術加工后的故事,他敏銳的聯想到錢飛飛。

新聞中提到了紅楓本地三年前的幾起合併畈毒案子,市裡成立專案組,順藤摸瓜到了雲南,收集掌握了大量證據,最終部里列案,兩地警方終於聯合收網,將整條讀品線全部摧毀。

鑽石契約:首席的億萬新娘 有關卧底的內容,報紙上肯定不會說,但楊順能猜到一些,如果不是錢飛飛他們這群人在前線想辦法,怎麼可能在畈毒集團裡面挖這麼深,整條線全部剷除?

報紙新聞裡面還特意提到了優秀的輯毒警犬,為了讓讀者感興趣,記者們藝術加工成精彩的小故事。

說是在查抄制讀工廠時,所有人都忽視了廁所,一條叫「黑虎」的輯毒犬來了,拖都拖不走,可它又不會說話,只在叫,拚命用尾巴掃地,警犬專家一看就明白了,有問題!

於是警方仔細搜索,終於找到藏在4米高的天花板鋼筋橫樑,方形管暗格里的2公斤讀品,以及手槍和子彈,所有人都誇獎黑虎好樣的。

「黑虎?不就是禁毒局的那條黑背嗎?是挺不錯的。」

楊順對這個黑虎印象很深,因為表現最好,是禁毒局的明星警犬。

但是,尾巴掃地,那是他剛剛教的技能好不好!

楊順隱隱約約有一種成就感,他很開心,看著這條新聞,呵呵直樂。

「以前看這些新聞,我都沒感覺,就好像警嚓啊,讀品啊,都離我的生活好遠好遠。而現在,看見我親自訓出來的警犬,做出這麼大的貢獻,那種感覺你知道嗎?真的好爽啊!」

電話那頭的汪卉差點笑噴:「這就是你打電話給我的原因?」

楊順隱隱壓著興奮:「是啊是啊,我很想和你分享我的快樂。」

汪卉又鵝鵝鵝鵝笑了起來,停下來后:「好好好,我也感覺到快樂了,謝謝你的分享~~你還有什麼話要對我說嗎?」

楊順有點緊張,低聲道:「具體的辦案細節,我還是不要在電話里說了,低調,低調,我只是個默默付出的小人物。」

汪卉笑得不行:「行,低調的科研男,默默付出的傻狍子~~我要複習功課了,你繼續偷著樂吧,再見!」

楊順毫無覺察,拿著電話樂呵半天,心裡很好奇究竟是怎麼辦案的,但又不敢打電話詢問錢飛飛,他知道很多事情不該問的別問。

等他在本學期最後一個周六去訓練時,警犬基地給了他一個大大的驚喜,他被黃宏軍蒙著黑眼罩,帶到綜合樓前的台階上。

取下眼罩后,只見幾十人的方陣在前面站著,警犬蹲坐在腳下,所有人用部隊的特殊整齊節奏鼓掌,警犬們也跟著起鬨嚎叫。

江姍姍換上警服,作為代表,在楊順胸口掛上一枚勳章。

錢飛飛也走上前,掛上另外一枚勳章,所有人向他敬禮。

「感謝楊專家對紅楓警犬基地做出的巨大貢獻!」

幾十人整齊的喊聲,讓楊順熱血沸騰,心中被巨大的滿足感包圍,眼淚都快湧出來。

但他強忍住了,笑呵呵問道:「這麼熱情?真不像你們的風格啊,大家還是吼我幾句吧!」

哈哈哈哈……

警營里的笑聲都是統一節奏的,真的很有意思。

錢飛飛笑道:「年前最後一次警犬考核結果出來了,你知道我們基地的警犬淘汰率是多少嗎?你大著膽子猜一下。」

楊順想了想,往高里猜:「20%?」

錢飛飛笑道:「你膽子還不夠大,告訴你吧,淘汰率16%。全國最好的記錄是30%,而你才訓練了不到一個月,如果給你更長時間,我有信心低於10%!你知道嗎,這個成績出來后,全國所有的警犬基地,都說我們作弊了。」

還真是作弊了,楊順心裡暗笑,但就是不說。

感謝大家之後,楊順跟著錢飛飛,換到他的辦公室。

實在按捺不住好奇心,楊順問起前段時間的禁毒案。

錢飛飛沒有否認自己參與,還安慰道:「紅楓這邊最大的畈毒集團已經被全部抓獲,工廠也一鍋端了,所有的證據鏈都在,一個都跑不掉。」

楊順有點擔憂:「一個漏網之魚都沒有?」

錢飛飛好笑:「肯定會有小蝦米,但成不了氣候。但是,在這個畸形的黑暗世界里,今天倒下一個集團,用不了幾天,又會站起來一個新集團為暴利鋌而走險。禁毒工作永遠都做不完的,但出來一個,我們就要消滅一個!」

「你已經不是禁毒的人了好吧,安安逸逸養你的狗好了。」

「哈哈,你提醒的對,我現在是狗官!」

這個世界上,有人勝利,就有人失敗。

幾條狡猾的漏網之魚,聞到風聲不對,提起溜走了。

正是光頭海哥的團伙,他拿到錢飛飛的照片以及老鐵的證詞后,找到了自己的大哥。

驗證這種事本來很簡單,幾個電話打過去,就可以知道真假了。

但畈毒的大佬們從來都是小心翼翼,雲南力哥那筆生意,是一年前做的,時隔這麼久,時過變遷,是人是鬼都不知道,哪敢冒然驗證?

他們用了十天時間,拐彎抹角打聽,最終得到消息,力哥的那個手下半年前被砍死了。

死無對證,但海哥這邊還是不敢放鬆,只是做好準備,隨時跑路。

終於,在警方大行動的時候,他們跑的最快,成為唯一的倖存者。

「老子5000多萬的貨!全他嗎喂狗了!」

「輯毒輯毒,輯你嗎的毒,老子最恨卧底!」

「小海!你去把你的老鐵找來,想辦法做了那個警嚓,我要他死!」

「大哥,我小弟被抓的不剩幾個,短狗也沒了,錢也沒了,只剩下工廠的一些化學材料……」

「這裡有100萬,找人做了他,你安排跑路。」

在黑暗的角落,有一群人,睜著血紅的眼睛,舔著鋒利的刀刃,他們要復仇! 終於放寒假啦~~

學生們辛辛苦苦浪了一學期,終於可以回家慵懶一個月,享受家的溫暖了。

春運期間,學生放假潮是第一波高朝,每年都是安全檢查的重中之重。

警犬總隊連實習期的警犬都派了出去,在大街上巡邏,楊順作為專家,輔警,也去火車站參與巡邏,有點忙。

但很帥啊!

楊順穿了一回輔警制服,裡面套著防刺背心,看到鏡子里威風凜凜的自己,那一刻,他真的產生了神聖的使命感。

而小歐穿著犬用防彈服,走在火車站裡,被好多愛狗的小姑娘們追逐,求著要和罕見的哈士奇警犬合影,它那個又帥又萌的外表,讓好多女乘客的心都融化了。

過小年的那一天,天氣晴朗,氣溫回暖。

陳梅給兒子放了個大假,楊順歡呼一聲:「小歐!今天我們出去浪~~~」

汪汪!

小歐叫了兩聲,跳上桌子,側著頭,將楊順的手機咬過來。

「我是該誇獎你機靈呢,還是該錘你幾下呢?我的手機殼子,又被你,咬!破!啦!」

楊順接過手機,拚命揉著小歐的下巴,在通訊錄里翻汪卉。

兩人現在還是保持每天睡前小聊的習慣,慢慢有了融入對方生活的感覺,只是一直沒有捅破那張薄薄的紙。

汪芸還特意和妹妹睡在一個被窩裡,咯咯笑著分析兩人的關係,她還很想看看兩人的聊天記錄,但汪卉死活不同意,鎖好手機,改掉密碼。

汪卉不是那種主動型的女生,她喜歡順其自然,她會默默付出,細心照顧,會不經意的撒嬌,大多數時候會安靜的等在旁邊。

在她看來,楊順不是不懂,雖然他情商經常不在線,但也有很多溫馨的舉動,可他就是不主動挑明關係,她不是很理解為什麼,但還是乖乖等待著,等待鮮花綻放的那一天。

「今天是個艷陽天,有空出來玩嗎?」

「又去實驗室?」

「噫?為什麼要說又呢?」

「哼,你以前有提議過其他的地方嗎?」

「今天不去實驗室,我們去步行街吧?逛街買新衣服,吃飯,看私人包房的電影,抓娃娃,吃喝玩樂一條龍,怎麼樣?」

汪卉驚喜不已,在家扭捏了半天,化淡妝的時候還一直被姐姐打趣,等楊順開車過來接走。

運氣好,步行街入口剛好騰出來一個停車位,兩人下車,讓小歐下來活動身體,在陽光下對著商場伸一個懶腰。

「吶,拿著這張卡,今天你買單,能節省多少錢,就看你砍價的功夫6不6了!」

楊順將一張信用卡遞過來,汪卉接著,好奇問道:「這是我姐上周幫你申請的卡嗎?」

楊順道:「是的,我讓她申請了兩張,主卡在我那裡,這張是副卡,是你的名字,以後你拿著用。」

汪卉害羞低下頭,心裡暖暖的,難怪前幾天姐姐神秘對自己笑,哼,這傢伙,都不和她商量一下,先斬後奏。

她將卡退了回來,很嚴肅搖頭:「我不要你的信用卡,我每年都有獎學金啊。」

楊順再推過去:「辦都辦了,你就拿著吧,唉,我是個很無趣的科研男,平常都不怎麼會花錢,你要是不幫忙用一點,估計錢都生霉了。」

汪卉覺得好笑:「你還不會花錢?我姐姐上個星期才給你打了150萬,你不是又刷爆了嗎?」

「呃……搞科研的錢,那能算錢嗎?那都是紙啊!你是不知道,那幫孫子開價有多黑,一台流體分析儀要收我90萬,一隻有癌基因缺陷的小白鼠,賣5000美元,還不帶還價的,不包郵,沒有七天無理由退貨,養死了不負責,跟搶錢一樣,太過份了!哼,欺負我們科研男不會做生意,不懂砍價是不是……」

說起這方面,楊順可以滔滔不絕。

汪卉看著他義憤填膺的表情,感覺特別可愛。

她伸出手,輕輕挽住他的胳膊,微笑著安慰道:「行啦,知道你很窮,也很可憐,那我今天幫你多砍點價下來。」

「這才像話,小歐,跟上!」

楊順笑眯眯的,走了兩步,覺得不對勁,想從口袋裡抽出手,但看到汪卉戴著可愛的羊毛手套,又是一聲輕嘆,默默將抽出一半的手重新塞回兜里。

這個小動作也被汪卉看見,她也在心裡暗嘆一聲,手套可以脫下來啊這都不知道?真蠢!

不過,蠢的可愛,她嘴角微揚,心情極好。

步行街範圍很大,有十幾條街,每一條都有一個主題風格。

前天下過雨,今天放晴,地上還殘留著些許泥水,路邊有幾台小型環衛車在清掃噴水。

今天小年,還是大晴天,街上很有節日氣氛,很多市民出來逛街,攜家帶口,老少全出動,大包小包採購過年的新衣服。

兩人端著熱奶茶,提著烤栗子,舉著冰糖葫蘆,偶爾還會調皮的喂對方一口,笑著追逐打鬧,小歐也在旁邊跳來跳去,討要每一根烤香腸。

重生農門嬌女 剛剛路過一個地下車庫的出口,楊順看見走上來的幾人,一下子樂了:「錢哥,你們這是全家出動?」

「楊叔叔~~」

錢曉佳張開雙臂撲過來,楊順蹲下伸手,準備迎接小蘿莉的擁抱,心裡美滋滋。

結果錢曉佳施展出泥鰍功,楊順的胳膊重重被撞,錢曉佳噗一下,抱住了他身邊的小歐,親昵的不行。

「我……」

楊順沮喪地低下頭,胳膊也無力垂了下來,這下被打擊狠了。

「楊小歐是你弟弟,楊小歐即將出生的孩子是曉佳的妹妹,所以曉佳喊一聲楊叔叔,合情合理呀!」

錢飛飛哈哈大笑,他老婆,還有汪卉,聽見這段搞怪的解釋,全都掩嘴笑不停。

說笑之後,相互介紹,錢嫂子是個氣質端莊的女人,長得也很漂亮,聽說是在廳里做內勤,和汪卉很快就聊上了,很投緣。

「一直到過年,我只有今天上午休息,下午又要去巡邏。一年到頭難得陪老婆孩子逛街,虧欠她們啊!」

「我家裡也忙,我媽不想錯過春節鮮花旺季,整天摸早貪黑,我新車啊,她叫我去鄉下搬花,拖樹,心在滴血。」

「你都那麼會賺錢了,叫你媽別幹了,享享清福呀。」

「我說了,她不幹,她說人只要一閑下來就廢了,由她去吧,她就愛種花養草。」

兩個男的在後面聊天,女人孩子和狗在前面說笑。

汪卉是個很有眼力的姑娘,幫錢曉佳買了一套又漂亮,又不貴的童裝,關係處理的好,還不會讓對方有心理負擔。

愛人,孩子,狗,這才是溫馨的生活。

…………………………

步行街入口附近的輔路入口,一輛無牌照的小鋼炮摩托車慢慢停下。

戴著頭盔的騎手單腳撐地,將腳下踏板的一個5L白色塑料桶小心提下來,放在路邊台階上。

這就是個普通的裝修材料桶,PP聚丙烯材料,用於裝膠水,塗料等,很常見,換做任何一個人,最多也就多看一眼,不可能有太多想法。

另一個戴著毛線帽子,只露出眼睛鼻子和嘴巴,穿著黃色保潔反光背心的中年人,從旁邊賣報和飲料的小崗亭後走出來,他手裡還拿著一把塑料掃帚。

兩人簡單交流了一下,保潔男人蹲下,試著旋轉塑料桶蓋,能擰動,不過他沒打開,重新擰好,提起桶,往某一條步行街的深處走去。

車手發動車子,遠遠的跟在後面,不緊不慢,看到路邊一台高壓水槍環衛車正在作業,慢慢地跟在它後面。

保潔男人走的不快,塑料桶提的很穩,在他前面30米外,一個小姑娘正和哈士奇歡笑追逐,大人跟在後面,有說有笑。

這就是他們今天的目標。

…………………………

街上行人很多,楊順喝過熱飲,自己都覺得走熱了,敞開了一點衣服。

錢曉佳和小歐在最前面奔跑瘋鬧,休息喘氣的時候,劇烈咳嗽幾聲。

錢嫂子連忙喊住她:「曉佳別瘋了,回來隔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