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苒絕望了,眼淚毫無預兆的流淌而出。

刺骨的冰涼滴落在九玉白的指尖,讓他渾身一怔,而後愣愣的看着身下哭成淚人的冷苒,劍眉輕蹙,他這是幹什麼……

砰———

一聲巨響,九玉白整個人被震出三丈遠。

噗咻,薄脣溢出鮮血,胸口血肉翻滾,九玉白捂住胸口,擡起眼眸冷冷的看着來人。

此時的龍清絕雙眸腥紅,雙手纏繞着黑煙,整個人散發着狂暴之氣,俊美如斯的臉一片猙獰,此時的他就如同來自地獄的修羅,即便是周身受了重傷,依舊讓人窒息。

“本王的女人也是你敢動的!”

伸手,那雙染滿黑血的手臂無線延長,死死的扼住了九玉白的喉嚨,只要輕輕的一擰,他便魂飛魄散。

緣起情深 “哼,沒想到你竟然突破的了太陰絕殺陣!”

九玉白笑的譏諷,但是那雙狹長的鳳眸中卻閃過異樣的光芒,那是興奮的光芒。

好,龍清絕逃脫出來了,那麼他依舊可以靠自己真本事打贏他,公平競爭,成爲冷苒身邊的那個男人!

血跡斑斑,破爛不堪的長袍覆蓋在那抹蜷縮在角落不斷顫抖的身軀上,龍清絕的眸中滿是殺氣,是的,這一刻,他要殺了九玉白!

冷苒裹着龍清絕的袍子,整個人瑟瑟發抖,差點她就被……

不過眼看着龍清絕要殺了九玉白,依舊忍不住出口:“龍清絕,不要殺他”

雖然他前面對自己……可是最後看見她哭了,他是明顯的怔住了,這一點冷苒敢肯定,九玉白本質應該不壞……

“臭女人,你說什麼?”龍清絕側過頭爆吼,這個臭女人竟然爲別的男人求情,難道她……

還不等龍清絕有動作,一聲雞鳴聲響起,伴隨的還有雜亂急促的腳步聲。

看來天要亮了,而且清修那死老頭想必是追來了。

鬆開九玉白,瞬移到冷苒身邊,打橫抱起,龍清絕一刻也不敢停歇,瞬間消失在黑暗中。

“九玉白,下次本王不會心慈手軟!”

豪門暖婚:馴服傲嬌總裁 龍清絕殺氣騰騰的聲音迴盪在漆黑的四周,看着龍清絕消失的方向,九玉白捂住胸口,指腹擦掉了嘴角的血跡,很好,龍清絕,下次見面我也不會手軟!

那個女人,我要定了!

天邊漸漸的破曉,第一抹亮光斜射過來,映照出九玉白的臉上,那嘴角勾勒出的弧度,異常詭異。

一直到進門,冷苒就感覺到龍清絕渾身散發的戾氣,冷苒忍不住嘴角抽搐幾下,他在生氣,而且很生氣的那種……

嘎吱一聲房門被打開,屋子裏昏暗的燭光明明滅滅,把龍清絕俊美如斯的輪廓刻畫的有種蠱惑的魅惑感。

-本章完結- “我……”冷苒挪了下脣瓣,實在是受不了那張陰沉沉的臉。

她能說,她覺得九玉白不是壞人,而阻止他殺他嗎?

他不會信吧……

冷苒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心裏直嘀咕,窗外都要天亮了,他兒子應該快醒了吧,當着兒子的面,應該不會打自己吧。

就在冷苒提着一顆心亂想的時候,身子卻接觸了一股柔軟,回過神來時,她已經被輕輕的放進了棺材裏。

轟隆一聲,棺蓋被蓋上,而後鑲嵌在玉棺裏面的夜明珠瞬間亮起,整個棺材裏恍若白晝,明亮的有些刺眼,冷苒下意識的閉上眼,慢慢的睜開。

突然感覺後背心一涼,驚得她身子不由得顫抖。

“龍清絕……”

“別動”

低沉的聲音帶着略微的沙啞,響徹在冷苒耳邊,甚至能感覺到他微涼的氣息。

頓時冷苒全身僵硬了,動都不敢動,此時此刻的她哪敢再違逆他。

龍清絕小心翼翼的撩開粘膩在冷苒後背上的頭髮,頓時,血肉模糊下的那五條抓痕觸目驚心。

元後傳 那抓痕極深,森森可以見白骨,而且已經呈現紫黑色,一直蔓延在腰上,那盤旋的血痕,如同一根根枯老的樹藤,交織在一起,看得人頭皮發麻。

龍清絕看着還在不斷冒着黑血的傷口,眼神驟冷,從喉骨處咒罵一聲:“該死!”

沒想到已經這般嚴重了。

冰涼的指腹小心翼翼的覆蓋在慘不忍睹的傷口上,細細摩挲着,深邃的眼眸中劃過一絲心疼。

倏地,冰涼的柔軟覆蓋在傷口上面,冷苒渾身一個戰粟,他在吻她的傷口……

不受控制地,冷苒的兩頰染了一絲緋色,想到龍清絕也受了傷,而且傷的不清,下意識就說道:“你也受傷了,你快給自己治療下”

然而龍清絕卻是沒有回答她,而是沿着那傷口吻了下去,溫熱的舌尖觸碰在肌膚上,夾雜着濃郁的血腥味,那異樣的感覺讓冷苒渾身一顫,“你幹什麼?”

雖然已經是夫妻,不過依舊彆扭他這樣的碰觸,還以爲這鬼生氣了……

“疼嗎?”

低沉的聲音夾雜着憐惜,讓冷苒心瞬間跳快了幾分。

“不……不疼”

即便是疼的要死了,此時此刻,她心卻是暖暖的,長這麼大,除了奶奶外,龍清絕是第二個關心她的人,這種感覺怎麼說呢,很甜……

看着她蒼白的小臉,清澈的眸中卻是溢滿了濃濃的幸福,龍清絕一愣,心更加疼了。

指腹在傷口上打了一個旋兒,淡淡的霧氣凝固在指尖,慢慢的,冷苒便感覺有一股冰涼的清泉注入了她的體內,這種感覺和當初九玉白給她治療腳上的感覺一樣。

莫非他在給她治療?

這個想法一閃而過,冷苒就不由自主的紅了臉,心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不知道爲什麼有這樣的感覺……

-本章完結- 後背的清涼圍繞在冷苒全身,猶如一股涼涼幽幽的清泉沁入身體裏,冷苒覺得伴隨着這股清泉的沁入,她後背沒有這麼痛了,竟然有一股暖暖的感覺。

朦朦朧朧間,就在冷苒眼皮子打架的時候,耳邊突然響起一股粗喘息聲。

冷苒一驚,睡意全無,瞪大眼眸看着躺在身旁喘着粗氣,臉色蒼白的龍清絕,此時他的眉宇間,透着一縷極沉的疲憊,讓人心疼的疲憊。

冷苒輕輕蹙了下眉頭,清澈的水眸中染了一絲愧疚。

若不是自己,龍清絕也不會受傷,現在還要這般辛苦的爲自己療傷……

伸手,細長的手指不由自主的覆蓋上了那擰緊的眉宇,她竟然有一種想要磨平的衝動。

“別動”

低沉的聲音響徹在耳畔,呵氣如蘭,一隻微涼的手掌握緊了冷苒伸過去的手,把她軟弱無骨的小手包裹在手掌裏,深邃的眼眸裏閃過一絲疲憊,和一絲柔情。

龍清絕身上淡淡的檀木香味縈繞在冷苒的鼻尖,竟然好聞極了,所以冷苒怔住了,忘了動,甚至忘了呼吸。見懷中的人兒這般乖巧,龍清絕薄脣微微上揚,微涼的指腹滑過冷苒如凝脂般的臉頰,低頭吻了吻她星星般盛滿燈火的眸子。

“下次別到處跑了”

低沉的聲音如此好聽,冷苒回過神來,眨了眨眸子,她方纔竟然被這鬼迷惑了。

“我哪裏有亂跑,都是九玉白他進入我夢境了,攝了我的魂”冷苒不服氣的癟了癟嘴,她是那麼好事的人嗎?爲何龍清絕老是以爲是她惹的禍。

“好了,爲夫知道了……”

長臂一伸,冷苒再次被扣進懷裏,兩人的青絲相互交織在一起,一時間,玉棺裏的溫度竟然上升了不少,冷苒只覺得臉上灼熱的慌,身子也是僵硬,動都不敢動。

平穩的呼吸聲傳來,冷苒一愣,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顏,玉棺裏的夜明珠也漸漸的變得昏暗,淡淡的微光映照在這張俊美如斯的臉上,竟然有一種癡迷的魅惑感。

這個男人,是她的相公,哪怕他是鬼,可是他卻從不強迫她,此時此刻,更是爲了她負傷了。

看着他熟睡的容顏,冷苒胸口撲通撲通的,好似有什麼東西就要跳出來一般。

這中感覺,不是一次兩次了,每次和龍清絕相處都會有這種感覺……

冷苒挪了挪身子,嘴角暈染出一抹幸福的笑意,靠在龍清絕的懷裏,靜靜的閉上了眼眸。

—————

當冷苒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日曬三竿了,揉了揉發酸的眼眸,伸了個懶腰,可是懶腰伸到一般,冷苒就瞪大了眼眸,怎麼會!

她不是和龍清絕睡在一起嗎?可是……面前這張粉琢玉雕,睡的格外香甜的小屁孩不是龍清絕的兒子嗎?他什麼時候來的?龍清絕呢?

-本章完結- 冷苒嘴角猛抽了幾下,她快要被這對父子給玩壞了,完全分不清,他們要幹什麼。

這次冷苒雖然很想把這孩子提起來,但是上次受過教訓,這次她倒是不敢輕舉妄動了……

小心翼翼的起身,背上的傷口雖然沒有那麼堆芯的疼痛了,但是依舊疼啊,冷苒縮手縮腳的爬起來,想着儘量不驚動這小傢伙,誰知道,她手臂剛一動,那孩子竟然死死的抱住她,而且那雙爪子好死不死的竟然摸到她……

一下子冷苒臉頰迅速飄上了兩朵紅雲,即便是個孩子,可是這般也有點讓她難爲情。

“臭女人,傷好了就不消停了!”

冷冷的聲音響起,卻是帶着糯糯的奶聲。

冷苒一愣,有種被雷擊的感覺。

這個氣勢……

咕咚。

唾液滑動喉結處的聲音,在寂靜的玉棺裏迴盪的尤爲清晰……

冷苒全身瞬間僵硬,不可否認的,這個聲音是從背後抱着自己的小屁孩嘴裏溢出來的!一個*歲的小屁孩,抱着她吞口水,這個想法怎麼想怎麼怪異。

“你……把手放開”

冷苒快哭了,帶着濃濃的哭腔哀求道,因爲她腦海中有一個可怕的想法,那就是…..這孩子就是……

希望不是吧,太尷尬了,她不會嫁給一個小屁孩做妻子吧,而且……方纔自己竟然被他迷惑了心智,竟然有些悸動,她是瘋了不成?

“本王抱自己的女人怎麼了?”奶聲奶氣的聲音帶着一絲冷冽感。

下一秒,龍清絕就爆呵一聲,彈跳而起。

“臭女人,你敢扯本王耳朵!”

黝黑的眸子蹭蹭往上升的怒火,讓那張俊俏的小臉漲的通紅,小手更是一個勁的捂住自己發紅的耳朵。

然而冷苒此時已經瞪大眸子,惡狠狠的瞪着面前這個腹黑的小屁孩。

“知道痛就對了,誰叫你騙我,你這個……你這個色鬼!”

冷苒又羞又臊,恨不得挖個洞鑽進去,她竟然被這鬼騙了,她……

龍清絕一愣,睡意早已在耳朵傳來痛楚的時候清醒了,只是此番看到冷苒暴跳如雷的模樣,才後知後覺的發現,他好像……露餡兒了。

不過,要挺住,氣勢要擺足,不然白天還不知道怎麼被這小辣椒欺負呢。

對,絕對不讓這女人得瑟。

龍清絕背過手去,黝黑的眸子染上冷氣,淡漠道:“本王何時騙你了,是你自己目魚不識珠,活該”

說着還挑了挑眉尾,一副你奈我何的模樣。

不過他沒有看到他此時此刻的模樣和他周身散發的冷氣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長了大截的衣袍,套在他此時的身上,就猶如一個偷了大人衣服的孩子,滑稽又可笑。

可是此時的冷苒已經被憤怒衝昏了頭,根本沒有一絲害怕龍清絕的樣子,叉着腰,伸手指着龍清絕的鼻子,氣轟轟道:“竟然有你這樣的無賴,竟然辦成小孩挨着我睡,欺騙我主動抱着你……你個登徒子!”

“本王和自己妻子睡覺理所當然!”

戰國謀妃 -本章完結- 龍清絕回答的坦蕩蕩,一點沒有被戳穿時的窘迫,氣得冷苒臉紅脖子粗。

“你……你你無恥!”

冷苒要氣炸了,可是看着龍清絕那副打死不認賬的模樣,真的是,想吵架都難,最後她妥協下來,坐在一邊不吭聲了。

龍清絕嘴角微微上揚,他明明不是這樣一個喜歡和女人計較的男人,可是每次面對那張氣鼓鼓的小臉,又紅又白,他就忍不住想要戲謔她一下。

而且每次看着她吃癟又拿自己沒有辦法的時候,龍清絕心裏竟然很是受用。

這樣的感覺什麼時候有的呢?他也不知道,只是今天見到九玉白試圖染指她,他心中就想要把任何碰她的男人撕碎,這樣的心情他從未有過……

當冰涼的觸感襲來,冷苒一驚,這才發現她被一隻柔軟的小手牽着。

“幹嘛?”

冷苒下意識就問道。

“不是要救你奶奶嗎?今夜正好是血月之夜,可以救你奶奶”

龍清絕眉頭再次擰成毛毛蟲,黝黑的眸子眨了眨,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你真的答應救我奶奶?”

冷苒繼續眨巴着黑亮亮的大眼睛看着龍清絕,一副完全懷疑的表情。

這個人,一點不可信,竟然扮成孩子騙她。

前面好幾次求他,他每次都找各種理由來搪塞過去,現在會有這麼好心?冷苒眼眸中的不相信自然落入了龍清絕的眼眸,嘆了口氣,他是那種喜歡騙人的人嗎?

頓時小俊臉一黑,好吧,這身子也不是他願意的啊,這也是沒辦法。

不過爲了讓這女人相信,他也不能輸了氣勢,雖然現在是孩童身軀……

龍清絕狠狠白了冷苒一眼,淡淡道:“既然不想救,那本王更是樂的逍遙”

龍清絕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模樣,說完就鬆開冷苒的手揹着手擡起步子準備出去。

“等等”

冷苒連忙拽住龍清絕,那着急的程度差點把龍清絕拽倒在地。

龍清絕小臉嚇得有絲蒼白,但是他卻不能承認剛纔他被嚇到了。

“咳咳咳,臭女人,咋咋呼呼的,成何體統”

故作很兇的低吼一聲,驚得冷苒快速的放開了手,別說,是鬼就是鬼,那周身散發的冷氣是天生的,想要忽略都難。

“好,你先變回原來的模樣吧”

冷苒癟癟嘴,這個小孩模樣每次都讓她掉以輕心,雖然她不太習慣和龍清絕相處,但是事關奶奶的性命安危,總覺得變成大人的龍清絕說出的話更讓人信服些。

“你在質疑本王的能力?”

龍清絕心咯噔一聲,難道這女人發現他白天沒有法力的事實?還是說九玉白告訴她的?那豈不是九玉白也知道了?

不過片刻,龍清絕就否定了,若是九玉白知道,那麼他一定會白天來偷襲自己,現在一切都平安無事,那麼只能夠說他還不知道。

看着龍清絕小小的身板以一副大人的話語說話,冷苒眼角忍不住一抽,心裏已經無力吐槽這個自大的鬼了。

-本章完結- “不是……只是既然都是你,你白天爲什麼要變成孩童模樣”

逗她玩兒嗎?好玩嗎?

冷苒眼角抽搐的更厲害了,不過卻不敢把不滿顯現出來,現在奶奶的性命在這鬼手裏,無論怎麼說,他答應救人就好。

“本王喜歡”

龍清絕冷冷的瞪了冷苒一眼,而後大步跨出了院門,冷苒連忙跟上。

此時的陽光依舊越來越濃烈了,整個地面好似在蒸着熱氣,冷苒跟在龍清絕的身後,他小小的身板挺的筆直,這麼烈日當頭,他竟然一點也不覺得熱嗎?再看看地面,冷苒不由得打了一個冷顫,果然還是沒有影子,不過都說鬼怕六月的正中午,因爲烈日太過強烈,一不小心就把人曬得魂飛魄散,可是看了看前面那個小人,冷苒有點拿不準了,這鬼是有多厲害,竟然都不怕……

想到這裏,冷苒下意識的留意了一下龍清絕那小身板,昨夜傷的那麼深,今天竟然一點傷口痕跡都沒有,太神奇了。

龍清絕走在前面一直感覺後面的那雙眸光太過灼熱,回頭一看,果然看着冷苒一直盯着他看。

龍清絕俊俏的小臉頓時一黑,很鄙視地斜了冷苒一眼,冷聲道:“臭女人,沒吃飯嗎?走這麼慢?”

話一落,冷苒的白希的小臉頓時漲的通紅,這大街上被一個小屁孩呵斥,可想而知,頓時周遭的人都向她投來了各種各樣的眸光,袖中的拳頭握緊又鬆開,她真想衝過去揪住他耳朵,讓他再敢這麼囂張。

不過看着龍清絕那雙得意的黑眸,她跺了跺腳,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