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時候,公主失蹤,也不會賴到自己頭上。

他站在船頭,雙目金光閃爍,落到周圍隕石之上。

突然,他目光停住了。

只見,好幾顆隕石中間,藏著很多修士,手中緊緊握著法寶神兵,準備出擊。

果然有埋伏。

倏然,一道驚雷響起。

嗖嗖嗖嗖!

數百道流光,從隕石後面射出,落到半空之中,將飛船緊緊圍住。

這些修士身穿奇裝異服,每個人的打扮都不一樣,顯然不是天神帝國的修士。

「大敢流寇,膽敢攔路,你知道這是誰的飛船嗎?」 總裁換換愛 佐林站在船頭,一聲大吼,威風凜凜。

「佐督統好大的派頭,把咱們嚇得尿都快出來了。」

流寇群中,一道粗蒼的聲音響了起來,帶著幾分野性。

聽到他這話,周圍的流寇全都哈哈大笑起來,聲音之中,半點懼色都沒有,全是嘲諷。

「你是何人?」

佐林目光落到流寇群中,為首狀的男子身上,大聲喝問。

「誅神壇一名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而已,怎敢跟堂堂天神帝國的督統相比。」粗獷男子自嘲。

誅神壇?

聽到這個名字,葉雄眉頭皺了起來。 誅神壇這個勢力應該是反帝勢力之中,非常聲勢浩大的一個。

在飛升台的時候,葉雄認識了柳生,柳生是誅神壇安排在飛升台拉攏強者的。

當時葉雄跟柳生見面的時候,還見過誅仙壇一個地位很高的修士的下界化身。

他自稱夕。

沒想到自己剛來神界沒多久,就遇到了誅神壇的勢力。

「你們這些流寇還真是膽大包天,我們還沒找你算賬,你們倒是自動送上門來送死。」佐林大手一揮,喝道:「所有人,備戰。」

周圍的護衛全都祭出各種各樣的兵器法寶,身上散發出騰騰殺氣,準備大戰。

「誅神壇的同道們,殺啊,把這些天神帝國的走狗殺光。」

粗獷男子大吼一聲,握著一把通體黝黑的大刀,率先殺了出去。

剩下的誅神壇修士也紛紛出手,朝飛船殺去,一時之間,滿天神通波盪肆虐。

無數驚叫聲夾成一片,戰況剛開始,就是一副你死我活的生死大戰場景。

從雙方這種戰況來看,顯然這樣的情況已經不是第一次出現了。

「馬飛,你去把公主帶出來,護在身邊。」

「蘇格,你來組織戰鬥,我先把這領頭的流寇宰了。」

佐林吩咐完,第一時間迎戰那名粗獷大漢,兩人很快就大戰在一起,打得難解難分。

當娶則撩 粗獷大漢跟佐林一樣,是合體中期,境界相當。

只不過粗獷大漢的元氣底蘊似乎更強一些,用的都是大開大合的神通,波盪十分恐怖。

佐林的神通相對來說陰森內斂一些,需要的元氣不是很多,但是卻有著非常詭異的效果。

葉雄站在飛船之上,沒有出手,只是在一邊看著。

「姓葉的,你還愣什麼,還不出手?」馬飛見狀,怒道。

「我的任務是保護公主,別的事情與我無關。」葉雄沒有理會。

「我們出事了,公主還有命嗎?」馬飛怒吼。

「反正,我只保護公主,別的事情我不做。」

葉雄守著船艙家艙出口,等蘇格將向燕兒帶出來。

片刻之後,蘇格帶著向燕兒出來,死死守在向燕兒身邊。

剩下的一些修士也靠近向燕兒,把向燕兒圍在中間。

他們這次過來的任務是將向燕兒帶回去的,向燕兒出事,他們不好交差。

「那妞好正點,把她搶了,讓大家樂樂。」粗獷大漢見到向燕兒出現,馬上下命令。

周圍誅神壇的修士,紛紛朝向燕兒殺去,一時之間,雙方圍著向燕兒大戰起來。

葉雄一直都在就手旁觀,腦子在想著對策。

突然,背後傳來一鼓非常厲害的威壓,有人在偷襲自己。

這種程度的偷襲,根本就不可能傷得了自己。

葉雄正準備反抗,突然心念一動,就像沒有發現一樣,任由對方的攻擊落到自己身體。

轟!

他的身體就像流星一樣,被狠狠在半空砸落。

那人一擊得手,根本就沒給他任何機會,繼續出手。

一連幾個大招,全都落到葉雄身上,將他轟得不見蹤影。

「葉星辰。」向燕兒大叫起來。

這裡的人,她唯一關心的就是葉星辰。

現在見他有難,頓時十分焦急,驚呼起來。

「你們快去救他,快啊!」

向燕兒向護在自己身邊的馬飛跟蘇格大吼。

「還想我們救他,我還盼得得他死呢!」馬飛冷哼。

「整天裝叉,還以為有多厲害,結果被一名半步合體給偷襲了,這是我見過最水的神境修士。」蘇格罵道。

兩人別說要護著公主,哪怕沒護著,也不可能救他。

「噢耶。」

偷襲葉雄的,是一個赤著上身,挺著大肚子的大漢,高興得叫了起來。

剩下的誅仙社社員也紛紛歡呼起來,殺對方一名合體境界修士,確實是算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情。

不過,歡呼只是短短的片刻,雙方又開始大戰起來,戰況更加慘烈。

……

向燕兒心裡非常難受。

葉星辰是她現在唯一稱得上朋友的人,現在他生死未明,對於她來說,是一個不小的打擊。

兩方繼續大戰,她一直都希望葉星辰能繼續出現,讓她失望的是,至此至終葉星辰都沒有出現。

半個小時之後,雙方死傷無數,最後只剩下十幾人還在戰著。

佐林跟那粗獷大漢依然在生死大戰,兩人身上都染滿了血跡。

另一邊,蘇格跟馬飛,和僅剩下的幾個護衛長,守護著蘇燕兒,誅仙社另外兩名合體初修士,一直在對他們進行攻擊。

就在雙方,進入白熱化的時候。

突然,一道青光從身而降,瞬間進入蘇格跟馬飛身邊。

「敵襲。」

「小心。」

兩人同時大吼,出手攻擊那青龍。

可惜,那青龍的速度比他們想像中要快得多。

兩人剛出手,身邊的向燕兒已經不見了,定睛一看,已經被青龍叼走了。

「可惡,是青龍境的修士,快追。」

兩人臉色大變,同時追了出去,片刻之間,兩人已經在數百公里之外。

「窮寇莫追,小心有詐。」粗獷男子大喊。

誅神壇的修士想追,但是首領有令,他們不敢繼續追,只能眼睜睜看著三道流光消失。

被青龍叼著,向燕兒心都提了起來,大氣都不敢透。

她根本就不知道,這青龍是誰,屬於何種勢力,是想抓自己,還是傷自己。

就在她不知所措的時候,青龍突然停了下來,鬆開嘴,將她放開。

然後,在她的目光之中,青龍快速變身,瞬間就變成了葉雄的模樣。

「葉星辰,你沒事,真的太好了。」向燕兒瞬間又驚又喜。

「我沒事,剛才我只是假裝受傷。」

「咱們快走吧,蘇格跟馬飛快要追上來了。」向燕兒急道。

「我在等著他們。」

葉雄面向追兵方向,身上湧起非常可怕的氣勢,一金一黑,兩種氣勢在他身上流轉。

下一刻,他看到兩道流光,一前一後,朝這邊過來。

「佛魔有晴。」

葉雄一聲大吼,大風車切割出去。

這是他自修鍊成《吞天魔功》之後,第一次施展《佛魔掌》。

雖然《吞天魔功》只修鍊到第六層,不及《天魔功》第七層,但是《吞天魔功》的品階比《天魔功》高得多,這一掌之威,比起以前恐怖得多。

而且,他已經進入合體期,這一招更恐怖!

天地地盪,風雲變化。

摧枯拉朽,所向披靡。

前面的追兵嘴裡發出一聲慘叫。

慘叫聲就像被一刀切斷一樣,戛然而止。

僅僅用一招,就將一名合體修士斬殺。

後面的蘇格緊急剎車,看了眼屍骨無存的馬飛,再看了眼遠處懸浮在半中的葉雄,臉色大變。 你們速度實在太慢了,我都等好久了。」葉雄淡淡地說道。

「葉星辰……你到底是什麼人?」蘇格驚道。

一招將馬飛殺死,這種程度的攻擊,別說一般的合體初期修士,就算中期也做不到。

就是他們的統領大人佐林,也絕對不可能做到。

「我是一個很記仇的人,所以,你們都要死。」

葉雄懶得跟他們繼續廢話,身影嗖地竄了出去,身上帶著恐怖之極的金光。

蘇格臉色大變,連忙出手守護,一邊在身上布了四道防禦。

面對這種程度的高手,他根本就沒有正面對抗的實力,只希望能防得住。

可惜,他還是太小瞧葉雄的實力了。

不到半分鐘時間,葉雄的佛印就連破四層防禦,余勢不減,狠狠轟在蘇格胸口上,將他轟飛出去。

蘇格嘴裡發出一聲慘叫,身敗如同敗草一樣墜落,口噴鮮血。

向燕兒驚呆了,面向葉雄,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剛才葉雄被半步合體修士偷襲成功,生死未明,她還以為對方實戰力很弱,現在她才發現,對方的實戰力不但不弱,反而強到了逆天的地步。

如果說,前面的馬飛殞落還有可能是偷襲的話,那邊現在的蘇格,可是實打實全力防禦啊!

這種程度都承受不住他的一擊,可見他的實力,恐怖到何種地步。

啾!

葉雄化成一道流光,落到馬格身邊,冷冷地看著他:「就你們這種實力,也配我看得起你嗎?」

蘇格這才想起,先前他們一直都罵葉雄看不起他,還想在送公主回去之後,再悄悄幹掉他。

現在他才發現,對方真有看不起他們的實力。

「我是天神帝國的督衛,有權位在身,你殺了我,不會有好下場的。」

知道自己沒有反抗之力之後,蘇格只有出言威脅,希望他知難而退。

「我殺了你,誰知道?」

葉雄隨手一掌拍出,魔佛出海。

哪怕如此簡單的一掌,威力依然十分驚人。

馬格連尖叫聲都沒來得及叫一聲,身體就轟然爆炸,屍骨無存。

不愧是跟《梵聖功》一個層次的魔功,《佛魔掌》的威力在轉換了《吞天魔功》之後,威力不可同日而語,他不敢想像,如果《吞天魔功》修鍊到第七層,跟《佛魔掌》一樣品階的時候,威力會恐怖到何種地步。

如果修鍊成《佛魔掌》第三式,又會恐怖到何種地步?

葉雄無限期待起來。

向燕兒獃獃地站在半空,已經沒有了反應,目光看著那道背光的影子,眼睛都挪不開。

開始她還有些優越感,畢竟她是一個星球的公主,但是現在,優越徹底無存了。

誰配不上誰啊!

「公主,你沒事吧?」葉雄這才轉身,回到向燕兒身邊。

「你這麼厲害,我能有事嗎?」向燕兒嘆了口氣。

「抱歉,讓你受驚,我實屬無奈之舉。」葉雄道。

「我明白,你不能光明正大的救我,不然我父親跟綠蘿星的會有難。」向燕兒點了點頭。

「你很聰明。」葉雄點了點頭,又道:「我還有事情,只能幫你到這裡了,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向燕兒心裡暗暗嘆了口氣,心裡多希望對方能將自己帶走,但是對方已經說得很清楚了,只能幫她到這一步,剩下的路只能靠自己走了。

「綠蘿星我是不能回去了,好在我還有些親戚,可以暫時去投靠他們。」 豪門蜜寵:腹黑總裁不好惹 向燕兒道。

重生之老婆三十二 「你去投靠誰都可以,但是絕對不能被人發現。」

「我明白。」向燕兒點了點頭,突然問:「你呢,你現在有什麼打算?」

「我的事情,知道的多,對你沒什麼好處。」葉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