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談了片刻,最終以一百萬神石的價格成交。

神石到手,許辰微微鬆了一口氣,心裡還是不順暢:「依舊是杯水車薪。」

功法他有不少。

但一部分要留給神獄不能外傳,一部分功法又涉及到其他宗門不方便出售。

還剩下一部分就少了,而且要挑其中的頂級部分才好出售,這樣算下來他最多只能賣三十多部,加起來也才三百多萬神石而已,距離千萬神石還有很大的一段距離。

「一步步來吧。」

斷了念頭,許辰又把剩下可以賣出的功法寫出來,到其他店子出售,一共三百多萬神石入手,很快被他存放在了神獄之中。

隨後許辰想了想,又把自己收集來的一些稀有的兵器、神物一起出售,賣了五十多萬神石。

加上無渡深淵第一個月的產出和出售功法多餘的零頭,現在許辰加起來有了四百萬神石。

「還差六百萬,難了。」

恢復成本來的樣子,許辰回到戰宗,在神子殿內沉思。

六百萬的數目,如果只等深淵開採的話,最少也有等個四五年的時間才能湊齊。

「要不要試試第三種辦法去打生死擂?」

許辰對這條路有些排斥。

一來生死擂的地底山莊有很多人會去觀戰,其中不乏一些頂級強者,萬一他的偽裝被看出,身份很容易就會暴露。

二來,生死擂一戰雖然價格不菲,但也和深淵的倉促差不多,一個月頂多也就能賺取十多萬……

他起身,再次找上了魯九陰。

「老陰,不如你先借我五百萬?」許辰開口,話還沒說完,魯九陰直接閃身消失。

他無奈。

不由的心中動了邪念。

暗寵成癮:早安,BOSS大人 意念沉入意識海,許辰找上混沌始麟道:「能不能帶我去偷神石?」

「白費力氣不討好,而且數量太大,偷不來。」

混沌始麟拒絕了他,再次陷入沉睡。

說道混沌始麟,他神魂上的傷勢差不多恢復過來,距離凝聚肉身的日子並不久遠了,現在他一點力氣也不願意多浪費。

許辰嘆息,自嘲:「現在我好歹也是一個神子,結果連六百萬神石都弄不到。」

無怪他犯難,六百萬神石不是一筆小數目了,一個一流勢力的千年底蘊也才不過就是這個數。

戰宗肯定是有很多神石的,但許辰不能用神子的身份來索取,不然這麼大的一筆開銷,必然被查出端倪。

「如果這時候有什麼不開眼的勢力惹到我就好了。」

許辰嘀咕,這意思當然是惹到他現在這個神子的身份,這樣他就能光明正大的帶著戰宗的人去開戰,滅了對方,剿了對方的所有神石。

不過這隻能是妄想,甚至於他有惡感的秋華山,因為是隱藏身份接下的梁子,此刻也不方便動手。

准不能他現在一個人去滅對方吧,至於叫上魯九陰,他沒報幻想,以魯九陰的奸詐,不許諾一些好處是絕對勸說不動的,上次魯九陰出手滅無己殿,還是因為無己殿威脅到了神獄這才沒辦法出手的。

「神子。」

忽然有敲門聲傳來。

一個始神走進,目光有些激動的看向許辰道:「西海中有帝墓浮現,疑是上古蒼途大帝的墓,現在各方勢力都準備前往查探。」

「大帝古墓?!」

許辰眼睛一亮,頓時站起身來。

帝墓,裡面必然是大量機緣的,除此之外,更有大量的神石。 戰宗的始神強者點頭:「是上古蒼途大帝的墓,出現有一個月了,昨天消息才傳開。」

許辰眯起了眼睛:「宗門有什麼打算。」

大帝之墓的意義很重大,不說其中無數的寶藏,單單裡面蘊含的傳承和帝兵就足以讓天下各大勢力動蕩。

「宗門內還好。」

始神強者頓了頓道:「出現的帝墓只有一處偏殿的禁制鬆動,主墓依舊牢固強闖不進去,宗門在等,等主墓禁制也鬆動的時候才會行動。」

「明白了。」

許辰點了點頭,皺眉。

只是一處偏殿可以進入,這價值就不大了,毫無疑問重要的傳承不會出現在偏殿中。

「神子不必失望,我們得到消息,雖然這次只是偏殿開啟,但裡面同樣有一件驚世之寶讓天下強者動蕩,許多神子已經表態要動身前往。」始神連忙說道。

許辰回頭看向他。

始神點頭繼續道:「是一顆帝丹,無相帝丹,擁有很強的鞏固修為的能力,並且還擁有龐大的天地靈氣和法則之力,可以助人一日登天,有人說這枚丹藥可以讓一個始神一日之內成為神王,如果是始神之下的人服用效果更佳!」

許辰眼睛頓時放亮。

無相帝丹他是知道的,上古時期的一種至尊丹,只有擁有大帝法則的人才能煉製,除了大帝之外,誰也煉製不出來,是極其珍貴的東西。

重要的是這帝丹的藥效很驚人,神王服下可以穩穩成為準帝,哪怕是准帝得到了,也有一線希望突破大帝境界,是珍貴之丹。

「這種等級的丹藥。」

許辰神色又微微變了變,這種等級的丹藥毫無疑問會讓人趨之若鶩,哪怕神王和准帝強者都會出手爭奪。

可以想象到,戰宗的宗主可能都會對這枚丹藥眼熱。

「神子不用多慮,這次各大勢力一起出聲了,其實主要是幾位活著的大帝發話,這枚丹藥給了准帝很大可能只會浪費,所以准帝和神王不準參與,要將這次機緣留給年輕人。」

始神說著,搖頭苦笑:「其實幾位大帝的意思很簡單,一是盡量限制其他准帝成為大帝的可能,二就是要把這丹藥留給他們家族各自的神子,不希望其他人來搗亂,幾個大帝一起出聲,天下卻是沒人敢不從。」

「這樣倒是給了我不少便利。」許辰沉吟:「只是神王和准帝不準參與?」

「對。」始神點頭。

許辰默然。

那意思是始神級強者也能出手了,大帝對他們門下的神子都這麼有信心?

還是說……

那般老牌神子都已經突飛猛進,突破到始神境界了?!

想到這裡許辰眼睛驟然眯起問道:「其他神子的境界現在是什麼情況,有消息沒有?」

始神一頓,露出詫異之色:「神子你的意思是……」

「嗯,我懷疑其他神子可能已經突破到始神境。」許辰點頭。

始神臉色頓時變了變:「不能吧,不過我還真沒有這些消息,天下也都沒有這些消息,各大神子修為的消息還停留在一年前,一年前他們大多已經是聖神後期……」

「那這一年之間他們可能已經突破到始神境了。」許辰輕輕走了幾步:「就算不是所有的神子都突破,但最不濟,那七個大帝家族的神子也應該到了。」

始神臉上露出一絲苦澀:「還真有可能,不過想想真叫人無奈,一年時間就從聖神後期突破到始神,想當初我也算天賦傑出的了,可也有了十七年的時間才走出這一步……不說這個,那神子你怎麼辦?」

他露出擔憂的神色。

許辰畢竟是新晉神子,雖然天賦驚人,甚至傳聞是天下第一神子,但資歷淺薄,而別人稱尊許多年,修為一直比許辰要快一線,現在其他人如果到了始神境界,那許辰只有聖神前期的修為卻是難以對抗了。

「我在想。」

許辰坐了下去。

神子級的人如果到了始神境界,那他真不一定是對手了,神子實力本就強過世人,始神前期就相當於中期甚至後期的強者了,更何況神子手中可能也掌握這九禁這種帝術……

差距實在太大,許辰沒有多少把握能夠正面爭鋒。

「這偏低禁制開放的時間大約還有多久。」

許辰抬頭問道。

無相帝丹,毫無疑問他是想要的,他如果得到這枚帝丹的話,就能瞬間彌補和天下所有神子的境界差距,一日成為始神級的強者。

以他的底蘊,如果到了始神境界,那很多事情都可以放開手腳著手去做了。

始神想了想道:「消息不一,有說最少三個月的,有所半個月後就開始的,還有很多說一個月的消息比較準確。」

「就算這偏殿半個月後就開了,他們闖進去打通各種關卡也需要一個月時間。」

許辰點頭道:「也就是說我差不多還有一個月的準備時間。」

「神子你準備怎麼做?」始神問道

許辰平靜道:「盡最大可能縮短和他們的差距。」

「突破修為?」

始神啞然,許辰上個月才剛突破到聖神境,難道現在想要在一個月內就突破到聖神中期不成?

「嗯,突破修為,盡量在一個月內衝刺到聖神後期。」許辰開口說道。

「嗯?!」

始神頓時愣住:「後期?!」

許辰說後期?

從聖神前期到後期,許辰要用兩個月的時間就走過?這怎麼可能?

就算最簡單的凡階時候的境界都不可能是兩個月時間就如此快速突破的,更何況是到了神界之後的聖神境界了。

聖神雖然比始神要弱一些,但一般人少也要十年才能突破一個小境界,這還算是天才和普通人均和后的速度,更平凡的普通人用三十、五十年的時間都是有的!

「我可能要用到宗門的頂級秘境了,除此之外如果有神丹也是好的,總之這一個月內我需要盡量衝刺一下。」

許辰心裡有了動力,他想得到無相神丹,現在的實力不夠,只能用全力衝擊。

「秘境我覺得沒問題,不過神丹這東西還得請示宗主。」始神有些為難說道。 從良小妾喜翻身 許辰和始神前往宗主殿,說明來意后,戰天狂點了點頭沉吟:「咱們戰宗的頂級秘境就在無日淵,雖然還不到開放的時間,但急用的話可以開一個口子送你進去。」

許辰微微放鬆了一些,有頂級秘境在他的修鍊速度足以提升許多倍,突破的機會將會很大。

戰天狂頓了頓道:「神藥方面可能不能讓你滿意,傲天頂級在宗內雖然有,不過一部分是預支的獎勵不能動,還有一部分是給長老們感悟大道的丹對你也無用,能給你拿出來的可能不超過五顆,不過絕世級丹藥管夠,上百顆也能給你拿出來。」

許辰面色微變,抬頭看向戰天狂,不由搖頭苦笑:「宗主,你把我看的太重了,有這些就足夠了。」

他本以為戰宗的為難會給他打不出丹藥,就算拿出來可能也不多,所以對頂級神丹沒報什麼幻想,也就打算著取一些絕世丹藥就滿足了。

萬萬沒想到戰天狂如此豪氣,五顆頂級神丹直接出手,甚至還有上百顆絕世丹藥,這是大手筆了,如果拿去賣的話價值最低也有千萬神石,足以讓遮天通道馬上完成。

不過遮天通道雖然緊要但緊要不過當前的事,現在最重要的是突破修為,拿到無相帝丹,況且在大帝之墓內神石是最常見的東西,說不準順手就把遮天通道需要的神石湊齊了。

「宗主,多謝了!」

許辰用力抱拳。

「你是我戰宗神子,說這些就見外了。」戰天狂爽朗一笑,看向旁邊始神道:「你去將神丹拿來,我先帶神子到秘境口。」

「好。」始神退下。

戰天狂帶著許辰離去。

一番舉措在秘境上開了一個口子后,戰天狂將神丹給許辰備好,他頓了頓道:「大帝古墓禁制鬆動的時間最多剩一個月,再遲就來不及了,你千萬注意時間。」

「記下了。」

許辰點頭,帶著神丹飛往秘境。

戰宗的密境在無日淵深處,是一處萬神葬地,雖然是葬地但裡面天地靈氣之濃郁極其駭人,而且充斥了無數大道氣息,更有法則之力流淌,匯聚了戰宗傳承上古十萬年的氣運和底蘊,極為驚人。

許辰進入秘境后頓時被無盡的靈氣潮汐籠罩,行走一步都如同置身在海里一樣。

「不愧是和天道院靈山媲美的頂級秘境,這次修為的突破穩了。」

他心情十分不錯。

戰宗如此大力相助,秘境神丹加起來他感覺自己不止能突破聖神後期,很有可能突破到完美境界,甚至更進一步直接到始神境界也說不定。

……

時間飛逝。

神界各方勢力動蕩。

無數的天才強者趕往西海。

大帝古墓的出現和開啟讓天下沸騰,這是一步登天的造化,誰如果能得到無相神丹誰就能突飛猛進變成強者。

除此之外,古墓中還有許多其他的機緣也讓世人趨之若鶩。

「有沒有聽說,有人冒死闖進過帝墓中,發現裡面不僅有帝丹,更是有三池造化泉!」

「造化泉?能蛻變人資質的那種神物?」

「不錯,普通人在造化泉浸泡三天三夜就能改變自身,最起碼也變成絕世天才,如果本身是絕世的人浸泡后更有可能成為傲天天才!」

「還有這種神物!」

消息越傳越廣,無數的人為之瘋狂。

整個西海都幾乎沸騰了,密密麻麻的人匯聚了過去,各種強者絡繹不絕的趕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