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沸騰起來的人羣瞬間又安靜了下去,各個瞪大了眼睛。誰沒看見剛纔的比武中幾個壯漢是最厲害的!真是這個小姑娘打到的嗎?簡直就難以讓人相信。

“你們誰敢反對?”鳳知雅挑了挑眉,語氣極帶挑釁。

許久的沉默之下,忽然間一箇中年男子從身來上來。“我有反對。”一身錦衣穿在身上,舉足落足間大家的氣勢。

鳳知雅雙眉微揚,這個男子雖然穿着華麗,卻難以遮掩他眼底的病容,顯然已經是重病已久。他大概就是洛當家洛家城了,她雖穿越過來不久,但爲了在這個朝代生存,幾乎所有名人的資料都牢記在心。

修哥的病嬌江湖路 傳聞洛家剛成爲天下商業第一家,卻偏偏選在這個時候爲女選夫。鳳知雅嘴角一勾,原來是因爲洛家城身體的緣故。

鳳知雅小小的身板迸射出霸氣。“那你爲什麼反對呢?如果說你選的人連我這個小小的娃子都比不上,那個還怎麼幫你擔當起洛家的重擔。”

鳳知雅話語一出,臺下戲佻聲頓出,確實,剛剛那些所謂的高手都被這個小女孩打了下去。

洛家城卻從鳳知雅眼中看出難以掩飾的自信,甚至,這個小姑娘或許真的有超過這裏所有人的能力。但他需要卻只是一個能幫助自己女兒擔當起家中重任的男子。

“可是,在下這是比武招親,姑娘身份不符,恐怕……”

洛家城的話語未落,鳳知雅眼中的寒光一現,她想要做的事情還沒有不能做的。

“那如果說我非要呢?”嬌嫩的嘴脣清晰的吐字。

“那老夫無理了!”洛家城沒有再猶豫,雙手一揮,就示意手下的人衝上來將鳳知雅帶走。

鳳知雅冷冷一笑,無知!她從來都不會爲自己所做的事情而後悔。十指間銀光微現。

“且慢——”一抹身影優雅的從天而降,藍衣男子落地,背後的披風隨風舞動,他散發着令人窒息的美麗,明明是藍色的衣物,卻猶如邪惡的蝴蝶在空中飄舞。

是軒轅淵,鳳知雅眉頭微皺,該死,她居然完全沒有發現他的氣息,這個男子確實可怕的讓人驚歎。

軒轅淵優雅的轉身,修長的身軀如同畫中走出的男子,卻散發出邪魅的氣息。

“是離王——”

“真的是離王陛下!”忽然有人認出了軒轅淵,忍不住大聲叫了起來。下面人羣一看竟然是王爺,沸騰起來的同時還不忘趕忙跪倒在地上。

“都起來吧,在宮外本王還不需要這麼多的禮節。”軒轅淵揮了揮手,看着百姓站起身來。便轉身走到了洛當家的身邊。

“你說這個小丫頭的身份不符你相親的規格,那本王如何呢?”軒轅淵深邃的眸子閃爍着邪肆的光芒。那個娃子想要玩,那他就陪她。

不過,她居然敢來招親,這膽子可真夠大的,但他感興趣。

“王爺,我洛家只是一介平民高攀不起。”洛家城頓時被嚇了一跳,雖然說能跟離王攀上關係那是做夢都難夢到的,但是機會擺在眼前,他卻還是不敢相信。

“有什麼高攀不起的。”鳳知雅緩緩走上前來,眼中的算計一閃而過。他既然是自己送上門來的,那不利用一下就太對不起自己了。“其實王爺的意思就是如同我參加比賽贏了的話,那就請洛當家將洛家傳家之寶賜予我,王爺自會幫你們洛家找合適的人選,若我輸了,那麼王爺就是您家的女婿,你看如何?”

軒轅淵深邃的墨眸一斂,薄脣微勾,邪肆萬分。沒想到居然被這個小丫頭算計到頭上來了。

拿他當賭注,還不給他參加比賽的機會,可真是膽大包天!

“是嗎?”鳳知雅漆黑的雙眸竟是挑釁的意味,就算軒轅淵不答應幫這個忙,她也可以憑藉自己的能力得到血凝蠶絲。她纔不相信這個狐狸王爺真會看上洛家小姐。

軒轅淵不動聲色對上了鳳知雅的眼神,邪魅的笑意加濃了幾分。

“離王,您的意思是……”洛家城粗粗的嘆了口氣,這兩個人的眼神真是太恐怖了!忙開口問道。

“當然是,依照小丫頭的意思了。”軒轅淵收回了自己的目光,雙手一揮就將自己後背上的披風灑落在了地上。

“不過,這麼多的大人打一個小孩,或許太過分了,不如……”軒轅淵優雅轉過頭,果然看到鳳知雅纖細的眉頭微皺。

那個男人,不會是想要改成……鳳知雅雙眼間警惕微微溢出,她雖然從現代穿越而來,但是對於琴棋書畫,可謂樣樣不通。

就聽見軒轅淵嘴角一勾,吐出了鳳知雅最討厭的一句話:“改爲文鬥如何……”

鳳知雅的眼眸頓時迸射出危險的信號。這個男人,絕對是故意的!! 012 蠻女VS狐狸 縱寵——傲世狂妃 書包網

軒轅淵不動聲色將鳳知雅的眼神盡收眼底,他沒有猜錯,她果然不擅長琴棋書畫。舒硎尜殘

很好!他期待的就是這個。

洛家城當下點了點頭:“那就按照王爺的意思來吧。”找姑娘家擅長的,想必也沒有人會說一羣大男人欺負小姑娘。

“這不公平,如果說這位姑娘想要比什麼琴棋書畫,那是不是我們這羣大老爺們也要跟着彈琴奏樂!”臺下當下就傳來了反對聲音。

“就是,這是比武招親,不是才藝大賽!”幾個人當下吵鬧,原本安靜的人羣頓時沸騰起來。

軒轅淵脣角一勾,難得後退兩步,站在角落,全力減少自己的存在感。

鳳知雅好看的秀眉一扭,這個男人根本就是故意。這麼拉風的衝出來,卻弄了一大堆的麻煩給自己。現在反而躲在了角落裏,分明就是來看戲的。

一隻,狡猾的狐狸!

鳳知雅優雅的走到人羣中來,精緻的小臉蛋微微一歪,跟剛纔煞氣重重的女子判若兩人。“本小姐也覺得不公平,所以我們都拿出自己最拿手的,不是非得要琴棋書畫,只要是最擅長的就行了!”

柔弱的聲音格外的動聽,鳳知雅剛說完話,就有人從臺下跳上了來。“那閣下就先來。”

鳳知雅搖了搖腦袋:“你們這麼一個個衝上來,是想要累死我嗎,是男人的現在就都給本小姐衝上來!”稚嫩的聲音卻充滿了挑釁。

她可從來都不喜歡浪費時間,更討厭跟這些粗漢子舞文弄墨。“怎麼,不敢?”輕柔的聲音再也掩蓋不住霸氣,這是一種赤裸裸的挑戰。

果然,鳳知雅的話語一出,臺下的人一個接着一個衝上臺來。原本就寬大的挑戰臺,頓時像是化聲爲菜市場一樣,吹笛子,彈琴,甚至唱歌的,還有現場書法,簡直混亂成一團。

臺下的糯米瞪大了眼睛,小姐簡直是想要成批的得罪人,太囂張了。那作爲小姐的丫環是不是也要張揚點呢?

軒轅淵嘴角的笑意微勾,這個丫頭確實比第一次見她是強多了。他沒有忘記第一次相遇時那卑微的眼神,而現在卻光芒四射,確實是成長了很多。她選擇讓所有的人羣混亂成一團,而自己卻在背後等待給所有人致命一擊,確實夠高明。

鳳知雅雙眸微閉,等待出手。忽然她清秀的眼簾微眨了一下,有強手?

腦海中念頭一閃而過,一抹清脆的笛聲劃破天際,如同寒霜般透心的冰冷順着笛聲從臺上傳來,低低的笛聲猶如混亂中的天籟之聲。

鳳知雅仰頭望去,只見在臺上的一個角落,白色的簾子遮住了她的視線,男子背對着她,口中的笛聲卻如同咒語,迷惑人心。所有的人羣都不由的跟着迷亂,傻傻的站在原地不動。

以聲控人,以音惑人。確實是高手!鳳知雅雙眉一挑,但是對於她,還是淺了點,因爲還沒有什麼可以情感可以牽制她鳳知雅。

軒轅淵臉上笑意一頓,危險的光芒頓出。他能感覺得到周圍有高手,並且感覺很熟悉,卻沒有想到會衝着鳳知雅來的。

手上的勁風揚起,雙眸中的紫色漸濃,軒轅淵渾身上下無形的煞氣瀰漫。

沒有人能夠在他眼皮子底下傷害鳳知雅!

就在這時,鳳知雅動了,小小的身影劃過人羣。從後背抽出一根貼身的軟劍,整個人輕盈的躍上了天空,漂亮的劍舞沒有所謂的華麗,只有所謂的精煉。

這是一種最純粹的演繹。

她順着笛聲飛舞在空中,如同蝶翼般悠揚的身影劃過。隨着笛聲越激烈,鳳知雅的劍揮的越快。忽然間鳳知雅整個人在空中一個迴旋,凌冽的劍氣朝着對方射出,頓時攻破了那個男子的音控!

軒轅夜眉梢挑了挑,手上的功力收放自如。這小丫頭果真沒令自己失望。瞧見她傲然清雅的舞姿,似一朵綻放在顛崖邊的雪蓮。高高俯視着山腳睥睨着一切,他開始更期待她每一秒的動作。

被音控迷惑的人漸漸回過神來,但目光卻遲遲無法離開在空中飛舞的女子,那瀟灑的動作姿態,都忍不住鼓起掌來。

就連坐在臺上的洛小姐洛凝都忍不住站起身來觀望着,小小年紀的姑娘家居然有如此的神采。

只見鳳知雅整個人半空中一個翻身,手上的劍飛快的翻轉,一道道劍氣劃破地面。

一首藏頭詩浮現在人們的眼前。

行腳同來有幾人,

醫過芳辰定鬼憎。

救旱功高暑氣涼,

人間何處不傷神。

行醫救人?洛凝和洛家城眼中頓時化爲了狂喜,相視一看。難道她知道父親所中的毒怎麼解?是在暗示什麼嗎?

“好——”軒轅淵率先走上臺前,眼中是難以遮掩的驚訝,這個丫頭真是隨時隨地都能給自己驚喜。

鳳知雅卻看都沒看他,要不是這個男子,她怎麼會這麼累呢。腳一擡,準確的落在了軒轅淵的腳上。

目不斜視的俯瞰着臺下的人,小小的身板,卻讓人感覺到無形中的壓力鋪面而來。“你們服不服?”

“服!”臺下幾乎是異口同聲的回答,有誰能不被震驚呢,這麼一個十幾歲的小姑娘居然這麼厲害。

鳳知雅的嘴角這才一勾,要是說不服,她一個個打到他們服爲止。

那雙小眼睛瀰漫的殺氣漸漸緩和,軒轅淵嘴角微勾,他早就察覺到了眼神的變化,包括重重踩在腳上的那一下子,這個丫頭可真是暴力。彎下腰來,在鳳知雅的耳邊薄脣傾吐:“蠻女——”

男子邪魅的聲音緩緩落入耳朵,鳳知雅眼角一揚,她從不排斥別人說自己暴力野蠻,有時候以武服人看的也是本事。但是除了這個男子。

敢說她野蠻?踩在軒轅淵腳上的力道也重了幾分手,“野蠻?”她甜蜜一笑,卻冷的凍人:“也比你這個狐狸好的多吧。”

鳳知雅優雅的從軒轅淵腳背上踩過,轉身朝着臺上走去。若是洛家連她的藏頭詩都看不懂,她還真懶得跟他們合作。

果然就在這時,臺上傳來了一個小廝的聲音。“洛小姐請姑娘去洛府一會。”

鳳知雅撩了撩頭髮,昂頭跟着小廝走上前去,不再理身後的人。軒轅淵,我現在不是你的對手,但不表示以後不是。

剛走了幾步,卻不想一抹藍色的身影又緊緊貼在了身後,軒轅淵雙眸妖豔的笑容瀰漫,眼睛憑有趣味的上下打量鳳知雅,緊緊跟在她身後。! 013 救人可以,報酬呢 縱寵——傲世狂妃 書包網

古色古香的屋子裏,四周的桌椅成圓弧形擺放,琉璃燈高高懸掛在屋檐之上,檀木悠然的香氣瀰漫開來。舒硎尜殘

鳳知雅坐在椅子上,翹着小腿,悠閒自得。手上拿着的茶還不斷的瀰漫出誘人的香氣,她嘴角勾了一下,還是古代好,現代可沒這麼濃郁的茶香。

但是。“起來!”鳳知雅無奈的糅合一下眉毛,一大羣人跪在面前,快把她當成菩薩了。

軒轅淵側頭偷笑,這丫頭就算幫人也兇巴巴的,忙擺了擺手:“你們都起來吧。”

那一大羣人才站起了身來,洛凝臉上是難以遮掩的激動,聲音甚至有些顫抖:“你,真的有辦法救我爹嗎?”就算眼前的人只是一個女孩,她卻情願相信,因爲爹每次毒發的樣子太痛苦了。

鳳知雅撩了撩頭髮,神情懶散的說。“救人可以,那條件呢?”她從來都不是什麼好人,浪費時間在對自己毫無益處的地方。

“噗——”一道水霧從軒轅淵的嘴中噴出,他還真沒見過這麼明目張膽敲詐的人。但小丫頭那雙閃亮的眸子,似乎還宣告着自己的無辜。

洛家城顯然是頓了一頓。鳳知雅眼角一揚,反問道:“怎麼,不樂意?”說話的口氣大有你說一句不樂意,她就扭屁股走人的趨勢。

“不是,當然不是。”洛家城趕忙迴應着,他這毒是自從孃胎裏面就帶出來的,每年都會發作一次。但是無論花多少錢,拜訪多少的人,卻都沒人能保證根治。

“只是在下奇怪的是,姑娘怎麼看出來在下中毒了。”洛家城深眸上下打量着鳳知雅,更加確信他從來沒見過這個女孩,更不可能在她面前毒發過。

“你的面色慘淡,左半邊面孔呈現暗紅色,右半邊面孔呈現暗綠色,這不證明你中了隱族的幻影毒嗎,這可是從孃胎裏帶下來的,你能活這麼久已經不容易了。”鳳知雅懶懶的吐出了毒的原委,整個人靠在椅背上,一副悠閒自得模樣。

軒轅淵轉動着手指上的扳指,眼中的驚訝難以遮掩,他原以爲鳳知雅只是看出了洛家城身上有毒,卻不想對於毒這方面這麼瞭解。

鳳知雅接收到軒轅淵的驚訝,無奈的抽動了一下嘴角,他還真以爲自己是十幾歲的小姑娘,要是到本小姐沒死之前可是金牌特工,這種級別的毒,不過是給她抓抓癢,不過……

雙眸中隱隱的笑意漸濃,傳聞隱族是最神祕的幫派,那麼這是不是代表着洛家跟隱族之間有什麼關係呢?她很感興趣。

總裁不壞,萌妻不愛 “既然你知道怎麼解的話,那請幫一下忙,我們洛家上下必定感激不盡。”洛凝誠懇的說。

“沒問題,只是報酬…”鳳知雅從凳子上面跳了下來。“其實解這個毒不麻煩,不過我有兩個要求,第一我要血凝蠶絲,第二我希望由我協助你們管理洛家,若說我的管理成效大,那麼利潤中你七我三。”說完擡頭一記眼神斜射在軒轅城身上。

軒轅城修長的手指優雅的敲擊着桌面,脣邊勾出邪魅的笑容,這算是在求他嗎?

鳳知雅翻了個白眼,他這不是明知故問嗎?明知道自己在軒轅皇朝什麼勢力都沒有,怎麼讓別人輕易答應。她可不想暴露自己相府嫡女的身份。當下拋了個你愛幫不幫的眼神。

“這……”洛凝跟洛家城一時做不了決定,血凝蠶絲沒有問題,但是洛家十分之三的利潤可不是一般的小數目。

“本王可以作爲擔保!”軒轅淵用手遮住微笑的嘴脣,這個丫頭可真是可愛。手放下的那一瞬間,臉上已然嚴峻。“若是信不過鳳姑娘,那也該信本王。如若說鳳姑娘的決策對你們洛家的產業有影響……”

“那請隨時隨地來離王府拿賠損的銀兩,保管夠。”鳳知雅口齒清晰的補充完了軒轅淵的話,雙手一攤,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

軒轅淵雙眉一挑,嘴角抽搐,這丫頭,算是在敲詐他嗎,離王府的銀兩隨便拿,她可真說的出口。

洛家城再也沒有猶豫,當下點了點頭,有離王做擔保,自然不用擔心。“可以。”

“不過本王很好奇,你怎麼來解這個幻影毒呢?”軒轅城輕抿了一口茶,問道。

鳳知雅沒有回話,只是走到了洛家城的身邊,臉上淡然的表情讓人看不出她在想些什麼。目光緩緩從洛家城臉上掃過。鳳知雅忽然揚手,十指間的銀針準確迅猛的射入到洛家城胸口的周圍,銀針迴旋的那一瞬間。

洛家城只感覺到自己的胸口疼痛到快要爆炸。臉色因爲劇痛發紫,整個人瑟瑟發抖。忽然間一條銀色的小蟲隨着一口毒血猛的從他的口中噴出。

鳳知雅迅速拿起桌子的一個瓶子,將蟲子收入到了瓶中。僅僅是一瞬間的事情,洛家城臉色已經恢復正常。

“好了,我下次再來。”鳳知雅淡然的轉身,小小的身影從門口邁出,屋裏的人才勉強回過神來,這就算解完毒了?那麼坑人?衆人嘴角同時抽搐的那一瞬間,一抹藍色的身影迅速跟了出去。

鳳知雅前腳踏出門,軒轅淵就緊緊跟在了身後。

淡定的腳步微微一停頓,鳳知雅雙手叉腰,轉身怒視身後的人。“狐狸,你到底想要怎麼樣?跟着我幹嘛?”

“你猜?”軒轅淵妖豔的面孔中迸射出笑意,手卻迅速將鳳知雅小小的身軀摟到懷中。“你拿本王做買賣,本王就是你的人了?”男子挑釁的聲音從耳邊輕飄飄劃過,“你也別忘記,你現在還打不過我……不如做本王的王妃吧。”

鳳知雅轉過身來,正面直視着軒轅淵,嬌脣反問:“是嗎?”

話落那一瞬間,手中的瓶子一甩,瓶內銀色的小蟲迅猛的飛出,軒轅淵頭巧妙的一躲,順利的躲過了襲擊。

那迅猛的動作甚至比之前見過的更快,鳳知雅雙眉一挑,這個男子到底還保存了多少實力?

就在這時,身後傳來慘絕人寰的叫聲:“小姐……二,二夫人,派人砸了你的屋子……”鼻子上的銀蟲一口咬下去,剛找到小姐的糯米腦袋一歪,整個人癱軟在了地上,呃!小姐下手可真夠狠的。

------題外話------

咔咔,有人敢砸女主的屋,簡直活的不耐煩了,要咱幹了她嗎?那就收藏吧,後期會更精彩! 014 皇宮盛宴,扣留? 縱寵——傲世狂妃 書包網

砸屋?鳳知雅眼中迸出了危險的光芒。舒硎尜殘那個老女人是不想活了嗎?

感覺到身上小丫頭髮出的怒氣,軒轅淵不由鬆了手臂。鳳知雅小小的身影一躍而下,轉身衝着軒轅淵說:“拜託你照顧好我的丫頭,我回家一趟。”

“要幫忙嗎?”軒轅淵雙手相環,臉上完全沒有升級爲保姆的自覺,甚至還帶淺淺的笑意。

“不用。”鳳知雅冷漠踩了踩地面。那種小事,用不着外人插手。“她既然敢砸,我就一把火把她的屋子給燒了!”

燒了,像她的作風!小小的身影如同疾風從眼前閃過,軒轅淵妖豔的笑意漸漸從臉上褪去。“出來——”冷漠到極點的聲音如臘月的飛雪。

“王爺。”浮塵的身影從身後一閃而下。

“查的怎麼樣了?”軒轅淵環抱的雙手淡然鬆開,凜冽的目光直射前方。

“回王爺的話,今天的事情皇上已經知道了,不出意外,會在最近的皇宮盛宴向您跟丞相動手。”浮塵恭敬的回話,他發現自己現在越來越不懂王爺了,明知道皇上對他產生了疑心,卻還故意還用跟首富相識來刺激皇上。

“本王知道了。”軒轅淵漆黑的雙眸中暗紫的氣息瀰漫,他等的就是這一刻,一舉殲滅皇上背後的勢力。

既然他們動了殺心,那就不能怪他心狠手辣了。

確實,軒轅淵根本就沒想錯。在皇宮的內殺氣早已瀰漫開來。

“放肆!”一杯茶狠狠的被摔在了地上,太后精緻的面孔佈滿凌冽,手掌還緊緊扣住着桌角。“軒轅淵,他想要反了嗎?居然公然結識首富洛家!簡直就是大膽!”

“母后,請息怒。”軒轅浩然淡然坐在一側跟自己下棋,左手右手的黑白子相互廝殺,白子步步殺機,吞沒黑子。

“當初我們連遺詔都可以偷偷的更改,現在……”他清秀的面孔中閃過寒澀,低頭輕抿了口茶:“殺一個人又如何?”

“丞相那老頭子一直幫着軒轅淵,皇兒,母后據不允許任何人對你皇位有任何的威脅!雖然軒轅淵現在還沒有暴露謀反之心,但是寧可錯殺一百不可放過一個!乾脆兩個人一起殺了。”太后氣勢沖沖的說道,她花了那麼多心思才走到今天這一步,決不允許出現任何的危機。

軒轅浩然手中一顆棋子落下,黑子一片楚歌,清秀的雙眸微微上揚,他含笑的落下了最後一顆棋子。“母后不用着急,那就一起……”

軒轅浩然站起身來,拍了幾下手。“裴公公何在?”

一個年邁的太監走到身邊:“老奴在。”

“傳令下去,今天的皇宮盛宴每個人都要參加,特別是離王跟……丞相的家屬。”清秀的面孔中凌冽的笑意加濃,最後化爲讓人恐怖的慘笑。

“朕,要讓他們有去無回!”

裴公公臉上露出諂媚的笑容:“是,奴才遵旨。”

院落草木因爲秋季到來開始枯萎。鵝軟石鋪成的小徑,微風輕拂,偶爾淡淡的桂花香在空氣中瀰漫。

鳳知雅身穿一襲淺藍色的衫裙,粉嫩的小臉神情淡然,整個人懶懶的躺在椅子上,打了個哈氣。

“小姐。”

“管家,燒的怎麼樣了?”鳳知雅小眼睛一眯,揚了揚手。

“寸草不生。”管家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小姐那把火放的可真猛,就連二夫人的頭髮都燒的“寸草不生”。不過小姐雖然惡劣算惡劣,但比起二夫人,小姐對於下人卻好很多,除非惹到她,纔會被教訓。

“可是老爺那裏……”管家還是忍不住說了一句。

“爹那邊沒事。”鳳知雅懶懶的撩起一根頭髮玩了起來。 虐殤:代罪新娘 “我會跟他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