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況還是師徒…

嘖嘖嘖……

「一邊去!」

葉靈被打擾到了。

司徒青被吼了也沒有不開心,只是表情還是沒有換。

葉靈專註於處理傷口。

沒有發現余天景看她的目光。

直到她處理完畢。

兩個男人的目光同時注目在她身上。

葉靈躲開他們審視的目光。

司徒青是初識,頂多是意外她的一些行為。

但余天景是與原主相處了幾年的,她有什麼底細自然也是清楚的,現在她好像表現得比往常太不一樣了。

葉靈在想著怎樣糊弄過去。

「沒想到君君還有手藝~」司徒青蹲下看了看被包紮的傷口,像感嘆又像帶點火驚訝。

葉靈瞟了一眼,這點小事對於做過護士的人怎麼會陌生……「師父,你還疼不疼?」

還是做那個單純萌懂的童君淣比較容易。

余天景抬眸看她。

葉靈毫無防備的笑著:「我剛才是生氣了,師父你這麼不小心,要是你回不來了怎麼辦?我一個人在山上要怎麼辦?你要是被蟒蛇吃掉了怎麼辦?以後就沒人給我買烤雞了呀……」

那真誠的眼裡,像帶著淚光,卻又在倔強的把淚憋回去,要給他一個笑臉。

余天景撇開臉去,他當時心裡只有玄星草,想著完成任務。

可是現在想想,完成任務的目的,也是為了能賺到錢給她用而已。

「師父下次不會了。」是真的不會。

「師父可是說真的?徒弟一直跟著師父,要是師父有個三長兩短,徒兒要怎麼辦呀?所以師父不管做什麼事,還是要小心些,不然君君一不小心成了沒師父的徒,多可憐呀~」

我看你師父才可憐~一旁的司徒青默默在心裡回道。 「這個女的是誰?」

吳夢雪跟鄭小小帶著審視的目光,緊緊盯著焰姬,宛如自己的領土完整受到威脅。

焰姬長相著實妖艷,否則兩人也不會產生這種感覺,後者的氣質非常特殊,就像那種高高在上的人物,不管用什麼眼神都像是在俯視著她們。

現實中很難看到這種女人,一般都是在電視中才能看到,有著古典的裝扮、典雅的氣質,以及那種盛氣凌人的氣勢。

只是在男人這個問題上,鄭小小跟吳夢雪卻是寸步不讓,她們怎麼可能把秦毅給讓給這個外來者。

「咳咳,她是俘虜……我抓過來的……」秦毅訕訕一笑。

「俘虜?不會是你養的什麼什麼的奴隸吧?嗯?」

吳夢雪眼神狐疑的盯著秦毅。

有些變態可就喜歡這些把戲,花錢養一些什麼什麼噁心的東西……專門供自己享樂,要是秦毅也是這樣的人,可就真的瞎了她們的眼了。

不過看這個美女,絕對是頂級貨色啊……秦毅從哪搞來的?手段不小啊?

「夢雪你想多了……我養奴隸幹嘛……她真是俘虜,不信你們自己問她?」秦毅有些冤枉的說道。

看到鄭小小跟吳夢雪奇怪的面色,秦毅也就知道她們肯定是想歪了,這種事實在是太邪惡了一些,秦毅也沒有那種惡趣味啊。

吳夢雪目光望著焰姬,後者也是驕傲的抬起頭。

「放心,我不會跟你們搶男人,雖然說實話我很羨慕你們,但我還沒有跟人共用男人的癖好。」焰姬輕哼一聲。

作為女人自然喜歡比較一番。

吳夢雪跟鄭小小在容貌上都不輸於她,三人的差別只是在氣質上罷了,各有特色。

「你真是中醫哥抓來的俘虜?」鄭小小皺著眉。

焰姬緊緊咬著牙,能不能不問這個問題?

說實話俘虜這個詞她真的很難說出口,充滿了屈辱。

「問你話呢,秦毅是小小男朋友,你是秦毅的俘虜,那就是小小的俘虜,什麼時候俘虜也這麼硬氣了?信不信我們讓秦毅教訓你?」吳夢雪雙手插著腰。

她們兩個自然是同一陣營,而且仗著秦毅,說話顯得特別有底氣。

「你!」

焰姬氣的渾身發抖。

「你什麼你,趕緊說!」吳夢雪非要對方親自承認,不知道是不相信秦毅,還是看到這個漂亮女人想要跟自己兩人爭奪「地盤」,才故意想要刁難對方一下。

焰姬深深吸了口氣,認真看了兩女一眼,有些氣不過的跺了跺腳。

「沒錯,我就是他的俘虜,這下你們滿意了吧?」

「這還差不多。」吳夢雪得意的挑了挑眉,「小俘虜,以後記得乖乖聽話,端茶倒水洗衣服的什麼的都給姐姐眼睛放機靈點,不然可別說我們虐待俘虜。」

「你!你知道我是誰嗎?」焰姬氣的渾身都在顫抖,敢情這是把她當成丫鬟來了吧?

就連秦毅都是在一邊哭笑不得,這吳夢雪可真會折騰人啊,總不能因為對方是個女人,因為對方漂亮點就這樣吧……

「我管你是誰,反正你現在就是俘虜,俘虜就要乖乖聽話。」吳夢雪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同時她狠狠瞪了秦毅一眼。

「以後你再敢把不三不四的女人帶回家,你看我跟小小怎麼收拾你!」

對於這種話,秦毅只能摸了摸鼻子。

他有什麼辦法?碰到這麼兩個大小姐,只能認了唄。

「喂?你說誰是不三不四的女人?本小姐可是七玄閣的接班人,未來的閣主,你對我不敬,小心我……」焰姬話還沒說完,吳夢雪就朝著她嘴裡塞進去一個不知從哪找來的布團。

「廢話真多,誰管你什麼閣主不閣主的,我們可沒時間陪你演電視劇,你既然落到了秦毅手中,說明你那什麼七玄閣就不咋地,要是不爽你就去找秦毅麻煩,秦毅幫我們接下了。」

吳夢雪直接把所有的事情都推給了秦毅,秦毅無奈的聳了聳肩。

反正他今天心情好,隨便兩個大小姐怎麼鬧騰,後面的爛攤子,他會一一去給收拾好。

不過焰姬聽到這話氣的肺都炸了。

七玄閣不怎麼樣?這話從一個普通人口中說出來簡直能讓人笑掉大牙。

可偏偏她焰姬根本沒法反駁,她確實是階下囚,被秦毅擄來當了人質。

而以秦毅的實力加上他跟七玄閣當前的對立關係,完全是夠資格說出這句話的。

「好啦夢雪姐姐,不要給中醫哥找麻煩啦。」鄭小小拉了拉吳夢雪,臉上掛著幸福的笑容。

「你這妮子,還沒嫁出去胳膊肘就拐到他那邊去了,說話都跟以前都不一樣了,果然戀愛的女人智商都是零,真是為你未來擔憂。」吳夢雪搖了搖頭。

不過隨即她也放過了焰姬,沒有繼續為難她。

坐在椅子上。

「夢雪,那一號別墅重建一下吧,我覺得那個位置挺好的。」秦毅建議說道。

他費勁心力在那裡刻下了兩道大陣,重建之後地理位置將會變得奇好,如果能夠找到代替真元的靈石靈物,驅動大陣,那個地方將會固若金湯,至少一般的威脅不會對兩個女孩造成什麼傷害了。

如此一來秦毅有事出門也不至於會那麼擔心。

而且在聚靈陣的滋養下,她們的身體也會更好,美容養顏增壽,甚至變得適合修鍊。

「好,我跟小小也是這麼打算的,而且已經跟爺爺說過了,重建工作今天就會開始,這幾天我都會在小小那裡住,你也來吧。」吳夢雪看了秦毅一眼說道。

之後秦毅才知道,原來鄭小小在花園別墅小區也有一套別墅,只不過位置比較靠後,肯定比不上吳夢雪這一套,但兩人都是當初同一時間買的。

因為喜歡住在一起,所以鄭小小那一套一直在閑置……現在剛好可以拿出來住著,等著這邊翻修或者是重建好。

「大帥,你那個主人到底是什麼存在?」

四人一狗走在路上,秦毅好奇,精神傳過去一陣波動,有些希冀的問道。

說實話,對於修真這條路,秦毅充滿了好奇,而是他並沒有什麼前輩指導,他的所有一切認知都是來自於那本修真手札,十分的受限制。

而這個黑大帥,對於秦毅來說無疑是一份寶藏,對方的主人必然是修真界修為高深的老怪物。

「我的主人?」

黑狗轉過頭瞥了瞥秦毅,有些不屑的看了他一眼。

它腦海中浮現出那個山洞底部投影出來的青年的影子,一抹回憶之色出現在表情上。

「我的主人他也姓秦,不過……你跟他比起來,就像是一隻螞蟻般微小。」

「不對,螞蟻的話倒是抬舉你了,你別問我了,本大帥形容不出來你有多弱。」

黑大帥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這讓秦毅大受挫敗,他很弱嗎?在地球上他也算是一名高手了好不好?築基境界已經足夠讓他應付絕大多數危機情況。

似乎是看到了秦毅有些不服氣的表情,黑大帥打了個鼻鼾。

「小子,你還真別不信,就你生活的這個地球,我那主人隔著虛空施展一道咒法,就能瞬間毀滅,你懂這種境界么?」

毀滅一顆星球?

秦毅瞪著眼睛,說實話現在的秦毅完全沒辦法理解。

他只看到過修真手札中記載的元嬰境界的大能,一斬能夠破碎虛空。

……

「不告訴你小子太多,你天賦還是有的,認真修鍊,本大帥還能給你一點指引,妄圖一步登天,最後結果往往是神魂俱滅。」黑大帥搖頭晃腦說道。

……

去了小小的別墅,雖然很久沒有住人了,但屋子每天都會有保姆過來收拾,香噴噴的乾乾淨淨的,布局非常的可愛,是鄭小小的風格。

「不打擾你兩了,今晚你兩好好玩去吧。」

吳夢雪看了鄭小小跟秦毅一眼,露出一個你懂我懂的眼神。

鄭小小羞的滿臉通紅,低頭玩著手指。

等到吳夢雪離開后,鄭小小這才仰著頭看著秦毅,「你想要的話……我都隨你……」

她說這話不知道鼓足了多大的勇氣,她已經做好了完全把自己交給秦毅的打算,她知道她這輩子不會再如此的愛上第二個人了。

聽到這話秦毅小腹一抹邪火當即是爆發了出來,望著嬌艷欲滴的小小,哪裡還能忍得住? 司徒青覺得自己是看透了這師徒倆的關係。

於是開始圍在葉靈的身邊轉。

「君君,現在怎麼辦好呢?那玄星草……」

經司徒青提醒,葉靈才發現余天景連草都沒採到,人家拼了命至少得到了寶貝,可這位落了傷還沒討著好。

有點可憐。

余天景被兩雙同情的目光看著,怒氣上涌:「我只是……!」

「沒事,師父,我去替你采吧。」

「你怎麼去?」

「有他啊。」葉靈指著司徒青。

葉靈也算看懂了,這司徒青,似乎不在乎什麼玄星草,更想要跟他們交朋友的多。

交朋友先幫點忙,應該也不會拒絕才是。

司徒青是沒拒絕,但余天景拒絕了。

「不行!」

「為什麼?」

兩人又盯著他。

「那黃金蟒還在,第一次打擾了它,再靠近會很危險,而且那裡應該是它的窩,地路熟悉,剛才我們沒有反應過來它已經不見了……」

「是你反應慢吧?」一旁的司徒青不禁開口。

「我反應慢?你當時也在,你為什麼沒有動手?」

面對余天景的質問,司徒青不急不慢的,揚著扇子一字一字的說:「我想動手的時候,它已經逃了。」

「哼~」余天景不爽。

堅決不同意讓司徒青帶葉靈過去。

「可是師父,難道我們這麼辛苦,要空手回去嗎?」又爬山又受傷,還空手而歸?

「等我傷好了……」

「玄星草怕被蟒吃掉了~」司徒青在一邊說風涼話。

「你閉嘴!」

「我只是好心。」司徒青聳肩。

葉靈嘆了口氣:「師父,這不是任性的時候,司徒青帶我過去,我採藥,他對付蟒蛇,很快就會回來的。」

余天景搖頭。

「師父~」撒嬌。

葉靈本以為還要再羞幾次,誰知道余天景撇開臉,露出了他那發了紅的耳根!

平時頭髮垂著,她竟然都沒發現他會害羞?!

葉靈有點呆住,張口無言。

余天景有點惱羞成怒:「快去快回!」

一旁的司徒青則看了他一眼:怎麼突然就同意了呢?不是剛剛還態度挺堅決的嗎?

葉靈已經回神:「好的,師父。」

吩咐了幾句,就起身要走。

余天景一臉的不放心:「不要勉強,一見不對就馬上回來,知道嗎?」

「還有你,保護好她!」

司徒青挑眉:「這我可不敢包~~」

「你!」余天景想要勉力站起來,被葉靈制止。

「師父放心,司徒青會保護好我的。」

葉靈睨了人一眼,司徒青倒是變得快:「君妹妹開口,我怎麼會不聽呢?放心吧,我還不至於~」

他後面的沒說,但是大家都懂。

余天景無奈的看著兩人相攜而去。

在看到司徒青攬著葉靈運氣的時候,余天景差點喊人停住!