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這個是想提醒自己。從現在開始,進入演習狀態,不要再胡思亂想了,好好開車,早點趕到演習區域,或許,還能撿到一點活兒乾乾。

這也太丟人了。

自己的部隊在前面打演習,自己卻在幾百公里之外。

事實上,我往北部的軍區演習場趕的時候,演習已經結束了。

昨天早上,也就是29師和7308趕赴指定位置的第二天早上,紅軍用主力部隊包圍了藍軍。戰鬥打了5個小時,藍軍一個裝甲團撕破了一個口子,從紅軍的包圍圈中逃出來。

這一戰,藍軍損失慘重,丟了一個團,兩個營。

紅軍對這次演習早做了精心準備,吉軍認爲,藍軍不是擅長打閃電戰嗎?那麼就用閃電戰鉗制住藍軍。紅軍在長途跋涉中就做好了機動作戰的準備,一抵達演習場,就擺出了戰鬥隊形。 512:紅方藍方

而藍軍這邊,西北風還以爲跟往常一樣,參加演習的部隊抵達指定位置後,先休整一下再做動作。沒想到吉軍這邊跟原來不一樣,擺出一副高強度作戰的樣子。

紅軍三個師是以三個箭頭同時開拔的,趕到s軍區的演習場,就完成了戰鬥準備。 超級軍工科學家 三個師,以“品”字形,成半合圍之勢壓制住西北風。

西北風一晚上沒睡着,準備用空中力量擊潰紅軍部隊。很快他發現,紅軍吃過上次的虧後,在戰場上豎起了防空雷達,什麼高炮團、導彈團全部佈置起來了。西北風一看,認爲盲目動用空中突擊羣,討不到便宜。於是命令師偵察營趁夜幕掩護,除去紅軍的防空力量,只要拔掉這個釘子,第二天就可以奪取制空權。

現代戰爭打的就是制空權,只要誰擁有了制空權,誰就贏得戰場的控制權。西北風作爲一個指揮員,對這看的很清楚。所以他發現紅軍部隊建起野戰防空系統後,第一個念頭就是摧毀它。

只是可惜,那不是紅軍真正的防空陣地。什麼高炮團、防空旅對空瞄準的導彈,那都是假目標。也就是用充氣墊製造的假模型。目的是迷惑藍軍的偵察衛星。西北風也被迷惑了。

藍軍派遣的偵察營摸進了紅軍的陣地,就沒有再出來了。一個營的士兵,損耗了一半,到拂曉時分,還在苦苦支撐。

那個平時機智過人的偵察營營長,已經崩潰了。不斷地請求師長派兵支援。

西北風急紅了眼,拿着話筒就吼:“再撐兩個小時,戰鬥就結束了。”

西北風此舉,是想壯士斷腕。他不想因爲一個營,而打亂了整個部署。

早上6點的時候,藍軍航空兵開始跟紅軍爭奪戰場上的天空。十幾架飛機在頭頂絞殺,飛來飛去。飛機迅疾飛過的氣流響徹大地。

藍軍的戰機畢竟比紅軍先進,損毀幾架後,逐漸將紅軍的殲擊機趕出了戰場上空。

藍軍戰機隨即對紅軍的後方基地發動襲擊。什麼後勤基地,空軍基地,等等,都炸得一塌糊塗。

紅軍喪失了航空兵力量,並沒有氣餒。而是組織起有效的防空模式。什麼便攜式防空導彈,高射炮,野戰短程防空導彈等等,勉強構建了一個防空體系。

穩住陣腳後,紅軍分三股隊形壓上來了。不管藍軍的戰機對他們的後勤基地怎麼打擊。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擺出一個誓拼到底的架子。

紅軍的動作很快,很快把藍軍圍得水泄不通。一個集團軍對一個師,力量對比懸虛太大。七八萬人的集團軍對付一個師,別說裝備水平差距不大,就拿人數來看,一口也能把藍軍的地面部隊吞下。

所以,藍軍顧此失彼,四面受敵,那形勢危急萬分。西北風牢牢握住7308不放,不到關鍵時刻,絕不投射出去。

萬血劍尊 先用一個輕型裝甲團,也就是機步團,在坦克團的掩護下,撕破紅軍的包圍圈。這個機步團衝出包圍圈後,調整好隊形,又殺回來了。對外圍的紅軍部隊進行無情的絞殺。這個不怕死的動作,很快打亂了紅軍的攻擊陣型。

吉軍難以容忍藍軍這麼做,隨即派兩個團夾擊藍軍的機步團。這樣一來,包圍圈就打破了。藍軍被包圍的危險消失於無形。

由於紅軍攻擊部隊出現了混亂,吉軍命令指揮部向前移,移到儘量靠近戰場的地方,儘量有效指揮部隊,掌握戰場。

這個動作被藍軍發現了。情報很快傳輸到西北風那邊。西北風命令黃磊帶着7308摸過去,搞掉紅軍的指揮部。

7308在29師一個營的部隊的掩護下,神不知鬼不覺地摸到紅軍指揮部,生擒了紅軍司令員吉軍。演習結束。

當我心急如焚地趕往演習場時,西北風正帶着部隊往回撤。他通過電臺呼叫我:“老鬼,老鬼老鬼,在嗎?不會還在睡懶覺吧?我告訴你,這可是我送給你的禮物,你好長時間沒休息過了,你這次來,哥哥我擔心你的身體,於是用強制手段讓你休息。”

聽着西北風得意的話語,我當時覺得五臟六腑都出奇的疼痛。

這個傢伙,剝奪了我參與演習的權利,還在朝我顯擺。

西北風見我不說話,繼續說道:“老鬼,我知道你在聽,別生氣了!我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保證你什麼氣都沒有! 惡魔總裁的業餘嬌妻 我們勝了!我們藍軍部隊打敗了76集團軍,我們只是一個師啊!哈哈哈!”

我仍然不說話,駕駛車輛往前衝。我暗想着,西北風回來,必須從這條路經過,碰到他,先揍他一頓。我看他怎麼說?

西北風在電臺裏滔滔不絕。他興奮地說道:“這次勝利,7308立了大功,是他們端掉了紅軍的指揮部,活捉了吉軍那小子。我看他狂,還狂的起來嗎?是他們f軍區先挑起事的,不讓他們吃吃虧,還覺得我們藍軍是吃素的。”

我冷笑一聲,說話了。“你西北風多牛逼啊!誰惹你,都要讓別人吃一鼻子灰,76集團軍算什麼?7308又算什麼?你現在本事大着呢?看來我們7308離你要遠一點。”

西北風在那邊很尷尬。

我如此之憤怒,他可能事先想到了。於是他告訴我另外一個祕密。“老鬼,我這事,是有點過!作爲29師的師長,不該篡奪你指揮員的位置,更不能撇開你去演習。但是我想說明,這個計劃不是我一個想到的,是新上任的鄭重司令員出的這個主意。他是想借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看看,你不是也生氣了嗎?那麼上次演習,你不辭而別,我們是什麼心情你總該體會到了吧?”

老天,搞了半天是報復啊!

我倒吸一口涼氣。

想到這裏,我猛地踩下剎車片。越野車生硬硬停止在公路上。現在,往前面趕還值得嗎?

他孃的,一個個小家子氣。

我一個人坐在車內生悶氣,心情沮喪到極點。

看來,這個啞巴虧吃定了,連聲張都不能行,別人知道了,指不定怎麼笑話我們7308。

,,。 513:妞失蹤

我一個人呆在車中,抽悶煙抽了半個小時。各種滋味像海浪一樣壓來。有無奈,失望,挫敗,灰心,沮喪,難過等等。不得不說,我從來沒有體會過這種滋味,一直以來,7308是全軍聚焦的中心,而我是7308的核心。可以想象,無論我走到哪裏,其它人都不敢怠慢7308包括我。

後來才知道,這是鄭重上任的三把火。第一把燒向我,算是用當頭一擊的方式提醒我。

不要太狂妄!

鄭重的敲打方式跟別人不一樣。改變了當面發生衝突的可能性,用迅猛的一拳打在我最難受的地方。我疼痛難忍猝不及防。

這是鄭重最難得的地方,他用出其不意的方式收拾我。我根本沒有還手之力。一下子就敗在他手中。

做一個7308其實很難,特別是7308頭兒的位置,既要帶領士兵克服困難戰勝敵人,又要跟其它的戰友保持好關係。由於7308的獨特,註定這羣士兵是飛揚的個性,而這種飛揚的個性跟其它人格格不入。是時候考慮這個問題了。我一個人呆在路上,呆在車上悶悶不樂。

如果這種時光繼續下去,就不可避免的跟西北風發生碰撞。

幸虧途中接到了一個電話,讓我免除了尷尬的狀態。

這個電話是凹子山打來的。不是個好消息。

凹子山特種兵大隊值班員說:“大隊長,周嫺不見了!”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屋漏又逢連夜雨啊!

“知道了,我馬上回去!”

嗚嗚嗚嗚!我加大油門,駕車調頭,猛虎一般的折回去,沿着來的方向往回趕,又從29師的大門口經過,朝凹子山方向衝去。

大概是晚上9點到家的。

凹子山營區,還有後山,有一百多個特種兵拿着手電筒在尋找。

越野車停在辦公樓下,獵鷹渾身是汗的跑過來了。他用歉意的語氣對我說:“老鬼,對不起,我沒把她看好。”

我舉頭看天,漫天星光。嘆口氣對他說道:“撤吧?人都撤回來吧?他們都累了一天了,該休息了!”

“那周嫺怎麼辦?”獵鷹擔憂的問。

“放心吧?她會沒事的。”

“那好,我去下命令,叫所有戰士撤回來!”

獵鷹去了,不一會兒,士兵們列着隊慢騰騰走回來了。看他們筋疲力盡的樣子,找周嫺花了不少時間與精力。

尋找周嫺的隊伍回來後,獵鷹也回來了。他在辦公室坐下,看我不說話,問:“你沒去演習場?”

我一驚,反問:“你怎麼知道?”

獵鷹笑笑:“演習剛打完,你不可能這麼快趕回來。”

我露出苦澀的笑容,說道:“他們撇下了我,司令員的主意。”

獵鷹不說話,一雙眼睛炯炯有神。

我問:“周嫺是什麼時候不見的?”

他沒說話,似乎沉湎在思索中。

我笑了,走過去拍拍他的肩膀。獵鷹一楞:“你說什麼?”

我重複道:“周嫺是什麼時候不見的?”

“哦—哦哦哦!她—-大概下午五點不見的。當時小周送飯,敲門,沒回應,等了半天,推門,發現屋內沒人。 影帝不撩:國民男神是菇涼 又等了半個小時,沒看見人,就跟我說了,我當時沒在意,以爲她出去轉轉,散散心,等到晚上7點還不見人回來,我就派人四處找,你看,找到現在,看不見人影。她不會有問題吧?”

我想了想,認真地說:“應該不會,那麼大一個人了,還是軍人,怎麼會有事呢?”

獵鷹長吁一口氣,說道:“那我就放心了!對了老鬼,7308去了10個兵,你知道嗎?”

我搖搖頭,表示不知情。

獵鷹“嗖”地站起,大聲說道:“太不像話了!這個黃磊太不像話了,居然瞞着大隊部調動隊伍,簡直是無法無天!”

我無力地解釋:“這是司令員的意思!”

獵鷹咆哮道:“我不管誰的意思,起碼有個正式的程序!我們總算是基層單位吧?他司令員手長,那乾脆叫他過來帶隊伍!”

“不要這樣說氣話!”

“我沒有跟他過不去,是他跟我們過不去!調動隊伍的大事,怎麼能這樣?既然是首長的指示,總該光明正大吧?爲什麼打着你的旗號去調動部隊?!這不是欺負人嗎?”

我呻吟道:“西北風在酒中做了手腳!我在29師喝醉了,一躺,就躺了三天!”

這麼一說,獵鷹更怒了。“好一個黃磊,等回來看我怎麼收拾他!”

“別啊!都是一個整體,鬧出去,別人看笑話。”

“我不管,反正這事管定了,我是副大隊長,我有權力這麼做!”

獵鷹說完,怒氣衝衝出去了。

我從來沒看見獵鷹這樣過,這麼憤怒的樣子,夠嚇人了。獵鷹說的話有幾分道理,這事雖然是司令員與西北風密謀的,但在7308,是絕對不能允許。

因爲7308是個高度信任的團隊,不能出現任何縫隙。像黃磊這樣撇開大隊長,在7308的歷史從來沒出現過。

一次出國救人的行動,惹出這麼多事,是我沒想到的。這些事一環扣一環,是連在一起發生的。沒有起因,就沒有結果。一切是我自找的,所以我對這些事,想一想,就過去了。

獵鷹走後,辦公室呈現出嚇人的寂寞。

唐朝好岳父 我似乎有很多心事要講,可惜找不到傾訴的對象。

妞還沒回來。也不知道她去哪裏了。但我想,她沒有走遠,一定躲在某一個角落盯着我。

我焦慮不安,在辦公室裏走來走去。等了大半夜,都沒看見妞回來。

去二樓的房間,把我宿舍的燈打開,又去了妞的房間,也把燈打開,兩個房間的燈亮得晃眼。我堅信妞能看見。

我用亮燈的方式告訴她,我回來了。

快回來吧?可憐的孩子。

妞是在凌晨兩點回來的。她就在樓頂,趴在辦公室的空調掛機上傾聽我與獵鷹的談話。

妞在使小脾氣,見我三天不回家,誤認爲我忘記了她。她便用失蹤的方式刺激我,沒想到“失蹤”了幾個小時,我便風塵僕僕的趕回來了。她一時錯愕,不知道如何面對我。

,,。 514 妞回來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隨時閱讀,手機用戶請訪問。

514:妞回來

獵鷹跟我置氣的時候,妞就在窗戶外面。

妞聽見了演習上的一些事,才知道我爲了救她,放棄了重大的演習,以至於現在,紅方藍方的軍事演習撇下了我。

這在她看來,是對我的一個侮辱。

而我爲了她,什麼也不計較。

妞從來沒看見過我這樣,爲了她什麼也不顧。

妞是個癡情的女兵,只要我對她一點點好,就感動不已,也不管這種好,是不是男女之情的好?

妞像一個幽靈,站在懸掛在牆壁上的空調機上,縱身一躍,像只大鳥無聲無息地飛到走道上的欄杆上。

空調離欄杆扶手有四五米,妞的身體在夜空中一閃,飛到走道邊,伸出雙手,像猴子一樣抓住不鏽鋼扶手。雙腳同時蹬在欄杆上。再往上一跳,整個身體像炮彈一樣射到走道上,由於用力過猛,她不能控制身體飛速向前的慣性,只好利用前滾翻減速。最後乾脆在地上滾了十幾個圈,像皮球一樣滾進房間。

一個黑黑的球體突然滾進房間,讓我錯愕不已。

“誰?”

我下意識掏出手槍,咔擦一聲子彈上膛。

“哥,是我!”

聽見妞的聲音,我頓時鬆了一口長氣,收起手槍,坐在牀上。我猜測的沒錯,妞是躲起來了。等她等了半宿,終於回來了。

妞滾進房間後,撲進我的懷中。

對我既掐又咬。像只小老虎,彷彿把我撕碎才滿意。

我抓住她的右手,她用左手伸進我的衣服掐。掐在腰間生疼生疼。同時,她的下巴擱在我的肩膀上,呼哧呼哧對着我噴熱氣,張開嘴,冷不丁咬住我的脖子不鬆口。

“哎喲哎喲!”

我痛得大叫。

“噓>

妞停止這種親暱的攻擊動作,推開我說:“如果你不怕下面的兵誤會,我倒不忌諱什麼?”

我尷尬不已。

強撐着說:“沒事,我不怕!”

“是嗎?我的大隊長什麼時候變得如此膽大??”妞閃着亮晶晶的眼睛說道。

妞一身汗水,頭髮隨意的披灑在肩上,像個頑皮的野小子。

這倒像她一貫的作風。只是可惜,她沒有原來那麼水靈了,昔日白皙的皮膚被黝黑的顏色所代替,紅嘟嘟的嘴脣此時此刻是乾裂的,發白的。她那一雙水晶般的玉手也長滿了繭子,非常有力,剛纔趴在我的懷中的時候,她便用有力的雙手鉗住我的雙臂。如果閉上眼睛,會以爲是個大漢在朝我發動襲擊。

妞真的變了,不再是以前那個純粹的小女孩。儘管妞原來刁蠻潑辣,但她原來的形象讓人看去,不像是個經過嚴格訓練的特種兵,倒像個芭比娃娃。

而現在的妞,看上去幹練,果斷,皮膚黝黑,身材結實,動作靈活,更像個優秀的女特種兵了。說實話,我更喜歡她現在的樣子。嫵媚之中透露着逼人的英氣,瀟灑之中散發着女孩特有的嫵媚。

妞見我上上下下打量她。嬌羞不已。嗔道:“看什麼啊?又不是沒見過?”

我頓時醒悟。

過了,過了!

我正色道:“去哪裏了?”

妞回頭,長長的秀髮在空中隨意一灑,頓時有種飄飄仙子的感覺,我的心狂跳幾下。我尷尬不已,隨即控制住心馳神往的思緒。

妞指着樓上說:“剛纔,我就在外面。就在牆外面看着那些兵四處找我,這太好玩了,所以我不動。看他們能找到什麼時候?當然,我也看見你回來了,看着你着急的樣子太開心了!我從來沒有看見你這樣擔心過。”

我生氣了,吼道:“扯淡!這樣很好玩嗎?那麼多兵,爲了你忙忙碌碌,耽誤功夫,你不僅不理解他們,還覺得很好玩?這也太讓人不可理喻了!大家都是戰友,人家四處找你,是擔心你。可你倒好,把別人的勞動不當一回事。要是打仗,這怎麼得了?不是瞎折騰嗎?”

妞一聽,不說話了,嘴巴高高撅起。

“你必須做檢討,寫份檢查,要認認真真反思自己的問題!”

“我不是你的兵,你沒有權力這麼做!”

“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兵,我走到哪裏,就會帶着你到哪裏!”

“哼!騙人!你去29師怎麼沒帶我了?”

“那是我有事,有急事!現在演習沒我的份了,你不是也看見了嗎?”

妞低下頭,愧疚地說:“哦,知道了,我錯了!是我耽誤了你的正事!”

“這說的什麼話?你是我的戰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