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琴不能離開她得保護現場雖然這裏較爲僻靜但是還是得提防那些不速之客怕的就是在看見屍體時大驚小怪驚擾了附近民衆的安寧

幸虧的是這一段除了一傢俬立幼稚園外好像住家很少

在冉琴的電話聯繫下警車鳴叫着駛來隨同來的還有一輛120救護車車子只能停靠在巷子口有醫護人員把擔架拉出來時在得知死者已死救護車沒有多停留就離開了

留下的就是法醫和警員看着死得如此慘狀的狂徒法醫和男警員們都爲之咂舌刀刃一般的尖刺刺進狂徒的口腔活生生的把喉管刺穿間接刺破氣管導致死亡

警員緊急設防警戒線法醫鑑定死亡原因死亡性質死者身源死亡時間以及有無他殺的可能性在排除他殺的可能性後確定死者屬於意外性死亡罪魁禍首就一管滑倒他的塑料瓶子

之前勇追狂徒她不害怕現在鼻息嗅聞到空氣裏的血腥加上在路燈的映照下看見狂徒血淋淋的口腔以及在警員們大力的拉扯下拔出來的那一截舌頭……

冉琴再也忍不住了她哇食管痙攣抽動抽動得她的五臟六腑翻江倒海似的那麼難受她俯身嘔吐嘔吐得眼淚止不住的流淌朦朧的視線裏彷彿看見鍾奎就在不遠處關切的看着她淚眼朦朧的擡起頭看向前方是一堵冷冰冰沒有表情的圍牆

側面不知道是誰遞給一張潔白的手帕沒有看也沒有考慮難受的她接過來就抹額頭冷汗

“好點沒有”是將帥的聲音

“額對不起把手帕給你弄髒了”由於嘔吐導致嗓音乾澀嘶啞的冉琴臉上露出一抹苦笑歉意的對將帥說道

“沒事兒忍忍就過去了我送你回家”

“好吧那謝謝你”

“走吧”將帥伸出手來攙扶住冉琴被人攙扶住的她很拘謹有點放不開的樣子腦海還在回想剛纔看見的是不是鍾奎移動腳步時才發現右腳貌似韌帶扭傷更或者是崴腳了反正移動腳步就一陣鑽心刺骨的刺痛感疼得她忍不住低聲**“哎喲”

冉琴的呻~吟驚叫聲驚得將帥渾身一顫緊張的問道:“怎麼啦那裏傷着了”他知道這位是局裏輕傷不下火線重傷不進醫院的女漢子吃苦耐勞了那是無人能比她都在喊疼那麼就一定是很嚴重了

冉琴額頭再次冒出細密的汗珠可是口裏卻逞強道:“沒事歇一會就好了”嘴裏這麼說心裏猜想;可能是剛纔追得急不注意崴腳了……在別人的攙扶下不能全身靠在別人的身上腳還得用力走路不是剛剛把腳放下整個腿肚子都顫抖不已

“你這怕不行我……”將帥看看已經離開的同事現在就剩下他們倆就毫不猶疑的蹲下身子對冉琴說道:“來我揹你”

“不可以我慢慢走”冉琴拒絕並且倔強的想自個兒走起“嘶”腳踏在地面又是一陣撕裂般的疼痛疼得她呲牙咧嘴低聲輕叫

“看看逞強的好處你別不好意思了你如是再拒絕我就不客氣的抱起走……”

“別~別”冉琴乍一聽對方的話嚇得她臉一陣滾燙急促的制止然後很無奈的說道:“好吧我答應你幫我但是不能讓我爸媽看見”

很陌生的感覺陌生的人沒有那種想象的熟悉感冉琴覺得自己趴在一個平日裏很熟悉的同事背上感覺怪怪的她聯想到如果這是鍾奎的背也許……

鍾奎心事重重的樣子帶着狂徒魂魄回到靈魂中轉站

小明接到師父要回來的訊號驀然從睡夢中醒來提起準備好的紙燈籠來到門口迎接……暗黑的夜晚一閃而過的流星都是那麼的矚目顯眼一束老遠看着酷似火焰的滾動物體逐漸逼近手提紙燈籠在冷風中簌簌抖着一團的他

小明心裏一驚看着那團火焰越逼越近暗自猜測是什麼鬼東西……就在他考慮要不要暫時迴避一下這個鬼東西時聽覺聽到前方有動靜同時那團奇怪的火焰也消失了

難道是想法和猜測還沒有完全定性前方傳來鍾奎的說話聲

“小明”

“師父”小明欣喜的叫道

“嗯”鼻音很重的答覆

師父貌似有心事

小明這樣猜想的

狂徒的魂魄沒有死亡時那種恐怖樣子只是那種獨特的鬼氣是小明這幾日最熟悉的他在幫助師父的同時也學會了很多真本事比如嗅、聽、感、看、他可以在一個人的情況下嗅聞到空氣裏有沒有鬼氣存在是剛性的幽魂氣息還是柔性有級別的幽魂氣息

在狂徒魂魄從他面前一過小明就知道了這具是剛性幽魂死亡不過半小時的樣子對人類暫時無害但是對於一些體質較弱的就不好說了

這種剛性幽魂初始時還不知道自己死亡一看見生人就有一種想撲去附體的衝動而被鍾奎捉住的這些剛性幽魂則都已經經過他的手段制服送到靈魂中轉站來的所以沒有危害

鍾奎在執行黑白無常交給的任務時也逐漸明白了他們倆的良苦用心

黑白無常特意讓師徒兩來靈魂中轉站拘捕幽魂的目的其實是他們倆想要給鍾奎一次贖回濫之前殺幽魂的過錯 008 執迷不悟

他們倆希望在他善意的勸導下,這些十惡不赦的幽魂們可以知錯能改善莫大焉。而要求鍾奎這麼做的原因,就是想讓這些做惡事的幽魂,不要帶着怨恨和沖天怨氣成爲危害人類的惡煞。

倘或這些幽魂拒絕懺悔,死不悔改的情況下。從而間接放棄了懺悔機會,就必須誅殺之更或者打入十酷刑,永世不得超生。

小明用紙燈籠在貌似在睡夢了晃,魂魄驀然醒來,驚訝的環顧四周。有些不明白的樣子,“嚴明,你可知罪?”鍾奎問出這句話時,多麼希望他或者她,說出一句我錯了的懺悔話。

紙燈籠有兩個絕妙的用處,第一個就是用來給新來的幽魂引路。另一個用處,就是用它來喚醒被鍾奎控制念力的幽魂。

嚴明;男。職業;律師。年齡;42歲。一位鋒芒畢露屢遭挫敗,卻絕不輕從的男人。最終他憑藉智慧和卓爾不凡的口才成就了夢想,夢想做一位正直樂於助人的律師。

夢想達到,卻事與願違。他厭煩了那種顛沛流離的生活,逐漸沉溺在燈紅酒綠的醉夢新的鈔票到手,他逆反辯駁,有理變成無理,無理變成有理。

反正一經他參與的案子,憑藉他的口才,屢戰屢勝。冤假錯案在他精彩的口才辯論下誕生,無辜絕望從而走向絕路的敗訴者,成爲他金錢籌碼下的犧牲品。

“錯?哈哈哈,我錯在那?”

“你心裏就沒有一絲愧疚感?你知道你害死多少無辜的人士嗎?你做惡事嚇唬那些手無寸鐵的女人,害人家得了神經質綜合徵,你心裏感到舒坦嗎?”

“這是我自娛自樂的遊戲,管他人幹什麼?”嚴明說到這兒,看着眼前這位黑不溜秋的漢子“你是什麼東西,有什麼資格審判我?”

“不是我審判你,是你自己審判你自己……”說着話,在嚴明眼裏出現了另一個自己,同樣的裝束,同樣的表情。他驚呆了,一時不知道自己是自己,還是那個人纔是自己。

變化成嚴明的‘人’是黑無常。黑無常突然出現,這是鍾奎沒有預料到的。

黑無常嬉笑着,模仿嚴明的一舉一動,模仿得惟妙惟肖。不但驚愕住了詢問的鐘奎,還嚇住了一旁的小明。

白無常也在第一時間現身。他翻看着嚴明的檔案記錄,陰冷的目光,鄙視着嚇得一臉驚恐的嚴明。

黑無常詭笑着,以嚴明的模樣和嚴明對視着。無論真的嚴明做什麼動作,黑無常變化的嚴明也做同樣的舉動。一時之間,鍾奎也區分不出哪一個是真的嚴明,哪一個是假的嚴明。

有了黑無常的參與,鍾奎可以退下來休息一會。

黑無常扭動脖子,那顆靈活的頭顱,轉換着角度看着真的嚴明“你真的沒有懺悔之心?”

真的嚴明此刻心裏狂妄的想;人生在世不稱意,死後可以做鬼雄。人生在世也就是幾十年的光景,在過二十年,特麼的又是一條漢子。

這樣一想,嚴明心一橫,“懺悔可以換取我的生命?可以讓我來世飛黃騰達?我靠的是自己的演技,自己的口才賺錢。他們把我當成狗來使喚,只有到了晚上我才屬於自己。在屬於自己的時候,纔可以自由自在的發泄一通,來尋找存在感,我何來錯?這都是你們誣衊我的,你們憑什麼來責問我?”

看着嚴明的一副嘚瑟神態,以及那滔滔不絕言辭鑿鑿的樣子。鍾奎心裏無比的厭惡,恨不得狠狠砸他一拳才能解氣。

黑無常變化的嚴明,停住手舞腳蹈瞪眼看着他。眼睛對視眼睛。黑無常的眼珠子忽然變成灰色,眼珠子是一道閃電,接着就是一道灼熱的光束,從灰色的瞳孔裏射出,砰!一聲沉悶的響聲,夾雜一股嗆人的煙霧,真的嚴明消失不見了。

嚴明不是不見了,他在另一個無比恐怖的空間裏。這是一個血盆地獄形成的空間,血漿裏冒出許許多多的鬼頭,鬼頭張開白森森的牙齒,狠命撕咬着他……周遭一陣陣無比恐怖酷似鬼哭狼嚎一般的聲音傳來。

黑白無常是可以看見他此刻的痛苦模樣,黑無常對他說道:“你不願意懺悔,自然應該受到殲滅,連下第十格都沒有。 大國芯工 你就好好享受被惡鬼,怨靈、惡煞、的撕咬吧!”

嚴明得到應有的懲罰,黑無常恢復原樣和白無常雙雙現身在鍾奎面前。

“怎麼樣,小老弟我們送你的坐騎還滿意?”

悍妃在上:妖孽邪王輕點愛 鍾奎憨笑“不錯,謝謝你們哥倆。”

“別高興得太早,你的任務還沒有完成。好了,我們還有事要忙,不能耽擱了這裏就全權交給你負責。”黑白無常說着話,一閃不見。

急得鍾奎抓耳撓腮,大聲喊道:“哎!你們哥倆可不可以別這樣?我們總不至於一輩子呆在這兒吧!”他說着話,看向小明。

實話;鍾奎一切都是在替小明着想。倘或真實的要留下他們倆一輩子在這,那麼小明怎麼辦?冉琴怎麼辦?還有香草?以及陳誌慶和 /

就在鍾奎當空大喊一秒鐘之後,黑白無常答覆道:“時辰到了,結界解體,你和你徒弟就可以離開了。”

尼瑪!鍾奎低吟一聲,滿臉的無奈。

一旁的小明看向天空,收回視線又看向鍾奎問道:“師父,結界解體是什麼意思?”

“這個結界是你黑白無常叔叔設立的,我也沒轍。他們倆的意思是我們的任務完成,這個結界體就自動散開,這樣我們才能離開這兒。”

“額,那接下來我們怎麼做?”

“容我看看……”鍾奎說着,就翻看勾魂筆下的花名冊。

血色的勾魂筆下所勾畫的花名冊名字;蔡小榮,性別;女。年齡十九歲,死亡因素,情感破裂自殺死亡。

蔡小榮,正是花樣年華。怎麼就糊里糊塗的尋短見?鍾奎細細的琢磨着;按照時辰來計算,她此刻還沒有自殺!如果可以在時間上尋找破綻,趕在她自殺之前出現,阻止她自殺那麼是什麼樣子的結果? 捉鬼筆記 009 意亂情迷

“蔡小榮??”

“幹嘛??”蔡小榮扭頭看向自己的閨蜜

“你真的不去看電影??”閨蜜韓秀碧比蔡小榮矮一個頭??容貌一般??就是站在人堆裏不出衆的哪一類??可她卻是一個陽光、樂觀、充滿青春活力的女孩

她是屬於秀外慧bp;?雖然沒有驚人的外貌??有着內在智慧的她??在與異往時談吐方面也是超凡脫俗的

韓秀碧處世爲人方面總抱有那麼一種樂觀主義心態, 很容易讓人對她產生好感??就因爲她有這方面的交際能力??加之事業一帆風順??才成爲某一些人妒忌的目標

“不去??要去你去??”蔡小榮賭氣道

“那??我真的去了??你不後悔??”韓秀碧含笑道??事業有成的她??唯一的遺憾就是還缺一個瞭解自己??關懷自己的異性朋友

蔡小榮的男朋友??是公室出了名的大衆情人樑波

他和蔡小榮馬拉松的戀愛長達三年,分分合合,幾經波折

樑波對誰都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樣??特別是對異性朋友??那眼角笑得勾魂兒似的

蔡小榮在公司是出了名的冷美人??從小心高氣傲的她萬事都是第一,不知輸的滋味,平常雲淡風輕一副什麼都不在在乎的樣子

只有樑波知道她內心是孤獨的自卑的??也只有他能容忍包容她的壞脾性

對於韓秀碧的調侃??蔡小榮唯一隻能用沉默來對抗??昨晚樑波就約她??下午下班時在老地方不見不散??相約去看電影小花據說這部電影是劉曉慶和誰主演的??劇情很好看??拍攝地點好像是在四川樂山某地

兩女默默無語的走出公司大門??迎面走來一位男子??男子如絲緞般的墨發上,架着一副寬邊蛤蟆鏡??襯得他和一副張狂陰戾的模樣

他就是大衆情人樑波

蔡小榮究竟是傲嬌了些??她冷眼瞥看了下對方??沒有停住腳步徑直和他對面擦肩而過

韓秀碧卻很禮貌的招呼道:“嗨??帥哥好??”

“好??”樑波口裏玩兒着一根細細的竹籤??扭頭一臉驚訝神態深邃的目光??看向蔡小榮的背影??問韓秀碧說道:“她又抽了??”

韓秀碧撲哧一笑道:“哪有抽??可能心裏鬱悶吧??”

樑波聳聳肩??無奈的語氣道:“她鬱悶??我才鬱悶呢??這好不容易搶來的電影票??眼看就要報廢了??唉??可惜可惜??”

聽樑波這麼一說??韓秀碧眼睛一亮道:“要不給我??”

“給你??你和誰去看??”

韓秀碧搖搖頭??苦笑道:“沒有人??”

“得??好人做到底??要不咱們倆去??”樑波嬉皮的調侃道

韓秀碧喜出望外??“真的假的??你……不怕她??”

“噗??你們女人就是麻煩??想要??又不敢說??還做得扭扭捏捏的樣子??裝矜持??”

“……去……我沒有裝??不就是怕她生氣嗎??”韓秀碧再次望了一眼??已經走來沒有影子的蔡小榮??急忙解釋道

“只要你敢去??對付她??我有辦法??”在他的想法裏??女人需要的就是哄??隨便怎麼生氣??只需要一點點口舌??就搞定然後不失時機的加上一個吻??樑波這樣想着說着??白皙的皮膚??微微乏上一層淡色的紅暈??越發凸顯出俊朗超凡的帥氣

看着樑波??韓秀碧微微一怔??心思動了一下??然後好像下了決心的樣子說道:“好??去就去??誰怕誰??”

“那??一言爲定??”樑波呸掉口裏的竹籤??嘚瑟的打了一記響指走了

蔡小榮一路悶悶不樂的走??幾次回頭看閨蜜好像都沒有跟來??她貌似還在給樑波說話吧??他們倆在說什麼??胡思亂想??忽然覺得身後有一個行蹤詭祕的人??高高瘦瘦的樣子??一直若即若離的跟在她身後

她停住??後面那個人也立馬停住??她走??後面的那個人就?? 前妻後婦 東張西望的繼續走

蔡小榮要去的地方是宿舍??這該死的宿舍??偏偏修建在一處僻靜的地方??一般在平日裏??沒有多少人走那條衚衕??此時正是午休時間??就更加冷情

衚衕裏就只有她一個人單調孤寂的身影??腳步聲很輕;沙沙的響??沙沙的腳步聲似乎隱藏着某一種說不出來的詭異感

蔡小榮下午是不用上班的??昨晚加班??今天補休

死德性樑波??我在你心目??今天和這個勾搭??明天和那個勾搭??整天價裏??就沒有一個正型??氣死我??哼??蔡小榮一邊嘀嘀咕咕的低聲罵他??一邊回頭張望……

目測是自己搞錯了??後面根本就沒有人跟蹤??起初還以爲是樑波那廝追來??可是在看見身後沒有人時??心底莫名的失落起來

再深入的想一下??人家現在在和韓秀碧談情說愛呢??誰會閒的蛋疼來理會自己??自怨自憐一番??賭氣的踢飛地面一顆小石子??蹭蹭加快步伐往宿舍走去

快到宿舍時??心有所不甘??走進宿舍門衛室??拿起電話就撥號……可是在她腦海裏有兩組bb機號碼??一個是閨蜜韓秀碧的??另一個則是樑波的

蔡小榮在門衛室打電話

鍾奎已經來到她的宿舍門口??他要想在發生慘劇前挽救這條年輕的生命

電話叩機??還需要等待幾分鐘??才能得到對方的答覆??蔡小榮蹲在門衛室等了將近半小時??閨蜜沒有回覆??樑波沒有回覆

他們倆在幹嘛??閨蜜之前說要和她一起回宿舍休息的??下午好繼續上班??她爲什麼在遇到樑波之後??就改變主意了呢

失望的放下電話??一絲隱憂爬上心頭??拒絕了門衛室大爺熱情的涼白開??鬱鬱寡歡的離開門衛室??去她和韓秀碧共同的寢室

胡思亂想??不知道怎麼回事??她忽然聯想到樑波現在很有可能跟韓秀碧一起??兩人親親熱熱的說說笑笑??完全無視她的感受??蔡小榮針紮在心尖的疼痛??讓她骨子裏透出將要跌入黑暗的絕望感??她突然恨樑波無情??恨韓秀碧無義

想到遠在北京的父母??在她一生;?只有父母纔是最疼愛她的人??委屈感摧殘着她脆弱的意志??眼淚不爭氣的掉下來

一絲兒陰冷的風??酷似頑皮鬼魅般的拂動着??額頭前的劉海??她此刻的心情無比沮喪??一直下墜跌入低谷摔得粉碎那般

不知名的壓抑和禿廢感沉甸甸的壓制得整個人都忽略了生存的意義??她突然有一種衝動??有想要讓閨蜜和男朋友得到良心的譴責 011 血色抑鬱

黑臉漢子就是鍾奎,他想來告訴樑波蔡小榮的事情。沒想到對方卻誤會他是一個鬧事的地痞,他炯炯有神的眼睛盯着對方,駐足不前道:“你趕緊去看看你的女朋友,她很有可能要出事。”

一個看似邋里邋遢的男人,突然走來對一位英俊瀟灑的男子說;你趕緊回家,家裏可能要出事。這無憑無據的誰信?

蔡小榮矯情慣了,又一貫是以自我爲中心,喜歡那些相干的不相干的男人們圍着她轉悠。但凡看見別的女人在那些男人們身邊時,她就會莫名的吃味,總是敵意的目光看她們。

韓秀碧很瞭解蔡小榮的脾性,所以在看見這位黑臉漢子說出一番莫名其妙的話後。她貌似想起了什麼,急急忙忙就要回宿舍。

聊得正歡呢,話題是圍繞樑波和韓秀碧聊起頭的,這主角要離開,不就是沒有了那種調侃興趣了嗎?

韓秀碧要離開的原因,他們不想知道,也不想去深究。只是很簡單的下定論,說是這位黑臉漢子攪擾了他們的雅興。

這筆糊塗賬自然就要算在這個半路殺出個程咬金身上。樑波的朋友哥們見他提酒瓶起來,也都紛紛效應,酒也不喝,飯也不吃了,都起來團團圍住黑臉漢子。

黑臉漢子其實就是鍾奎,見對方貌似不信任他的話,急得把手裏的柳葉水果刀和那串鑰匙扣拿出來給他們看。

膽小怕事的店主,見黑臉漢子掏出一把水果刀鞘,嚇得急忙跑去報警……剛剛走幾步,身後傳來一聲大喝“放下手裏的兇器,跟我們去派出所一趟。”

發出大喝的人是兩名精壯男子,他們倆是公安局的便衣,素聞這裏的小菜頗有名氣,就來這裏打尖吃飯。巧遇看見樑波幾個人在這裏,後來又看見一位黑臉漢子出現,手裏貌似拿着兇器,爲了不讓事態繼續發展下去造成不好的後果,他們倆逼不得已給局裏撥打了電話之後現身出來喊住他們。

不容黑臉漢子解釋,聞訊前來的民警蜂擁而上,把鬧事的黑臉漢子和樑波等人全部帶走。

黑臉漢子鍾奎。很是鬱悶,原本想在發生慘劇前救贖蔡小榮的。這下倒好,反而成爲鬧事者被帶進了公安局。

冉琴因爲腳崴傷還沒有痊癒,但是也只是在腳脖子上固定了一個石膏板,照樣上班中。

在看見民警帶進來一干人,其中就有鍾奎時,她愣住了。

鍾奎他們這是屬於民事糾紛,所以不歸她管轄。她暫時不能過問,只能委託同事問問清楚狀況。

當他把所謂的兇器,那串鑰匙扣拿出來時遞給做筆錄的民警時,他們才發現水果刀鞘裏面沒有刀片。這是怎麼回事?一把沒有刀片的水果刀,怎麼可能成爲鬧事和攻擊人的工具?

沒有刀片的水果刀鞘,那麼就不會構成威脅人生命的兇器。那麼接下來鍾奎就會無罪釋放,他眨巴着眼睛看着這串奇怪的鑰匙扣,感到百思不得其解,他記得在之前這把水果刀片是好好的,怎麼可能瞬間就不見了?

不光是那些民警趕到詫異,就連手持鑰匙扣的他也暗自一驚。驚訝之餘他猛然想起蔡小榮,突兀把不見了的刀片跟她聯繫在一起,再次愕然……不行,得儘快去蔡小榮家,這是鍾奎的想法。

冉琴腳傷沒有好,不能去。他把視線投向幾個民警,轉念一想這些民警應該不會相信他的話。唯一可以去找蔡小榮的樑波等人,因爲他們系當地人而且也給公司電話聯繫,在有人作保的情況下,做完筆錄後先行離開了足有半小時。

冉琴委託同事打聽到關於拘留鍾奎的理由,就想幫他,民事糾紛組有表示因爲證據不足馬上就釋放他。

樑波先行離開,他應該要去看看蔡小榮的。因爲鍾奎知道蔡小榮死亡的時間是下午臨近黃昏時段,那個時候是晚場電影結束時。

這麼早的情況下,他怎麼也應該去看看女朋友的。這樣想來,鍾奎的心稍稍安慰了一些。

冉琴腳受傷,鍾奎於情於理都不能無視她的現狀。辦公室裏嘈雜,他無奈只好捏住喉嚨悄悄的問候,話聲未落一片緋紅早已飛上某人的面頰。

辦公室,衆目睽睽下,要想讓一位粗莽漢子表達什麼柔情蜜意,那比殺了他還痛苦。加之將帥他們都在,並且注視他們倆很久了。

將帥很奇怪,漂漂亮亮氣質頗佳的冉琴怎麼會認識眼前這個,其貌不揚的黑臉漢子鍾奎。

鍾奎心裏慌,慌着要去看蔡小榮的情況。又丟不下冉琴,看着她腳脖子的石膏板,心裏隱隱的爬上一絲內疚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